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阿逋篇
慕南2020-08-28 08:506,079

  我最后一次见小梅花还能活蹦乱跳的时候是安史之乱,她正抱着蒹葭姑娘和露已丫头的尸身打算从明月楼出去,可是明月楼被火烧得正旺,坍塌的房梁压下来,她便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文文静静的,前事也忘得一干二净。

   好歹也是个妖怪,被人类所建的房梁砸伤也实在是窝囊。后来多方探寻才知,原来她把护身之法全给了她的好妹妹执扇,执扇毫发无损,她却自身难保了。

   这个行为倒很小梅花。我才认识她时,她不过是个有点灵气的梅花,连化成人形都困难,我当时哪里会知道这样的一朵梅花会长成这么个聪明活泼,单纯善良的姑娘。

    我醒了,见她这朵梅花有些灵气与别的不同,便传她些修炼之法,自此之后,她妖力大增,常幻做女体同我一起玩耍。

   我初遇小梅花时,自己修炼修得走火入魔遭到反噬,奄奄一息倒在梅花树下,再也无力飞翔,是小梅花日日照拂我,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力量通过树的躯干源源不断的传给我。

    我心中感动,又见她有些灵气,便教她修行之法,不久小梅花便化做女体同我一起修行。

   说来也是冤孽,小梅花人虽机灵却太过浮躁,静不下心修炼却对人世间活了心思,竟偷偷跑出去吃了江夫人的胎气,结果胎气连带着她一同投到了江夫人的肚子里。

    自打小梅花从江夫人的肚子里落下之后,我日日陪着她,看着她,只希望她这一世能平平安安过完再回山林同我一起修炼。

   小梅花最开始也是这么打算的,只是这一想法从她入宫后见到皇帝的第一天便变了。

    也是自那之后我才明白自己是为何百来年日日守护着她……总之,总之,我对那皇帝嫉妒得发狂。

    我嫉妒小梅花如此恋慕那个薄凉的皇帝,也恨那皇帝既有了小梅花为何还要杨玉环。我不懂世人对女子容貌的评价是什么,也不知杨玉环哪里倾国倾城,只觉得小梅花潇潇洒洒,见真心不能换真心便潇洒放手,而她却心软意痴,明知皇帝不爱自己还舍不得放手,成日活在世人为她和皇帝编纂的爱情美梦里,连为那皇帝死都舍得,她难道看不出来那薄情郎不过是为了自己活命才赐死她吗?她听不出来那些好听话都是皇帝在骗她吗?

   一切原来都是心甘情愿,这皇帝命真好,一生中竟会遇见两个如此爱他的痴情女子。

   从那以后,我便不嫉妒了,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小梅花醒了之后要如何全凭她自己罢。我过去总觉得她太浮躁静不下来,后来才发现,那个六根不净的人是我。

   这几日皇帝请遍了全天下有名望的道士,说是梦到了贵妃娘娘,无论如何要请道士做法见她一面。

    呵,既然如此深爱她,当初又怎么会毫不犹豫的牺牲她换取自己的平安呢?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罢了。

    果然我下山的时候便被侍卫模样的人拦住了,我在这山上不常出去,早被外面的人传的如神仙一般,被“请”去皇宫是意料中事。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杨玉环后来如何了,便矜持一点头,跟着侍卫走了。

     大明宫内十分威严,两排站着侍卫,中间摆了个祭天台,看上去挺讲究的。

   皇帝是见不了的,我只现在殿外遥遥的朝黑压压的太上皇老儿做个揖,然后开始做法。

    外界都传杨玉环升天做了神仙,我觉得不然,那不过是些半吊子神棍找不到杨玉环的灵魂在哪里,所以才这么说阿谀奉承罢了。

    我向十八层地狱去,还没进去就在奈何桥旁看到了两位鬼差。

    “劳驾!两位大哥,这几日可有一个遍体绫罗,美貌异常的女子来转世吗?”我问道。

    “这里日日那么多鬼魂,谁会留意这些。”那鬼差道。

    “那近日可新添了罪孽深重的女鬼吗?”想是鬼差们从不注意魂灵们的穿着打扮,我又换了一种问法。

   “有是有。”那鬼差思索道“左右咱们哥俩也没事,不如带他去看看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另一个鬼差点头道好,我们便一同朝地狱最低处走去。走至幽暗无人处,我们在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子旁停下,鬼差问道:“你瞧是不是你要找的?”

   那女子正在往嘴里胡乱塞一些污糟的看不出形状的东西,她见有人来了,茫然的抬头看,露出明月般姣好的脸庞。

   是她!我拱手道:“多谢两位大哥。”

   “举手之劳而已。”两个鬼差摆摆手,走到远处看着我们,他们或许是怕我把人给带走了对上面不好交代。

   虽说是举手之劳,却也担如此大的风险,这么看来,这两位鬼差大哥心肠倒好。

     “贵妃娘娘……”我斟酌着开口,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毕竟她弄成如今这副模样皇帝脱不了干系。

     “是陛下叫你来找我?”杨玉环眼眸陡然亮起。

     “是。”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替那皇帝传达相思之情吗?在生死存亡之际他毅然决然的抛弃了她,现在又大张旗鼓地昭告天下他想她,太虚伪了,我说不出口。

    “告诉三郎,我,我很好……叫他不要挂念我……”边说她边用手捋捋自己早已散乱的头发“只是不知三郎后来怎么样,可回长安了吗?”

   “陛下如今已经是太上皇帝了。”

   “那便好……对了,不要说起我在这里,免得他担心。”杨玉环哽咽道。

   我听了杨玉环这话心下难过,为小梅花不值,也为她不值。

    “这女子几时才能消除罪孽?”我向鬼差拱拱手问道。

   “这要看她自己了,这女子生前穷奢极侈,糟践了不少东西,需要罚她将过去糟蹋之物一并吞进了肚子里搅得她胃里翻天覆地才好。”

   “那地上的人皇来了呢?”我问,毕竟杨玉环一个女子费得了多少好东西,还不是皇帝的缘故。

   “人皇是地上知尊,连阎王爷见了也得让三分薄面,这又那是我们这些人能知道的。”鬼差的语气极为恭敬。

    “此行麻烦两位大哥了,在下先行一步了。”我说罢打算离开。“这是做什么?”

    我低头看去,只见杨玉环拉着我的衣裾,正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

    “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个,劳烦你带给三郎,好歹给他留个念想,让他想着我,我,我也会日日想着他。”她拿着的是一个玉钗,这玉钗打的极精致,一看便是上用的物品。“你给三郎,他必认得这个,这是我常戴的。”

    我默默接过玉钗,也没答应什么便回去了。

    

     元神归位才发现已到了晌午,日头正毒。那公公见了我喜滋滋地迎上去,问道:“我们娘娘如今在那一做仙山领职?”

     “你们娘娘不在仙山,她同所有人一样去了下面,如今正在偿债,连投生都不得,过得凄苦。将来你们太上皇也是要这样的。”我掏出玉钗“这便是她要我给太上皇的,快带我进去回禀吧。”

    我心里这般想便这般说了,我不知道其他的道士是如何谄媚,也知道这样说必定不合那太上皇心意,只是我是不怕的。

    我不怕但是听到这话的太监吓得脸都白了,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道:“有劳这位真人了,皇爷哪里您就不必去了,小人代为回禀罢。”

   我点点头,把玉钗给他,道:“也好。”可能这是规矩,我毕竟不能打破俗世规则,况且谁去说都是一样的。

   我见那太监一步三颤的去了,自己便捏了个诀使魂魄悄悄地跟了上去。

   明明是晌午,内殿却昏暗得连一丝光亮都吝啬照进来,如地府一般。只见一个佝偻的身子背对着门口,正在抚摸一座玉雕像。那玉是极好的玉,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泽,我看那玉雕是个丰腴的女子便猜想必是照着杨玉环的样子做的。可怜小梅花误落尘网也与他有过纠缠,可惜到最后连个念想都不给她,真是辜负她。我不住叹息。

    “皇爷,皇爷!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代为回禀的太监心情激动的爬进内殿“有咱们娘娘的消息了。”

   “嗯?你速速说来!”背对着他的老者转过身来。

   几年的光影,再见面连我都不敢认了。我只记得以前他是天子,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气度高华。而眼前这个人头发花白,形容憔悴,瘦得只剩骨头了,叫我如何敢认!

   只是内殿昏暗,我不甚看得清楚面容,不知道他如今是不是已经满脸皱纹了。

   “林真人说(是了,我谎称幸林的),咱们娘娘本是蓬莱洲的仙姑,只因跟皇爷您有渊源便下来陪了皇爷您,如今娘娘在蓬莱洲等着您,好和您比翼双飞一起做神仙。”那太监刚开始说时舌头不大利索,说到后来便好了,他边说边用余光瞟太上皇,见那太上皇老儿脸上喜悦,他脸色也红润了。

   “好,好……”太上皇迭声叫好,全身激动的颤抖起来“快、快……咳咳咳,快宣林仙人进来!”

   “呦,皇爷您不知道那仙人行事与凡俗道士不同,说完就不见了。”那太监见太上皇老儿高兴了,大着胆子越编越离谱。“不过林仙人走之前交给了奴才这玉钗,说是代为转达,皇爷一看便知。”

   太上皇老儿接过玉钗,仿佛是回想起了往事,悲喜交加,他抚摸了玉钗良久,说道:“林仙人如何模样,你代朕为他修一座寺庙日夜供奉。”

   “皇爷有此慈心是好的,待奴才回禀陛下,陛下定会感念皇爷慈心,大兴佛教之事。”太监听了此言噗通一下跪下,战战兢兢地说道。

   “陛下,陛下……”太上皇老儿口中喃喃着,刚才那双亮起来的眸子突然暗下去,连身子也佝偻了几分“是啊,如今事事都要回禀他。”

    “不必了,皇帝孝顺,但是前朝事多,我也不给他添麻烦了。”太上皇老儿看了一眼太监,“赏。”

    “谢皇爷恩典。”

    这场戏当真看得乏味,我不等那太监出来便真如他说得一般不见了。

    夜深人静,本来天边还悬着弦月,此时也被乌云遮去了,大概是子时。

    我并不满意白日的结果,御风向大明宫飞去。佛经皆道梦是如露如雾般的泡影,妖却不这么认为,世人的梦里都是真实的自己可望不可得的欲望,我到要看看这太上皇老儿的梦里是什么。

    我进入殿内,见太上皇老儿在床上睡得酣甜,做得全是同杨玉环在蓬莱洲比翼双飞的白日梦。这太上皇老儿想得倒美,我施法编了小梅花的影子出来放入他的梦境,看他有什么反应。

   结果,哼哼,他又梦到了同小梅花,杨玉环还有变年轻漂亮了的武惠妃在一起的样子,他坐享齐人之福,小梅花等三个女子竟然姊姊妹妹的友爱起来,朝政呢,自然是国泰民安,万邦来朝,而他自己在梦里依旧是春秋鼎盛。

   果然天底下的男子都这样,小梅花眼光真差。我这样想着,可心却是像被人拿刀剜似的痛。是了,我嫉妒他,不过是一个再普通的俗世男子而已,却轻而易举的得到了我百年来最渴望的东西,爱情真真是世界上最不讲道理的东西。

    我瞧他不过如此,也懒得再呆下去,在打算离开却发现他似乎梦到了极不愿意见到的事物,呼吸开始紊乱,连身子也微微抖动了起来。

   只见他梦中风云骤变,马嵬坡狂风呼啸杨玉环乘风而去,他追也追不上。一会儿又见他搂着小梅花说贴意话,却突然见小梅花变做了涂脂抹粉的骷髅。忽而他又回到了如今住的宫殿,模样比如今苍老了不止十倍,殿内年轻的武惠妃搀扶着一个穿着龙袍的颇有威仪的老夫人,还有个穿着龙袍模样与他颇为相似的男子,三个人一起嘲笑他……

   我瞧他梦中可怜,于心不忍想施法唤醒他,却见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大汗淋漓,寝衣湿透。

   月光打在他身上,越发显得他苍白干瘦得恐怖。冷风呼呼的从门外刮进来,他只是坐着,任由风从袖口钻进寝衣,把本来空荡荡的袍子吹得灯笼似的圆滚滚的。

    他这样上了年纪,本不应该吹风的,可他就这样任由风吹着,浑不在意。门本应是闭着的,是我来时打开了,他见到门开着依旧浑不在意。

   他就这样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站起来连鞋也不穿,跌跌撞撞的朝外面走去,路过杨玉环的玉雕也没有停下。

    他就这样沿着一条小路走了许久,我默默跟在他后面,认出了这是当年去他特地给小梅花载的梅林的路。他没忘却小梅花,我竟有些紧张。

    这里早已不再是梅林了,昔日的梅花早已被大火烧个干净,偶尔幸存下来的,也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开不出什么好花了。

    他摸了摸树干,还要在向前走去,脚下却一个趔趄摔倒了。我定睛一看,原是底下埋着的东西露出来一角绊住了他。他此时摔倒在地,想必也看到了,那东西在黑暗中闪着绿莹莹的光,想必价值不菲。

   他摸着那东西,开始刨土,边刨边呜咽。莫非地下藏着什么秘密?那东西露出了大半,原来是个玉镯,材质也算上乘,但也算不上多名贵,在宫里这样的玉镯多得是。

    顺着玉镯,他又摸出了一节白骨,接着便刨出了一具白骨骷髅。深夜里,他这个凡人倒也胆大,我看了看,倒是一具艳骨,身上还套着宫装,脖子手腕头发上着金带银的,大概是攻城时某个没逃出去的嫔妃。

     “梅卿,梅卿……”

      我看着他边呜咽边低声喃喃愣了半天才知他喊的是小梅花。这太上皇老儿也真是搞笑,原来他连小梅花的尸身都错认了。

     未亡人抱着亡者涕泪交加的场面本是最叫人落泪的画面,可是我看着却觉得滑稽可笑。

     “仙人?”

      我显了身飘到他前面,本想点破他的梦境,却不想还未开口却被他如此误解,大概是我一身白衣气质又太出尘的缘故吧。

      “我那是仙人,不过是个哑巴道士罢了。”说着,我使法术拿到了杨玉环给的那个玉钗。

      “你是……林仙人?”太上皇老儿迟疑地问道“玉环,玉环她还好吗?”

       “说来修道之人不管风月事,可是……”我顿了顿,接着说到“怀里抱着一个,心里又想着一个,你也太贪心了些。”

       “我,我……”

        “我本是玉环仙子派来接你去蓬莱洲的。但见你如今这副模样,想来也是舍不下其他,接你也是不必接了。告辞。”我见他迟疑,有心同他开个玩笑。

      “玉环!玉环!仙人,等等!”

     我不紧不慢的飞在前面,后面听着他急急地追来,他怎么会追得上我。我挥挥衣袖,打算离去,却听得“噗通”一声,后面没了声响。

      太上皇老儿死了。

     他就这样倒在了地上,脚上全是泥,脸是微热的,上面还有因为拼命奔跑而留下的汗,他眼睛整得大大的,像是死不瞑目,连身体都还保持着追赶的姿势。

     他不像是死者,死者的眼睛是闭着的,身体也保持着睡觉的姿势。而太上皇老儿不同,他不是死了,他只是将生命停留在了追逐的这一刻,并且将这一刻永远的保留了下来。

    “世人都是这样,想要某一样东西,到死也不放下。”我试图将太上皇老儿的眼睛闭上,可是没用,我的手一离开,他的眼睛又睁了起来。

     还是算了吧,把他放在这里,明天就会有宫人发现了。

   

      如此躺了百年,小梅花也醒了。其间沧海桑田世事变化,李唐也不过是白驹一瞬。

     她醒了之后,安静了许多,我们常在一起修行,只是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不再提过去,也不再提成仙之事。

     一日我们下山闲逛,见一女子血溅朱楼,原来是同她情谊深厚说好了要为她赎身的秀才高中之后娶了宰相千金,她心灰意冷再不愿存活于世。

    “我发现他们日日是这样的事,过了几百年,永闹不出新鲜花样。”

     “世人都是这样,在乎名利,想要情爱,还想着长生。等着三样全了难保不会又想着其他。”

      “你在乎这些吗?”

      “这些东西如露似雾,都是虚的。你我几百年都过了,何必将这些放在眼里。”

      “那是因为你都看过了所以才不在乎,你在意成仙不是?”

      “唔……”我摇扇子的手在那一瞬间有些不够潇洒了“我们这样的妖,虽说有大把的光阴,但毕竟不如神仙寿与天齐,万一哪一天见了阎王,保不准又是畜牲道,终究是不如成仙。”

     我本是一直鹤,自有了灵气之后与鹤交流不来,又惹人类厌恶,想来想去还是修行好,因此多年来我一直潜心修行,但却从未想过为何一定要做仙。

   “所以你很在意这个是不是?”小梅花像是问我,又想起问自己。

    她这样问,我也一时答不上来。

    这几日总见不到小梅花人影,我都不知她在忙些什么。

    以前我总爱管着她,觉得她比我小,总该担着一份照顾她的责任。现在却不了,她有自己的主意,我又何必事事限制她。

     

    “你这是去哪里?”一日我上山正遇到她下山还背着个包袱,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

     “我要走了,阿逋。我也不想瞒你,我不想成仙,我是个懒人,没有什么大志向,只想躲在山上,有一天过一天。可是,你想。我不想拖累你,想来想去还是走罢。”小梅花想了想,又说道“对了,我把我的法力化作了一粒心丹放在你的枕头旁,那心丹抵得上几百年的修为了。祝你早日飞升,我要走了。”

     我瞧小梅花这模样,想必是卸了一身修为,变成了凡人。

      “其实我也不想做仙的,倒不如做妖自在,至于入了轮回,转投畜牲道还是做人,也没什么区别。”

     说完,我执着小梅花的手朝山上走去,从此再不问世事,也再不求仙访道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妃不懂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