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完了 我又把恩宠搞砸了
慕南2020-08-17 10:422,924

  待我同阿逋冥界回来,太阳半落西山,暮色将至。

    执扇听到屋里有动静,忙带了一群小丫头进来为我梳洗。

    “娘娘好睡,也不怕晚间没了困头。”执扇边为我梳发边说道。

    “陛下呢?”我问。

     “自清早陛下从咱们宫出来了之后就一直在处理政务,此刻得了闲,传了几个小戏子再听戏,后来惠妃娘娘得了消息,带着花氏两位美人去了。”执扇回道。“此刻还没传下来陛下今晚由哪位娘娘陪着,奴婢看多半是花氏美人中的一个。”

     “咱们也去瞧瞧。”我命丫头们马上为我梳妆好。

     深冬,万物萧条,北风呼啸,去往南熏殿的路本就曲折,再兼之大雪,更加难行。我心里记挂陛下,倒不觉难行,只是看万物凋零,落得着白茫茫一片。我心下难过,人生亦如此么?我不太懂。

    若人生如此,我必得劝陛下不要多贪寿长,都是虚的,必得劝慰他,叫他想开些。

    到了南熏殿外头,早有小太监进去通传,我和执扇在外头候着,里头隐隐有歌声传来。

    “落日出前门,瞻属见子度。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

     ……

    “揽枕北窗卧,郎来就侬嬉。小喜多唐突,相怜能记时?”

     ……

    唱的是子夜歌,原是讲一个女子爱慕情人的眷恋或哀怨之情,我隐约听着,哀怨没有了,他们只捡好听的来唱,声音里满是献媚。琴、歌相随,是花家姊妹在里面,大概还有武惠妃。

    “大冷天的,也不怕冻着。”陛下暖着我通红的手,拉我坐下。

    花氏姊妹见我来了,见过礼,继续唱着,唱春日的无边光景,唱子夜遇到情人的无限欣喜,唱子夜与情人相处的充满柔情蜜意的点点滴滴,却独独少了子夜的忧愁,子夜的患得患失。我听着没趣,几乎要睡去。

    “怎么?不喜欢。”陛下见我打了个哈欠,问道。

   “不喜欢。”我说“子夜歌讲一个女子面对情郎的欢喜,与不见情郎的落寞,怎么花美人只挑了欢喜的来唱,却不见了其他。”

     “本就是图个开心,你若不喜欢,叫她们另挑了其他的来唱。”陛下道。

    “我没有什么喜欢听的。我只是觉得人生在世,那有只有欢喜而无忧愁呢。像花美人所唱的子夜既得了与情人相恋的美好,就该承受失去情人的痛苦。剔除了痛苦的美好,听着不真实。”我说到。

    “朕的梅妃多思了。”陛下不以为意,示意花美人接着唱。

    “不是多思,我想说……”我见陛下不以为意,有点着急,他老是不在意我说什么“这些都是虚的,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百年之后都没了,不过是投了胎再来一遍。长生,地位,权利,美貌……没有一样留得住,陛下会老,所有人都会老,这本没有什么,自然规律罢了,陛下不必未此忧心。活一天,开心一天不好?”

     我越性把想说的说完,连在人前自称“本宫”都忘了,直觉的空气瞬间凝结,安静下来。陛下神情严肃,花家姊妹停止了演唱,脸霎时白了,唯有武惠妃藏也藏不住笑意,笑纹都深了。

    “梅妃妹妹甚少说这么多,本宫瞧妹妹心里若有不痛快,不如此时说了,倒好教本宫为你宽解一二。”武惠妃掩饰不住得意,觑着陛下的脸色小心翼翼道“不知陛下以为如何呢?”

      “你私下教导也不妨。”陛下脸上隐有怒色。“梅妃忧思多,你是该带下去好好教导一番。”

      “为何?我又没错?”我不懂陛下生气什么“你那天晚上问我你是不是老了,我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你忧愁什么,我、我……”

        我怕陛下不懂我在说什么,拼命解释,连尊卑称呼都忘了。

        “闭嘴!梅妃心存怨恨,言语失当,罚俸三月禁足思过。”陛下说完便往外走。

       “陛下!陛下!你为什么老不听我说?”我大叫。陛下生气了,他定听不进去我说什么,夜深人静之时必会为了生老病死继续烦忧,这可怎么办好!

     寒冬腊月,雪越下越深,宫里也越来越冷,我和执扇蜷缩在床角,相互依偎着取暖,其他宫人们见我落魄,都缩在屋子里懒得出来。

     陛下,陛下真的厌弃我至此么?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厌弃我?也不知道他如今过得好不好。倒是执扇偷偷向送膳食的小太监们打听,总说陛下他很好。

     

    一夜北风紧。今晚听得狂风呼啸,整个宫里的窗户都在响。清晨披着外套出院子里看,从外头落了一地的梅花刮进来,这些梅花,应是去年冬天陛下特地给我栽的。

     “再过几日就来春了,过了年陛下换了心情,兴许就想起姊姊了。”执扇见我拾起落梅不语,宽慰我道。

     “连累你了。”我难过。

      执扇都说“兴许”了,可见她同我一样心里没底,而陛下,陛下此时又在做什么呢?自那日他生气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我本可以使个隐身诀悄悄跟着他,但我没有。我总以为他会很快想起我,像以前那样,但他也没有。

     “外头凉咱们进去吧。”我和执扇都似披了薄薄一层单衣,冷的发抖。

      殿里头不比外面好多少,像个冰窖。我想着用了膳躺着,好歹暖和一些。

     “今日没早膳送来,想是晚了。”执扇安慰我。

      “没有便罢了。”我心下了然。缺东短西的又不是第一日了,我如今那有心思去计较这些。

       “快睡罢。”我和执扇和衣躺在床上,拍着执扇的背,哄她安睡“睡醒就什么都有了,梦里有吃的……”

        过了一会儿,我见执扇似乎已经睡熟了,便推了推她,确认她不会醒来,把单衣被子全盖在她身上,便使了个隐身诀出去了。

      别的不要紧,我就是想看看陛下,想知道陛下此时在做什么。

      我摸索到了勤政务本楼,陛下下了朝经常在里面处理公务,接见大臣,只是我从未去过。

     “啪”的一声,像是谁摔了茶杯,我正想着如何进门去,见才出来了几个大臣便侧身溜进去。

    “哼!武惠妃,李瑁!好大的心思!”殿内只有陛下高公公二人,陛下冲着高公公大发雷霆。

    “陛下消消气,眼下您不同意,那些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们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是不成的。”高公公陪笑道。

     “以前他们只是小打小闹,不成什么气候,如今见朝中得力的武将也都向着他们母子。”陛下道“是朕轻纵了他们母子。”

       “那是陛下天恩仁厚,如今陛下不喜欢再换个得力的人使着便罢了。”高公公便说便奉上一杯热茶。“不知陛下今日去哪里歇息,大小花美人已打发人过来问了好几次了。”

      “昨晚是那个?”陛下揉着眉心。

     见陛下并不在意花氏,我心下宽慰,转而又悲凉,陛下也许也是如此待我。

      “回陛下,是大花美人。”高公公道。

      “那就换一个吧。”陛下说完,像是疲倦极了,躺着椅子上“惠妃才入宫时,那样明媚,不光照顾朕起居时用心,言语行动贴心,就连帮着朕读折子也上手极快,本是个可人的……”

        “是啊,满宫里的娘娘们,再也没有比得过惠妃娘娘当初了。”高公公陪笑道“奴才下去通知小花美人准备着了。”

       “算了,不必说她……”陛下闭目养神,摆摆手示意高公公下去。

        我本以为陛下会再说点什么,可惜,他一次都没提到我。

      在高公公闭门的刹那,我跟着出去,一路来到了花氏姊妹的住处,她们宫殿的格局装修可大不如我,可门口的迎来送往可比我宫门热闹多了。

     还未进正殿,就看到两个宫女在殿门口候着,一见高力士来了,喜笑颜开,忙把他往殿里拉。高公公是个知礼的人,婉转挣脱了拉扯,道“陛下圣旨,请小花美人候着吧。”

     说罢,见同时出来的花更露脸都黑了,忙说“也是陛下体谅美人连日侍奉辛苦的缘故。”

      “是啊,姊姊连日操劳,也该好好休息几日了。”花散里笑逐颜开。

       看来我不在,她们亲姊妹都争上了。我本欲离去,但见时候还早,便又攆着花散里去见陛下。见花散里谄媚调笑,陛下亦对她颇多怜惜,我心下酸楚。

       夕阳悄悄收起最后一缕余晖,暗暗把它藏到山后,逼迫着整个大明宫一起迎接黑夜,就像我的宫门,一旦陛下不再光临,它便要关上,被迫迎接黑夜。

     我原以为,无论多少妃子,我都是陛下心尖尖上的那个……现在想想,或许是我错了。雪夜是那么冷,这个冬天又是那么漫长,我还怎么熬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