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月2020-07-29 19:081,718

  吕林娍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外面的天乌黑乌黑的,像是要下雨了。叶喃突然想起初二的时候她爷爷去世,她收假回来上课时也是这样的情景。当时她穿着黑色外套和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背着个粉红色的书包,书包鼓鼓的,很重,像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她拿着那把蓝色的,有点烂的伞,伞还在滴水,滴答滴答的滴个不停,打湿了她脚边的一片水泥地。她的头发也有些湿了,额前一缕一缕的头发杂乱无章的翘着,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当时的她是有多么的不修边幅。她有些冷,还带着因亲人死去而感到的惶恐不安,仿佛手脚无处安放,只能不知所措地站在教室门口等待老师叫她回到座位上。当她看到老师和同学们惊讶和略带同情的眼神时,心里难受得想呕吐,这种感觉一点都不美好,就像是自己藏在内心深处上了锁的东西被人砸烂锁,东翻西找拿出来晾晒,阅读和嘲笑一般。

  吕林娍垂着头,面无表情的走进来,然后坐下来,翻开书,明明和以前的动作一模一样,可叶喃还是感觉她与以往有些不同。

  那一节课吕林娍都没有说话,眼神空洞,叶喃很心疼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以前的叶喃根本就不想再向任何人提起自己去世的爷爷以及自己是有多难过,所以她不知道现在的吕林娍是否也是如此。

  下课后,叶喃拉着吕林娍一起去上厕所,在路上时小心翼翼的问她:“林娍,要怎样你才可以开心一点……”

  “不知道,也许我外公死而复生?但是他活着又饱受病痛折磨,很痛苦,或许死亡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吧。”吕林娍回答道。

  叶喃摸摸脑袋,准备说个笑话逗吕林娍笑,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什么好的,有趣的,适合在这个时候说的笑话,顿时深感愧疚,明白吕林娍平时逗自己笑也一定是花了一番功夫的。

  因为很多时候叶喃都是板着个脸,不说话也不笑,无论谁见了她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欠她钱了,年级上好多人都说她是面瘫。有一次有人在叶喃前面谈论她,刚好叶喃和她们走的路线是一样的,她们谈论了多久,叶喃就听了多久,直到到了目的地她们才发现叶喃在后面,把她们尴尬的不行,而叶喃却根本毫不在意,像没听到一样。

  每次休息玩耍的时候只有叶喃持续面无表情五分钟以上,吕林娍就想方设法地逗她笑,或是做鬼脸,或是讲笑话,或是模仿一些搞笑的动作,要不就是拉着她的手甩过去甩过来,玩的不亦乐乎,每当这个时候,叶喃总会从冷漠脸变得笑意盈盈,总之吕林娍就是有这样一种魔力,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把面无表情的叶喃变得活泼生动。

  好像这种魔力只有吕林娍才拥有,因为每一次别人逗叶喃的时候,叶喃顶多回一个礼貌的微笑,更有人说只有吕林娍才能让叶喃笑出来。

  叶喃这样想着,惊觉这两年原来都是吕林娍在处处照顾她,关心她,而她叶喃作为那个被关照的对象,也直到现在才发现。

  叶喃突然就很想抱住吕林娍,去温暖她,安慰她,告诉她别怕,自己永远在这里。

  当年她失去爷爷的时候也曾希望有人能抱一抱自己,陪陪她,就算只是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也好,可惜没有,那个时候没有人关心她,没有人在意她失去至亲之人时难过的心情。

  老师只关心她会不会落下课程,大人只在乎怎样分配爷爷的遗产最公平,而上一次见面还和她约好一起出去玩的同学现在竟没有一个真正的关心她,安慰她,仅仅是说一两句场面话就像是躲的远远的,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她难过的想哭,可一想到就算她哭也不会有人心疼就懒得再哭,不想再浪费自己的眼泪了。几乎就是从那天起,叶喃学会隐藏自己的心,把自己伪装成冷漠,疏离的人,身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气息。

  所以这些就是她一直将吕林娍的真心视而不见并且看作理所当然的原因吗?她真想抽自己两巴掌,再吐自己一口唾沫说:吕林娍真是瞎了眼才会对你这么好,看吧,这么好一个姑娘对你掏心掏肺,你竟然一直在糟蹋她的真心,真想天降五雷,轰死你。

  两年来恐怕也就只有吕林娍才会在自己连屁都没放一个的情况下,还一直迁就自己,掏心掏肺的对自己好。这要换了别人早就一脚把自己踹的要多远有多远了。

  那样好的吕林娍,而自己这两年竟然一直在毫无顾忌的践踏她的心意,一想到这叶喃就更想抽死自己了。

  于是叶喃小心翼翼的牵住吕林娍的手,生怕她一个用力给甩开,并且质问自己以前为什么对她的好视而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薄荷凉了夏日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薄荷凉了夏日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