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大明宫最耀眼的女人——梅妃
慕南2020-08-02 23:312,855

  “梅妃的舞越发进益了。”这话遥遥的从亭子里穿来。但我知道武惠妃必不是真心夸我。

   舞毕,我朝陛下行了个万福,坐到亭子里。

   “妹妹到底是没生养过,腰肢儿软,才舞得如此出色。”我如何听不出武惠妃表面赞叹,实则嘲讽,只是懒得理她,我才不会有孩子呢。

   “梅妃年轻,子嗣倒不必着急。倒是你们同为姊妹,平日里也该多教导她才是。”陛下拿眼觑着我。

   陛下此话虽是维护我,可其中批评我不答武惠妃,有失妃嫔礼仪的意思我如何听不出来。可我不喜欢武惠妃,也不喜欢陛下这么说我,故而还是无应答,只坐着。“陛下说得是。”武惠妃向来表面功夫做得滴水不漏的。

    “陛下,此次清儿寻是边域……”得、得、得,又来了,亭子外头宫女们弹着曲儿,跳着舞。安安静静地听多好,偏又要扯这些。

   “既然陛下与娘娘有要事相商,那臣妾就告退了。”我打断武惠妃,也不等陛下说什么便行礼出去了。今日只召了我来,也不知她巴巴跑来做什么!

   “娘娘也舞得累了,且让武惠妃和陛下说会儿话又何妨,不如咱们去太液湖旁走走。”执扇扶着我。

   “你这小精灵鬼儿!”我拿手指去戳执扇的眉心“自己贪玩倒扯上我。别闹,我乏了,回宫歇着吧。”

   回了宫任由着服侍的宫人们卸妆,拆头发不在话下。拆完妆,到里间躺下,遣散了众人,自然也包括执扇,叫她不必在床前伺候,到门外守着或偷偷溜出去玩都可。满宫里,我只和执扇一人好,和她一人当姊妹,可再姊姊妹妹的好,我也不敢告诉她,我是个梅花妖精,要日日打坐求升仙呢。

   再听见外头有动静时,已经近黄昏了。乌泱泱进来了一堆人,捧盆子的捧盆子,拿衣裳的那衣裳,可我不喜欢被一堆人围着,便让他们放下东西退下,独留了执扇。

   “姊姊离开后,武惠妃和陛下说了好一会子话,依旧和往常一样满嘴不离寿王,夸寿王差事办得好,哄得陛下高兴,到午后还传了大小花美人来吃酒助兴。我本以为这次陛下就算不留武惠妃过夜,也要顾着武惠妃的面子留两个花美人中的一个,满宫里谁不知道花美人姊妹两个专依附着武惠妃……”执扇一边为我梳头一边絮叨。

   估计陛下瞧出了我走时不高兴,想来哄我。

   “其实,凭她是谁,陛下心里放不下的,还不是姊姊。”

   “那自然。”对于执扇的观点,我深表赞同。管它什么谦虚不谦虚的,若心里想什么还不让人说出来,岂不憋死。

   侍寝是不可能的,破了清修如何成仙,我只是在未熄烛火时同陛下调笑两句,等熄了烛火念个诀换个长安烟花堆里的姑娘过来,然后自己去长安闲逛,等天白了再换回来。这个法子甚好,神不知鬼不觉的,是阿逋教我的。往常也是他带我去长安闲逛的,有时他不来找我,我就坐在宫里的房檐上,听着屋内先是一阵欢笑生,女子的笑声似莺语,陛下笑得雄浑。也不知他们在笑什么。接着便是烂木头的咯吱咯吱声伴着女子的大叫,听着让人渗得慌,叫完了又是一阵黄鹂鸟般的轻笑。我有心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几次三番想掀开瓦片去看,可记起阿逋的叮嘱便也算了。到底在笑什么?我好生不解,此后也懒得再看。

     一连几日都不见阿逋来找我,想是躲到那个深山老林里清修去了。我一个人怪无聊的,不想坐屋顶上看他们打架,想自己出去逛逛。也不知去哪里,没阿逋带着,只怕我会迷路,倒是长安城的烟花巷我去得多了,记得路。夜间的烟花巷是长安最热闹的所在。

   我随便使个诀,御风而行。才看到一片灯红酒绿打算下去,就被一个翩然越出窗外的身影惊着了。有女子跳楼!常听闻良家女子被拐进青楼里不能忍辱的守节陨命,今日也算是见着了。

   我正准备去接,来个英“美”救美,却被一个白衣男子抢了个先。只见他们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才缓缓落地,像戏文里讲的一样,女子定是不死了且对救她的男子有了意思,男子也在这个救人的当口对女子生了情,然后男子赎女子出来,两人作鸳鸯去,若结局再欢喜一点,这女子原是男子指腹为婚的妻子,只因遭遇不测家道中落或被人拐卖,然后男子把女子带到家去,凭着信物被大人认出,两人遂欢喜成婚。故事里的女子必是绝色,男子必定才比子建,貌比潘安。

   想到这里我钻到人群里,想看看那女子的面容,只可惜她裹着面纱我看不真切,身段倒是极好。等等,男子我认得,这不是阿逋吗?!他怎么在这里?

   难道阿逋要与这女子上演一段人妖恋?不、不。这不可能啊!阿逋是与我约好要一起成仙的,断不可能被凡恋羁绊。可……若那女子瞧上了阿逋该如何?阿逋虽讨厌了一些,可模样不差。被瞧上是极可能的。我十二万分地紧张,看事情如何进展。

     他们落地后,那女子挣脱出阿逋的怀抱,又要往柱子上撞,只可惜被两个龟奴一把拉住,按在地上,不得动弹。

    “我好歹救了你,你若再寻死……”阿逋一边优雅地整理衣衫一边“劝慰”那女子“死前也该谢我一声。”

   人都要寻死了还顾得上礼节这种小事。我猜测阿逋这样说,那女子必不想理他。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只是我不愿沦落风尘,辱没家门,怕要辜负公子相救的苦心了。”那女子朗声说到。

   我瞧那两个龟奴的打扮,是明月楼的人。明月楼与别处不同,里面的姑娘们多以诗书唱和,酒席上弹琴助兴为生,若姑娘们不愿意,妈妈也必不会逼着她们梳弄,是个十分风雅的场所。这也不算十分“沦落风尘”,缘何要寻死?

   “死了就不辱门楣了。”阿逋轻轻地摇着扇子,态度悠闲“也是人都没了,自然门楣也没了,姑娘就是想辱没门楣也找不到门楣辱没了。”

    阿逋说话一向难听。那姑娘轻笑一声,不再答话,仍极极力想挣脱龟奴。

   “好傲气的一个姑娘。这会子被两个男人按在地上,衣裳也乱了,头发也散了,像个疯妇。”接着阿逋环顾四周道“诶呀,还有这么多人在看。”

   “姑娘听我一句劝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一死就什么都没了。”阿逋在那女子面前蹲下,与她平视“你们全家蒙难,遭罪的又不止你一个,怎么没见其他人寻死觅活的。况你们如今分离在何处,姑娘的家里人听闻姑娘不好,心下也不安宁。”

   那女子听了这一席话,不再挣扎。众人一看戏演完了也就散了。

   “阿逋!”我叫住他,想问他从那里来,如何到这里来。

   “我本是去找你,见你一路往这里来,就跟了一路。”阿逋总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没地方去嘛。况且这长安城越是夜深越冷清,只有这里还热闹些。”

   “呵,你天天躲在深宫里不出来,哪里知道长安的好处。”阿逋嘲笑我“等到了七月七,夜里不知道有多热闹,你可以自己去逛逛。我若没事也可以领着你逛。”

   “好啊好啊!”我欢笑着同意。阿逋这么说意思就是要带着我去逛了,只是他傲娇,不肯直接说带我去逛。“诶……不成不成。七月是个有情的日子。万一陛下留我怎么办?我还得想个法子逃出来,估计会晚些……”

   我窺着阿逋的脸色,他似乎不太高兴,我提陛下的时候他总是这样。“对了,你刚才好利害,只说了几句话就使那女子放弃了寻死。”我见他脸色和缓了些,便开玩笑到“你这么了解人家心里所想,莫不是天天跟在人家后头,专等着这个英雄救美的好机会。”

   “那女子原是有个身份的,是个官家小姐。父亲是个武将······至于她为何沦落如此田地,倒是武惠妃和太子之间的恩怨了。“

  “这些事,我反而不如你知道的多。”我嘟囔道。

  “那姑娘是个好人,以前我飞过她家时,她也曾喂我些谷物。”阿逋抬头望天“自然,这不是本朝的事了。”

  阿逋还是个仙鹤时,那该是几百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大约还没发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