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凡人有凡人的愁 妖有妖的忧
慕南2020-08-15 09:033,185

   赏梅归来,陛下心情好,留众宫嫔歌舞宴饮,我与武惠妃分别坐在陛下左右。这与平日不得宠的嫔妃而言,是一次难得的在陛下面前露脸的机会。故而众人纷纷献艺劝酒,好不热闹。

   “朕记得去年梅妃才入宫,于雪中舞作惊鸿,当真如凌波仙子一般,令人神往。今日可愿再舞一曲?”宴至酣处,陛下已微醉,半眯着眼笑问我。

   “当然。”我吟吟一笑。

   翩若惊鸿,舞若游龙。惊鸿舞之精髓本在拟凌波仙子遗世独立,凭虚御风,似留又走的绰约仙姿。我身量轻,又有自小舞蹈的基础,再加之惊鸿舞本是我所首创,因此舞起来得心应手,世间还找不到第二个与我比的。

   一曲终了。我与陛下对饮一杯,陛下赞好,众妃纷纷符合。“陛下恩泽,让嫔妾们大饱眼福了。”、“我看洛神赋莫不就是照着梅妃娘娘的舞姿写的吧。”、“是啊是啊,娘娘当真如凌波仙子从水面走出来一般。”、“胡说什么,娘娘怎会像凌波仙子,明明是凌波仙子像娘娘。”……

   我与拍马屁上向来不大精通,也不大在意。只要陛下喜欢我就欢喜,从不听别人说什么。只是眼风晃过众人,见花氏姊妹并不符合,独自饮酒,便有心恶作剧。

    “怎么花氏两位妹妹不说话,本宫跳得不好么?”我发难道。

    “娘娘舞得甚好。”花氏姊妹十分恭敬。

   “那怎么见你们独自饮酒,郁郁寡欢,不与其他姊妹说话。”我眼珠一转“不如你们也跳,叫众姊妹看看。”

   “嫔妾身份微末,怎敢跳娘娘的惊鸿舞亵渎娘娘。”花更露急道。

   “一舞而以,既然是娘娘叫你们跳的,那也算不得亵渎。”、“是啊是啊,娘娘都不介意,你们又何必如此扭捏。”嫔妃们知道当日太液湖边花氏羞辱我一事,于是纷纷起哄好叫她们二人出丑来讨好我。

   “梅妃妹妹真是说笑了,满宫里,有了妹妹的惊鸿舞,其他姊妹谁的舞还入得了陛下的眼。”武惠妃斟酌着说“不如,让她二人另出个主意为陛下助兴如何?”

   陛下未开口,只拿眼瞧着我。

   “好极。只有舞而无其他本宫也觉得乏味。”我同意了。

   花家两姊妹逃过一劫,又得了在陛下面前露脸的机会,喜不自胜。她们二人,一个弹琴一个唱曲儿,琴音婉转,歌喉动听,别有趣味。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凡人求长生而不得的苦愁与豁达就着花氏姊妹的琴音和歌声娓娓道来,这种心境,我当真感受不到,自偶然受了天地日月的灵气幻化人形以来,几百年的光阴当真是漫长有无聊,除了和阿逋一起修行求仙之外,便是与花鸟鱼虫为伍,从不觉得做人有什么乐趣可言,总觉得凡人可笑,这样无聊的年岁却嫌不够。

   我望向陛下,挺想知道他怎么想。却见陛下皱着眉头,不是很喜欢的样子,武惠妃也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微微摇头,她往常见花氏姊妹发蠢时一向是这个样子。

   我递了杯酒给陛下,陛下见是我,眉头舒展起来,问我舞得累不累。

   “陛下问,我自然不敢累。”我调皮道。

   “你这个小狭促鬼。”陛下大笑,捏着我的脸“既不累,今晚可不许赖掉了,来陪朕。”

    “你叫我,我便来么!哼!”我话锋一转“我自然来。”

   众女听了,红霞满面,神情颇为复杂,像是害羞,又像是不屑。想是嫉妒的原因。而花氏姊妹,见陛下心思不在听曲上,又有武惠妃授意,早匆匆结束,坐回原来位置上。

   夜里,我又同往常一样,在屋檐上熬着,本想去找阿逋,想起来上次他冷言冷语的刺我,而后却未见他来和我道歉和好,便算了,等着他来哄我,我俩再和好如初。

   冬日的夜实在难熬,我冻得受不住,掀起瓦片见陛下与那女子已睡熟,便把她偷偷送了回去,自己缩手缩脚的躺进被窝里去。

   “梅妃?”陛下似在唤我,又似梦中呢喃。

    “唔?”我心中极忐忑,他朝我这边侧躺着,我往后退了退,自入宫以来,从未与陛下这么亲密过。

    “朕是不是老了?”陛下道。

    “嗨。”原来陛下是说这个,我心顿时放下了“是人都会老,然后过了桥,喝了孟婆汤再从头来过,有什么趣。”

   说罢,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执扇,你怕死么?”我吃这糕点,托腮道。今早醒来,见陛下愀然不乐,猜测他还是在郁闷昨夜的烦恼,可我又实在不懂这又什么好烦的,便回来问执扇。

    “这算什么问题。”执扇不解。

    “嗯……就是……你想过死么?你害怕生老病死吗?”我换了一个问法。

     “没想过。小时候以为长大遥远,晃眼已经这么大了。”执扇想了想“说不定,我在想起你问我这话时,我已经是个老太婆了。”

    原来人的寿命这样快,生老病死,弹指间的事。说来,我初吐蕊的时候也决计想不到自己会修为人身,进入大明宫。

   再过几年,执扇就到了该放出去的年龄。我望向她,见她正在收拾我打算午睡的床铺,可这样常见的只有我俩的宫廷生活或许也是弹指一瞬,而后,她是凡人继续轮回着生死,我仍回山里去,日日修行,为仙或为妖。

   瞬间,我仿佛懂了陛下的愁,我的时光漫长没有尽头,尚且不愿与相识一年情同姐妹的执扇分离,更别说陛下,天家富贵,万人之上,什么都有了,又怎么会舍得放下,让这一切归与尘土。

  或许,陛下的这许多放不下里,还有与我的情。

    “姊姊又在发什么呆?”执扇见我坐在床沿不言不语,塞了杯热茶在我怀里,便关上门出去了。

   偌大的宫殿里只有我一个人,只听得炭火燃烧时的“花擦花擦”的声音,整个宫里又闷又热又无趣,不如外头,偶尔还听得几声麻雀嬉闹声。

    不如踩雪去。我念了个隐身诀翻身跃上房檐,在屋顶上滑行,身后的雪一路飞溅,当真有趣极了。

   “咦?”一个采梅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阿逋阿逋!”

    “好巧。”阿逋把玩着手里的梅花“路过采梅,不承想你也在这里。”

    “这里是宫里,我不在这里还会在哪里。”我道“你手上的梅花还是陛下专门为我栽的呢。”

    “原来是你的,失礼了。”阿逋把手中的梅花抛给我,却不打算走。

    “你路过这里是去了哪里?”我问道。

     “我此番是去斩断一段人与妖之间注定无果的羁绊的。”阿逋道。

      “别人的事又与你无关。”我道。

      “人与妖相恋,报应终究是到妖身上的。就像凡间男女相恋,吃苦的终究是女子。”阿逋继续说道。

      “那也未必。”我想到了我与陛下,我百年修行,哪里会吃亏。“你现在可是回你那个茅草屋里去?”

    “回去也可以。”阿逋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很想带你去三途河那边转转。”

     “好啊好啊。”我同意。这也许是我俩和好如初的机会。

     以我的修为,还不足以自由的进出冥界,不过好在有阿逋,有他在,我便不怕。别看阿逋嘴巴刻薄,为人却是极好,只要嘴上多哄着他些,吵架了主动给他个台阶下,他就会拿出命来的待你。

    三途河深有千寻,河水碧绿,四周寂静,凄神寒骨,桥上偶有新魂经过,哀啜不断,十分瘆人。我打了个寒战,没有出声,只以眼神询问阿逋为何带我到这里。

      阿逋不出声,又牵着我。我们七折八拐转到了一处湖泊旁。这也许就是阿逋曾对我讲的三途湖。

    凡人只知三途河,却鲜少有闻三途湖。三途湖本来便在三途河下方,积蓄三途河不断渗下来的新鬼的眼泪。比之三途河,更加幽暗。

    只是这三途湖边聚集了众多美貌妖怪,且只有女子并无男子。我十分纳闷,把阿逋拉到一边,悄声问道“这便是那些祈求缘结三生的妖怪们,怎么只有女子而男子?”

     “男子甚少为情所累,反而女子总是为情所困,贪恋人世,反被薄情人嫌弃。”阿逋道。

     “你放心罢,我不会。”我低着头。这些只是少数,那有天底下的男子都薄情的道理。我虽不会同这些伤心人一般去求三生三世的姻缘,可陛下这一世我终是要陪的。

      “咦,那个姊姊怎么了,为何不去汲湖水,反而伏在湖边哭泣?”我看一个体态风流的女妖伏在地上掩面而泣,猜想是个美人。

     “大概是误了时日,那薄情郎已有了新欢。不能结缘了。”阿逋道。“这样的事多了。”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我虽不能和这些女子一样执迷于人世间的情爱,但也理解这些痴情人,像陛下对时光流逝的苦恼,武惠妃对皇位的痴迷,花氏姊妹对名位风光的贪图,我对于执扇日后会离去的不舍,皆因贪、欲生,放不下罢了。

      “我们走罢。”我回头望着这些女妖们。

      只要汲了这湖里的水两人喝下,在同把食指血滴如湖中便可结成三世佳偶。既这样,就该有情的男女一起来,却为何只有女子,先汲了水回去,再想法子带二人的食指血滴如湖中?天可怜见,原痴情的只有女子,非的用哄骗去诳得一时厮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