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袁氏义女
忘川水滴2020-01-26 11:332,188

  ……

  寒冬腊月尚未开春,入目皆是一片料峭冬寒。

  倭寇近来在东南沿海一带甚是猖獗,原本只是在近海处骚扰渔民,后来活动逐渐频繁,发展到上岸后四处流窜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倭寇为患百姓深受其苦,只是路远地偏山高皇帝远,地方官吏又不作为,只想糊弄着欺上瞒下保住一顶官帽,哪管它百姓是死是活。

  朝堂上文武百官照旧例行公事,轮流歌颂一番海晏河清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再高呼一句圣上万岁,颠颠回到家做自己的春秋大梦。倘有人犯下一丝小错,便跳出来充当正义之士,一番义正言辞高谈阔论,等到救国救民于危难,倒成了哑巴,纷纷一声不吭当起缩头乌龟,平日并不见得多大能耐,等旁人失宠才发现,最擅长的便是落井下石。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轻歌曼舞之地,哪知别处的遍野哀鸿。

  ––

  皇极殿上,一众臣子在世宗的俯瞰下诚惶诚恐,世宗眼光扫过,发现一直低眉垂首默不作声的严嵩。

  “严爱卿,可有什么见解?”

  被点名的严嵩闻言一颤,似是刚从梦中惊醒,腰弯了弯:“老臣赞同皇上决定。”

  满朝鸦雀无声,世宗挥挥手:“都退下吧。”

  “臣等告退。”

  陆绎刚转身,听见世宗身边黄公公喊他:“陆经历请留步,皇上召见。”

  随陆绎一同被召见的还有新任刑部尚书袁铎。袁铎虽为新任尚书,先前却已在高位任职多年,此人清正廉洁奉公自律,且为官以来颇有建树,若论资历是朝中不折不扣的老臣。

  不过他一向恶与严党同流,与严嵩更是没什么来往,能在朝中严氏党羽遍布的局势下得到皇上提拔重用,这一点陆绎倒是很佩服。

  陆绎袁铎一左一右立于殿下,世宗斜倚在龙椅上神色稍显疲惫,似乎为倭寇作乱一事倍感头疼。

  “陆爱卿,布防图失窃一案进展如何?”

  “回皇上,微臣已掌握重要线索,不日便可知晓布防图去向。”

  “陆爱卿辛苦了。”世宗面色稍显宽慰,又看向袁铎道:“刑部提出的律法整改一事,朕考虑过了,决定批准整改条例。具体整改内容可交由三法司商议定夺。”

  “老臣遵旨。”

  “嗯。”世宗满意地点点头,看了袁铎半晌,突然笑道:

  “听闻袁爱卿有一义女在六扇门任捕快,虽为女儿身,这追查技术倒颇有几分不凡,此次布防图失窃案,朕想着由她协助陆经历调查,或许事半功倍,爱卿意下如何?”

  袁尚书一楞,似是不明白皇上这一时的心血来潮是为哪般。

  “老臣自然赞同。只是皇上过誉,小女不才,恐辜负圣上厚望。”

  世宗哈哈一笑,“那丫头有多少本事,朕还是清楚的。”说罢转问陆绎:

  “陆爱卿以为如何?”

  陆绎顿了顿,方回道:

  “微臣多谢皇上体恤。袁姑娘本领高强,确是查案一大助力。此事……但凭皇上决定。”

  ————

  走出朝殿,陆绎刻意放慢脚步等待身后的袁尚书。

  他素来不喜官场上的虚与委蛇,因着父亲的嘱咐,却也不得不客套几句:

  “素闻袁姑娘一身追踪术出神入化,此次调查就劳烦袁姑娘出力了。”

  “不敢不敢,小女技术拙劣,还得陆经历多多提点才是。”袁尚书顿了顿,似是不放心地补充一句:“……小女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大人海涵。”

  陆绎面不改色,拱手道:“袁大人说笑了,陆某再怎么也断不会为难一个姑娘家的。”

  一旁的岑福面皮抽搐了下,回想起昨日自家大人拿手铳指着某个小捕快的情形……

  心下自叹弗如,大人果然是大人。

  ————

  是夜,月上柳梢。陆绎一袭青袍便衣,在书房细细打量着从今夏那里没收的手铳。

  这手铳经此一改良小巧精致,不似一般手铳不便携带,倒是称手许多。

  陆绎莞尔,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懂得兵械改装。

  不过……可惜美中不足,铳管过短,导致射程不远。

  他把玩着手铳,想起昨日小捕快在他面前忍气吞声的模样,总觉得那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

  陆绎眸光一闪,他想起来了。

  三年前,他曾遥遥见过她一面,只是彼时她扮做一大家闺秀,轻纱遮面只露出双眼睛。说来也奇特,昨日一见她分明半点不肖官家大小姐,当时她却气质沉敛娴静,若不是那一双灵气逼人的眸子,陆绎也难以将两个人挂上钩。

  寻常官家小姐是少见这样的眼睛的,灵动狡黠,似猫儿一般浑圆晶亮。

  回想起那日所见,陆绎心中失笑。

  ……原来是她。

  见岑福从门外进来,陆绎问:“手铳的来历查清楚了吗?”

  岑福回道:“两年前袁捕快侦破了皇宫里一桩珍宝失窃奇案,皇上颇为赏识,就许她两个愿望。这手铳就是她向皇上求得的。”

  “那另一个呢?”

  “据说是希望皇上能给六扇门多拨点俸银。”

  陆绎眼神一顿,脑中想象出她在皇上面前的机灵模样。

  岑福继续道:“属下还查到,袁姑娘虽为义女,却得袁尚书夫妇盛宠,我等推测,若有十分,定可以为其做到七分。”

  “……只是这女子奇特,老尚书的人情一分不要,在外若有什么委屈也从不诉苦,每天乐得在六扇门做她的小捕快。”岑福摇摇头,忍不住道:“这人真够傻的。”

  陆绎顿了顿,问道:

  “你觉得这是傻?”

  岑福想了想,不确定道:“难道是……大智若愚?”

  陆绎低头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大人。”恰在此时岑寿来报:“我们已彻底勘验过那具尸体,是死后遭焚尸。还有曹昆的独生闺女曹灵儿,与一名叫李旦的门客私奔了。曹夫人报案六扇门,现已将李旦缉捕到案。”

  “他倒是个关键人物……”陆绎放下手铳,转身招呼岑福,“走,去会会这个李旦。”

继续阅读:第七章 冤家路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2:夭桃一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