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有兴趣
九窟兔2020-08-19 11:262,050

  “还是不用了,二哥。学士院不论身份出身,即便是皇子犯错,也应当受罚。这种事,就不必惊动父皇了。”卫炀急忙道。

  吕成泽轻拍折扇笑道:“怕什么?有太子殿下在,谁能给三殿下委屈受不成?”

  卫梵摆摆手:“嗐,我这样的人,受点委屈算得什么?二哥还是不要因我这些小事去烦父皇了,免得父皇心生厌弃。你若饱览群书,在父皇问起功课时能对答如流,那可比告我的状要讨他老人家欢心多了。”

  心思被卫梵无情戳破,卫则的脸色沉了几分:“三弟这么说,是觉得我不如你?”

  “不敢不敢。你是太子,怎可能不如我呢?我信口一说,二哥可别放在心上。”

  卫则撇嘴道:“我倒犯不着将你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你素来不服管教,这才刚进学士院,便犯了错处。本太子来看你本也是出于兄弟情谊,毕竟父皇寿辰将近,三弟行事也该小心些,别惹了他不高兴。”

  卫梵哼了一声,像是笑了:“是是是,多谢二哥教诲。咱们兄弟二人好歹还有上次跑马场一聚的交情在,愚弟自然会把你的话一字不忘。”

  听卫梵说起上次跑马场的事,卫则的眉心微不可见地颤了颤。

  这小子现在说起,想必是已经知道,跑马场行刺是他和吕皇后的手笔了。看他这幅口吻,莫不是寻到了什么证据?可是那刺客不是已经死了么?

  吕成泽看了看卫则的神色,岔开了话题:“诶,说到上次跑马场行刺,我听说霍家的少将军在与那贼子交手的时候还负伤了呢。三殿下在学士院可有见过他了?”

  “负伤了?”

  卫梵挑了挑眉。

  回想起霍征邪健步如飞,还胆敢把他按在地上让他出丑的样子。那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负伤了的人,他还就不信了,这人还能不怕疼不成?

  “是啊,三殿下不知道么?听说是伤在腿上,还有些严重呢。正好,太子殿下听闻你受罚,还去太医院拿来了创伤膏呢。说不定霍少将军也能用上。”

  卫则这才如梦初醒似的,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小陶瓶来递给卫梵。

  “父皇寿宴将近,只是可惜你今年不能参加了。不过没关系,你只要安稳无事,父皇也就心安了。”

  “还得辛苦二哥多多为父皇分忧呢。”卫梵干笑着。

  卫则面露得意之色。他当然不是真心来看望卫梵,不过是想瞧瞧这家伙被罚后的狼狈模样。不过卫梵看起来显然并不沮丧,但是确认这家伙去不了贺寿宫宴,也叫卫则心里颇为舒坦。

  而卫梵想的却是,卫则充其量也就这点水平了。

  “还假惺惺地给我送药来。不就是想借机落井下石,踩我一脚么。这种小事也能让他这般得意,真是可笑。”

  待卫则二人离开后,卫梵抛玩着手里的陶瓶,言语里都是嫌弃。

  “不管怎样,他到底是太子。”卫炀叹了口气。“不过三哥你又何必放任他这样嚣张?跑马场的事难道你真的不打算追究么?你若执意严查,父皇一定会……”

  “查什么呀查?你以为就凭卫则能有这个胆子,找人来杀我?多半都是他老娘和老舅安排的好事。吕家是什么家族啊,你我又不是不清楚。父皇比你我精明多了,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卫梵拍了拍卫炀的胸口:“你以为我怎的这么急着跑来学士院啊?还不是为了避开卫则他们,惹不起,我躲总行了吧。”

  卫炀觉得好笑,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着,卫梵又摸了摸下巴:“只不过这学士院未免太无聊了些。每日吃的东西也是寡淡无味。咱们又不是和尚,怎么那饭菜里连肉都瞧不见几片?每日不是读书,就是释书作赋,真真是无聊透顶。”

  “学士院都是如此,哪有那许多山珍海味给你我?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忍忍吧。左不过也就这一两年而已。”

  卫梵不以为意:“你总这般小心怕事,难道就真打算每日看看书,做做释文的虚度光阴吗?既然到了学士院,母妃父皇也都管不着咱们了,那自然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卫炀无奈:“那你想怎么玩?”

  卫梵咂了咂嘴:“每回宫宴上都有我最爱吃的辣炙牛肉,还有蟹粉米酥。如今许久没吃到这个味道了,实在想念得慌。要我说,咱们就偷偷溜出去,到宫宴上好好吃一顿就回来。”

  “三哥,还是算了吧。若是被发现了,既便父皇不惩处我们,大学士也定会重罚我们的!难不成你还想去律己苑受罚不成?”

  卫梵撇了卫炀一眼,没劲地摆了摆手。

  “你这样也不愿做,那样又不敢做,才真是无趣。罢了罢了,你若不去,我自己去也行。”

  正说着,院子一侧的房门被打开了。霍征邪拎着两个空木桶走了出来,看到卫梵二人在院中,眼底波光一沉。

  卫梵心中一亮,对卫炀说了声:“你先回去。”遂即便快步朝霍征邪走去。

  “征邪兄!小娘子,留步啊!”

  卫梵小跑着,但是霍征邪两条长腿步幅又大又快,卫梵竟久久没能追上。

  这样,也能是腿上有伤的人?卫梵觉得匪夷所思。但瞧霍征邪头都不回一下,心里也渐觉窝火。

  “喂!霍征邪,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啊,没听见本殿下在叫你么?”

  霍征邪的脚步立刻停下了。

  “是‘爷’。”

  卫梵追上去,嗤笑道:“什么?你也好意思自称爷?”

  霍征邪不耐烦道:“我名中的‘邪’字,其音与‘爷’同音。你叫错了。”

  卫梵愣了愣:“哦,一个字音而已嘛,无伤大雅。你这是要去打水啊,来来来我帮你。我听说你腿伤了,怎么还能做这种事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霍征邪并不相信卫梵,警惕地闪身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不必。”

  “啧,你什么表情啊!本殿下好心帮你打水,你倒像是见了贼似的。行行行,我不帮你了行吧?不过有个事我跟你说一下,保证你有兴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