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她从山花中来
巴山夜语2020-01-23 14:081,046

  腊月间,乡村的年味渐浓,不断有出外打工的人回来。这天,白开花正和以往一样,弯着腰埋着头在自家坡上的土里撇牛皮菜做猪草。土边的小路上走来一个背着旅行包的年轻人,老远就喊:“大嫂,开花大嫂,是不是你哟?”这声音很熟悉,白开花抬起头,用手拂去挡在眼前的碎发,笑了:“噢,真的是你,兄弟你回来了说!你先回去嘛,我再去弄点菜,兄弟要吃点啥子菜?″柳诚笑道:“嫂嫂你随便弄点吧,莴笋花菜都要得。“他抬眼一望,说:”嫂嫂你好勤快,种恁个多菜,菜种得恁个好。我屋李桃就不得行,一天只晓得问我要钱,啥子都不会做,回来菜都没得一根……嫂嫂,把你那甜菜给她我扯点,好下面。嫂嫂,现在我哥改了没?对你好点了没?“他不提还好,一提起,白开花脸上的笑就没了。她把牛皮菜放进背兜里,又把其它的菜堆上,用绊肩索绊好,说:”兄弟你帮我使把力,我先回去了,这菜是你自己拿回去吗?“柳诚笑:”嫂嫂你先背回去吧,我等会去看看爸爸和大哥侄儿。嫂嫂你多煮点饭哟,我和李桃可能都要过来吃。我还要顺路去二狗家一趟,二狗托我给他老汉带的东西我得先给他老汉呢。“

  开花后来一想起柳良心,就真想朝他家祖坟上呸几口口水,虽然柳良心和她现在的男人是亲兄弟。那天她刚从坡上背着猪草回来,就看见李桃和柳良心站在院坝里说话,红苕红苕没洗,一圈的猪的饿叫声就快掀翻猪圈顶棚,这二人不知在说什么笑话,柳良心还咧着黄牙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李桃也笑得肩膀和胸脯直抖,柳老汉就坐在堂屋外屋檐下阶沿上抽旱烟,也不知是不是烟雾迷了眼还是咋的,竟对此当作没见到一般。白开花觉得,柳良心就是和她结婚那天也没这么开怀大笑过。但她也没心思去问,背上的猪草把她的汗水都压出来了,脚也酸了,她绷着劲走到阶沿边,连着背兜一屁股坐在阶沿上,这才长呼一口气。缓过劲后,她说:“李桃你没打牌吗?这么早就回来了?“她想说柳诚兄弟回来了。她一开口吓了柳良心和李桃一跳。李桃笑道:”哎,你回来了也不出个声,嘿我一跳!“白开花的儿子听见母亲的声音从屋里跑出来:”妈,你回来了?给我带果果没?“白开花笑了:“带了。”她这才把自个身子从背兜里抽了出来,从衣服荷包里掏出两个大红柑子给儿子:″乖,吃了写字去。“又问柳良心:″你没洗红苕吗?”又向李桃:“兄弟要拢屋了。”李桃说:“啊?他怎么没提前跟我说呀?那我回去了。“说着将身子一扭,摇风拂柳般走了。柳良心这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支烟来点上,漫不经心地说:“没洗红苕,你就把它洗了嘛。”他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地吐出烟圈,似乎烟叫他很着迷似的。

继续阅读:第三章 无子之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兄弟争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