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童年
子钰仙仙2020-08-16 03:283,950

  阳光,透过密密砸砸的树叶,画出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影斑印在了青石板上。石板上坐着,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齐耳的短发,胖都都的小脸正涨得通红,他似乎正生着闷气,两只小手翻滚着身上的衣服,原先摇晃的双脚也变得疆直起来。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约摸十岁大的女孩,扎着两条小辫子。手上拿着一书写纸在不断对拆着。一会儿,手中便多了一架纸飞机。

  折好飞机后,李秀娟将纸飞机在弟弟眼前扬了扬,妹妹便哭为笑。

  “哇,姐姐好棒!”李君豪过纸飞机,跳下了青石板。

  “唔唔,飞呀,飞呀。”男孩手捧飞机在四合院子跑来跑去。

  “君豪慢点走……”话还没落,男孩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李秀娟急忙跑上去将弟弟拉起,轻轻拭掉脸上的尘土,说道:“别哭,再哭就变成丑八戒,不再是男子汉了。”

  “唔唔,痛,痛。”听着弟弟喊痛,李秀娟低头一看,赵君豪的双希己被地上的泥沙擦得通红。

  “姐姐给你吹吹。”说完,便低下头往希盖上吹气。直到脖子都累歪了,李秀娟才抬起头。

  “还痛吗?”还来不及回答,听到咔的一声锁车声后,李君豪立刻迈开脚步,跑了起来。

  “君豪,小心点!”

  “哎,宝贝!”看见快速奔跑的儿子,李大军忙张开了双臂。

  刚投入父亲的怀里,李君豪便嗲声嗲气说道:“爸爸,我这痛。”

  李大军看到儿子腿上的滕盖上的红肿,立到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是君豪跑得太快……”话没说完,李秀娟看到爸爸屡利的目光,严肃的表情她不由低下头。心里却在嘀咕,有了弟弟以后,爸爸对自己都不一样了。

  “你这姐姐怎么当的?连弟弟都看不好!”见其没作声,李大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抱着小女进了房间。看着爸爸高大的背影,她急忙收起羡慕的目光。印象中,爸爸似乎从没抱过她。

  “秀娟,秀娟。”

  听到李大军的喊声,李秀娟走进屋子。

  “把这些衣服洗了,整天就知道玩。”看见她进来,李大军瞥了一眼,说。

  看她转身,李大军又说:“先把桌子下面的红蓍洗了放锅里炖着,回来,你妈可以吃。”

  “嗯。”李秀娟答应着,放下手中的衣物,提着篮子走出外面。

  下班回来的何桂香,见槐树下清瘦的背影,随口问道:“弟弟呢?”听到妈妈的声音,李秀娟悄悄抹去腮边的泪水。回答:“爸爸抱进屋子了。”

  “来,秀娟帮我拿一下。”何桂香自己的脚,把手中的菜递给了她。

  发现女儿的眼睛红红的,何桂香问道:“你的眼怎么了?”

  “没,没什么,风吹进了沙子。”

  她看了看了女儿一眼,说道:“我去做饭,你把院子扫一下,呆会有客人要来。”

  走进里屋,看到丈夫跟小女正玩耍,便道:“你又责被秀娟了?”

  “我不打她己是很仁慈了。”说起大女,李大军就特别的来气,他抱起儿子走到老婆面前,掀开腿上的伤,说:“你看我们的宝贝儿子,都是她给弄的。”

  何桂香一看,李君豪双膝上落下许些小小的沙痕,心立刻疼痛起来。

  “哎,都肿起来了。”何桂香一边淘米边问:“君豪是怎么回事?”

  “是我自己摔倒的。”

  透过窗户,何桂香便看见李秀娟忙碌的身影,她看了丈夫一眼,说道:“孩子长大了,不要老是骂她。”

  “谁骂她了,就说她两句而己。”“怎么她告诉你了?”李大军瞪着窗外的身影不悦地道。

  何桂香把洗好的菜倒到锅里,道:“她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就少说几句吧。”

  “一想到是个来历不明的野……”

  “李大军!你敢在孩子面前透露半句,我跟你没完!”看着何桂香因蹙怒而涨红的脸,李丈民腼腆地摸着自己的头说:“老婆,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不说。我错了,要不你今晚上罚我吧。”

  “去去去。”何桂香生气地推开她:“快把菜揣出去。”

  “君豪,快来吃饭啰。”看到满桌子的菜,李彩玲欢快地跑过来。

  “我要吃鱼,我要吃鱼。”说着,便伸出小手往碟子里抓。

  灼热的温度将她小手烫得通红。“哇!”的一声,她大哭起来。

  听到哭声,李大军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我的小祖宗,你怎么了?”

  “哎呀,手都烫成这样了?”李大军看看外面蹲着搓衣的李秀娟,怒喝道:“秀娟,你在外面干嘛呢,都不知道看好弟弟。”

  这时,何桂香从 厨房里走了出来。

  “来我看看。”当她看到儿子的手渐肿起,便和丈夫一起将孩子抱到医院。

  弟弟受伤虽然很快好起来,可李秀娟却成了父亲的眼中盯,肉中剌,被娴弃着。

  正午的时光漫过房顶,树上的蝉鸣声让人不得安宁。

  吃过饭,李秀娟便坐在小板櫈上写字。三岁的的弟弟侧坐在床沿上看妈妈补衣服。

  李君豪看看外面太阳,扯了扯何桂香的衣襟,嗲声说:“妈妈,妈妈我要吃冰棍。”

  张玉兰抬头望了儿子一眼,说:“你孩子,昨天你己经己过一根了。”

  李君豪的屁股向妈妈挪了挪,说道:“那是昨天吃的,又不是今天,我要吃冰棍。”

  “君豪,小孩子不能吃太多冰棍的,吃多会肚子疼,还会长虫牙!”

  “不嘛!我就要吃,我就要吃。”

  这时,李大军下班回来,看到儿子正缠着他妈妈,便道:“宝贝,你又怎么了?”

  看到李大军,李君豪急忙扑上去:“爸爸,爸爸!”

  李大军抱起儿子,在他脸蛋上亲了又亲说:“宝贝,要吃什么,爸爸去买!”

  “我要吃冰棍和冰糖葫芦。”李大军放下儿子,从口袋里掏出两毛钱,说:“这样吧,爸爸肚子还饿着,吃完饭爸爸还有事要做。你和姐姐到小卖部去买好不好?”

  瞥了一眼正在一旁做作业的女儿,李大军不悦的说:“秀娟,你先看好弟弟,作业晚上有时间再写。”

  “爸,你不是说,晚上开灯浪费钱吗?我还差一点就写完了。”李大军瞪了她一眼,不高兴的说:“我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吗?你还敢顶嘴!”

  一旁的张玉兰不悦地膯了他一眼,说:“瞧瞧你,说话就不能温和点吗?”李大军瞟了老婆一眼,挠挠头嗯嗯地答应。

  “饭菜在锅里热着,我和孩子都吃了,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工厂现在进行员工考核,这几天都要加班。”

  “听说你们厂要跟五一钢铁厂合并了?”

  李大军从厨房里端出饭菜,放在桌面上,回道:“听说有这个可能。我们这厂连续亏了好几年,因为上面的关系老蔡也总占着厂长的位置,有能力者上不去,合并取蒂了独裁主义,可能会好点。”

  张玉兰默默叹口气,不再出声。这李大军对自己简值是百依百顺,可唯一的就是对女儿秀娟,左右看不顺。

  在隔不远的地方,杜雪晴正顶着热辣辣的太阳,背着两岁大的妹妹在晒衣服。

  “丽萍,乖,不要乱动。等姐姐把这衣服凉完,就带你出去玩。”背上的杜丽萍左右摇摆,不断扭动着。“我不要,我现在就要你带我出去。”

  “姐姐洗完衣服就带你去好不好?”

  “快点,快点。”背上的女孩不断拍打着女孩的肩。“我要香米吹。”香米吹是一种由米糊压窄成筒的零食,价格便宜,味道香甜。

  杜雪萍想了想,说道:“姐姐只有八分钱,能买好四根呢,你只要乖乖的,等下姐就和你一起去买。”听到有吃的,背上的小丽萍立刻不闹了。

  汗水如雨滴般自额上流下,咸咸汗珠渗入眸子,让杜雪晴好一阵睁不开眼。

  凉完衣服,杜雪晴背着两岁多的弟弟走出胡同。

  “姐姐,我们快到了。”李君豪拽着姐姐的手说道:“要是小卖部在离我们近点就好了。”

  “你这小馋猫!”李秀娟笑着将她抱了起来。

  十分钟以后,她俩来到了小卖部。林阿姨老远就向姐妹俩打好了招呼。“秀娟又和你弟弟来玩呀。”

  “是啊,林阿姨。”李秀娟将弟弟放下,拭拭额上的汗水回答。“弟弟想吃冰棍。”

  林阿姨打开用白布裏着的泡沫箱,看了看说:“天气炎热,这雪条卖得也快,只剩最后两条了。”

  扎着羊角辫的李君豪踮起脚尖,轻软说道:“林阿姨,我们要两根雪条。”

  “好,阿姨拿给你。”李秀娟接过冰棍,便和弟弟坐在了櫈上。

  刚坐下,同桌杜雪晴背着弟弟满头大汗地巷子里走了出来。

  “雪晴,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放下你妹妹吧。”

  杜小爱从姐姐背上滑下来后,立刻跑到柜子前面。

  “姐姐我要吃冰棒。”

  “没冰棒了。”

  听说冰棒卖完了,杜小爱马上大哭:“我要吃冰棒,我要冰棒。!”

  李秀娟难为情地举起刚要放进嘴的冰棒,生涩地说:“小爱,我这有根……”

  “给我!”看着她手里的冰棒,三岁杜雪萍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抢到手里。

  “小爱,不可这样!快还给秀娟姐。”

  杜小爱调皮地拿起冰棒塞到嘴后,跑到一边玩去了。

  杜雪晴轻轻坐到好友身边,边整理头发边说道:“我这弟弟简直跟牛魔王差不多,天天要我背,拉扯我的头发。”

  “你爸没有打你吧?”

  说起李大军,李秀娟有种莫名的愄惧。空洞的眼神穿过路上来往的行人,目光变得呆扳而凝质。她真希望暑期能快点结束,只要能学习,就有了新的活力。

  着着弟弟妹妹玩得不亦乐乎,她们也在榕树下玩起了跳格子游戏。

  自不小心让弟弟烫伤以后,李大军对孛秀娟更加讨厌,动不动就是一顿打骂。

  此时的李秀娟正穿着长褂褂,夹着人字拖从家里跑了出来。紧接着,一个黑黢的男人手拿柳条跟了出来。“小#种,看你往那跑。”话刚落,一个穿着长褂褂,夹着人字拖的女孩跑了出来。

  “水不是我打翻的。”女孩狠狠地瞪了男子一眼,倔强说道。

  裸着上身的李大军生气道:“不是你?水壶它自己会倒下来吗?摔烂了你还不承认?”

  “是隔壁小花猫打坏的。”

  “哎呀,小#种,你既然学会了说谎?看我不收捡你!”

  “爸爸,真不是我。可能是隔壁的小猫眯。”

  “你还佼辩!”

  此时,门口进来一个女人,厉言说道:“李大军你怎么又打人?”看到老婆,他忙住了手。张玉兴快步走到女孩前面,看到手臂上一条条红痕。她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

  “孩子,你受苦了。”

  女孩把头紧贴母亲身上,从小到大,母亲都是她的守护神。探头看到男人丢下滕条走进屋子,女孩抬头渴望望着女子道:“妈,我是不是你的女儿?”

  “是,你当然是我的女儿!别听你爸糊说八道,你就是我的孩子。他喝了酒,就会疯言疯语。”

  从她记事起,妈妈似乎就很少过。从没展露过她那甜而优美的笑容。她父亲是街上买小报的,也是个霸道的男人,除了几乎每天都喝得烂醉才回家。稍有不如意就向挥动拳头,她的背上或者是脸上通常是一块红一块紫的。

  爸爸对自己从来都看不顺眼,常常拿莫名其名地向自己发脾气,拿扫笤打人,有时还没弄起原因,己发现自己手臂上留下一条条降红降紫的凝痕。使得她不得不在大热天穿着件又长又大的衣服,她知道或许自己就是爸爸口中的“杂种”是妈妈在外面捡来的。问了许多次妈妈,她都不曾正面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