第四章黑屋里的人
丧行2020-01-20 20:252,375

  “我现在杰克斯派洛上身了,虽然他是海盗冒险生涯,那我就是土星外加新地球冒险生涯。以后请叫我杰克斯杜薇~”

  二毛转头,打算欣赏一下杰克斯杜薇的风采,可是扭过头的第一幕“你脸上怎么了,被虫子咬了吗?”

  只见鸭舌帽女孩抬起头之后下巴出一个红色疙瘩,约有两个米粒那般大。

  鸭舌帽女孩听到被虫子咬立马暴躁起来,“什么虫子咬,是刘正坤他竟然偷偷养土拨鼠,而且还喂那东西吃竹子,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想拯救那种可怜的小动物然后就被挠了。”

  “土拨鼠已经灭绝了,刘正坤哪里来的土拨鼠?”

  “谁知道,可能是走私吧,毕竟刘正坤家里那么有钱,而且这灭绝也就是人为搜索不到,偶尔出现也是有可能的。”

  “你别逗我玩,土拨鼠都灭绝几十年了,忽然出现还是走私,你傻还是我傻。难道土拨鼠又复活了!!”

  鸭舌帽女孩一脸惊,本以为二毛嘴里吐出来的更符合逻辑一些,却不想这解释简直是不需要费脑力啊!给任意一根头发丝想象的空间,都可以编出这种奇葩想法。

  “杰克斯杜薇,在出发之前,你就是我手下的一员,现在我要派给你一个任务。”

  “你说,船长”二毛眼睛睁大一点,看着杜薇眼睛“查清楚刘正坤土拨鼠的来源,当然记得确认一下那真的是土拨鼠吗!毕竟吃竹子的第一次见。”

  “保证完成任务,船长”杜薇领命后直接起身离开了那小型办公室,像蜂窝煤一样的工作场所,一个坑一个人,着实有点挤。

  “终于清净了。”二毛继续翻阅那些报名人资料,偶尔接个电话,好不悠闲。

  杜薇带着二毛的‘重要任务’出发了。

  某个黑笼小屋,一黑衣男子躺在地上脖颈处鲜血还在流淌,男子呼吸有些虚弱,看起来刚醒的样子,撑住身子另一胳膊想捂住伤口,但着实太过虚弱。试着站起却又摔在地上。尽力靠着墙勉强维持住身形,摸索着向门口方向靠过去。

  门外安静,男子呼声却发现喉咙嘶哑“救命”沙哑声发出来的极其费劲。只好依赖于胳膊落在门上的声音,而巧的是刚好有个人从门前经过,门生弱的几乎听不见,但门外这人是个军人。一闻就知有异常,门上还是个密码锁,蜂巢住穴的环境这里很少有人用密码锁,除非存放一些货物的地方。

  “有人吗?里面”

  “救我,救~”

  “你坚持住,我找人救你。”门里的人心稍微放松,缓缓倒下靠在门边。

  “喂,方理千,我把地址发给你黑个密码锁,有急事稍后说。”

  “收到”对面男子语气随意,于他而言,黑个门锁,几秒钟的事。

  不过三十秒钟,卡一声门开了。“好了”

  “联系圆圆带着医疗车过来,还是这个地址。”

  “收到,姐夫”

  门外男子轻轻推开门,容下自己身体后直接钻了进来,看着男子浑身是伤的模样,打开灯四处看了一眼,竟然一点医用品都没有,猜想出此事有预谋,脱下外套直接披在那男子身上。“坚持下去,医疗品马上到。”

  “快走,这里不安全,快走。”男子语气颇为着急,他只好背起那男子先下楼再说。“没事,你安全了,我是八七军队队长刘博文,你不再危险了。”

  男子闻言,神色稍缓,“好,谢谢。”随后昏在男子背上。

  “博文,快把人放上来。”一女子白衣装扮直接接过人来,扒开男子衣服,“身上没有伤口,只有脖子上还有头部伤口比较严重,幸运啊,这位置稍偏一点就是大动脉。”

  女子熟练拿起周围药物,喷洒涂抹包扎,“无生命大碍,看这种情况,像是要被人谋杀,这人本身肯定精通人体脉络,所以避免了必死无疑。用鲜血拖延时间,行事冷静,也是个聪明的,有没有可能也是当兵的,看这骨架不错,脸上也挺正气,身上虽然疤不多,但这手上摸枪的痕迹明显。”

  刘博文“嗯,等他醒来再说,如果谋杀,肯定有目的。如果仇杀,那就另当别论。”

  方理千“万一是情杀呢?女人心狠起来可是最可怕的,是不是圆圆。”

  女子二话没说一巴掌呼方理千后脑勺“长本事了啊,长姐如母,连妈都敢怼了。”

  方理千表情那是一个瞬息万变,呲了呲牙又憋了回去,果然是亲姐,这下手毫不留情啊!

  “我瞎逼逼的,姐,当我没说。”方理千怂的瞅了眼刘博文,示意拯救一下,刘博文小痞一笑“我都懂,这不叫没骨气,这叫有责任有担当,好样的,理千,男人就该护着女人。”

  “舔狗~刘博文”虽然声音极小,但是还是被听到了,刘博文听到了,于是大着胆子道“你看她跟个母老虎一样,你还笑的这么开心,现在求着进门,以后结婚肯定哭着嚎着求出门,到时候我等你来求我救你出去。哼”

  刘博文表现极为愤怒的样子,“说谁是狗呢,说我舔可以,不能说你姐是狗,我看你就是欠收拾,我骨子里可是个懂事的,用得着求出门吗!”随后又谄媚道“是不是,圆圆,我是个懂事的。”

  方圆圆看他这满脸笑出来的褶子,有些忍不住,这蠢弟竟然说自己未婚夫是舔狗,那就相当于骂自己是狗,那也就等同于方理千也是狗,一狗一家子。算了,让方理千自个当狗比较好。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方圆圆对着理千温柔一笑,“他是个懂事的,你不是,所以你肯定不会有求着我出去的那一天,因为你肯定是~”方理千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只见医疗车后门升起,方理千被一脚踹了出去,“~被我赶出去的。”

  刘博文坐在旁边嘚瑟一笑,留给方理千好自为之的眼神。就这样方理千滚下了车,说起来他姐也是脚下留情,两米的高度摔不死也摔不残。方理千“我去,踏马,疼~~我错了,姐。”方理千内心不断嚎骂,果然是‘姜不如老的辣,刘博文个王八蛋,借刀杀人,挑衅滋事,转移话题,畏惧强权,不要脸太不要脸了,怂货。’心里暗暗唾弃,屁股砸在地上,狠狠地叫了一声“乘人不备,乘人之危,小人,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疼啊~妈,你快醒来看看吧,我是个文的,不是个武的,下手这么狠,这姐肯定是你捡来的。”

  车上俩人嘴角轻扯,‘果然是姐姐养大的,无赖泼皮一个,真像。’刘博文这般想,却是温柔的笑着,毕竟就好这一口,文文弱弱多没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处可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处可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