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名之尸
悠千古2020-01-31 20:152,969

  暗夜如同白昼一样寂静,黑色之下藏着令人恶心的真相。

  尸体腐臭在水沟里,就好像他本应该在此……

  或许这具尸体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婀娜的形态还像僵硬之前一样,只是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一个舞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葬身在黑夜的沟渠之中……

  姜生找到她的时候,尸体已经只剩下一堆烂肉。

  不知道哪天夜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吃掉了这个女人。

  “真臭。”何傅思捏着鼻子哼哼唧唧的说着,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尸体,就像是一块连着一块的肉片,其中夹杂着蛆和一阵阵的恶臭。

  “死的,应该就是刘梦迪。”

  “你怎么看出来的?难不成这样的尸体你都吃的下去?”

  “为了破案,应当无所不用其极。”

  何傅思觉得姜生又一次的刷新了他的三观底线。

  “你别这个表情了,人身份证还在底下的包里呢!”陈楠看着一脸震惊的何傅思忍不住把事实说了出来。

  听了陈楠的话,何傅思这才重新捡起了自己摔在地上的三观。

  “姜生,你又在吃什么?”

  “糖。”

  “哪来的?”

  “一个很奇怪的人给我的,诺,他就……”姜生转身,那个冲着自己微笑的人已经消失了。

  “谁给的你都敢吃啊!万一,万一这要是死人的东西,我看你怎么办!”

  姜生反手就给了何傅思一套标准的擒拿。

  “打击邪教迷信,人人有责。”

  “哎呀!你别来真的啊呀!”

  看着两个闹的正欢的年轻人,陈楠无奈的揉了揉有点发紧的眉头。

  他是专门帮人找人的“寻人专家”,说白点就是私家侦探,据他自己说是一个毕业于警校的私家侦探。

  “你们两个先闹着吧,我先领佣金咯。”

  陈楠掏出怀中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刘梦迪找到了,死了,烂在水渠里了。”

  “行,半小时后佣金到账。”

  陈楠做私家侦探有三不问,不问来者,不问缘由,不问结局,所以这几年以来,他也明哲保身了这么久。

  这一次也一样。

  陈楠抽完嘴里的烟,丢掉烟头转身往回走,没走几步却愣住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陈楠的目光中渐渐消失在路的尽头。

  虽然是惊鸿一瞥,但是陈楠还是认出了哪个身影。

  他回来了。

  那具尸体被要求尽可能完整的运回去,所以小心翼翼的被塞到了后备箱里。

  腐臭一路散发着,就算是厚厚的尸袋,也没有丝毫作用。

  “真不知道这女人生前得罪了什么人,抛尸荒野,都烂透了。”何傅司皱着眉头,在车子密闭的空间里,腐烂的气息愈发的浓烈起来。

  “吃。”姜生原本清澈的声音透露着些许恶心,这种情况他也是头一回见到。

  这么恶劣的杀人抛尸行为,姜生三年前遇见过。

  这一回的事情很显然比那一次还要严峻。

  “你怎么了,你也不舒服?”何傅司接过姜生递过来的东西,看也没看直接塞到了嘴里。

  很快他又吐了出来,姜生的脸上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之后的微笑。

  “臭小子,你拿生石灰整人,就不怕把老子neng死了?”

  姜生笑而不语。

  何傅司正准备接着说话,却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找不到方向,很快就睡倒在椅子上。

  “你给他吃了什么?”

  “安眠药。”

  警司长看着眼前一脸不在意的姜生,一时之间觉得这个年轻人像是恶魔。

  “陈警司,你觉得何傅司能胜任那个任务么?”

  还未等警司长说话,姜生又接着提议。

  “我觉得我比他可能更适合。”

  这句话一出来,陈警司立即肯定的回答了出来,“什么都不用说了,小何是最好的人选,他的背景干净的程度超过警司里所有人,曝光度更是小于你,没人比他更合适了,你也是。”

  警司长越说越激动,手紧紧的攥着姜生的左手,像是生怕他下一秒就从车窗跳出去。

  姜生的左臂被抓的竟然发出一声咔嚓声,陈警司一下子就松开了。

  “快,仔细看看手臂怎么样了。”

  姜生听话的撩起宽大的袖口,一节机械臂坦然在两人眼中。

  “零件没损坏。”在撩起袖口的时候,姜生的语气显得有些冰冷。

  “对不起啊小姜,我老糊涂给忘了你的手臂了。”

  陈警司轻轻的拍了拍姜生的右肩,忽略了他眼角的默然。

  三年前的事情,终归在姜生心里留了不可磨灭的伤口……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姜生突然开口,陈警司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随即他指了指一旁的何傅司。

  “找个地方,丢下去吧。”

  “丢在黑豹地盘上,他这一身正气估计够他受的。”

  姜生看着窗外逐渐光明的地平线,没有任何情感的说着,像是早归鸟轻轻的呓语一样。

  “鱼饵,不都是被鱼撕咬过的么。”

  天放亮的时候,何傅司就像是一堆垃圾一样出现在地平线上。

  不远处的一辆车缓缓远去。

  黑豹是x市出了名的人物,在他的眼里,没有正义二字。每一个充满正义的人都会被变成和他一样的存在——除了死掉的灵魂,就只剩下活着的肉体……

  “我们抛弃了何傅司,对吧。”

  姜生还是忍不住提及。

  “那是让他完成使命,不是抛弃。”陈警司和姜生一样静静的站在离丢下何傅司两百米远的地方,他们的身后是装着尸体的车子。

  何傅司被两个人拖了起来。

  其中一个给了他一拳。

  姜生透过望远镜,隐隐约约看件两人腰间的东西和象征黑豹成员的那个石头。

  “那个就是象征地位的“暴爪”吧。”姜生的提问很突然,但是陈警司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很快的回答。

  “对,那个人身上的应该是象征领袖地位的猫眼暴爪,据说夜里远远看过去就像猫眼睛一样。”

  “你就这么放心他的生死?”

  “就算不放心,他选了这条路,我也无法阻止。”

  短暂的沉默暂时性的阻断了两个人的交流。

  所有的情绪似乎都在这样的平静中慢慢爆发又缓缓消散。

  “你是个好人,但不是好父亲。”

  许久,姜生缓缓开口,随即转身回到警车之中。

  姜生的离开似乎狠狠的戳中了陈警司,泪花在他的眼中恍惚闪过,随即被快速咽下。

  “我只是想保护我的儿子。”

  轻轻的话语随着晨风飘散,姜生似乎感觉到了,踏上车门的脚步顿了顿,但随即还是一个纵身进入车厢……

  市中心的繁华中掩映着没法忽略的晦暗。

  在一栋仿佛建造在上个世纪的建筑中有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专门帮别人找人,具体业务就是各种忙活,跑上跑下,大到帮警探抓贼小到帮老奶奶找猫基本都包在这家事务所手上。

  这家事务所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它白天不开门,晚上十二点必开,而且每次只开张两小时。所以基本除了熟悉的附近居民没有人知道这里有一家这么古怪的事务所。

  后来有一天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事务所所在的楼道门口,里面下来两个人高马大的家伙。

  之后这家事务所就改了营业模式,把原先的一小时开业时间也改成闭门谢客了。

  不过完全没有大影响,谁让这家事务所里就陈楠一个呢。

  说来也奇怪照理说陈楠这个样子完全活不下去,但是人虽然不开业,事务所却依旧默默的开着,而且陈楠还时不时的拎着瓜果蔬菜去社区疗养院里看望孤寡老人……

  其实陈楠开事务所是逼不得已,他不是没去找过工作,只是他那空白的简历实在没办法解释。

  在高中之后的所有痕迹完全不见踪影,就连住址一栏都是空白的……

  拥有这样的档案,又有谁敢用?谁知道这个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小伙子之前是不是坐过牢,干过杀人放火的勾当?

  所以陈楠在看了自己的档案n多次之后,一把火烧掉了,第二天这个侦探事务所就挂牌开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密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守密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