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prosst2020-07-28 17:241,706

  夜,说到底还是很凉的,东宫里一个不起眼的偏殿亮着灯,一个少年正在打坐,不久,那少年睁开眼睛,熄了灯,向外走去。听着外面没动静了,阿玥艰难地从衣柜里爬出来,呼吸了一大口新鲜的空气。

  刚才她大气都不敢出,外面静谧至极,阿玥生怕有人发现。想必今日,外面定是热闹得很,听说常年在外征战的太子殿下回来了,皇帝要盛宴招待,太子还会征战在外吗?也是一枚可怜的棋子罢了。

  崇元四年,正好是正月十五,上元节。

  上元节本就热闹至极,再加上今年特殊,太子大获全胜归来,又正好是整个崇元王朝历年来第一次下雨,于是整个皇城对平民百姓开放,各式各样的民间杂艺团通通进京献艺。各种卖民间小玩物的,倒也给这平时凄凄惨惨的皇城,增添了几分热闹。

  阿玥拍了拍沾满灰尘的青衫,走出东宫那间偏殿,果然还是皇主城最好,各式各样的人间烟火都聚集在那里,想到这儿,阿玥心中不禁欢喜,想着去偷几块糕点来犒劳犒劳自己。

  一个锦绣衣衫的少年走到皇城门口,压下心里那油然而升的厌恶之感,理了理外衫,一直紧皱着的眉头松了下来,嘴角僵硬地扯出一抹微笑,走了进去。而此时阿玥也正好走到了皇城,看见戏班子演戏,饶有趣味地停下来,准备好好看看这究竟是一出什么戏。

  皇城纵然繁华,却更有勾心斗角。在看到少年的一瞬间,好几个亲王脸上都显出厌恶和鄙夷之色。

  少年从容地走进来,除了那僵硬的微笑以外,脸上再无任何神色,空洞而深邃的眸子充满了未知,少年生得极其好看,清秀的眉毛,很标志的嘴唇,以及手上戴的那个镯子,阿玥似乎在哪儿见过,但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拜见父皇。”

  少年开口,而顾远雍显然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到来,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又欢笑起来。“平身平身,你要是不来,我可能就真的把你忘了,毕竟三年多没见,父皇也不可能记得你们每一个人在不在。”阿玥觉得搞笑,明明是自己的儿子,这样不在意的样子,知道的知道他们是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顾远雍在教训臣子呢。

  闻言,顾南城笑了笑,不以为然,回到座位上。而此时,也不知是因为什么,顾南城突然看向了阿玥,此时阿玥也在盯着男子看,突然被瞧见了,但也是觉得不好意思。而一旁的鲁王顺着顾南城的目光看向了阿玥,阿玥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急忙低下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慌张地走了。 刚刚顾南城看她的一瞬间,她突然想了起来,那双眼睛,就是东宫偏殿里少年的那双眼睛。

  “厌别离,恨不休,无绝期,长相守,奈何冤离血四海,可怜,可怜……”

  著名戏曲《别离恨》的高潮,这词,似乎也在他们相遇的那瞬间,注定了永远的结局。阿玥走后,鲁王顾沉渊立马转过了头,顾南城转过头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人,但是,刚刚那小丫头分明是看到了什么令她恐惧的人,才会那么慌里慌张的走。那小丫头穿的衣裳就是寻常老百姓家的,要想知道她是谁,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阿玥偷偷摸摸到了御膳房,很小心地越过窗子,看到了一盒美味的糕点,很想去吃,确定四周无人后,她便放肆大吃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小孩儿出现了。那小孩儿走得悄无声息,连阿玥这样的高手都没有察觉出来。

  “姐姐,你在干什么呀?”

  阿玥吓了一跳,然后又冷静了下来。

  “你是谁,你管我在干什么?”阿玥冷冷开口,她并不想与其他人废话,只想赶快吃饱,赶快回到鲁王府。今日被鲁王发现了,若是不赶快回去,她这条小命就没了,从小做死士,她也不愿啊。

  小男孩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她,然后指了指糕点,聪明的阿玥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孩子肯定是饿了,自己是大人,可以勉强少吃些糕点饱肚子,而这孩子看起来很小,也就到她被掳走做死士的那个年纪,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经历,阿玥感觉心里一阵痛楚,变粗偷地在膳房里寻找食物。

  膳房就是膳房,比起他们那简陋的柴屋,这里就显得高大上许多,房里还有半只鸡,阿玥先尝了尝,没有什么毒,蒸的也很好,肉香十足。阿玥吹了吹,给小孩儿掰了个鸡腿,小孩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一大口满嘴的油。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没尝过这些东西的味道呢,你今天遇到了我,可真是,人生中莫大的幸运。”

  此刻的阿玥不知道,以后她会真的成为这个小孩儿的幸运,带这个小孩儿走出深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日鹤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日鹤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