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不觉痛
九窟兔2020-08-19 11:262,092

  霍征邪没说话,只是走到井边自顾自地打水。阔袖长衫过于碍事,他便脱下了外袍。洁白的中衣下隐约可见初具规模的肌腱轮廓,瞧得卫梵心里好一阵羡慕。

  “哎呀,到底是将门出身啊,你我同岁,你还比我小几个月呢。这个头,这体格怎就差别这么大呢。平日没少练吧,诶征邪兄,不如你抽空教教我?”

  霍征邪瞥他一眼:“你不是有事要说。”

  卫梵哈哈一笑:“其实是我父皇的寿宴就要到了。到时候宫里一定会设宴庆贺,你可不知道,那宫宴上有多少美食佳肴,有些你必定听都没听过!怎么样,想不想去尝尝?”

  霍征邪面无表情地吐出二字:“不想。”

  “嗯?你怎么会不想呢?金汤狮子头你吃过吗?酒酿凤爪你吃过吗?你难道不想吃吗?我熟悉宫里的路线,我带你去。凭你的身手一定轻松潜入进去,怎么样?”

  “不去。”

  霍征邪毫不费劲地拎起两桶水就走。卫梵只好再说道:“你就当是帮我嘛!这学士院饮食寡淡,嘴里整天没个味儿,你就不觉难受么?你若帮本殿下这一次,来日我必有赏赐!”

  霍征邪轻轻“哼”了一声,像是轻蔑地笑了。卫梵心觉受到了侮辱,正欲开骂,但垂眼时却见霍征邪右边小腿上渗出了一片红色。

  卫梵心想:还真有伤啊,这都不吭一声的么?

  “喂!霍征邪,你腿流血了!”

  霍征邪闻言才低下头去。腿上的伤渗着血,鲜红的痕迹在白色的裤腿上格外显眼。

  “你都没感觉到疼么?”卫梵赶紧上前去。心想这家伙还真是能忍,若是换了他,早嗷嗷直叫了。不过现在自己有求于他,正好趁此机会献献殷勤。

  “我帮你拎!你打这么多水做什么,洗澡啊?东边儿不是有澡堂子么。”

  说完,卫梵就立刻反应过来,应该是这家伙腿上有伤,不宜沾水。所以只能自己打水清洁了。

  “不碍事。”

  “什么不碍事?”卫梵劈手夺过一桶水。

  沉甸甸的水桶往下一坠,扯得卫梵被抽了板子的手一阵钻心的疼。

  霍征邪看着他咬紧牙关极力克制的样子,戏谑地笑了:“还能提么?”

  “能,当然能!这点疼不算什么。”卫梵咬牙切齿地说。“听说你这伤,是前不久捉拿那个刺杀我的刺客的时候弄的?”

  霍征邪“嗯”了一声。

  卫梵暗暗骂了一句:“行,那就当本殿下欠你一个人情。我这儿正好有太子给我的创伤膏,待会儿我给你敷上。”

  “不用。”

  “怎就不用啊?放心吧,药里没毒。有毒的话太子是不会亲自送给我的。”

  霍征邪沉沉瞥了他一眼。脸上虽无什么表情,但那双黝黑的瞳孔里,却似翻涌过诸多复杂之意。

  卫梵并未注意到霍征邪的神色,将水哼哧哼哧地拎进了霍征邪的房里。

  学士院的住宿房间几乎就是“家徒四壁”。不过相比而言,霍征邪的房间明显要比卫梵的干净整洁许多。在墙角处还倚着一支一人多高的木棍,也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

  霍征邪坐在床边脱下了鞋袜,挽起裤腿。一股淡淡的药味混合着血腥味迅速弥漫了出来。原本缠在他小腿上的白绸已经被浸透了,血珠啪嗒啪嗒往下滴着。看起来这伤必是很深的。

  卫梵嘶了一口凉气,将药放在桌上。

  “你别动啊,本殿下亲自来给你处理伤口。我刚才跟你说的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真是千载难逢啊。我猜你现在肯定还没有正经参加过宫宴吧,我跟你讲啊……”

  卫梵极尽夸张地形容着宫宴是多么的热闹有趣,美酒美食是多么的让人垂涎。他一边说着,一边咔嚓咔嚓剪开了霍征邪腿上的绸布。

  一道极深的刀痕赫然出现在了卫梵的眼前。这伤刀口直进,刺入皮肉,若是再深些,恐怕就要伤及腿骨了。

  卫梵两手一颤,看着这伤口里缓缓溢出的血,顿时一阵心慌气短,头晕目眩。

  到底是养尊处优的皇子,哪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卫梵只觉腹中痉挛,赶紧捂住嘴生怕自己真的丢人无比的吐了出来。

  霍征邪好笑地看着他,自己拿起帕子浸了水,将腿上的血迹擦干。又用清洗伤口的盐酒倒在了上面。

  盐酒清洗伤口疼痛无比。卫梵小时候磕破了膝盖,用盐酒清洗伤口时疼得他哭爹喊娘,差点没一头晕过去。这样大的伤口,那得多疼啊!

  卫梵不敢看了,退后两步皱着脸看着霍征邪。却见他面色平静,在往伤口上倒酒敷药时,充其量也就皱一皱眉头。完全没有卫梵预想的那样,满头冷汗嘶声连连。

  “嚯!行啊征邪兄,果真是将门虎子,这你都不觉得疼吗?”

  霍征邪淡淡道:“我对痛觉生来迟钝,故而并不觉得痛。”

  卫梵没太明白:“什么意思,莫不是你感觉不到痛?”

  “虽痛,但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痛。”

  “那是多痛?”

  霍征邪沉吟片刻道:“大约,就如跌破手肘那般程度。”

  卫梵倒吸一口凉气,满脸惊羡:“这未免也太好了吧!那若是跌破膝盖手肘,划破手指,岂不是根本感觉不到痛了?若我也是这般体质就好了。我最怕痛了。”

  霍征邪不想对他这副羡慕的样子做任何评价,只是低头自顾自地包扎。

  “那既然如此,这伤想必也不会影响你行动嘛。适才我说的事你可考虑过了?那可是正经宫宴,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能去的!本殿下带你去开开眼,如何?”

  许是被卫梵念叨了这么久,霍征邪的确有些心动。

  他问道:“为何不找别人?”

  “别人哪有你这般利落的身手啊。再说了,整个学士院,除了我弟弟那个胆小鬼,我也就只跟你比较熟了。”

  霍征邪扫了他一眼:“我与你不熟。”

  卫梵恶狠狠地指着霍征邪的鼻子:“你再说一遍不熟?好歹咱们十年前就认识了。你要是忘了,我就提醒你一下。你那时可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按地上了,叫我胳膊疼了好几日!还有上次!本殿下不计前嫌给你疗伤用药,这是你欠我的!知恩图报你懂不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怪少将军太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