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撬锁失败
丧行2020-01-21 13:223,242

  杜薇开车来到刘正坤家门口,忽然有些迟疑“我到底应该光明正大进去,还是小心翼翼的呢~上次,我看了看他的土拨鼠,他有些不愿的,所以我应该悄悄进去才对啊!”

  灵机一闪,杜薇按下门铃,没有人回应开门。心里十分欣喜,“撬锁,我最擅长了。”

  然而事实~几分钟后“我靠,这什么破密码锁,怎么这么复杂,指纹解锁也就罢了,三十六位解锁密码,刘正坤有病吧!”

  杜薇长嘘一口气,“果然是搞特殊行业的,真谨慎。”

  杜薇又灵机一动,在手环上播了个电话“喂,你好,是解锁中心吗?我是蜂巢小区对面的废弃场的,嗯,对对,我这个锁出了点问题,麻烦您过来一趟,好的好的。”

  刘正坤家说是废弃场,其实是由一个废弃商场改造而来,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重在搞内部,所以外部装修较为一般,在蜂巢极尽灯光的奢华之下,这里从外部看就变成了废弃场。大门从来不会关,也从来没有锁,只有屋内才有锁,院子完全对外敞开,甚至有时候有人还会在院子里停个车。

  二毛哼着歌,忽然觉得有些担心杜薇会搞出一些不正当举动出来,但是想到刘正坤谨慎的性格,‘算了,就当考验刘正坤的家庭防护措施够不够格了。’本来想通知一下刘正坤的心又再次放下,继续哼歌,查档案,接电话,以及享受生活。

  杜薇在门口晃来晃去,终于把开锁小哥晃来了。先下手为强,趁小哥刚来思维不清晰,先打乱其思维,自己主动引导其思考方向,避免怀疑。于是“小哥,你终于来了,我在这等了好久了,昨天指纹还能解开锁,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打不开了。这密码啊,太长时间没有用过了,当时设的时候就是担心太简单,现在复杂的把我自己都难住了,这前阵子还得了阿茨海默,唉~明明我才二十出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什么都记不清。一会还要去医院检查,可是那资料都落在家里了,本来那医生就是预约了半个月的,真是越急越容易出问题。”

  小哥一来面临一堆话语,只好“女士,您先别着急,我先看看这锁哪里有问题。”

  一分钟后“女士,你这个锁检测没有问题啊!”小哥一身蓝色工作服,帅气的黄毛刘海,颇具风格,眼神清澈明亮看向杜薇,

  “嗯,我觉得也是,这个锁当时买的时候可贵了,还是限量发行的。可这个指纹怎么就对不上了呢,明明昨天试的时候还没有问题,小哥,你以前碰见过这种情况吗,我真的是有点着急。要是破了这个锁换新的,那又是一大笔钱,最近钱用于看病都花了个差不多了。”

  “那您这房子还有没有输入别人的指纹,如果有的话可以让其他人试试。万一只是您的不行呢,毕竟这三十六位密码难度也挺大的,我破解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小哥表情有些为难,看这人情况理智恐怕是不行了,那就只能通过其它方式让她清醒了。

  “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让别人留指纹,万一出点什么事找谁哭去啊!你是不是解不了,你要是解不了趁早说,我赶紧给别人打电话。”杜薇言语霸道且态度恶劣‘杜家掩人耳目第一条,用恶劣的态度、用对对方的质疑转移对方注意力,使其打破正常思维模式,从而不去思考我到底是不是这个房主,而去想怎么使对方恶劣态度良善。’

  蓝衣小哥态度端正“对于技术问题,我虽然解起来时间长些,但技术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您确认要用这种方式破解,然后换新的门锁吗?”

  杜薇故作犹豫,纠结“可是我这里确实没有其它办法了,你先破了吧!”

  “那好的。”杜薇面色尽可能着急,烦躁又不得不等,不得不说这是个演戏的好手。

  半个小时后,一黄色美团机器人提溜着包裹来到院中扫了一圈后径自挂到院中的那棵枯树树杈上,然后转身离去。蓝色衣服小哥有些奇怪看着杜薇,“怎么不是你签收吗?”

  杜薇“我爸给我点的,可能以为我又没在家吧,他现在国外呢,担心我不好好吃饭,每顿都给我点饭送过来。”

  说着杜薇起身去够那外卖包裹,竟然比她要高~这可真是尬了去了。踮脚才勉强拿下,蓝衣小哥表示理解,点点头继续开门。

  实际上一分钟之前,美团机器人呼叫刘正坤“您好,刘先生,您的外卖马上到,您是否方便签收?”

  刘正坤开着助力小车回去的路上“直接挂院子树杈就可以,我暂时不方便签收,记得挂高一些。”

  “好的,先生。”

  十分钟后,杜薇忽然有些着急起来,外卖都到了这么长时间了,刘正坤肯定也快回来了,回来之后怎么说啊!

  果然想什么来什么,刘正坤开车助力小飞车直接冲到院子里,动作很帅气很man,活力十足。抬头看着院子里两人,眼神有些诧异,又看了一遍确认没有走错“你们这是?”

  杜薇上前“爸,你回来了,你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我以为你还在国外呢!这不是咱家锁我打不开了,所以找人解锁。”

  蓝衣小哥一脸呆滞,这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竟然是‘她爸爸’,这个世界各方面发展果然都进步飞快,连人也越来越不显老了。

  刘正坤一看这架势,心里已是晓得,怎么说看在这声爸的份上,也得装装样子。“闺女,这次是爸的错,回来竟然忘了告诉你一声,现在爸回来了,试试爸的指纹看看行不行,也许这锁只是认人。它可能忘了你是我闺女了,让爸试试。”

  杜薇内心咆哮‘给点颜色开染坊,一口一个爸,一口一个闺女,真是狠啊!’刘正坤伸出手指,啪嗒一声,门开了。

  故作欣喜的“哎,开了闺女,虽然爸好久没有回来,但是这锁还记得我。哈哈,麻烦小哥了,闺女,付钱,不能让小哥白跑一趟。”

  “叔叔,您客气了,这锁我也没有解开,解锁钱也就不要了,您就给我个路费就行。”

  “小哥真客气,不用不用,我这闺女有钱,我给她的零花钱多着呢!是不是,闺女?”刘正坤眼神得意之色难掩,杜薇皮笑肉不笑道“是,我有钱,那钱我给您转过去,您记得收一下,慢走不送。”

  “好嘞好嘞”蓝衣小哥收起东西,“谢谢啊”

  出门之前还特意回了个头,笑嘻嘻道“叔叔您真年轻。”

  杜薇内心极力隐忍,头被鸭舌帽一压再压,脸基本全黑进去了。

  “走啊,好闺女,赶紧进来吧!你在外面吹风,爸爸会心疼~~爸爸的饭。”

  杜薇“看不出来,挺能演啊,刘正坤,你这技术最佳人妖奖非你莫属。”

  “滚,老子纯种正品男,我还没说你呢,怎么着,来我家图谋不轨,不会是想睡了我吧!撬锁的垃圾手段都使出来了。如果,你说你是来睡我的,我怎么可能不让你进。”

  “谁要睡你,长得丑逼一个,还没开锁小哥帅呢,我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千金,想不开了也不会睡你。”

  “啧啧啧,没见过这么会自夸的,真够不要脸的。”刘正坤虽说不是美男,但也是清秀小帅哥一枚,所以面对杜薇的咸衣炮弹,诋毁自尊心自信心,不存在的。现实就是现实,丑逼永远不是现实。

  刘正坤干脆利落的接过杜薇手里的外卖,关门上桌吃饭,杜薇跟在其屁股后面,见其坐下,就做到他对面去了。

  “来咱家什么事?又有什么预谋,可爱的小女儿”

  杜薇忍不住一凶“够了啊,你再这样我要动用暴力了”随后视线一转,瞥见桌腿的那个红色中国结“你这同心结还留着呢,都这么旧了,怎么舍不得扔?”

  “当然,我闺女给的,虽然丑但是不能扔啊。”

  杜薇拍了拍桌子,忍,还要打听事情。忍,忍。

  so杜薇拍完桌子后,面露笑色,那是一个温柔,正坤嫌弃的看了一眼,女人果然能装¬_¬`“正坤哥,你那土拨鼠借我看看?”

  刘正坤头顶三个问号,‘搞什么过家家’“土拨鼠早灭绝了,我哪里有土拨鼠。”

  “就是上次挠我的那个小动物,那不是土拨鼠吗?”

  “我有说过那是土拨鼠吗~那是新型物种熊猫的亲戚‘兔猫’可比土拨鼠适应能力强。”

  “新型物种,要大批量投放吗?投放之前记得给我一只。”

  “不投放,要是你喜欢就拿走养几天。”

  “上次我看两眼都那么小气,这次怎么这么大方?”

  刘正坤白眼一翻“谁小气,我要是小气你还能被挠了。那东西就是个试验品,观察期结束了,你可以带走当宠物养。”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个试验品从哪搞来的,又是基因培育库那边吗?”

  刘正坤“问那么多,来打听底细的,难怪今天鬼鬼祟祟,拿完东西就滚蛋吧!我是冰山美男,是不会告诉你的。”

  “有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处可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处可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