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唐皇帝的第二次初恋
慕南2020-08-24 11:414,132

  一大早就被宫人们打扫卫生的声音吵醒了,自武惠妃死后宫里很少如此热闹了。

   我也是早早的起来等在宫门口,陛下要回来了。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寿王的妃子,便是我之前见过的杨玉环。不过她已经不再是寿王的妃子了,她如今是女道人,往后可能是宫里的什么妃子。

   而我做为宫里地位最显赫的女人,只能被迫笑着迎接她,我不愿意。

   “恭迎陛下回宫。”我看着皇家的仪仗由小黄点越变越大,越来越近,只好领着众妃嫔跪下。

   “起来吧!朕不在这几日,梅妃辛苦了。”陛下的态度还是如此亲昵,就像他挽着杨玉环那样亲昵。

   “我还好,不辛苦。”我垂下眼,看到杨玉环表情失落。她大概以为陛下只对她一人亲密吧,诶,我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给你领了个妹妹回来。”陛下开完这句玩笑,严肃起来“梅妃你如今掌管六宫,要做出个表率来。玉环年轻不知礼,你要好好教导她,亦要和睦六宫,要同当年惠妃一般得力才好。”

    武惠妃当年得力,你还不是一样不往她宫里去。陛下如此说,不过是敲打我,要我想起武惠妃当年对我的情况,叫我不要像武惠妃刻薄我那般刻薄杨玉环。

    他语言中如此维护杨玉环谁人听不出来,我心冷了一半,只行了个礼,并未多说什么。

    但是杨玉环听了这话,双目凝露,情不自禁地唤了声“陛下”。仿佛陛下做了多么了不得的事,令她如此感激,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不知羞耻地显示出小女儿情态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跟着众人行礼回宫。

   “姊姊,御膳房没什么好东西了,我过会去那个镯子跟御膳房里的厨子们换着热汤热菜来。”执扇匆匆跑回了,两手空空“这几日鸡鸭鱼肉都先供着陛下和贵妃,我们便将就些吧。”

   “没事的,随便吃些什么都好。”我不甚在意。

   当我不再爱慕陛下时,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过去,我总瞧不起武惠妃,觉得她空有权利,光想着太子之位,连和陛下的感情都不晓得好好巩固。而如今,陛下有了新人,而我落魄得连武惠妃都不如,无权,无子嗣,陛下一旦想不起来我,当真什么都不会给我留。

   也许真应了蒹葭姑娘的话,陛下当真谁也不爱,只是如今来了个杨玉环,比我年轻还比我柔顺,故而陛下更喜欢她罢了。

     我想着想着,泪便止不住地流。我可以不生气,但我没有办法不难过。我不敢让执扇看到我这样,每天和她一起吃饭,一起看天边的云,一起说说笑笑……可是,这些在我眼里都没了以往的滋味的,我越发消沉,连出宫都懒得出去了。

     “姊姊,我拿了吃食来。”执扇打开食盒,很为难地说“菜一路拿过来凉了,姊姊要是不太饿,我再拿去热热。”

      “我没什么打紧的,最近天热了,吃些凉的也无妨。”我强打起精神说。

      “是啊,都七月里了,可不要热了吗!”执扇也是强做笑颜。

     用过晚膳,天渐渐暗下去,皓月当空,夜色无边。今日好像是七夕,我依着门框看月亮,去年我偷偷跟阿逋出去,那时是多么得意。可仅仅过去一年,在我眼里,七夕和清明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解。

     既然他不会陪我过七夕,那么也应当不会陪她过吧?我心中存了一丝侥幸,它像羽毛一样不停地挠我的脚底板,我好想去看看是不是陛下不会陪任何人过节,好像陛下此时不陪着杨玉环我心中就畅意了。

      说行动便行动,我心中隐隐雀跃起来。自从被冷落以来,我便在没有如此心情。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仔细辨别曲折迂回的路。刚到长生殿哪里,便听到了声响,原来陛下在这里,同杨玉环在一起。

   只有他们两个,再无旁人。

      “三郎,你瞧这周围静悄悄的,偶有鸟雀飞过也是成双成对,连花都是并蒂的。”杨玉环依在陛下怀里,感叹月色无边。

     “人也是‘并蒂’的。”

     “三郎惯会打趣我。”杨玉环满面春潮。“玉奴要永远陪着三郎,三郎也会永远陪着玉奴的对不对?”

    “这话可是孩子气了。”

    “三郎,三郎不信玉奴。”杨玉环摇着陛下的衣袖,突然有郑重起来,脸更红了“玉奴愿向月亮娘娘起誓,愿永远陪着三郎,若违此誓,教我立刻死去。”

     陛下极为感动,毕竟宫里的女子献媚于陛下无非是为了名利,而似杨玉环一般这样海誓山盟,却只爱陛下无关富贵荣华的,却只她一个。

    我过去虽然极爱陛下,只是心里想着,嘴上却从未说过。想来在这一点上,我是比不上她的。

     “三郎,三郎。”杨玉环见陛下不表态,又摇着衣袖依依唤他。

      “好,无论天上地下,朕总是与你在一起。”陛下把杨玉环揽在怀中“朕会陪着你,不会不顾你。”

     杨玉环仰起头看着陛下,眼里噙满泪花,显然是很感动。他们二人依偎在一起,连他们的影子都粘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而我却像当头浇了冷水,浑身彻骨的凉。

     原来他们这样要好,那我算什么?我就这样成了一个某个被冷落的宫嫔,朱墙上的影子,大明宫的摆设。

    七月的晚风这样暖,月亮也像纱一般柔柔的铺在路面上,只是这样的景色是给有情人欣赏的。而我只能悄悄站在树丛中月亮照不到的地方,看着这对璧人。树叶子上的露水滴落在我的头上,烂熟的果子也砸在我头顶,流出浓密粘稠的汁子,引得昆虫在我头上飞舞,我挪不动脚,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耳中全是嗡嗡声。

     似乎过了好久,他们都走了,我还是站在原地。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我勉强移动双腿,连骨头也是痛的。

     “砰砰砰!”

     “呀,小梅……”露已打开门,见了女子样貌的我,惊叫出来。

      “是我。”

      蒹葭姑娘跟着出来,见了我这样并不吃惊,忙吩咐露已取热水那浴盆来为我清洗。

      “你一早就知道我是女子。”我见蒹葭姑娘见我如此样貌并不吃惊便这样猜测到,况且她本来就是聪慧的。

      “见你也是个富贵人家的女儿,是府里没有人陪了么?居然往青楼里跑,也太大胆了些。”蒹葭姑娘一边说,一边为我清洗头发上烂果子的粘稠果汁。

      她语气中的责备关怀我如何听不出,这里果然是避风港,我心口一暖,竟默默垂下泪来。

      “没有!没有!以后再没人陪我了。”我本只是默默流泪,结果泪一涌出便不由我控制,我竟大哭起来。

    蒹葭不说话,只是默默为我清洗,替我擦干身子,为我换上她的衣服。她的沉默对我而言反到是极好的安慰,我此刻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躲在蒹葭这里,躲到我想出去见人为止。

    “姑娘,此刻天都大亮了。”露已说道。

     蒹葭点点头,那手帕子擦干我脸上的泪,问道“你此刻出来贴身的丫头不知道罢。”

     “不知道。”

     “那快回去吧。”

     “姊姊不想回去。”我扑到蒹葭怀里,拽着袖子哀求到“你别让我回去。”

      “我虽不知道你同家里拗了什么气,但是你不回去家里人岂不担心,岂不是连累了日日照顾你的丫头婆子们。”蒹葭姑娘劝慰我。

       现下就算我再也不回去了,宫里也不会在意的。只是执扇,如今关心我照顾我的也就只有她了,便是为了她我也得回去。

      万一执扇找不到我犯了傻事怎么办,我心急起来,同蒹葭姑娘告了别,就匆匆往宫里赶。

     还好我此时在宫里可有可无,我早上丟了也没引起多大浪来,执扇找我不到见我突然出现,惊喜过了头也就忘了问我去那里了,只是叮嘱我不可胡来了。

    我留在人间,一开始是因为养育我长大的江家爹爹妈妈,后来是因为爱上陛下。如今江家爹爹妈妈在我入宫不久后仙逝,陛下又薄情,我欲离去,只是宫里突然消失了个妃子不是闹着玩的,执扇说不得要为此殒命,我只好留了下来。

    原来这世间也不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一入红尘千丝万缕缠住你的不止情爱还有责任,我竟脱不得身了。

     执扇今年年芳十八,离出宫的年岁还差好远。我如今只盼着执扇可以平平安安出宫,到时候我再假死,也不妄我们相识一场的姊妹情分。

    “外面怎么如此喧闹?”我听人声嘈杂好奇起来,我这里许久没有热闹的声音了。

     没听执扇回答,我才想起她是去领月例银子去了。说不得外面的吵闹声便是她,我向外走去,如今我这里的人一味躲懒,一切大事小情都要执扇去做真是难为她了。

     “你们便是再如何在陛下面前得脸也只是美人,我家娘娘是妃位,你们怎可动手抢我们的东西?”我远远看到执扇正个一个小太监在争抢什么,傍边是花氏姊妹。

     “你家娘娘成日里躲在宫里不出来也见不着陛下,配不上用这些好东西。”花更露见我来了大声挑衅道。“不如把这些好料子给了我们,也算是不辜负这些好东西了。”

    “怎么你要去拿它上吊?”我冷笑“这样好的绸缎想来韧性极好,拿来你去上吊正好,不比其他料子经不得你这肥肉挂在上面。”

    执扇见我来了,忙拽过来东西站我身后。

    “你这贱人如今已被陛下厌弃,还如此嚣张么?”花更露勃然大怒。

     “我自嚣张我的,干别人什么事。”

     “娘娘别生气,误会罢了。我们不过是想着陛下体恤娘娘奉驾辛苦,多日里不见娘娘。娘娘也不必费心打扮自己了,倒是我们是陛下贵妃娘娘面前得脸的,不得不用些好的衣裳料子妆饰自己,所以才和娘娘借料子罢了。可谁知这个丫头也忒不懂事,言语间以下犯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娘娘您管教不善呢。”花散里说道这里,扫了我一眼,冷笑一声“都说女为悦已者容。娘娘都没了人欣赏,这些好料子你也配不上不如给了我们罢。”

     我听了这话脸色苍白,踉跄退了几步。不错我已没了悦己者。

      “不管本宫配不配得上,这些也是本宫的。但是你们上窜下跳了这么久,哈巴狗儿一般也只是个美人,终究是位分不能享用这多好好东西!”我站定,冷冷的说道,说完不等花氏姊妹反映过来就拉着执扇走了。

     我与执扇回宫把宫门关上,执扇出了这一口恶气心中畅快,我心中憋闷,现下一吵架心里也不觉得闷了。

     “今日惩治了她们真是畅快,只是花氏近来巴结陛下贵妃两位,在贵妃面前得脸,难保她们不会报复。”执扇道。

     “我如今落魄她们是冲着我来的,倒难为你了。”我愧疚地握住执扇的手。

     “也并不是这样,如今宫里东西短缺,她们二人手头紧,见姊姊有好东西又失宠,难免觉得可以占道便宜罢了。”执扇道。

    “我失宠日子紧也就罢了,怎么她们也不好过?她们最会巴结,又在陛下贵妃面前得脸。手头怎么会紧呢?”我奇道。

     “如今宫里除了陛下和贵妃,人人过得紧巴巴的。姊姊只是不出门不知道罢了。”执扇道“便说如今贵妃喜欢荔枝,陛下又宠着,银子流水似的出去就为了给贵妃弄荔枝。可这样下去入不敷出,只好从后宫这里俭省了。”

    “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可是荔枝也不值什么,后宫那里就这样穷了?”

     “姊姊你不知道,陛下和贵妃的新花样多着呢,他们日日饮酒作乐,挥金如土。钱自然便少了。”执扇说。

     我点点头,似有所悟。后宫短缺,陛下又沉溺女色这是历代衰样的迹象啊。若这朝早早衰样,我便能早早出去,只是执扇该如何自处?历代王朝兴衰受苦的还不是这些如执扇般无依无靠的平头老百姓。

     “执扇!”想到此节,我心中惶恐。

     “姊姊?”

     “没事。”我冷静下来,不能和执扇说此事。况且到底如何不过是我揣测罢了。这个王朝命数如何,我还需偷偷出宫看看探访一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