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和贵妃娘娘的塑料姐妹情
慕南2020-08-26 20:445,478

  我躲在内室翻看着琴谱。我拿着肯定是没有什么用,定是要给了执扇的。我又想起那个卖身葬父的姑娘,那些金子银子有什么用,一个姑娘无依无靠的,被人知道了抢去了是个死,侥幸靠了维持了几天生计花完了还是个死。若真到了陛下治理不好人人揭竿而起的时候,执扇拿着这琴谱未必是好事。

     在乱世,一个弱小的人拿着钱财,那便是人人可以抢夺的。这钱财对于执扇而言,也许可以救她,也许她会因此丧命。可若什么都没有,到了兵荒马乱的时候,执扇这样无依无靠的人便是死路一条了。

    诶,管它呢。搏一搏吧,兴许执扇偏有好运气活了下来呢。

     “娘娘外头来人了。”执扇隔着屏风道。

     来什么人了,执扇要如此唤我,我心中疑惑。

     我走到了外殿,见院子里站了两排小内监,个个手里都捧了盒子,唯有领头的那个什么也没拿。

    “近日营州进贡了些西域玩意,我们贵妃娘娘想着满宫里就数和娘娘最好,所以特特挑了些好的来给娘娘赏玩。”领头的那个满脸堆笑道。

    执扇转头瞧我,满脸好奇。也许杨玉环就是为了谢我今日安慰她,想到此处,我冲那内监点点头,执扇道“放下吧。”

     那两排内监鱼贯而入,把东西堆在了殿内,我瞧着,倒是些稀奇玩意儿,可堪赏玩。

     “我们娘娘说等得闲了来同娘娘说话。奴才们就先退下了。”领头的内监道。

    我点点头,自然知道什么“同我说话”是客套。

    那些内监走了后,满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和执扇两人。执扇好奇道:“姊姊,她怎么送我们东西啊。”

  今天早上无意中撞到了,聊了两句。这位贵妃娘娘为人倒好。”虽和执扇要好,我也不能说早上遇到杨玉环的那些事,毕竟传出去了怪令人尴尬的,只能搪塞过去。

    我看着这些机巧玩意儿,想着它们虽精巧却无什么大用,便随口问执扇“你喜欢么?”

    “我那里有什么喜不喜欢的,这些都是姊姊的。”

    “对了执扇,你家除了你可还有些什么人……唔,我是说等你到了年纪放出去,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可不好。”

    “那里就孤孤单单的,我家除了我,还有妈妈和哥哥。”执扇听了欢喜道。她盼着出宫,在宫里这么多年,谁不盼着出去同家人团聚呢。

    也许是我想岔了,陛下的江山好好的。我此时盼着长安好好的,这样执扇才能回家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执扇有家可回最好,这样万一出事了,她还有人陪着,也安全些。

     一连几日,宫里宴饮不断。这些自然不是我去了才知道的,只是听说,听说宫里还有西域外臣。为此,杨玉环忙得脚不沾地,毕竟她现在才是大明宫的女主人,整个大唐最耀眼的女人。

    先前我以为杨玉环太客气,真的要来跟我客套客套。现在才发现她这么忙,说要来的话也不过是场面上的,我才松了一口气。

    “娘娘,贵妃娘娘来了。”

    我支吾了一声,执扇叫我“娘娘”,想必是杨玉环已进来了。

    “不忙,我和梅姊姊说会话,你们放下东西下去吧。”

     我还未迎出去,杨玉环已闯了进来。我点点头,执扇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前几天脱不开身,如今才开看姊姊,姊姊不怨我吧。”杨玉环如此说,倒像是见一位久未谋面的老朋友。

    “不怨。”我说不出什么客套话来,只好如此回答。

    才坐下,杨玉环便献宝似的把她带来的胭脂水粉摆了一桌子,邀我一同品鉴赏玩。

    胭脂水粉本就是闺阁女子喜爱之物,我们如此聊了大半时辰。

    “天都快暗下来了,你出来这么久,陛下也放心?”我试探地问她。

     “快别提陛下。”杨玉环声音低下去。

      我觑她眼眶红红的,似有不能说的难过,忙按下了不提,话题又绕道胭脂水粉上。

      “这些东西本是陛下赏我的。”杨玉环说道“陛下他,诶,本以为只赏了我,没想到是为着我那两个狐媚子姐姐。”

     “陛下,陛下他……”见我不接话,杨玉环又是一迭声的“陛下”。

     “快别难过了。”我怕提陛下招她不开心,只好干巴巴地哄她。

    没想到说了这句话,杨玉环的委屈便像潮一般涨了起来,同我说了许许多多“陛下不够专心”“姊妹兄弟们踩着她往上爬不关心她”“小时候寄人篱下过得如何如何不好”等事。

     听了这些,我也十分可怜她。只好劝她想开些,宫里本来就是这样的。

     “什么叫本来?我不愿这样啊。”杨玉环哭道。

     我沉默,也许是因为我放下陛下了,我才如此劝他。若在我当时,我也是极不愿“本来”,只想和陛下两个人长相厮守的。

     如此我不知道该如何劝她了,我小时候江爹爹妈妈对我极好,我和族里的姊妹们也处得好。这叫我怎么宽慰她,不能感同身受的事,勉强安慰倒像是同情施舍。

     况且我早对陛下死了心,如今虽理解她的小女儿心态,也宽慰不了。我能放宽心的事,未必人人都能,我也无法对正在为此钻牛角尖的人说“放宽心”,这如同对生病的人说“你别病了”一般。

     我只好沉默并不时地为她拭泪。

     “娘娘,陛下歇了午觉不见娘娘此时正派人找呢。”一丫头进来说。

      “那我该回去了。”杨玉环急到。

       她此刻云鬓散乱妆容颓败的样子很不适宜面君,执扇和那说话的丫头惊雀略整理了一下才走。

       

       “姊姊,贵妃娘娘来干什么了?怎的她来了一会头发乱了妆也花了。”执扇好奇。

      “她哪里这么狼狈,我又没打她。”我搪塞了过去,杨玉环所说的都是她的伤心不得已的私事,即使是执扇我也不便告诉。

     “管她呢,只要她多来几趟,内务府就不敢再瞧不起姊姊了。”

     她要多来么?瞧此时的情形她已把我当做了极好极好的朋友,可我对她也是如此吗?我和执扇和蒹葭是朋友,可此时我还不能把杨玉环和她俩放到一起。明明我和执扇蒹葭也是才认识不久就确定了做朋友的心意,为什么和杨玉环就不行呢?友谊真是极奇怪极奇怪的东西。我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把她说的说出去。

     一连几天,杨玉环都来找我,左不过是说些陛下待她不好的老话题。我听得累了,安慰的话也越说越敷衍。

     我不明白她,陛下和我这里两头跑,她不累吗?我虽也爱和人玩耍,但有时我也需要一个人静静,杨玉环这样,挤的我连自己闲暇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白天要和她说话,晚上困倦已经一连几日夜里没找过蒹葭了。她白天时不时过来,弄得我白天也不敢出去,如此我倒是没有以前自由了。

    “姊姊,贵妃娘娘才陪了陛下,现下才回去午休。”

     “那午休完了呢?”

      “正巧宫里有晚宴,她也是要陪着的。”

      “如此,那便太好了。”我一下子摊在床上,好似卸了背上千斤重的东西。“我也该休息休息了。”

       “姊姊既如此累,为什么贵妃每次来时不拒绝她,倒累得我端茶递水。”执扇听了冷笑。

      “我哪能直接说,你若累了也快去歇着吧。”这便是最烦人的,杨玉环待我极好,叫我无法拒绝她。

      “姊姊如今疼她多些。以前跟我什么都是直说的。”执扇不满地嘟起小嘴。

      “这便是问题所在了。我无法跟她什么都说,总觉得过意不去,对不住她。”

     杨玉环一见到我就掏心掏肺的,而我却没办法做到像待执扇那样待她。

      “姊姊就是好性儿。”

       执扇说了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我反倒听不懂了,可能是因为她不喜欢杨玉环吧。

     我从长安御风而行,天寒地冻,我到不觉得冷,却见路有冻死骨,便是或者的人也是衣不蔽体,哆哆嗦嗦的。昨天杨玉环还给我分享冰冻荔枝的吃法,即便是在冬天,只要她想,她便可以如置身夏天一般。诶,人的际遇真是千差万别。

    “可见陛下对杨贵妃极好。”我将一路见闻讲给阿逋听了,最后总结。

    “什么极好,不过是借着宠爱一个女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罢了。”

    “啊,你说得对。”我不再坚持什么“陛下真爱论”,阿逋总是想得比我透。

      “总之你这个方法是不成的。”阿逋一口否决。

      “我又不是劝陛下,陛下也不会听我。我是劝杨玉环,你不知道,她人极好……”

      “这种事情你想打感情牌是不成的。”

       “可这几日我和她相处得极好。”

       “那又怎么了?不是人人都同我,大壮,蒹葭和你的丫头一般重视你。”

      我不再理阿逋,蒹葭姑娘都愿意把救命的钱给我,杨玉环听我的劝少吃着荔枝又有何难。

     其实劝杨玉环少些奢靡又如何,这不过是极表面的因素,其实是朝廷从根部腐烂了才会如此。

     我和阿逋一同去看蒹葭,白天的烟花巷静悄悄的,我们本打算离开,谁知一转头却见蒹葭乘着轿子过来。

      “本来以为你白天没事我们才过来看看,早知道你如此忙我们便不过来了。”

       我和阿逋坐在遗泪阁,这外面乾坤大变,明月楼内还一如往常,不禁让人感慨。

       “我以为你们已经离开了?你们为何还不走?”

        “去哪里?”

        “离开长安啊。”蒹葭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也没用,躲不开的。”

        “所以明月楼才一如往昔么?”我多了一层了悟,瞬间佩服起来明月楼众人。

       “他们那里懂得这样。”蒹葭轻蔑一嗤“只是这烟花巷的每个院子上头都有人……其实有人罩着又如何,那些人都自顾不暇了。”

       “兴许他们还自顾自地享乐呢。”我想起宫里的情形,猜测到。

       “那些人哪里就那么傻了。已有一户人家打算把妻儿送出长安去,也打算带了我去。”蒹葭脸上一红“我原也是武将家里的,只不过家中遭难才落得如此。”

     “定是姐姐父亲的朝中故旧,如此姐姐可大安了。”我十分欣慰。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蒹葭笑了“原先我家才遭难时,他们为着避嫌不敢。如今朝廷岌岌可危,也没人盯着我家了,他们便想起我了……可是我不肯。”

    “姊姊为何?”我不解。

    “这那是为人臣子的道理!”

    “你决定了?”阿逋把我送到大明宫上空。

    “是啊,我在宫里衣饰不愁是百姓们税钱堆出来的,这样也算是臣子吧。”我顿了顿,接着说“其实我也知道劝贵妃少些奢靡没用,我不过想借着由头让贵妃劝劝陛下……有没有用我不知道,只是这便是蒹葭姑娘说的为人臣子的道理。”

     “你长大了。”阿逋道,他以前对我不是嘲讽就是挖苦,从不像今日这般“那好,你一个在宫里行事小心些,我随时在宫外等着你。”

     “那我去了。”

     “去吧。”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雪,今日雪停,碧空万里。

    “昨天陛下同贵妃设宴取乐,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也一样。”我捧着茶杯看雪景,自从同杨玉环亲近以来内务府对我的事就极上心,冬日里的炭火也供得足。

    “这话我就不知道了。姊姊是想陛下呢还是想贵妃娘娘?”执扇问我。

    “谁也不想,随便问问。”

     “娘娘,贵妃娘娘又来看你了。”执扇语气夸张,又对转头对贵妃说道“娘娘来得好巧,我家娘娘正等着你呢。”

    “本宫也正想着姐姐。”

    一阵喧嚣过后,杨玉环进来了。

    “今日忙里偷闲,我来陪姐姐吃饭。”她边说便吩咐人摆吃食。

    “知道你忙,难为你还时时过来。”我斟酌着,不知该如何开口。

    “姐姐知道的,我哪里忙,一切自有人代劳。”杨玉环眼眶又红了,欲滴下泪来。

    既然跟陛下在一起如此痛苦,那她为何日日围着陛下转。我不好张口问,只说了句“无论陛下在谁哪里,陛下都是偏疼你的。”

    “那便是我两个姐姐不是了。”杨玉环快速接口道。

     杨玉环的喋喋不休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我不明白她既不喜欢她那两个便宜姊妹怎么从不与她们疏远,既不喜陛下这样对她,为何不明白告知陛下?

     “你休要这样说,其实私下里你同陛下还是很好的。”

    “是啊,满宫的嫔妃里三郎就疼我一个。”杨玉环满脸欢喜,丝毫没听出我语气中的不耐烦。

    “你对陛下好,陛下对你也很好,不好吗?你莫要再自寻烦恼了。”

     “唔……三郎一直对我很好很好。吃穿用度皆是给我最好的,还用那样的眼神瞧着我,他只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杨玉环满脸幸福,沉浸在美好爱情之中“三郎第一次见我便那样瞧着我,那时我一身素缟并没有如何打扮……三郎瞧得我有心慌有惊喜,我当时还回头瞧了好几眼三郎……只是既把我接进了宫,何故又不珍惜,连我那两个姊妹也沾染?”

    “这话你跟陛下说去。”我心里烦乱,越来越不想听她说话,可是还想着让她去劝诫陛下,不得不忍着。

    “三郎,三郎他……”杨玉环又开始干嚎。

    “其实陛下对你很好了,姊妹兄弟全给了封赏光耀你的门楣。”

    陛下陛下!三句话不离陛下,我有时觉得杨玉环来我这里就是为了发泄,而不是真的想同我说话亲近。

    “给他们好处便算好么?那都是他们逼着我去求的!”杨玉环情绪激动,人前人后她一向温和有礼,只在我这里她才有如此激烈的情绪。

    “给他们荫封也是陛下心疼你,爱屋及乌的缘故。你如今是贵妃之尊,陛下爱重你不说,连百姓们都羡慕杨家出了个好女儿,你莫要再伤心了。”我接着说“光有宠爱不够,陛下不是还赐了你协理六宫之权,你还怕其他人夺走你的不成。”

    是啊,权利都说道了,接下来我可该劝她蒹葭曾对我说过的话了,我知道这对奄奄一息的大唐于事无补,可我与她均是靠天下供养,怎能在天下百姓饥寒之时整日里悠哉悠哉,只困于自己的小情小爱中。

    “那又何用?我总不能命她们离开三郎吧,那可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三郎真心只在意我,而不是人力为之。”杨玉环伤心道。

    “这样吧,你多对陛下好点,陛下心里就有你了。”我灵机一动,顺着她的思路走。

    “这个自然,我对三郎是极好的。他渴了我喂他喝水,累了我给他捏肩,他喜欢音律我们还一起排了霓裳羽衣曲……”杨玉环细细输到。

    “这些都是小事。”我急道,我跟她怎么也说不上一路去“你要给陛下他最想要的东西呀,一国之君最在乎情爱吗?”

    “可陛下富甲天下什么都有了,自然是缺个知冷知热疼他的人了。”杨玉环迷惑不解。

     “你光疼他不够,还要做贤妃好好辅佐他,就如同当年的太宗皇帝与长孙皇后一般。”我终于点到题了。

    “姊姊知道我是个见识浅的人,不懂这些。”杨玉环又红了眼眶。

    她哪里是不懂,她大概是不愿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事吧。我心下了然,又劝道:“贵妃,我们不只是陛下的妃子,更是陛下的臣子,臣子自当死谏忠言。”

    “姊姊说的是,我自然什么都听姐姐的。”杨玉环眨巴着眼睛。

    

     杨玉环走了好久,我惊叹于自己卓越的说服能力,我本以为让她劝说陛下会很难,毕竟她只是个会讨好陛下的胆小鬼,一句话不敢说错,一步路不敢走错,没想到她竟如此有勇敢,一口气拦下了这在朝臣子都不敢拦的事,还宽慰了我好多,叫我宽心,说她必定办得好好的。

    “整日里来,还骗姊姊,这样的人就该拿了扫把轰出去。不过是仗着陛下疼爱,其实姊姊冷了陛下这些日子,只要姊姊服个软,陛下早乖乖来我们这里了……”杨玉环走了之后,执扇喋喋不休,像是与杨玉环积怨已久的样子。

    “参加梅妃娘娘。”有太监过来。

    “才走了又来,真把这儿当自己家了。”执扇骂道。

    “恭喜梅妃娘娘,陛下有请。”那太监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