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诶 这个人到底是爱我还是爱工作
慕南2020-08-03 22:214,450

  人间的日子当真快,七月半很快就来了。我本以为七月七陛下会留我,说好听话哄我,毕竟这是我自进宫里来第一次过七月七,可是陛下没有,说是最近奏折太多。暗自郁闷了一阵子,又宽慰自己陛下毕竟是天子日理万机的,哪能天天体会我的心思,是我自己太不懂事,太矫情。

   “不是说晚点吗?怎么这么早就坐在屋顶上等我。可见你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那个皇帝怎会为了你过这个。”阿逋御风而来,甚是倨傲地看着坐在房檐上耸拉着脑袋等他的我。

   “我们走吧。”我不想理会他的讽刺。他这只不下蛋的公鹤哪会知道两情相悦的苦涩和甜蜜。

    长安灯火通明,直照得夜如白昼,这人山人海的,像是满城的人都出来逛了。

   “馄饨!”我讹着阿逋陪我吃馄饨。

   我们随便在酒楼下的馄饨摊子里挑了一家环境看起来没那么脏,东西看起来也比别家的好吃的摊子处做下了。

    其实这馄饨也没那么好吃,比起宫里的差远了,可这样自由自在的滋味我是好久没尝过了。故而吃的十分开心,觉得即便那旁边酒楼里的珍馐也是比不过的。

   “楼上弹琴的那个便是妓馆女子吧,打扮得当真艳丽。”一女子道,“不过是下作东西。咱们虽不是大家子出生,也是好人家的姑娘,不必理会那些腌臜东西。”另一女子边回第一个女子,边愤愤不平的摔筷子。

   我好奇朝楼上望去,之间酒楼里倚栏抚琴的女子一袭白衫,头发只用一只白玉簪绾住。虽然酒楼里的灯笼点的又多又亮,我还是不能十分瞧清她的模样,大概是个美人,能出来宴饮助兴的姑娘模样都差不大哪里去。倒是这两个姑娘,我怎么看着多少有些嫉妒却又看不上那姑娘的意思。

   许是她们没有吃过好酒好菜,又没穿过好衣裳。偏偏她们觉得不如她们的姑娘有她们没有的,所以才尖酸刻薄,说出这酸话来。

   我倒在乎这些,倒不是我比这两个“酸”姑娘高尚许多,只是这世间的绫罗绸缎、山珍海味我都见过尝过了,没什么可稀奇的。

   但我也同那两个女子一般好奇。听说妓馆里的姑娘是贩卖爱情为生。我倒挺想知道怎么个卖法?我自入了宫便是陛下的女人,只可爱他一人,又如何把它分成好多分买给别人呢?

    我不住地望楼上望去,隐约觉得楼上的姑娘似乎发现了我在张望,也朝我看去,只是光线的问题,她瞧得清我,我看不清她。

   “结账。”阿逋掏出几个铜板来。

   “这位姑娘已经帮二位结过了。”卖馄饨的说。

   顺着卖馄饨的指去,一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正朝着我们笑。

  “我家姑娘请这位公子过去。”

   正当我们疑惑之际,那姑娘开口邀请,却也不提我,只请了阿逋,不知是什么意思。阿逋觉得人家付了钱礼应过去道谢,便让我好生在这边等着,就同她走了。

   阿逋回来后,手中多了样东西,问了才知道原来楼上那姑娘是几天前在明月楼救下的那个。那姑娘今天出来在酒楼上助兴,恰好认了出来,便帮我们结了帐,又给了白玉簪,说大恩无以为报,请公子他日明月楼一聚,定有重谢,还说白玉簪为信物,有了这个妈妈必不敢拦他云云。

   “听说河边有姑娘们放纸船许愿,我们去瞧瞧,然后各自回去罢。”我瞬间没了逛的兴致,想回去躺着。

   “急什么,还有好些地方没逛呢。”阿逋并不想走,拉我去看灯展。

   那灯展上有各色灯笼挂在树上,供人赏玩。今年更是做成了灯谜给人玩,谜面写在灯笼面上,把谜底写在纸条上,卷成条用细线悬在灯笼下方。倒也吸引了不少人。

   江水一去不复归。

   “是‘环’字。”我看了眼谜,直接猜出,打断了阿逋的思考。

   “果然。”阿逋去翻谜底“没想到你竟这样聪明。咱们再看这个‘得天独厚艳而香,国色天香美名扬。洛阳族类甲天下,最是魏紫与姚黄。’”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猜不出谜,故意给我念谜听,他察觉我不开心了,故意逗我开心。他这样倒显得我无理取闹小气了。

   “是牡丹!”我笑了,也不好意思为这莫名小事郁闷了。

   “果然是个聪明的。”我笑了,阿逋也开心,伸手帮我正了正发簪。

   “姊姊们快过来,这里有好玩的!”说话间一个女子跑来,挥手招呼着后面携手的两个。只拿女子说话声音酥软,如春雨沁人心脾,听之欲醉,我不禁回头看去。

   只见那女子穿了件浅粉色的襦裙,是最寻常不过的样式,浑身上下并无其他配饰,只在发间簪了一朵牡丹绒花,还是半旧的。她是无钱打扮还是自负美貌无意穿戴。我好生好奇。

   “天边眉月惹相思。”那女子念道“哦,是个‘短’。姊姊们可猜着了?”

   等了许久不见回答,我好奇望去,只见那两个携手的女子不知在说笑什么,并不理她。我看看那两个,再瞅瞅这个。那两个甚是打扮的娇艳,穿着长安最流行的样式,用的料子快赶上宫里的了。通身上下,如一个饰品摊子。头上插了两三钗,耳垂金银铛,腰间系玉佩,鞋上还缀了个鹌鹑蛋大小的珍珠,也不怕硌脚。只可惜模样普通了些。

   “姊姊们不喜欢,我再念个别的。”见那两个打扮娇艳的不答话,那女子也不见恼,继续翻灯谜。

   话说回来,这个衣饰普通的可比那两个漂亮多了。玉盘面庞,身材丰腴,两弯黛眉如春风新裁的柳叶,一双美目似蓄春水,简朴衣衫难掩其姿,风流娇憨惹人疼。连我这种见惯美人的人都不由得呆住了。

   “我们且看看这个:剪去东风第一枝,半帘疏影坐题诗;不须脂粉添颜色,犹忆天台相见时。姊姊们也猜猜。”鹂音婉转,叫人心醉。只是她对她那两个便宜姊姊说话时,颇有股子讨好的意味。

   “听说寿王今日也上街了,咱们可去瞧瞧。”

   “咱们这位寿王啊,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如何不去。”那两个衣饰华丽模样一般的姊姊像是听不到她说话,结伴走了。

   “哎,姊姊,姊姊!调皮,又不等我。”那女子慌张追过去。明摆着两人不理她,还追过去。也太好性儿了!也太没脸没皮了!若有人这样着对我,我必甩一人一个巴掌,然后离开再不理她们,绝不这样狗儿似的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我们去别处看看。”阿逋见我有了兴致,拉着我去玩。

   湖面上,波光粼粼。许多有情的男女折纸船,点蜡烛,许愿,把纸船送入湖中。湖面上已经有许多纸船了,有的已被打湿落入湖底,有的纸船已被风熄灭了蜡烛,大多数纸船已随着水浮到湖心处,分辨不出是谁家的放的了。

   我同阿逋也放了个,不是许情的,我同阿逋断做不成眷侣,而是图个开心许成仙的。不管在这唐宫中怎样,我修炼这五百年,不是为了结缘是为成仙的。

    女儿节许愿是哄凡人们玩的。倒是冥界三途河畔有个三途湖,是可以缔结三世姻缘……

   天渐渐白了,我有些困,迷迷糊糊地趴在阿逋背上睡着了,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直睡到晌午方醒,宫里众人们也不唤我,见我醒了都抿嘴偷笑,说什么娘娘累了,也该好好歇着。真是奇怪,她们又不知道我偷跑出去了。

   一连几日,陛下都不曾传我,听说什么各蕃地属国使者来朝,陛下忙碌。一般这个时候,都有武惠妃侍奉在侧,我不愿在有她在的时候硬凑上去,怪讨人嫌的。

    夏日白昼漫长,我除了修习,睡觉还真无事可做。

     “娘娘,高公公来了。”小丫头传到。

    说话间,高公公已经进了了,作了个揖道:“陛下请娘娘去宴饮助兴。”

      叫我去作什么,左右有武惠妃。武惠妃不再年轻,近年渐渐失了恩宠,唯有朝政上因为是武皇之后陛下还让她参与一个。她素来空有野心,权欲极重,我又无心与她挣权夺位的,去了倒叫她更容不下我。我不想去,何苦去讨这个嫌。

     “有惠妃娘娘伺候呢,本宫年轻不懂规矩,若在各国使臣面前丢了丑,岂不让人笑话。”我边推脱边叫抓了几把金瓜子叫执扇给高力士送去。

     “呦,这奴才可不敢当。”高力士谦让一番才收下了金瓜子。“承蒙娘娘厚爱。陛下不是单叫娘娘一个人去,各宫都传了,可是大场面,娘娘不去,这再大的场面陛下看了都没意思了。”

    原来是去应个景,论礼我该去。“有劳公公了,本宫即刻就到。”

    送走了高力士我着急起来,这样的场合我可不能迟到。“简单装饰。”我吩咐到,转想了想怕太简单反而叫人看轻,便又道“也别太素了。”好在有执扇是个得力的,如何打扮不惹人瞩目又不失身份,她心里有数。

    

    可惜想不引人注目都难了,我到时,一众嫔妃都在,王室宗亲和一些身份尊贵的使臣也都在。我告完罪坐下向大殿内张望,才发现除了这些人外,还十几个美貌非凡的异国女子。她们皆是一样的妆扮,上衣在腰上缩了个口子,露出大半个小麦色的小腹来,腰下所系的裙子略显透明。这十几个女孩子没穿鞋,足上涂了玫瑰色的指甲,齐刷刷的站了一排,像是刚献过舞或是准备献舞的样子。

    不知道是那国使臣进献的,但陛下似乎不喜欢异国女子,宫里也从未有过异国女子。

    “早听闻梅妃娘娘凤仪无双,容貌倾国。今日臣百闻不如一见,可把臣等上供的女子们比下去了。”一个大胡子的使臣说到。

     必要凤仪无双,容貌倾城才能比下去这些异国女子吗,这怎么都像说我大唐没人。“‘贵使不必妄自菲薄,想必这些贡女亦是贵国倾力选出的。这份倾国之情陛下与本宫心领了。”我表面上装作淡淡的样子。

    又招武惠妃的忌了。不管了,就算我真的忍让她,她也会因为陛下的宠爱而针对我。

     “自然臣自知贡女们比不上娘娘,所以才让她们刻苦修习舞艺,好让她们有幸能供陛下娘娘们赏玩。”使臣这是暗示她们献舞了。真是无聊,陛下能看得上才怪。

       舞毕。那使臣又站起来道:“雕虫小技,让陛下及诸位见笑了。”

       那个大胡子坐下后,宴席上无人说话。那,代表着这些女孩子们要被送进宫去,“供陛下和娘娘们赏玩”么?陛下从未让异国的女子入宫,以前也都是赏到各府里去,难不成今年要破例了?嗨,凭这些女孩子怎么样,也越不过我的位次去,陛下心里还是最在意我的,我紧张什么。

     “大人说笑了,这舞有什么可赏的,不及我们梅妃娘娘的一节手指头。”我飞快地瞧了一眼花更露,这话绝不是她自己想说的,她那么蠢,断不会想到叫我出风头。是武惠妃教她的,陛下总要找个理由回绝使臣,所以武惠妃找了我做挡箭牌。敌人最了解敌人,她知道这种出风头的事别人愿意,我却不喜欢,被人拿来和礼物比,我肯定受不了,她想羞辱我。况且,我的惊鸿舞只跳给陛下看。

    “花美人殿上失仪,下去领罚。”武惠妃说到。

     花更露磕了个头下去了。她们倒会知道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花美人是该罚。本宫为大唐嫔妃,以修德为重,不以歌舞为业。”我做庄重状,我才不是那些献舞的玩意儿。其实用我回绝也可以,跳惊鸿舞,把那些献舞的比下去,打击一下他们的气焰,给陛下一个拒绝的借口。但这件事其实不只一种拒绝的办法,我不想去跳。陛下若在乎我,定然会找其他借口。

     “久闻诸位娘娘才德堪比班婕妤。论才德这些贡女自然不能与诸位娘娘们相提并论。但说起歌舞助兴这些微末技艺,娘娘们庄重自持,不如交给她们在行些。”大胡子是硬要把这些女孩子送进宫了。宫里有的是能歌善舞的女子,用不着他们。

    “我们大唐妃嫔们不仅有才德更通音律。”武惠妃与陛下一起坐在宴席之首,仪态威严。陛下一个眼色,她就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在对外头上,他们才像一对夫妻,想到此处我微微难过。

    争执许久,陛下也该说些什么了。到如此局面,我跳舞也许是最简单有效的解决办法,也许陛下还会有其他的办法,总之我是想不出其他的说辞了,我不愿意跳,陛下最知道我的心思,我只盼着陛下护我。

     “宫里许久不见惊鸿舞,梅妃许久不跳该是生疏了。”陛下缓缓开口,我的心也一寸一寸凉下去,可却还是期待事情会反转。“你随便一舞,当是熟悉一下舞艺,亦是当给他们(指使臣)看些不曾见过的。”

    什么?!我是不曾见过的新奇玩意儿吗?我满脸涨红,只想就着水池子跳下去以护自尊,可我不能。只好告退,由执扇扶着去更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