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你猴急
九窟兔2020-08-19 11:262,222

  这倒也不能怪霍征邪记性不好。实在是这十年来他真的没有与卫梵见过面。即便是在三年一度的世家子弟跑马大会上,他们俩也不过是远远望上一眼,谁也没认出谁。而霍将军夫妇每每入宫,也都只带了长子霍登岚。

  因为霍征邪打了卫梵这事,李清然那是竭尽全力地避免两人相见。这时间一长,霍征邪自然也就忘了小时候那场闹剧。

  卫梵可不管这些,他气得炸锅。

  “霍征邪,我劝你最好赶紧放开我!你敢对本殿下动手,可信我禀告父王,让你人头落地。到时候我一定把你这小脑瓜当球踢,放开我!”

  霍征邪没有松手,他可不想放开这人后又被纠缠着打架。

  正僵持着,大学士邱长川忽然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都在这儿杵着做什么?这才入学头一天就这般不知规矩,还不赶紧回房收拾行李?霍二公子,三殿下,你们要闹到什么时候?”

  围观的众学子们一哄而散。

  在大盛国,向来讲究“以师为尊”。就是当今皇帝见了自己的老师,也要恭恭敬敬地行礼。藐视师长,与不孝父母是同样的罪名。

  故而霍征邪和卫梵既便身份尊贵。但在邱长川面前,也不过就是两个闹事的小娃娃,可管不着是皇子还是什么了不得的人。

  霍征邪冷着脸松了手。却不料卫梵不肯罢休,起身就狠狠推了霍征邪一把。霍征邪没有还手也没躲,被他推得趔趄两步。

  “够了!”邱长川摆出为人师表的威严来。“多大的事情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大打出手?你们两个,自己去律己苑领十个板子!现在就去!”

  卫梵不服:“是他下手不知轻重,怎的我还要受罚?”

  “是谁先动手我心中有数。你们俩若是再敢拳脚相向,那这学士院也便不用待了,自己回家念私塾去吧!”

  若是被学士院除名,那可比受罚丢脸多了。还不知玥贵妃要怎样念叨他。想到这儿,卫梵也只得咬咬牙,将心头的恼怒咽了下去。

  霍征邪一言不发,还算有礼地对邱长川行了个礼,转身往律己苑走。

  新仇旧恨加起来,叫卫梵看着霍征邪的背影都觉得心里窝火。

  来日方长,他若不叫这人吃上苦头,他便不姓卫!

  十个板子不轻不重,对血气方刚的少年郎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经昨日那么一闹,却是叫整个学士院的人都知道了这事。

  “就是那个三皇子啊,我记得他。”刘太医家的公子刘奕说道。“听说这三皇子从出生起就一直是皇上最疼爱的儿子。说是宠到他打碎了太后的玉如意,皇上都只是一笑而过。”

  “可不是嘛,而且这三皇子素来随性风流。就连身边的侍女,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美人。这也就罢了,据说他还特别爱看花鼓……”

  “对对对!这个我也听说过。而且他只看男子花鼓。那些敲花鼓的人全都是盘圆条顺的少年。我偶然听得一个敲花鼓的少年说,这三皇子癖好男风,怕是个断袖呢。”

  刘奕偷笑道:“只怕是男女通吃吧?诶,征邪兄,你昨日与三皇子起了冲突,可得当心啊,说不定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少年们起哄地撞了撞霍征邪的肩膀。而后者却只不咸不淡地勾了勾嘴角,似是无意与他们开这种玩笑。

  刚一走进学堂,卫梵就看见了如众星拱月一般被围在人群中间的霍征邪。

  他还是那副面色淡淡,像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今日所有的学子们都换上了学子服,左看右看都是一个模样。但同样是这么枯燥的衣裳,穿在霍征邪身上却被他衬得白如松下雪,墨如远山黛。

  即便是在一群品貌不凡的少年中间,他也是最为醒目的那一个。

  瞧见卫梵和卫炀走了进来,众人都十分默契地换了话题。但卫梵却不加避讳,径直走到了霍征邪的面前。霍征邪微微抬眼,略深的眼窝以这视角看来更显凌冽,墨石似的瞳孔像是掺了冰碴。

  但卫梵依旧笑面盈盈:“霍二公子,人缘儿不错嘛。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不如也说给我听听?”

  一旁的几个少年噤了声,谁也没有先开口。

  “是说本殿下有断袖之癖对么?”

  刘奕嘿嘿一笑:“三殿下说什么呢,我们不过是开个玩笑……”

  “没错,本殿下就是断袖。”卫梵理直气壮地打断了刘奕的话。

  这话犹如平地惊雷,惊得众人一阵心惊肉跳。下意识地后退两步,生怕这风流成性的三皇子看上了自己。要是哪日被辣手摧花,找谁说理去?

  卫梵两手撑在霍征邪的书案上,看着霍征邪略微有些紧绷的脸,极其邪魅地笑了。

  “不过你们放心,本殿下只对霍二公子感兴趣。你们怕是不知道吧,我与霍二公子那可是指腹为婚的缘分。若不是因为霍二公子生了个男儿身,说不定我与他此时早已是夫妻了。”

  “不过嘛,霍二公子长得这么好看。便是男儿身,本殿下也照收不误。”

  卫梵说着,故意伸手勾了勾霍征邪的下巴。

  霍征邪本是不想理会卫梵这些胡言乱语。但他忽然伸手,在自己的下巴挑逗般地一划,那温热的指腹像是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滚烫的痕迹,让他浑身一震,一把攥住了卫梵的手腕。

  卫梵大笑起来:“怎么了小娘子,这么猴急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拉我的手?”

  一听这话,霍征邪立刻如烫了一般收回了手。

  他隐忍地抿了抿唇,吐出二字:“滚开!”

  卫梵心觉痛快,更加放肆地大笑起来。他现在算是摸清了,对付霍征邪,靠武力他是没有胜算的。但是论不要脸,霍征邪与他可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卫梵从不在意别人如何议论他。不过很快,“三皇子是断袖”的传闻就成了学士院里所有少年的耳中。一时之间人人自危,谁也不想跟这个有断袖之癖的三皇子有什么瓜葛。

    转眼间学堂修学已正式开始。不过卫梵素来不喜什么书卷之物,一到上课便是昏昏欲睡。

    大学士邱长川手持戒尺,长须飘飘地在讲台上踱着步。

    “星象之说,包含了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三垣,以方位所分有太微垣,紫微垣,天市垣。四象则是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

    卫梵撑着下巴,脑子昏昏沉沉,眼皮像是吊了秤砣一样根本睁不开。卫炀心里焦急,眼瞧着卫梵脑袋一点一点的就要倒下去,只好拿起笔朝他扔了过去。

    “醒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