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欲望武惠妃的终极结局
慕南2020-08-21 11:094,154

  “身为妻子,你就是这样服侍夫君的?”武惠妃瞪着杨玉环,眼睛里能喷出火来“不想着如何磨砚添墨,或是为我儿添个一儿半女传承香火。成日里只会狐媚带着我儿享乐,那里是个王妃的样子!”

      “我,我……”杨玉环倒退了两步,心内畏惧武惠妃,又觉得无故被骂,不由得难过,眼眶含泪。

        “母亲,是我整日帮父皇处理政务闷的慌,才叫玉环来散散心的。舞也是我叫她跳的,原不是她的错,是儿子的不是。”李瑁站起来行礼认错。

        武惠妃无视她儿子,仍旧瞪着杨玉环。李瑁这话也太假,他那里会想看什么跳舞之类,去年中秋阖宫宴饮陛下见宫人舞姬们跳得好夸了一句,他忙跟着夸了,问他如何好,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拍他父皇马屁拍驴蹄子上了,宫里私下都把这当笑话说。

      “还不回房去,没得惊扰了龙鱼爷爷。”武惠妃斥责道。

      杨玉环欠身行了礼便走了。李瑁本想着跟去,但见武惠妃在这,也不好离开,便随她独自去了。

     “母亲说咱们这池子里有龙鱼,可是真的?”李瑁随武惠妃迟边散步,边走边问。

     “别说是我见过,就算不是真的,穿也便穿成真的了。”武惠妃携了李瑁的手,满面春风,与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她判若两人“儿啊,如今你父皇废了太子,你又年轻又有才干,这满朝文武都是对你寄予厚望啊。只你父皇还没什么动静。咱们这一出,一传十,十传百,人人都道龙鱼选中了你,你父皇便是再不愿意,这太子位也是你的了。”

    “可是父皇未必会如我们所想……”李瑁道。

     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我暗自好笑,这世上那有什么龙鱼,我从未见过,这里不过是一池锦鲤罢了。

     你们居然怕武惠妃,我才想这么嘲笑他们,却发现四周没一条小鱼。只有一只瘦不拉几的像龙的东西在我身边,它的角很短,尾巴上有坚硬的肉刺,是只蛟。不过它不像其他的蛟一样神气,两只爪子上的五色鱼鳞已不再有色泽,爪子上的指甲也不像其他蛟一样尖,好像是都剪掉了,常年不跟人打架的样子。

     “你,你这条小鱼,居然不怕俺?”瘦蛟见我不说话十分诧异。

     “我为什么要怕你?”我好奇的反问。一时都忘了蛟一般都生长生活在远离人烟的深渊中,即便是这种一看比起其他蛟就抢不到深渊的,也会挑个没人的池塘的,怎么眼前我见的这只与其他不同?

     “你居然不怕俺?太好了!俺终于见到一只不怕俺的小鱼了!”这只瘦不拉几的蛟兴奋异常,以至于连捧起我的爪子都微微颤抖。

      其他锦鲤见此一幕,纷纷从水草中探出头来张望。不过多时,便纷纷游出来,在这瘦蛟身边游来游去,表示友好。

      

    你怎的居住在人类宅中?怎么爪子这样钝?你吃小鱼吗?你若不吃小鱼吃什么?我心中一连串的疑惑想问,但又因才与它相识不好直接说出口。

     “俺叫大壮。诶……这事情说起来,诶,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在我的侧敲旁击的“逼问”下,这只叫大壮的瘦蛟驮着几只伏在他背上的小鱼坐卧在水草丛中娓娓道来。

     原来这大壮是个修佛缘的蛟,五百年前因偶然吃了仙家的一颗仙丹而有了人类的意思,也就是俗话说的成了精。且说这大壮成了精以后,不仗势去抢占别的蛟的地盘,也不再胡乱杀生吃别的小鱼,只挑了个清静远离人烟的所在一心一意的好好修炼。为的是有朝一日可以幻化人形,位列仙班,好好的谢一谢那位仙家。

     那成想,有一天露出水面无意中被为儿子选府址的武惠妃看见……等回过神来,这里已成了人类居所,虽有一群锦鲤,可也只把他当作凶神恶煞不敢接近。

     “傻瓜!怎么不可以出去,我就是外边来的!”我脱口而出。本不该如此说话,它本是我刚认识的朋友,又不是阿逋。悔之悔之,改之改之。

     “怎么出去?你告诉俺。”大壮的眼睛亮晶晶。

     “你跟我走。”我摇摇鱼尾,又回头冲其他锦鲤说“我这就走了,有空再聚。”

       我与大壮浮在水面上,大壮的鱼鳞在月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真的像龙一样。

     “嘘。”我们路过书房见武惠妃一人出来,我突然有了玩心“你摆一下尾巴。”

       大壮不解,只是照做。鱼尾拍打着水面,像是月亮的光辉掉进了水里。

      “龙!龙鱼爷爷!”武惠妃看到了大壮若有似无的鱼尾鳞片的光,十分震惊,慌忙跪下“愿龙鱼爷爷保佑我儿!保佑我儿……”

      真是痴。想武惠妃那样精明能干的一个人,居然如此丑态。大概人一旦生了痴念妄想,都会变得不聪明。

       “跟着我。”我悄声对大壮说,然后跳跃着在水面上。大壮依言照做,长长的蛟身不时浮现在水面上,打着水花,在月光下,流溢出彩虹般的光晕。

      “真龙显世,快来人啊,来人!来人……”武惠妃迭声呼唤。踉跄的跟在我们后面,打算追上大壮。

       糟糕,把人叫来就不好了。我加快速度,潜入深水,带着大壮,一路游走了。

     

      我带大壮沿长安游去,只是夜景,两岸除了晾晒的衣服和才抽丝的柳树外什么也没有,当真无聊极了。大壮却不住赞叹,说是从未见过。

        这就把你征服了,我心里偷偷笑话,表面却不表现出什么,只往烟花巷游去,这傻蛟该不是凡心动了吧,让你看看漂亮姑娘,看你如何反应。

      长安春水初暖,我和大壮顺水流游去,远远的看到烟花巷的无数灯笼亮在夜幕里像天河里无数的星星一般。脂粉的香气顺着风游走在长安城。

     大壮问是什么香气,怎么这么香,我告诉它是菜香味儿。同样的夜里,贵妇为家族琐事,夫婿忙封侯而独自寂寞,青楼女子因生计所迫而依栏卖笑……也不知此时,宫里如何了?我昏睡了多久?陛下是否想起我?执扇有没有担心……

     “你看,就是那楼上的菜香味儿。”我见明月楼上有姑娘陪客饮酒取乐便忘了才引起来的愁丝,撒谎骗它。

    大壮是个实心眼的傻孩子,真是好骗,听了我的话就直盯着楼上栏杆,眼不带眨一下,连动也不动。

     “你瞧见什么好菜了?”我打趣道,也往楼上望去。

     这一望,我也呆住了。本以为整个大明宫我是最美的,大明宫里全是出挑的女子,故而大明宫里最美的女子便是整个长安城乃至整个大唐最美的女子。如今夜游长安城,竟不想除了杨玉环,长安城的秦楼楚馆里还藏着绝色女子。

      在一堆围着老男人的花朵似的姑娘中,有一个最为出挑。见她穿月白衣裳,并不与众人坐在一起,只是远远的坐在一旁拿了琵琶奏乐助兴。说是奏乐,还不如说是独自寄兴遣怀。这女子像是夜里的白梅,眉目清冷,气度娴雅,遗世而独立的开着。

    “你这傻蛟,莫不是看上这个姑娘了?”我摇摇鱼尾,溅了这傻蛟一脸水。

      “那,那个姑娘真好看。”大壮一脸害羞。然后看了看我,又坚定地说道“不过在俺心里不是绝色,俺见过这长安城最好看的小鱼。”

     说罢,大壮看了看我,脸又红了。它可比阿逋有意思多了,阿逋从不夸我。

      “梅花妹妹近来颇有闲情逸致,还邀了这位蛟公子一起游长安。”阿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飘然立在水面上,白衣胜雪,只是嘴巴还是那样刻薄“抱歉,我这小妹妹蠢得很,给阁下添麻烦了。想必阁下被她叨扰多日也烦了,阁下不如把她交给我,自己也可潇洒几日。”

       “不,不。你这妹妹……梅花妹……妹?很好,不麻烦。”大壮有时候并不是结巴,只是紧张。

      “你一直跟着我?”我问阿逋。

      “谁跟着你?”阿逋白了我一眼,展开他的折扇轻轻扇着“我来烟花巷看姑娘偶然见到你罢了。倒是你,不回宫里,幻做鱼的样子缠着别人,也不知道害臊。”

      原来他没有跟着我,只是突然遇到。我此时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把先前遇到阿逋的喜悦全给浇灭了。

      “不是我幻做鱼的样子……是,是兴义和尚啊。”我说不出来如何只是想到了兴义和尚的典故,这是阿逋告诉我的,这么说他一定明白。

        “是么?”阿逋眼中略有疑惑“你如此过了多少天?还不试试幻化人形,否则等宫里的御厨来捉你不成。”

         我试了试,可无论如何也变不回人形,不由得慌张。

        “你究竟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快同我细细说来。”阿逋担心道。

       我一五一十的说给阿逋听,阿逋眉头轻蹙,说这事只有去找河伯了,可是河伯又在哪里呢?

       “俺知道。”大壮插口道“这片的河伯,原是俺的一个长辈,因治水有功,被封了河伯。原来你不是鱼啊,咱们,俺可以领着你们找他。”

        好端端的一句话,不知为何被大壮说得如此黯然。阿逋不住的打谅他,神色复杂。半晌才说了“辛苦”“劳烦了”之类的场面话感谢他。

       我们跟着大壮往长安最偏僻荒凉的水泽去,河伯就在最幽暗的湖底。他盘在一个张开的蚌里,头悬着极罕见的上等夜明珠,像是水泽最深处的太阳,是整个黑暗里的光源。河伯与大壮长得极像,气质则是大为不同,河伯更威武些,虽然白胡子一大把,也比大壮更壮硕一些。

      “孩子,你好久不来了。”河伯见了大壮极是高兴“这两位是你的朋友。”

      “不是,不,俺……”大壮无与伦比“伯伯,这小鱼原是个姑娘家,不知为何生了病化做鱼变不回来了,想,想请你看看。”

      大壮怎么连客套也不会,一上来就求人家。我心里有些埋怨。

      “哦?那家的姑娘啊?”河伯乐呵呵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阿逋“这位是?”

      阿逋摇着扇子不说话,但十分恭敬地朝河伯行了个晚辈见长辈的礼。

      “他是我朋友,同我一起来的。”我说到。

       “朋友?”河伯看看我,又看了眼热切又焦急的大壮“傻孩子啊。”

        “伯伯,你,您给她看看吧。”大壮又重复了一遍。

       “给它看看,你当我是大夫?”河伯突然严肃道。“这事情本了极为棘手,万一这姑娘的肉身死亡了呢?这河里多一条小鱼无碍,但人间多出一条幽魂就糟糕了。”

      怎么办?我百年梅精好不容易到今天,难道从此以后要做一条鱼么?我看向阿逋,只见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大壮,等着他表态。他只是反复又结巴的不停求河伯帮帮我。

      “必需要变回人,让这个姑娘在水里陪你玩不好?”河伯问。

        “我恢复人形也可以来找大壮的。”我回答道。

         “是,是啊。梅花姑娘从不骗人。”大壮大声道。

        “这事难办。就算我同意了也不成。这姑娘倒是恢复了人身,这鱼怎么办,难道要它没了魂魄,死在海底。你们要走,就需得再为这鱼找个魂儿。”河伯摆手道。

        “俺行!”大壮眼里多了亮光“这不过是普通的鱼,俺只要把俺的魄分离出来给它,梅花姑娘就可以离开了。”

        “傻孩子,你可知这样你会变回普通的蛟,再无灵力。”河伯无限痛心。

        “俺可以再慢慢修习。俺,俺会努力的!”大壮试图说服河伯。

         “算了,姑娘你可也同意?”河伯问我。

         我却退却了,垂着头不说话。

         “大壮难得的修为不容易,不如换我来分给这鱼一个魄。”阿逋道。

         “你有什么用!我问的是这姑娘。”河伯呵斥道。

       “俺可以,伯伯!俺离魄后就一直留在您身边从头再来!”大壮抢话道。

        “要不,算了吧。大壮,谢谢你。”我游到大壮眼前,谢绝了,想着再和阿逋想其他办法也好。

      大壮的脸通红通红的,目光也更坚定了些。

       “人家姑娘都替你做了选择。”河伯叹了口气。“不过,好吧。”

      我和阿逋没注意后面有什么,想借此偷偷离开不至于让河伯和大壮尴尬,奈何一阵激流突然朝我涌来,把我往河伯处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