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表白
雨川2020-10-30 14:442,564

  当然骗财骗色的话我也就说说,揽镜自顾一下就知晓除了一身键子肉,“色”真真地瞧不出来;至于“财”就不说这俩月没一个客人上门,就搁以前我荷包充实度也入不了温大小姐的眼啊!

  牢骚太多易断肠。

  唯有做好眼前手下的事才是王道,更何况我除了煮饭之外还有强项吗?谁吃饱了没事干算计我呢?

  于是心安理得地洗锅刷碗打游戏,等待他们自己给我解释。

  不料安顿好温娇的杭海一见我就露出从未有过的崇拜之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装大人样故作深沉地说:“好自为之吧!别作过了头,回不了岸。”

  说得我莫名其妙,打算拉下脸来一问究竟,耐何手中的游戏正进行至白热化,没法分身,只好在他“我去上学去了,晚上记得留着饭啊!”声音中眼睁睁见着答案溜走。

  当然也可能我再怎么问,也问不出答案——我心中想要的答案。天知道我心中又想要什么答案呢?矛盾得我顾不上被对家通杀,毅然决然起身往后院一探究竟。

  楼下客房竟然没人,难道杭海把她安排到楼上去了?

  这任人唯亲的态度,我汗颜。楼上两间房,我和他一人一间,且看他是坑他还是坑我。

  向来我俩有利益冲突时我是被家人牺牲的那个,谁让我大。

  楼梯才上一半,我就发现我的被褥被整齐地放在客厅的贵妃榻上了。不出意外,我再次被牺牲了。

  灵魂失落片刻,肉体继续前行。

  入目皆苍凉:我的床被霸占了、桌子被霸占了、椅子被霸占了……房间里唯一留下我的气息的几件限量版玩偶也被收拾进了书架顶上,柜门大开,我的衣服全挤进了角落里一个我平时不大用的柜子。

  登堂入室,攻城略地也不过如此。

  我只惊奇:温娇是怎么在这短时间内做到的?律师是巧舌如簧、能言善辩可这本领也太那个啥了吧!什么意思?是陷阱还是陷饼?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不耻下问。

  手扶门框,静静地等温娇百忙之中能抽空看见我。

  十分钟过去了,她还在专注而努力地与被套做斗争——简单的被套她是怎么也套不上棉被。见过笨的没见过她这么笨的。几次我忍不住想上前帮她,鉴于被排挤之苦,我强忍住了。

  就在她叹口气从口袋里掏手机出来时,终于用眼角的余光瞅见了我。

  “你走路怎么没个声啊!吓死我了。来来,正好帮我把这个整理一下。

  说完就埋头伺弄她的手机去了。

  似乎用我的床用我的房间天经地义。可她理所当然,我不能无所谓啊!

  只得一边整理被子一边问:“你都跟杭海说啥了,他居然把你安排到了我的房间来了?

  “没啥,就说以前一直忙着,这不正好村也封了路也封了城也封了,闲着无事,专门来找你结婚来了。

  我吓一跳,敢紧把手中的被子一扔。

  “轻点,这是我妈专门为我结婚准备的蚕丝被,挺贵的。

  “姑奶奶,你找啥理由不好,非得找这个,明天等我妈回来了,你想脱身都脱不了。你以为结婚就是过家家,玩游戏啊!前年骗骗你妈是因为她老人身体不好,安慰安慰她。我们家老太太,你是没见过,那较真劲……当年她有一青梅竹马,考上大学找了城里姑娘,非得等到人家孩子会走会讲,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嫁人。这要让她晓得了,不得立马赶回家让我们入洞房。

  本想吓吓她,没承想,她还是一副处世不惊的态度。埋头玩她的手机。

  我只得走近:“赶紧走,不是我吓你,用不了三天,我妈一准回家,加上个杭海,到时候你一定走不了。

  “这就不仗义啦!你在我家前前后后差不多住了小半年,我怎么一来你们家你就赶我走呢?

  这是选择性自动忽略重点。打擦边球故意岔开话题。我懂得的。律师们的老伎俩。

  “难道做我老婆你是真诚的?

  此时只有开门见山,直击问题的重点,才能攻防突围。

  温娇半天不理我,我只好收住刚刚内心差点蹿出的火苗。回到现实中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首先得人天鹅同意。

  沉默片刻,我首先打破沉默,一边套被子一边自嘲地笑着说:“就知道你是开玩笑,哄孩子高兴故意逗杭海的。既然来了,我当然不会赶你走,只是住我房间不合适,楼下有客房,后面一幢全是酒店住宿,随便你选,反正现在也没客人,你想住多久就多久,得空我还可以带你走走我们这里的山山水水,过几天,梅园后面的桃花源十里桃花一开,那场面,包管你喜欢。

  其实我觉得我内心比任何人都希望她来,可又怕太自作多情到最后连朋友也没得做了。只好一边说,一边把套好的被子往行李箱里装。收拾着帮她往楼下客房送。

  “唉唉,干啥呢?我就要住这,这里亮敝。我来是为了准备公务员考试,这间屋子方便我学习。”见我动真格的,温娇不得不放下手机,从另外一个包里掏出来几本书在我眼前晃晃,以示她话中的可信度。“被子放回去,衣服挂好。”

  在她面前我就一唯唯诺诺的小跟班,听声音就执行指令。做完我就发现,我这也太无趣了吧?连挣扎都不做个,前面说的不都是废话吗?

  于是我又把挂好的衣服装进行李箱。“不行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妈回来还不非得逼我们把假戏做成真,她哪里会罢休。我另外给你找间采光比这还要好的房间,保证比这更安静,能让你更好地学习……”

  这可把温大小姐惹急了,不等我把话说完,呼啦一下从我手中抢过衣服,瞪大眼睛,指着我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杭天,你就是头猪。比猪八戒还要蠢的猪。你怎么就不想想前年我为了什么放着好好的封诚不带,大费周章地让你冒充他呢?难道就真只是怕担误他工作吗?难道他还怕耽误工作?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除了装游戏,你就不能灌点常识进去。”说到这里她有些激动,水气迷糊了她漂亮的大眼睛,很委屈地转过身去,声音低了三个调,以一尺以内能听的音量说“这些年我真的是对牛弹琴了,不,对猪谈情。要不是今年被隔离两遭,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想着今生还有一桩未了的心事。谁会上赶着跑你这来?”

  瞬间我懵了,难道温娇一直喜欢的人是我?想想从初次见面起的桩桩件件,好像真的都没有恶意要针对我。啊!真的是陷饼。砸得太快怕伸手够不着,我特找打地问“这么说的话,你不讨厌我?我是你未了的心事?”

  温娇不回话,只回身又瞪我一眼,一脚踢在我膝盖上,一点也不疼。

  虽然答案已了然于胸,可我还是很不自信“一般女生不都高富帅吗?多金的封诚都入不了你的眼,我又何德何能?”

  “我缺钱啊?不要把人都想得那么俗。”

  是的 ,她当然不差钱啦!光是在她舅舅公司的股份就够她几辈子衣食无忧了。该死,说话不过脑子是我通病。虽不能慧中,但秀外肯定不成问题,这随了我妈的长样,小时候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自信默默地朝我走来,使我挺直腰杆,胆子不觉也回归胸膛。

  如果我此时再没点表示,那未免太蠢了,也枉生而为男人了。

  癞蛤蟆终于能吃上想吃天鹅肉啦!再不下手等她飞走吗?

  肾上腺素一直飙升,一路指引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城之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城之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