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亦梦亦幻
煊烨2020-07-29 09:513,335

  安府大宅的后院养了一丛绚丽旖旎的花,很有灵性,每年只在盛夏时节开放,每一个雨过天晴,便有一朵悄然开放。

  花瓣小巧精致,泛着透亮的紫红色,落上雨滴,很是剔透别致。

  这花的种子,是她来时的那年带来的,名字也与她一致,唤作“紫阳”。

  从安昌浩的房间退出来,遥遥中依稀听到了古琴与笛子和鸣的乐声,安清明神情稍有松懈,转身向后院走去。

  古琴婉转悠扬,笛子清雅灵动,琴笛合奏倒也别有一番风韵,一曲终了,亭子旁边的紫阳花似乎更加娇艳,手执乐器的两名少女似乎对这次的合奏很是满意,侧脸相视,会心一笑。

  一旁抚古琴的那名少女身着以粉色和淡紫色为主色调的襦裙,眉眼含笑,与雨后初晴的景色相得益彰,像一幅绝世流传的画,让人沉醉留恋。

  少女抬头看了一下远处的回廊,在看到了什么之后忽又低下了头,脸上泛起薄薄的一层红晕。

  另一名青衣少女循着她方才的目光看去,看到撑伞含笑伫立的安清明之后生起一脸笑意,高兴地向他跑去,“哥,你怎么来了,父亲他回来了吗?”少女的声音并不像她本人的容貌一样清脆可人,倒是略微带着一丝烟气,哑哑的,却也并不难听。

  安清明轻声“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讲什么,反而赞叹起她们两个方才的演奏,“几日不见,你们两个的合奏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紫阳,你的琴技也是愈发炉火纯青了。”

  身着紫粉襦裙的苏紫阳在抬起头听到自己名字的一刻,忽又低下了头,脸上的红晕比刚才更加深沉。“清明哥哥说笑了,若不是清歌的笛声,这首曲子也不会如此婉转。”

  站在一旁的安清歌,就这么看着双方你来我往,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了行了,这么没营养的夸奖寒暄,我听都听腻了。既然父亲回来了,我也好久没见他了,我们一起去找他‘叙叙旧’吧。走吧走吧。”清歌转身揽上清明的胳膊。

  突然间,安清明发觉身体有些不对劲,不待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全身无力,晕了过去。

  安清歌与苏紫阳大惊失色,上前扶起安清明,忙唤了旁边的随从把安清明送回到房间,叫了蛊医来。

  安清明无故晕倒自然也惊动了尚在养病的安昌浩和刚回来的安伯贤,两人听到消息,顾不得方才正商量的事情,匆忙赶往清明的房间。

  蛊医在看过伤势之后,微蹙眉头,向一旁的大司命和安伯贤行过礼,面色凝重,缓缓说道:“少司命并无大碍,许是动了什么不该动的东西,遭到了反噬,精神尚且有些薄弱,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拙医无能,尚且无法为少司命诊治,还请大司命和安大人见谅。”

  安伯贤和安昌浩并不惊讶,更像是早就知道了,听完蛊医的话,便也没有多问。

  只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安清歌关心情切,急忙问蛊医到底如何才能使清明醒过来。蛊医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恐怕只能靠少司命自己才能叫醒自己。

  无关人等,包括蛊医,一并退了出去,屋子里留了安清歌、安昌浩和安伯贤。

  “清歌,你在这守着清明,如若今日还是醒不过来,怕是凶多吉少,就得挺身走险试一试了。”安昌浩一字一句,十分凝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昏迷了一天之后的清明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安昌浩不得已召集起部分得力的族人,并未说明原因,只是吩咐下去要他们在七日之内找齐“西海之水、白牛浊泪、睡莲晨露、首阳山参、西域湖砂”这几样东西。

  这几样东西并非易得之物,然而并没有多说什么,速速领命之后就各奔东西。

  昏迷不醒的第二天,意识尚不清醒的安清明,恍惚中吐了一口暗红色的血,病情愈发严重。

  守在病床旁边的一众人,只能看着他的这个样子白白地着急,毫无办法。

  司命一族,现在无疑是受到了重击,大司命伤病尚未痊愈,少司命命悬一线,族中人心惶惶,如履薄冰。

  安清明做了一个梦。

  在他面前有一棵树,似乎是一棵神树,从树叶到枝干,幽幽散发着神秘未知的气息,幽静地伫立在那里,透着百年的沧桑。

  隐约中他听到什么声音,像是在呼唤着他,又或者是指引着他往前走。

  他仔细端详着神树,将信将疑地往前走着。在靠近神树的那一刻,有某种强大的力量将他一把拽了进去。他来不及多想,也没有力气反抗,跟着跌跌撞撞进入了里面。

  与树外安静祥和的气氛不同,神树里面的世界似乎是另一种存在。望着眼前一切,他的脸上充满了震惊与错愕。

  他抬头仰望着,空中弥漫着朦胧的黑雾,没有一点要散去的迹象,不知过了多久,也还是一样的昏暗。似乎这里从来没有天亮。

  然而在这样的昏暗中,那一丛丛火光清晰可见,平原,山野······所有存在生灵的地方,都被黑暗拢罩着,却又都被火灼烧着,没有人惧怕这黑夜,也没有人关心火势。

  只听得见嘶吼声,强烈地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夹杂着恐惧和不安,整片天空都是战争的献祭。

  他站在某处的山脚,定睛看着远处的一处厮杀的战场。心头莫名袭来一阵惶恐,只得睁大了眼睛注视着这一切。

  参与战争的人,或许那些算不上人,因为他们根本不具备人的正常形态,更像是一群野兽,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皮毛,光溜溜的透明皮肤下流动着黑色的血液,一双铜铃大的眼睛如黑曜石般明亮却又黯淡,双脚站立着,极其佝偻。

  凶残和暴戾是与生俱来的气质,他们仿佛是杀戮的化身,永无休止地征战、厮杀。在敌方倒下的最后一刻,就已经撕裂了全部,疯狂地吞噬着,蛮横地塞到嘴中。

  毫无没有团队意识,所谓的团体作战也不过是为了吞噬更多的同类。

  无休止的残杀,四处弥漫着恐惧。弱肉强食,他们没有退路,同样也举步维艰。

  这是一场生存的游戏。

  黑色的血液如同雨滴落在每一寸土地上。

  这样的战争一直进行着,并没有任何事物注意到安清明的存在。

  与其说他在经历,更像是在观看,他是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另一种存在。

  他不知道这些异类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只是偶尔遇到身旁有斗争发生,四处飞溅的血蹭到他的素衣青袍上面,多了竟然像一幅泼墨山水。

  他向山顶慢慢走去,想看清这里的一切,然而每走一步,便会看到更多的厮杀,看得多了,竟也麻木了。他不知道这些意味着,只是隐约中觉得不寒而栗。

  天空中蓦然浮现了一道亮光,有些耀眼。抬头去看,却发现那是一盏孔明灯,闪烁的光在这无尽的黑夜似乎足以照亮整个世界。

  那盏灯像是从天而降。悠然飘过山顶的时候,慢慢膨胀,扩大到一定体积后突然炸裂,化成点点火星,如流星雨落到每一寸土地。

  火星并不是烈焰的红色,更像是淡淡的鹅黄色,微弱但明亮。

  在炸裂的那一刻,所有异类的争战几乎同时停止,瞪大了它们硕大的眼睛,像是享受着这眼前盛大的景象。

  火星落到地面的一瞬,所有杀戮的气息都被净化,异类的脸上浮现了从未有过的安详。

  身体被点燃,随即化成了灰烬,并没有恐惧,反而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淡然,或许这对它们来说,是一种久违的解脱。

  这或许不是最好的结局,却是最好的宿命。

  安清明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有些错愕,思绪纷飞,这或许,是天意。

  这些异类也同他一般,背负着不可违背的命运。灭亡,是最好的归宿。

  他的眼底不知何时起了一层薄雾,隐约看见了一个斑驳的人影,似乎是个年轻女子。模糊的轮廓,飘逸的长发,淡黄的衣裙,在他胸中骤然燃起一团火焰,火光灼灼,看不清到底烧着什么。只让他觉得胸口发闷,有种胀裂的疼痛感。

  人影离他越来越近,他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有些灼热。

  在看不清面容的时候就已经被对方的温度裹挟,焦灼的温度让他动弹不得,只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是谁?”

  女子没有回应,而是露出了一个微笑,隐约像是带着些欣慰。

  身上的疼痛感愈发剧烈,快要超过他的承受限度,他不得已紧紧闭上了双眼。

  “母······亲!”

  猛烈睁开了双眼,呆滞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他收起放空的眼睛,重新聚焦,目光缓缓落到床边的人身上。

  他强撑着意识在恍惚中拼命挤出一个微笑,哭成泪人的安清歌和极度担忧的苏紫阳,抬起左手抚上安清歌的头,虚弱地说着,“傻丫头,哭什么。”他用尽了力气喘息着,已经没有别的力气去说话了。

  他仅有的精神力全放在了那个梦里,可醒来的时候梦境已经忘记了一大半,身上的刺痛感尚在,他拼命回想着,那个不真切的身影,到底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