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桃夭大人是何方神圣
煊烨2020-07-30 16:132,292

  细算起来,这是安清明生平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不免有些激动和兴奋,嘴角忍不住上扬,明媚不张扬的笑容,藏在了白马奔驰而过的风里。

  他快马加鞭,清晨时刻出发,傍晚时就已行至百里。

  街道很是繁华,他溜着马走在街道上,尽管已是夜幕,街市上仍旧灯火通明。又因过几日是乞巧节,逛街办货的人也络绎不绝。

  安清明一路走走停停,时不时朝街道两边望去,想着挑一家舒适的客栈休息一晚,明早再继续赶路。

  路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卖扇子的摊子,聚集着很多人,哄抢着摊位上的扇子。

  此时天气尚有一些凉爽,原本这扇子不该这么受欢迎。

  只不过因了过几日的乞巧节习俗——善男信女分别以扇掩面,待月上柳梢头,男子和女子便相会于树下——这扇子才因此成了抢手货。

  安清明对这些普通人家的习俗活动不感兴趣,更是对这些扇子一点兴致都没有,不过刚巧在路过时听到两三个公子模样打扮的青年在议论着最近新开的一家酒楼,好奇着便停下多听了几句。

  “哎哎哎,你买不买,不买快走,别挡着我做生意。”小摊老板见一人一马挡在自己的摊位前,终于不耐烦地开口了。

  被他这么一问,清明显得有些局促,匆匆掏出几枚钱币,随手拿了架子上一把红色桃花的折扇,牵着马快步走了几步,走开了。

  听那几个人一番神乎其神的言论,倒还真是想去那个传说中的“醉花楼”看看,安清明根据所指,先把马寄养到了当地的一家马司,一路走到醉花楼门前,停了脚步,踌躇着要不要进去。

  只见醉花楼门前灯火通明,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偌大的牌匾上不知是哪位书法大家题了“醉花满堂”四个字,很是洒脱,飘逸不羁又苍劲有力。

  清明站在门前品析这几个大字,忽然听到酒楼里传来一片叫好声,片刻后,又仿佛万籁俱寂,一阵悠悠的琴鼓声传出,虽说是前奏,却足以穿入进听者的心脾,时而婉转,时而强劲,如一首乱心曲,微微撩拨着心尖。

  如此直击人心的琴曲,从来,他只在一个人那里听到过。

  他被这曲子吸引,想仔细听听这曲子,身体便不自觉地往里面走去。

  刚走到酒楼的门口,就被守在门口的保卫给拦了下来。

  “请这位少爷出示信物,方可入内。”

  “信物?什么信物?”清明从方才的曲子中缓过神来,有些懵然。

  那保卫也算是通情达理,并不急躁,慢慢解释着:“看来这位公子是新客,我们醉花楼有个规矩,凡是入内的客人,须得身上带有花色的物件儿,无论大小,无论材质,有花即可。”

  安清明有些丧气,心想他自己出门也没有带什么小姑娘家家的花手绢什么的,全身上下也是青衣素袍,连个花纹都没有,不禁有点失落。想着这曲子怕是与他无缘,转身欲走。

  忽而又想到了方才仓促之下买的那个桃花扇子,兴许有用,就掏了出来给那保卫看。

  保卫看了,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略显狡猾的笑容,躬身行礼,说了句:“原来您是奔着桃夭大人来的,公子有请。”

  安清明被“放”了进来,很是欣喜,自然也就没有理会那小厮口中的“桃夭大人”是何人物。方才被那么一拦,进来时已是一曲终了,酒桌和茶桌旁的观众们又是一片哗然,连连拍手叫好。

  不知哪来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在酒楼里的舞台上,似乎有一阵风,吹得这些花瓣在空中停留,落得极慢。安清明伸出手去,正巧有一片花瓣不偏不倚落在他手上,随手一拈,才发现,这原是桃花的花瓣。

  花瓣在酒楼的每一个角落里飘落,犹如仙境一般。

  众人皆虔诚恭谨的样子,屏气凝神,候着这盛大的时刻。

  万籁俱寂,“仙子”翩然而至。

  长发仙子抱琴,身着一身淡粉色阔松长衣长裙,从二楼以一个极美的难度系数极高的空中旋转360度动作跳落到舞台中央,及腰长发在空中随风起伏,瘦弱的腰线与宽松的衣服相得益彰,隐隐露出锁骨前娇嫩白皙的皮肤,皎洁如玉一般,凝霜皓雪。

  如此这般的姿色与如如此浩大的出场,叫人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仙”。

  客座无一不为眼前的仙子着迷,痴痴地望着背影,幻想着会是一副怎样绝美的面容。然而在真正看到仙子转过身来的那一刻,竟然并没有对仙子脸上的面具感到万分的惊奇,反而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

  这样绝世而独立的仙子,绝美的容颜或许就该隐藏在面具之下,才更让人觉得能够亲近。

  仙子着一身浅淡粉色的衣裙,发色极其乌亮,衬得皮肤更加白皙,佩戴的面具是白底金色花纹。

  仙子轻飘飘从天而降,凌波微步,白色的鞋履轻掂落地,随即一个轻灵的转身便坐到舞台中央早就摆放好的长椅上,顺势将古琴安放到长椅前的红木雕花桌子上,额前的长发随着低头滑落到胸前,越发显得她整个人如梦如幻,仙气飘然。

  偌大的台子,一人,一琴,万千落花,簌簌落下。

  低眉信手续续弹,千树万树桃花落,间关莺语花底滑,素锦华裳美人面。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典雅又不乏灵动的曲子,如一壶清酒,甘冽澧香,让在座每一个人都如临仙境一般,曲终须臾还沉醉其中,流连忘返。

  安清明站在正对舞台中央的位置,静静地注视着台上人的一举一动,恍惚中看见了苏紫阳的影子,在后院亭中徐徐拨弄琴玄。

  在他面前的这两个人,大相径庭却又不谋而合,让他忍不住把目光停留在了台上的人身上,片刻也未曾离开视线。

  不知是谁响起了第一声掌声,随即众人从仙境被拉回凡间,紧跟着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与叫好声。只有安清明还呆呆地站在原地,站在离舞台正中只有几丈的地方。

  他凌冽的目光吸引了琴者的注意,稍一仰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一个灼灼如热火,一个簌簌如清流,交织,纠缠,像是赴了一场几百年的约定。

  长发与花瓣纷绕,面具之下,清明分明看到仙子的嘴角微微上扬。

  安清明回过神来,顿觉似乎有些失礼,促促把目光收回,转身往一侧账台那里走去,脸颊处竟浮起一丝绯红。

  “麻烦给我一间客房,中等客房即可。”

  舞台空了,看客们也大都散去,稀稀落落的残客嘴里还小声嘀咕回味着方才仙境般的体验。安清明也不例外,脑海里那个人的样子挥之不去,从小二那里领了房牌,恍恍惚惚上楼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