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论落魄宠妃如何轻易得宠
慕南2020-08-04 11:383,143

  宴罢的第一天,陛下召我侍寝,我回绝了。第二天亦是如此。到了第三天,我看那传旨的小太监快哭出来了,也依旧想都不想的回了句不去。

     执扇见我如此任性,只好帮着打圆场道:“近日酷暑难耐,娘娘身子不爽,其实心里想念陛下的紧,还请公公代为传达。”

     “本宫没有身子不爽。”我轻摇着扇子“本宫就是不想见陛下,你就这样回陛下,这不干你的事,没有人会怪罪你。”我使了个眼色,执扇便把早已准备好的银子悄悄塞进那个小太监手里。

    “多谢娘娘体谅。”那小太监恭恭敬敬地接过银子。仍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打发宫人们都下去,关上门,就只有我和执扇两人。

    “不是我说,姊姊也太任性了些。”执扇边说边给我倒茶,那语气那神情,就像个教书先生数落他想进的学生“那日宴会上无缘无故走掉,给了陛下好大的没脸,陛下还没恼,姊姊就先上火了,连陛下传召姊姊也不见,给咱们看的那是心惊肉战。我是生怕姊姊得罪了陛下,往后宫里的日子不好过,便宜了那些顺杆子往上爬的小人。”

    “明明是陛下不好。他不护着我,那么多人面前,我跟个舞姬一样,他心里有我,不会不考虑一丝我的感受就那样的把我推出去当挡箭牌。”我捧着茶杯,颇有些伤心。

     那日的情形执扇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蛮子们虽惊讶赞叹于我的惊鸿舞,可话里话外,尽把我和舞姬们比,陛下见我已为他挣了脸,就不再言语。以致有人趁乱踩了我的舞鞋,陛下都不管。倒是武惠妃出面周旋,我亦隐忍,只借着更衣的由头遁了,才没惹出什么大乱来。我知道这固然是外交的策略,陛下威严不便开口,需有个人来做他的舌头。可是,可是陛下若真心怜惜我,就不会那我当挡箭牌,就会想到别的法子来打外交太极。但他没有,他用了最简单最好用最现成最有效的法子,却唯独没有考虑到我。

   “可他是皇上,他要考虑的是朝政而不是某个娘娘。姊姊把陛下当夫君,将来会伤心。”执扇与我并肩坐在床沿上,心疼地抱住我。“姊姊现下该想着如何留住陛下,而不是一味伤心。要不然在过些时日,陛下生了姊姊的气,咱们宫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是是是,执扇说得都对。然后呢,我不想考虑其他,陛下错了,难道我还哄着他不成,他若不爱我,我也没必要去哄他。

   一连几日陛下不再传召我,倒是花氏姊妹被陛下宠幸的次数多了起来,明明快要入秋,风都催着花落,吹得绿叶枯黄离枝,而大小花美人偏偏在这天凉时节开得好,颇有花开并蒂,宠冠六宫的架势在。

    陛下,他当真不会哄我了。自我入宫以来,就一直圣眷优渥,偶尔有什么使性子的地方,陛下也从不计较,可,这次,他却不再哄我。

    “姊姊整天在宫里,可别闷出病了。不如去御花园走走。”在我失宠的这段日子里,执扇一直在想发子宽我的心。

    “不想去,天都入秋了,花也谢了,太液池的鱼也不出来,没什么好看的。”我依旧闷闷的,对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在这宫里,若没了陛下的真心喜爱与怜惜,不过是挨日子罢了。

    “那呢。秋天菊花开得甚好,花房新培育了绿菊,叫什么‘西湖柳月’,那些个绿菊凑在一起开呀,远远望去,还真像是西湖春水呢。”执扇说得兴奋,极力的撺掇我出去走走。

    其实绿菊如何,秋景又如何,在我百余岁的时光里早已看得平常。只是执扇这样为我着想的姊妹情谊不可辜负,我想了想也就出去了。

    今年太液池的秋景和去年的一样,只是我的境遇变了。去年我才刚入宫,跟着其他选入宫的女子们一同拜见陛下,其他女子都是规规矩矩的,见了陛下依礼参拜,头也不敢抬。可我不一样,我同其他人一样行了个礼,然后抬头目光正好碰到陛下的一双眼睛,便笑了。陛下见了,十分欢喜,问我叫什么,我答了,陛下更喜欢了。原他早听过莆田江氏的名头,当场就封了我妃位,又因我喜欢梅花,赐号为梅。那时,陛下待我极好,什么太液池,御花园……宫里好玩的地方陪着我逛,当真是风光无限。可如今,这才一年的光景,我就成了秋日里无用的团扇了。

   “姊姊快看!入秋了这里竟还有一双蝴蝶!”执扇见我神情忧郁也不说话,便设法使我开心。此时她正指着一对翅膀五彩斑斓的花蝴蝶,拿了扇子打算去扑。“我扑了来,给你瞧可好?”

     “别闹了,你又调皮。左右给它们几天活头吧。”我走了许多时候,又兼着执扇逗我,也不全想着失宠之事,心里松快了不少。我心中恋慕着陛下,可现在才觉着,有时陪我最多,在失意时安慰我的只有执扇。陛下见多的是我的笑靥,我难过的时候他不在,他在时,我必须收起难过。

     “这一对蝴蝶像两位美人,秋来百花杀尽,万物凋零,而这一双蝴蝶却似翩然在春天,得享风光雨露,恰似二位美人。”这句带着讨好的‘高论’打断了我与执扇的对话。

     我转过身去,见花氏二姊妹站在那里,衣饰华丽,神情得意,背后乌泱泱跟了一大堆宫人。

     我就这么站着,不理会那宫女说什么。她们是美人,我是妃子,再得宠也不能灭过我的次序,须得向我行礼。

    “梅妃娘娘好。”她们二人只屈了屈膝,便算是行了礼。

     我本不欲理她们,想拉了执扇走,但又想我本是妃位,如今就算不得恩宠,阖宫上下看在我的位分上对我还算尊重,我若此时宽容大小花美人,不计较礼仪尊卑,阖宫看了,必要轻辱于我了。

     “两位美人这礼行得也太简略了些。这是素日里敬重娘娘的道理吗!”执扇素知我心思,大声训斥道。

     “我姊妹两人近来日夜侍奉皇上,甚是乏累。想着满宫里数娘娘记挂皇上,所以想着这不必要的日常行礼能则简,把功夫都用在替娘娘照顾陛下上。”花更露边说边整理发饰,漫不经心的,甚是倨傲。

    “是啊,侍奉皇上的辛苦,娘娘又不是不知,以后这样劳心劳力的活儿,我们替娘娘做了,娘娘也该感谢我们才是。”花散里也来帮腔,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简直是岂有此理!在世间活了五百年,借江采蘋的名头活十六年,入宫一年,我还从未受过这样的轻辱!好、好!我气的血气上涌。

     “花氏二美人失仪失言,在本宫面前也便罢了,还借着陛下的名声,带累皇家声名。”我压制胸中的火气,学着武惠妃的样子。“执扇,掌嘴。”

     啪、啪、啪。三声拍手打断此时的局面。不知什么时候陛下与武惠妃到了。我不知道他们都听了多少,也不知此时陛下会偏袒谁。只跟着众人跪下。

    “起来吧。”陛下不理睬花氏姊妹,走到我跟前伸出手来虚扶我“梅妃连日来没空理睬朕,却是有空来御花园里逛逛。”

    好没道理的一个人,明明是他晒着我,却说是我不理他。

     当着许多人,如此亲昵地称呼我,我不禁羞涩起来,又想起多日未见,不禁心中百感翻涌,眼中含泪,说不出话来。

     “回陛下娘娘近日无心饮食,神思倦怠,所以奴婢才陪娘娘出来散心。”执扇行礼回应道。只有这么说才体现得出我思念陛下之心苦,在旁人面前给足陛下面子,陛下才会更怜惜我。

     “花氏二位美人恃宠生娇,不敬上者。按律当罚。”眼看着我与陛下四目相对,相顾无言,一时忘情,武惠妃便急忙跳出来,惩罚这两个小可怜虫讨好陛下。“若是冲撞了梅妃妹妹,本宫也不肯轻饶你们。”

     管我什么事,煞风景,懒得理她。

     “一切还请惠妃娘娘斟酌处置。”还是执扇,她总是替我小心周全。

     “秋来天凉,嫔妾先行告退。”我见执扇给我使眼色要走,我忙说了句场面话要走。一转身又看到陛下站在秋风中,一时动情道“天凉了,风大。陛下回去吧。别着了风寒。”

    为什么要走啊?我还想和陛下多待会儿呢,我老大不明白。跟着执扇糊里糊涂的走了。

    

    回到宫里,我叫所有人都下去了,包括执扇。我在想我与陛下和好了,他今天晚上传我怎么办,我还是恼他当日宴席上不肯护我,可是,诶,谁让他是皇上,有千万个不得已,我只求他心里除了他的江山之外心里有我就好了。

    想要打坐,又静不下心来。我打开花时就认识阿逋,自以为是要一起修炼成仙的,可自入了人间,这又开始害怕了起来,总觉得他会丢下我。他见我和陛下好不开心,又老是连这好几天不来找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们天天在一起,隐居山野,采露戏风,好不自在!

     我端坐在床上,只觉得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全静不下来。若我只是江采蘋就好了,或者我还是那个不入尘世的小梅花也好。偏偏,诶,当初我就不该淘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