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花败无声
煊烨2020-08-02 22:252,020

  万千落花园中散,不知何时故人还。除却白尘洗炼来,人面桃花悲故去。

  正是一年风吹雨打去,院子里的梧桐花,茂盛,衰败,又落了。

  白紫色的花瓣曾是她最喜欢的物件,与她很像,纯洁,淡然,却带了些许妩媚。

  后院的梧桐最盛,这个时节里,淡淡的香气阵阵袭来,幽幽地飘进房间里。

  新来的丫头很是细心,偶然听闻管家说起大司命最喜院子里那棵梧桐,近日来梧桐花落不免有些伤感。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她便一早就到院子里,将那些昨晚刚落的尚且还新鲜的梧桐花收到篮子里,仔细小心地用水洗净、烘干、磨碎,制成香粉,午后放入大司命房里的香炉。

  点燃香炉的火,烟雾渺渺,清风徐徐,屋子里便弥漫着淡淡的梧桐香气。

  她本以为这样做会缓解大司命的伤感之情,不想弄巧成拙,大司命似乎更加悲痛,几日来更是眉头紧锁,毫无悦色。

  这日,丫头趁着大司命不在房里,便偷偷潜入房间,取了未烧尽的香料,不想一回头却被大司命撞了个正着儿。

  她下意识地把拿着香料袋子的双手往身后藏,眼神里不自觉带了些慌张,本来安昌浩还没注意到什么,反倒是她表现出来的这副与小偷(还是不怎么专业的小偷)被抓包时候十分神似的动作加神情,让他查觉到了不对劲。

  “你在干什么?”安昌浩一副疑惑的神情,盯着眼前这个并不眼熟的丫头,看服饰应当是府上的人,便更加不放心,唯恐钻进来了个哪里的“间谍”。

  本来这丫头老老实实交代便也没有什么,可她偏偏还瞒着不想让大司命知道实情,生怕他知道后再多一层伤心,便支支吾吾地随便东扯一下西拉一下准备搪塞过去。可是她越这样,安昌浩就越发怀疑她,眼神逐渐凌厉起来,像一把刀子刺进她心里。

  末了,她实在受不了这心如刀戳的滋味,随即哆嗦着从身后伸出手来,手心朝上,摊开手掌,露出方才紧攥在手里的些许香料,尚且散发着幽幽的梧桐香气。

  安昌浩仔细看了她手里的东西,倒是松了一口气,眼神里也瞬间没有了方才的冷峻,变得平和许多。

  可忽然她觉得,那个看向梧桐花粉末的眼神,好像一泓清澈见底的溪水,在狭小的山涧里四处游凌,透露出来了一丝无家可归的孩子般的无助。

  有那么一瞬间,丫头以为是她的错觉。

  那样的温柔缱绻和那样深不见底的无助,她从来没有见过。

  在她印象里,大司命从来是个冷静沉着的人,偶尔会有耍耍嘴皮子的时候,可就是从来没有见过过他这副模样。

  她大着胆子说话,声音还有些颤抖:“听、听管家说,大司命您格外喜欢这院子里的梧桐,所、所以,我就做成了梧桐花的香料,本想缓解您的怜惜之情,只是没想到······没想到让您更加伤心了,这香料还是不要得好。”

  “不用了,这香料很好闻,你费心了,放下出去吧。”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冷漠的距离感让丫头觉得大司命放佛是在千里之外对她说的,有一双手在无情地将她向外推开。

  “是。”丫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躬身乖乖地退了出去。

  安昌浩拿起桌子上的香料,一股脑全放到香炉里,点燃了炉火,静静地走到书架旁边,手在空中轻轻挥了两下。

  突然间架子消失,墙上出现了一个小门,是一间不大的密室。

  他走了进去,眼里噙满了泪,却始终忍住没让泪滴落下来。

  他知道,若是落泪,她看见了,会伤心。

  然而在他抬头看到那幅画像的瞬间,眼里的泪水却是决堤,一颗豆大的浑浊的泪珠从他眼底滑落,落在木地板上,无声无息。

  他痴痴地望着眼前的画像,看着画像上的那个“粉面含羞威不露”的女子,胸中翻江倒海,无语凝噎。

  他的脑海忽而里闪过六十年前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

  花天酒地、喝酒作赋、征战沙场、儿女情长、快意恩仇······

  音容笑貌,挥斥方遒,都像是印刻在他的心里。

  最终所有的画面闪过,停留在那个回眸一笑,明媚得能让人忘记所有忧愁与烦恼的笑容······

  过了许久,他终于开口,脸上映着两道清晰可见的泪痕,纠缠着苦笑和悲痛:“初肆,这么多年,究竟是我错了吗?”

  屋外下起了雨,他听到潺潺的雨声,心如刀绞,隐忍含下了最后一滴泪,转身往外走去,脸上忽而又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他是如此,他一直是如此,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表现过恐惧、害怕、无助或是其他,他似乎总是能给人安全感,让别人觉得即使天塌下来还有他顶着。

  为了顶起这个天,他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痛,也饱受了非人的折磨,这一切,始终逃不过一个“命”。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司命,也是孤独无助的可怜人。

  别人羡慕他拥有青春常驻的容颜,可在他自己看来,自己不过是一个连爱人也保护不了的囚徒。

  他救过无数人,也杀了无数人。

  可唯独救不下自己心尖上的人,亲手“杀”了她。

  救不了她,眼睁睁看着她从自己眼前消失,这与“杀”了她又有何异?

  他有软弱,也有无助,他的所有不安都只给了她一个人。所以自她死后,他便成了一个铁人,从此再无柔软之处。

  无力更改的事实称之为“命”。

  他知道,这是司命一族的宿命,他可以掌握天下人的性命,生死全由他说了算,可唯独,自己的命运,自己从来说了不算。

  他恨这样的宿命,可无力摆脱。

  他认了。

  千百年来,世人只知司命一族呼风唤雨,掌握着世间的所有。

  可未曾知道,那些手中拥有的一切,从来就不属于他们。

  忽如一夜秋风起,泪湿褴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