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
致宁2020-01-21 13:247,025

  深秋的灵山,落叶枯黄,地平线上曙光微露,清晨的朝阳有些迷蒙。远离宝刹的东崖边,隐约有晨钟之声传来。一个高大孤独的身影,迎着冷风静静地伫立。

  许久,一个声音在其身后响起:“你也在这里。”语气十分的平缓,如长河深流。

  那身影微微侧了一下,并没有回头。他对来者的声音是十分的熟悉,却不知为何此时会在这里出现。如果在以往,他一定会转回头与其打声招呼,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还能触动他的内心。

  “嗯,三弟,你也来了。”崖边的身影淡淡地回应了一句,依旧是眼望天边的朝霞。

  “自从结拜之地一别,没想到再次相见是在这里。”来人在身后停住。

  “是啊……,可曾见过其他几个兄弟?”

  “没有。”“不,有过。”来者迟疑了一下又道。

  “老七?”

  “是。”来人应了一声。

  一阵短暂的沉默。

  “五弟死了。”语气平静的仿佛是在随便提及一件无关之事。

  “谁干的?”来者闻听有些诧异。

  “七弟。不,是那只猴子。”

  “是他?”

  “是他!我刚来这里没多久便听说了。”

  “你确定是被孙悟空打死的?”来人似乎有些不能相信。

  “是当着许多人的面发生的。”

  长久的静默,二人都没有再说话,只闻秋风瑟瑟。冷风掠过灵山峰顶,山崖上枯草摇曳,此时此刻彻骨寒冷。前尘在二人心中浮现,那正是:

  豪情壮志薄云天

  怎奈命运多变幻

  往事恍然如云烟

  回首天边随风散

  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天地因循大道开劫而成。盘古的身躯化为高山大海,血脉为江河,气为风,声为雷。从此有了世间五行万物,也有了生灵。

  盘古的头颅化身为“俊”。俊生的高大挺拔,威武雄壮,目生重瞳,乌黑闪亮。因是盘古头颅所化,俊能感知盘古身躯所化作的事物。

  天地诞生之初,诸神以时空的化身帝江为主。帝江混沌无有面目,神秘莫测,踪影难寻,即便诸神也无以接触。

  俊居天上的天宫宝殿内,那宫殿雄伟,通体为白玉浑然而成,白玉做阶,白玉为顶。

  盘古的左眼和右眼皆化为美丽无比的女神,一个是热烈奔放,居住在与大地隔海的南部大荒;另一个冷静内敛,居住在西部大荒之中。

  此时世间由烛龙决定白昼与黑夜,烛龙千里赤身,头燃烈焰,睁眼为昼,世间光明,多姿多彩山河显现;闭目为夜,世间一片黑暗,万物皆隐,如同寂灭一般。

  俊虽然居住于天上,但也生活在烛龙随心所欲制造的明暗之中。当烛龙睁眼时,俊离开自己的宫殿来到世间徜徉,观赏世间的山河美景,往往正在兴起,天地间骤然一片黑暗,刚才的美景悉数消失在彻底的黑暗之中。只有远处北方的钟山上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那是烛龙的头颅放出的火光,烛龙之火只能照亮他身边,大地上其他地方却都陷入黑暗。

  有的时候,还没等俊从天上来到地上,烛龙就把眼睛闭了起来,俊只得半途而返,每到此刻,俊的心里都万般无奈和恼火,流连美景的兴致被彻底打消。他不是没有和烛龙商议过能否永远睁着眼,但烛龙同样身为开天辟地之神,并没有理睬他的建议,依旧自顾按照自己的心情眨着眼睛。

  “那烛龙又把眼睛闭上了!”俊在自己的宫中,心里积聚着郁闷,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在黑暗之中倒头而眠,苦苦等待烛龙再度睁眼世间恢复光明,而是站在宫殿外面,放眼向大地四方扫视。之前俊并没有心思在这一片黑暗之中找寻什么,此刻他为了排解一下陷于黑暗之中的郁闷心情第一次想这么做。

  俊居高临下,眼神掠过大地,此时整个大地除了烛龙的头颅之处在闪动着一点红色的火光外,大荒之中的南部和西部分别有一处不是十分显眼的白色的亮光,那是两个身影在晃动。俊看着那微弱的亮光一个念头袭上心头,他要前去一探究竟。

  就如同寻宝者得知了宝图的存在,俊带着欢快的心情马上行动了。他飞身奔向南部大荒,朝着那闪光之处疾速飞行,即便那或许并不能实现他心中所想,他也迫切地想要尝试生出的一个念头,否则永远无法打消内心的涌动。

  很快,俊来到了南部大荒亮光的所在之地,远远看去,一个身影静静地卧在那里。俊落在大地之上,观望了一下,慢慢走向亮光之处。身影逐渐清晰,那是一个美丽的女神。

  女神正侧卧在一片光洁的岩石之上静静地休息,身上发出的光芒照亮了四周,远处依然是无尽的黑幕。她并没有在思考着什么,忽然,眼前的黑暗之中显现出一个身形,高大魁梧,脚步稳重,从黑暗之中正向她走来。女神有些新奇,但惊讶此时此刻也并没有侵袭她的内心。世界总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什么事物值得惊讶,一切发生的事物都是其本该发生的。

  俊靠近了侧卧着的女神,借着她发出的光芒,看清了她的身形,优美的体态,无暇的肌肤,美丽的面庞,圆圆大大的眼睛透着火一般灼热的光芒。

  女神坐起身,看着俊,先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俊。”此时俊从女神的眼睛里感受到了火热的内心,他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

  女神并没有回避,此刻世间万物皆无,只有天意。

  俊和女神的身体紧紧缠绕在了一起,天地之气在体内积聚,化作了勃勃生机。

  俊感觉到一团光明的烈火包围了自己,突然又炽热地喷发!

  光明和烈火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奔涌着,心中的那个念头前所未有地强烈:“我要自己创造和掌握光明!”俊用力紧紧拥抱住了女神美丽而灼热的身躯。紧接着,一团耀眼的明光从女神的身体里迸裂出来,同时喷射着炙热的火焰,瞬间照亮了大地。

  此刻女神也被惊呆了,她放开拥抱俊的双臂,看着那团从自己身体里迸出的明亮炙热的火光,四周除了光明已不见任何事物。

  “这是什么?”女神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她要问眼前带来这一切的人。

  “这是我们的孩子,我将把他唤做‘太阳’!他们会为天地带来持续的光明!”俊答道。

  “太阳!”女神将太阳捧在怀中,抚摸着他,那么的亲切,那是从她身体里诞生的整个天地的光明和未来的希望。

  “对,太阳!”俊应声道,“我们还要更多的太阳!”俊大声道,“他们将把天空和大地照耀得无比明亮!”

  “好!”女神的身体里继而又接连迸出一团团光明的火焰,刹那间十团火焰围绕着女神欢快地旋转着。俊和女神看着这十团光明的烈火,欣慰的笑容无比灿烂。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俊问女神。

  “我叫羲和。”女神答道。

  “羲和。”俊重复了一遍,又拥抱了女神一下。

  “我该走了。”俊说道。

  “好。”羲和平静地回答,并没有恋恋不舍,她知道,俊会去他想去并且应该去的地方。

  俊转身在十个太阳的光明中离去,羲和用炙热的目光送别他的身影。

  俊的心里还有另一处所在,那就是他之前在黑暗中所看到的另一处光明,位于西部大荒之地。

  大荒的西部,一名美丽的女神正在那里洗浴,刚刚天地忽然从黑暗笼罩变得光明无比,她的心情也从黑暗之中走出,变得美丽而明亮。

  清澈的河水中,女神让清水从身体上温柔地流过,美丽身躯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

  俊边飞行边猜想着那另一片光明的模样,不觉已来到女神的所在之处。

  女神见一人从天而降,停在岸边不远的地方,专注地看着她,正在沐浴中的女神有些诧异,但并没有停下,只轻轻地问道:“你是谁?”语气冰冷而沉静。

  “我是天神俊。”俊回答道,目光始终保持着专注。他看着眼前的这名美丽女子,柔美的身形,圆圆的面庞,全身泛着银白色之光此时被那十个太阳所发出的光芒所掩盖,如果是在黑暗里,那光芒一定十分的迷人。

  “哦,俊。”女神和俊之前所看到的不同,她的眼睛里满是宁静和冰冷,在俊的心里别有一样风情。

  女神走上岸,静静地坐在岸边,欣赏着远处的山峰和天空的白云。俊上前坐在她的身旁。

  “你叫什么名字?”俊问那女神。

  “常羲。”女神答道。

  “我可以拥抱你吗?”俊问道。

  “好啊。”女神平静地回答道。

  俊用双臂拥抱着常羲,感觉她的身体是那样的冰冷。

  慢慢地,俊的身体温暖了常羲,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俊和常羲在一起呆了很久,他们尽情欣赏着十个太阳的光明照耀下的大地山河。

  突然,俊感觉到一股灼热之气在自己和常羲的身后向自己靠近,那团热气充满着敌意。他忙扭回头看,只见一团烈火正从远方向自己和常羲所在之处呼啸着奔来,隔着一座高山,已经让俊感到了灼烫之意。俊知道那是头上燃烧着烈火的烛龙。“他为什么冲着自己来?”俊连忙让常羲寻找一处地方躲避,自己飞身离开,同时紧密注视着烛龙的动向。

  烛龙果然是冲着俊而来,见俊腾空飞起,越过对面的高山,也紧跟着追来。烛龙身长千里,通体赤红如火,一颗巨大的头颅燃烧着熊熊的烈焰,圆瞪着双眼,恶狠狠地追随着俊的方向,身体所过之处,狂风骤起,尾巴扫到山上,山体崩塌。

  俊见已远远地离开了常羲的所在之地,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烛龙的方向。

  眨眼间,烛龙裹着一股炽热的狂风到了俊的跟前,他见俊停下来,一双闪闪发光的黑瞳紧盯着他,烛龙也停下,燃烧着烈焰的头颅高高地昂起,巨大的身躯在空中蜿蜒起伏。没等俊发话,烛龙先开口质问道:“俊,是不是你把天地弄成一片光亮?”

  俊很冷静地答道:“是,怎么了?”

  “怎么了?我正闭目沉睡,忽然间,天地通明,让我惊醒,不得安宁!我知道,一定是你在做乱!”烛龙怒吼道。

  “哦,是这样。我也是看到天地一片黑暗,想让天地恢复光明。”俊以不紧不慢的语气回答。

  “你想控制天地的光明?”烛龙吼道。

  “天地本该永远在光明之中,是你制造了黑暗,现在我要制造光明。”俊道。

  “就凭你?”烛龙头部熊熊燃烧的火焰突地暴发了一下,冲天而起,四周的大地被炙烤得滚烫,近处的河水瞬间蒸发殆尽。

  “怎么,你想阻止我?”俊一边说,一边作着战斗的准备。

  “控制光明和黑暗的力量是永远属于我的!”烛龙说完就张开如山高的巨口喷着烈焰向俊吞来。俊并不惧怕,天地之间的力量还从未有过比对,谁是谁非也没有判定过,他也想知道自己的力量究竟如何。

  俊飞身躲过烛龙喷出的烈焰,见烛龙身躯粗长,绵延千里,横跨山峦,就在空中急转绕了一个圆,向其尾部飞去。烛龙见状扭头,巨大的身躯随之回转,头冲着尾部,又一口烈焰喷向俊。只见这团滚滚烈火,有数百丈宽,直向俊奔去。

  俊横着飞过烛龙巨大而绵长的身躯,烛龙的头一路追随着俊的身形,身体盘绕成一个圆,又一口烈焰喷出,俊向烛龙的身体中间飞去,那烛龙的烈焰喷到了自己的尾巴之上,痛得他大叫一声,山河震裂。

  俊见烛龙也怕自己的口中火焰,心中有了主意,他飞身来到了烛龙的身体中间部分,说是迟,那时快,烛龙已经不顾一切,眼瞪着俊,口中疯狂地连续喷射着烈火,只想一下把俊烧死。没想到,此刻俊闪身向上飞起,烛龙的一口烈焰狠狠地直喷到了自己的身上,顿时皮焦肉烂。

  烛龙一声巨吼,巨大的身躯猛烈地上下左右翻滚,所到之处,将那连绵的山峰碾平,整条河流抹去。

  在烛龙痛苦翻滚之时,俊在远处冷眼观瞧,瞅准时机,像闪电一样飞向烛龙的头部,抓住烛龙的一只龙角,用力摁向地面。

  烛龙正在灼烧的痛苦中挣扎,忽然一股巨大而难以抗拒的力量将自己的龙角钳住,把自己的头按向地面。烛龙身不由己,一头撞向大地,轰隆一声将大地砸出一个百丈宽深坑,大地乱石崩飞,颤抖不已。

  烛龙的头被按在地上不能动弹,身体翻滚挣扎,身体和尾巴扫塌了百座高山。挣扎中的烛龙在胡乱摇摆中勾住了一座高山,然后猛地一缩身,将头抬起。俊也被带起。俊紧紧抓住龙角没有半点放松,看来要想彻底降服烛龙,还缺一次猛力的攻击才行。于是,俊又拽着烛龙角,拖起其巨大的身躯奔向大海。

  只有俊知道五行的秘密,水能克火。他来在海上,将烛龙一把按入海里,原本平坦的海面顿时腾起万丈巨浪,冲向天空。

  烛龙头颅上熊熊燃烧着的火焰遇到海水立刻暴发出冲天的气雾,身上的火焰瞬间熄灭,转眼间,数百里宽的海面被云雾遮蔽,水花四射喷溅,烛龙的身体没入海中,一路直沉至海底,赤红色的身躯在不停地挣扎摇摆。

  那烛龙毕竟是开天辟地之神,水中的本领亦强,入了水中,头上和身上的火焰熄灭,烛龙的身体反倒更加有力,用尽全力搅动,大海开始咆哮翻腾,海水呼啸着淹没了大地。

  俊一见此状,担心烛龙挣脱,用力将烛龙整个粗大的身躯按入了海底,在海底拖出了一道深深的裂隙,烛龙被卡在海底不能动弹,身体丝毫无法扭动。

  俊就这样将那烛龙困在海底许久,渐渐烛龙不再挣扎,俊看着他问道:“现在可以由我来掌控光明了吗?”

  烛龙听见俊在他眼前问话,没有一丝力气抬头,断断续续地说:“好,可,可以……”

  俊点点头,又对烛龙说道:“我命你今后去掌管北荒的冬夏和日夜,不得离开半步。你若同意,我就放了你,否则我现在就取了你的性命,你可听清楚了?”

  “听,听清楚了!”烛龙从喉咙里挤出声音回答。

  “那好,你去吧!”俊分开海底裂隙,命令道。

  烛龙见困住身体的囹圄已解,立即昂起头,腾起身,窜出海面,头也不回,向北飞去。

  被俊放逐到北荒的烛龙,从此以后控制着那里的冬夏和日夜。睁眼为夏、日;闭眼为冬、夜,不得离开。

  降服了烛龙,俊又回到了南荒羲和的身边。他看见羲和正在一个深渊中为十个太阳清洗身体,于是就落下,来到羲和和十个太阳的身边。

  十个太阳刚刚出生不久,欢快地在那渊中沉下,浮起,和羲和戏耍着。羲和见俊返回,就上了岸,来到俊的身边。

  羲和问俊:“你准备怎么安置十个太阳?”

  俊想了想道:“我将让凤凰背负太阳天空飞行,在天上照耀世间和大地。”俊马上起身去找凤凰。

  凤凰是天地初生后第一个飞羽之神,见俊生了十个太阳来找她驮负,便诞下十个金卵,孵出十只三足金乌,并把它们交给俊,来背负太阳。

  俊得到了凤凰的十只金乌,让它们各自背上一个太阳在天空中穿行,照耀天空和大地,世间从此是一片光明。

  俊和常羲看着天空中飞行的太阳,世界一片光明,十分满意。太阳也得有落下的时间,俊才能够安睡歇息,于是他命令金乌按照他的安排来背着太阳上天和落地。当俊苏醒,就让太阳飞上天空,俊想休息,就让太阳都落下,而哪几个太阳想飞上天去,则由他们自己来决定,只要至少有一个能够带来光明。从此以后,有太阳照耀时为日,太阳落下时为夜。

  羲和生了十个光明之子,常羲也生出了十二个光明之女:月亮。不同于太阳那般炙热光明,月亮冰冷闪亮,太阳为兄,月亮为妹。太阳兄弟落下后的夜晚,月亮姐妹才开始成群结伴地在天空自由飞行,用皎洁的月光轻柔地抚摸着大地,有时候她们也在白天出来故意遮挡住日光。

  众神灵见俊生出了日月,掌握了黑暗与光明及五行的力量,就以俊为帝,称为“帝俊”,帝江则原本就无形,见众神尊俊为帝,从此隐遁。

  有了日月精华的滋养,地界开始出现各种生灵,天地初生时生灵只有天生灵物:金身雀尾鸣声千里的凤凰和头顶长角周身金鳞四足生风的麒麟。有了日月之后,又有了各类飞禽走兽、昆羽鱼虫之祖和各类灵物及仙草仙木。其中狮祖为九头狮子,血盆大口,四肢健硕,利爪长尾,颈部一圈鬃毛,尽显威武;牛祖为一白牛,头顶长尖长双角,分在左右,四肢有蹄,圆睛宽鼻,力大强健。又有三大灵猴:其一是赤尻马猴,晓阴阳之事,可避死延生;其二是通臂猿猴,观日月之行,能辨别灵凡;其三是六耳猕猴,知四方之位,善聆听察理。

  地上的万物生灵之祖看到日月带来光明和温暖,都拜日月。

  烛龙和帝俊大战被降服之后,不敢再兴风作浪,应帝俊之命,潜伏于北荒之最北部的永恒冰雪之地,把千里长赤身盘将起来,不饮不食,睁眼,为光明之夏;闭目,为黑暗之冬,循环往复,如此许多光阴。

  烛龙的周围见不到任何山河湖海,生灵活物,只有白茫茫冰雪一望无际。烛龙不能离开原地寸步,感到无比寂寞,尤其是睁眼醒时,只能见到那冰雪映照自己头上燃烧的火焰在雪中晃动之火影。久而久之,烛龙无法忍受这死一般的孤寂,于是便裂开身体,自产数子。

  其第一子是一条有翼之龙,头长双角,大腹粗尾,乃是应龙。接着又产数条长龙,头顶有双角,浑身有鳞,四只利爪,长须,长身,乃是虬龙。

  经历许多光阴,烛龙双眼已有千次睁闭,烛龙之子在烛龙身边陪伴烛龙,逐渐长大,虽不及烛龙,但也有上天入海的本领。

  烛龙在龙子的伴随下,有了些许的乐趣,消除了不少孤独之感,备感欣慰。

  一日,大龙子应龙问烛龙:“世间都是像这里一样,一片白茫茫只有我们吗?”

  见这一刻终是到来,烛龙也不隐瞒,平静地说道:“不,世间还有许多山川河流,红花绿草,现在还有诸多的生灵,多姿多彩。”

  “哦?那我们能去看看吗?”另几条围在烛龙身边的虬龙也好奇地问到。

  “可以。”烛龙的回答还是那么的平静。

  “那太好了!”几条小龙十分兴奋,他们早就想看看不同的世界了。

  “那你和我们一起去吗?”大龙子应龙问道。

  烛龙抬起双眼,望着远方,那里曾经是他自由驰骋的天地,未久,他低头对几个小龙柔声道:“不,我已经见过那里精彩的世界了,现在我只想静静地呆在这里,你们去吧。”

  “那太可惜了!”应龙和其他虬龙齐声说道。

  之后的道别并没有太多的伤感,在几个龙子心里更多的是新鲜和期待,可他们并不能体会此时此刻烛龙的忧伤。

  “远方是大地,那里不单单有龙,不要与其他族类争斗。”烛龙在龙子们临行前交代。

  龙子们虽然不能想象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形,但他们都立刻答应了。随后许多的龙子龙女欢快地翻腾跳跃着齐齐奔向南方的大地:那个传说中的七彩世界。

  没人能看到烛龙的眼泪,因为他头上的火焰会将泪水瞬间烤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