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风晴,宜出行
煊烨2020-07-29 09:512,134

  安清明醒了以后,司命一族恢复了正常运转。

  对于他的病情和病因,所有知情人皆守口如瓶,决不让多一个人知道,对外一律宣称“一场大病”。

  安昌浩的病情也恢复了大半,灵力恢复得差不多,容颜也回复到了二十几岁的样子。只是头发的发色不再像以前那般黑亮,掺了些许银白色,竟然比以前仙气了不少。

  对于这次的危机,安昌浩觉得并不像是单纯的偶然,将所有的巧合联系起来,仔细琢磨,竟像是一场精心安排好的陷阱。

  可他又偏偏想不懂这诡计背后的隐情是什么,安清明记不清梦境的内容,仅仅凭靠那一声“母亲”能推断出的又太少。

  他越想越乱,整个人阴沉下去,只好捏了捏眉头。

  他灵光乍现,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让门口的侍卫请了一个人来。

  他沏了上好的茶,正襟危坐在书房的桌子旁,仔细观察着里面漂浮的茶叶,不禁暗自赞叹着,果然是好茶,连颜色都这么清雅。

  请的人到了。

  寒暄几句过后,下人闻颜带上了门,书房里只留下了他们两个。

  “不知道大司命找我来有何事要吩咐。”

  “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我也就不绕圈子了,这次的事,你怎么看。”安昌浩低头弄茶,幽幽抬头看了一眼,等待着回复。

  “这件事情大司命比我更清楚,子墨了无头绪。”他低头抿一口清茶,会心一笑。

  他稍一顿,突然想起了什么,稍加思索之后缓缓开口,“不过我倒是想起一件事,前几日去西海途中,夜观星象,正北祁澜一族似乎有不祥之兆,只是当时情况紧急,不曾细想。如今想来,或许并不简单。”说完复又低头品茶。

  安昌浩低声“唔”了一声,也低头品茶不语。

  安清明自醒来之后情况并不稳定,梦中的片段总是在脑海里闪现,转瞬又消失不见,他拼命想要回忆起那个梦境,却始终只能记起那个模糊又有些熟悉的身影。

  安清歌说,他在将醒之际口中呼了一声“母亲”。

  难道,那个模糊不明的身影会是母亲吗?

  “母亲”这个词,对他来说有些陌生。

  他从来没有见过母亲,也并不清楚母亲的容颜,甚至是一张画像都未曾在家中出现。

  其实不光是他的母亲,就连父亲的母亲——他的祖母,也未曾听人说起过。

  或许,“母亲”是整个家族讳莫如深的存在。

  他很早就推断出了这样的结论,在别人家的小孩子还哭哭啼啼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他早已经闭口不提一个字。本就是需要父母疼爱的年纪,无端更让人心疼。

  安清明被下人请到了安昌浩的房间里。

  安昌浩的房门虚掩着,他进门的时候没有敲门,走进去正巧看见安昌浩正把玩着博古架上的古玩。

  “爷爷,怎么了?”安清明走到安昌浩身后,轻声说道。

  常年练功之人步子也是极轻,以至于从进门开始安昌浩都未曾发觉,于是在听到话音的一瞬,稍稍惊了一下,手里的玉石也险些从手中滑落。

  “哎呦,吓死我了,你小子,进门不能吱一声嘛,差点把我的心肝宝贝给摔了。”安昌浩一脸惊魂未定,拍了拍手里的古玩,故作一副责怪的样子。

  清明嫌弃地白了他一眼。

  不巧,倒霉的爷爷刚好也瞥见了自家孙子这一脸嫌弃的表情,悻悻地收起方才的玉石,又作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乞丐模样,自顾自地说着:“果然啊,人老了就没有好果子吃喽,自己伤的这么重,还要被自己家的孙子欺负,可怜啊,可怜啊。”

  安清明并不理会,反而把双臂盘扣在胸前,默默看着这个安昌浩精彩绝伦的“表演”,脸上冷漠的表情让人觉得就算是两只鸡打架也比眼前的表演精彩百倍。

  安昌浩见没人搭话,自己徒然觉得有些尴尬,干脆话锋一转,侧身对着清明,试探性地上下打量着清明,言谈就像是在跟一块上好的肥牛肉自言自语。

  “我听说北山有一株大神树,灵气的很,取其树枝做成笔杆,下笔时有如神助,无论是题字还是作画······”他长舒了一口气,继续侃侃而谈,“皆跃然纸上,只是不知道······我这一把年纪了,还有没有机会能够······”

  安清明的心思本就玲珑剔透,从安昌浩的话中也大致听出了其中意味,淡定地看着眼前的安昌浩,竟也有几分宠溺,轻轻吐出几个字来:“知道了,那棵神树具体在什么位置?”

  安昌浩见他这么爽快,二话不说将一幅有些破旧的羊皮地图拍在书案上,顾盼神飞,神采奕奕地指明了大神树的方向,又交给了安清明几件物件要他顺道交给正北祁澜一族族长。

  安清歌此时碰巧从紫阳那里过来,瞥到安清明手上的东西便知他要出远门,嚷嚷着要一起跟着去。

  安昌浩并不同意,随便找了个“北方之地都是些吃小姑娘的糙汉子”一类的理由搪塞过去。

  安清明悠悠地看着自己爷爷胡言乱语满天飞,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隐隐的笑。

  安清歌几番辩解无果,也只好失落地作罢,跟着安清明一起退出去了。

  “好了,有些地方不是谁都可以去的,你就乖乖在家练你的笛子吧,别把紫阳一个人扔在家里。”安清明轻轻拍着安清歌的肩膀,语气有些宠溺。

  清歌似有似无地听着哥哥的劝慰,对刚才的事耿耿于怀,突然如梦初醒,转头问清明,“对了,你去北边干嘛呀?”

  “找人。”安清明只说了这两个字,任凭安清歌如何追问也只是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的微笑,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今晚的月光,有些明媚。

  风正晴,宜出行。

  两天以后,安清明按时出发。

  一个人,一匹马,一曲长歌,一朵紫阳花,一路向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