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往者不可谏
煊烨2020-08-11 00:072,210

  安清歌和沈紫阳一行人经过几天舟车劳顿,终于顺利到达了沈紫阳父母的墓地。

  沈紫阳的父亲曾经是十几年前威震一时的大将军。征战沙场,与番邦交战无数,战功赫赫。沈大将军在世时,沈家也算得上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显赫世家,不少达官显贵都觊觎着苏家女婿这个香饽饽的位置,踩破了门槛想跟苏家的独女沈紫阳定下娃娃亲。

  可惜造化弄人,英雄早逝。后来沈大将军在与西域小国交战时不幸战败,军队死亡惨重,沈大将军自知罪责深重,既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也无颜苟活,毅然在沙场拔刀自刎,死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沈大将军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到京城,无人不为之叹惜。沈夫人更是整日以泪洗面,思劳过度,没过几日也跟着沈大将军去世了,只留下当时尚且年幼的沈紫阳。沈夫人临终时将沈紫阳托付给了府里信得过的一个奶妈照顾,可谁知道奶妈拿了沈夫人留下的钱财竟然潜逃了,留下沈紫阳无人照顾,在街头流落了几个月之后才被找到。

  皇后心疼当时只有四岁的沈紫阳,又看她乖巧懂事,便收了她为义女留在宫里。虽说是义女,可皇后待她并不比待其他皇子差多少,她自己没有女儿,因此便沈紫阳视为己出。

  皇帝深深惋惜沈大将军的死,所以便赐了沈紫阳为公主名号。

  沈紫阳虽说是贵为公主,但是幼年时漂泊不定,过了一段时间的苦日子,后来又一直在宫中生活,朝廷中勾心斗角的日子看得司空见惯,难免会觉得寄人篱下,缺乏安全感。

  她自小身体就不好,在皇宫里待了几年也未见起色,反而身子越发薄弱,时常夜里做噩梦惊醒,整日精神恍惚。宫里的太医通通束手无策,无奈只好请了巫医来看。

  巫医诊断出沈紫阳是天生体内缺了一味精神,并无根治的办法。唯一的办法是住到八荒八大家族中的某一族里,用灵力去补贴那一味精神。

  论起灵力高低,当属东南司命一族,所以皇上就将沈紫阳送往首阳山,托付安家代为收养。这也就是后来为什么沈紫阳会住在首阳山的安府。

  除了沈紫阳本身身子弱这一方面的原因,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朝廷忌惮司命一族巨大的灵力,生怕威胁到朝廷的地位,将沈紫阳寄居在安氏一族,也是想在安府安插眼线,以便于实时监控司命一族的一举一动。

  沈紫阳父母的墓,按照沈夫人生前的遗愿,建在了沈将军的老家一代的一个林子里,虽说也在偏东南方向的位置,距离首阳山尚且有一段距离。

  安清歌挽着沈紫阳来到沈紫阳父母的墓前,从随从手里接过早已备好的酒菜,一样一样摆在墓前,又往酒杯里倒满了酒,对着墓行了礼,将杯中的酒洒在了地上。

  沈紫阳跪在墓前,俨然哭成了一个泪人。

  “爹,娘,紫阳来看你们了。”

  安清歌看沈紫阳哭得惨烈,急忙安慰她:“紫阳,你别太伤心了,小心哭坏了身体。”

  沈紫阳微微点头,说:“清歌,我想跟我爹娘多待一会儿,你们暂且回去吧。”

  安清歌应着,示意随从一同退下,却始终放心不下,于是在附近的林子里兜转。

  一名随从看安清歌好像面有不堪,便上前询问是否不舒服,可她只说是风沙迷了眼睛,并无大碍。

  其实她哪里是被风沙迷了眼睛,而是被沈紫阳“触景生情”,不禁想起她自打出生就没有见过的娘亲。

  从小她不曾见过娘亲,甚至连听都没有听人提起过。

  她生性好玩,总是跟一群外族的孩子玩在一起,那些外族的小孩便时常嘲笑她是个没娘的孩子,她气不过就上前和几个外族的孩子打了起来,有一次下手重了,被孩子的父母控告给了安昌浩,足足被罚跪两个时辰。

  她虽觉得委屈,但是又不屑于解释,就一边跪在外面一边哭。

  她觉得从来没有那么无助过。

  后来眼泪哭干了,眼前变得模糊,身子也越发沉重,意识不清倒了下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旁边只有安清明一个人。安清明问她为何要打别族的孩子,她并不解释,只说让他别管。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提起这个事,但是母亲在她心里却是个越来越大的疑问。

  她有一次问安清明想不想知道母亲的事,安清明只回了一句“不想”。

  她想不透为什么安清明不想得知母亲的事情,那是她第一次觉得无论何时都很温柔的哥哥变得十分冷酷。而凭她一己之力也实在难在家里发现关于母亲的一丝过往。

  母亲始终是安清歌心里的一道疮疤,不痛,却时常触目惊心。

  林子里的空气不知何时变得污浊,当安清歌发觉不对劲时,空气中已经弥漫着灰黑色的烟尘,直熏得人睁不开眼睛。安清歌想回到墓地那里把紫阳带走,却辨不清方向,凭感觉走了一段路,最终发现是在绕圈子,小小的林子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迷宫。

  她在林子里歇斯底里地叫着紫阳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应。

  沈紫阳从墓地起身,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空气里突然变得迷雾四散,致使她看不清路。她尽她的最大力气叫着清歌的名字,却始终没有人回应。她越来越慌张,身体里的神经绷得越来越紧,接着脑子一阵发麻,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承受,晕了过去。

  安清歌等众人在小溪旁边发现了沈紫阳,发现时她安然躺在小溪旁边的一处草地上,昏睡过去。安清歌将她轻轻叫醒,问她为什么会躺在溪边,她只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唯一只记得在墓地的时候天色变得昏暗,后来就没了意识。她醒来的时候手上攥着一株白色的花,可这朵花究竟是怎么来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沈紫阳只说她做了一个梦,醒来时已经忘了大半。

  她只记得梦里一个浑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面容俊秀,对着她说了几句话。

  可那些话,她一个字也不记得了。

  沈紫阳看着手上那株白色的花,仔细回忆着刚才的梦境,那个梦境就像风一样吹过去,她试图去抓住,可终究是徒劳,她的头也愈发疼痛。

  “算了,我们回去吧,你没事就好。”安清歌劝她不要再回忆那个梦境,将她扶了起来。

  “嗯。”紫阳乖巧地点着头,可脑子里始终都是那个黑衣男子。

  到底是谁,又到底讲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