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被调包了
煊烨2020-08-04 21:012,705

  安清明和山岚离开小镇后,就一路向北。

  山岚虽然好奇安清明的身份,但也从未询问过过多关于他的信息,只知道他是为了寻找什么古木做成的什么笔。

  他并不关心这些,他只认准了两点:带他逃出来,并且是个好人。

  自从他上次不小心中了醉花楼老板的奸计,一直被扣押在那里做他的“摇钱树”,每日自由全无,也尝尽了苦头,这次侥幸逃出来,于是十分小心,不敢放肆,生怕自己说错做错,被安清明扔下不管。

  临近正午,本来是晴朗的天气,不知哪飘来一阵乌云,接着就劈里啪啦落起了豆大的雨,他们只得临时改变了行进的方向,住进了附近小镇上的一家客栈。

  说来奇怪,占地不算小的镇子上,居然就只这一家客栈,平日里来来往往的过客不在少数,却鲜有来这家客栈住下的,似乎都是赶在傍晚前就匆匆离去了。

  安清明心下正生疑,一个不留神就被山岚拉进了客栈。

  山岚像是十分熟悉这套动作,娴熟地招呼着店小二多上些好酒好菜,紧接着一阵秃噜又报出了许多光听起来就让人觉得耳不暇接的菜名。

  安清明见他这副样子,竟然觉得十分好笑,不觉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山岚转过头来问安清明,看见他脸上温柔似水的笑容,竟有些脸红心跳,倒与姑娘家见心上人羞涩时候的神情有几分相似。

  “我是看你这一套动作很是娴熟,想来一定是平日里在醉花楼耳濡目染了不少,转而又想起你在醉花楼时那副迷倒众生的样子,实在是与你这副泼辣样子相去甚远,不免觉得好笑。”

  山岚听了这话,并不觉得好笑,他觉得这就像是在揭开他的伤疤一样,提醒他曾经受过“非人”的待遇,挥一挥手,摇头说:“罢了,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谁还没有年少误入歧途的时候,你真当我在醉花楼过得开心吗,我要不是逃不出来,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逍遥快活呢。”

  既然说道这里,安清明正好顺着话茬试探他:“那天我看你轻功还不错,是个身上有功夫的人,竟然会被困在那里,那个醉花楼老板到底是有多大本事才能让你三番五次逃不出来?”

  山岚深深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搭在他的琴上面,气愤地说:“那黑店老板也不知道去哪淘换来的邪物,镇压住了我这琴的灵力,本来我修为不深,体内灵力还不稳定,得合奏古琴才能发挥得完全,可这个黑心眼的人又偏偏镇住了我的琴,无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所以一直逃不出他的控制。”

  安清明听他此言,方知山岚许也是八荒族人,便放下心来。

  “本来我的琴是被镇压在一间黑屋子里,就是上次我们去的那个,灵力完全被镇压住了,我就算偷出来也无计可施,可那天晚上却像是突然觉醒了一样,我感受到了它的灵力,这才想着要连夜偷出来赶紧逃。”山岚若有所思,片刻后又突然开口说道:“可能那晚入住的客人里有人的灵器灵力在我的琴之上,这才激起了它的灵力。也不知是哪位高人,灵力竟然这么高。”

  安清明只是笑而不语。

  他素来是知道他的玄玉镜灵力高强,可这种说法却也是前所未闻。

  山岚侃侃而谈期间,小二一趟一趟忙不迭给上齐了菜品,又从后厨的酒窖里搬来了一坛上好的女儿红。

  山岚那双灵动的眼睛早在看到小二端上来的那盘烤鸡时就已经目不转睛,瞬间没了心思再跟安清明说下去。

  待小二把酒菜上齐,他手脚麻利,三下五除二就把酒开封,先给安清明倒了一碗,又给自己碗里倒满。

  尽管眼睛已经直勾勾地看着那盘香喷喷的烤鸡,可酒桌上的礼数他倒是也记得清清楚楚,端起酒碗便开始对安清明的相救之恩表达了一番滔滔不绝的感谢,又立马干掉自己手里的那碗酒,嘴里不停变换着酒桌上寒暄行酒令一类的说辞,迅速干了三碗酒。

  最后终于又落到那盘烤鸡上,撕下一条鸡腿囫囵啃了起来。

  比起山岚这套行云流水的行式,安清明显得文雅不少,但也耐不住山岚那双快要喷出热情的火焰的大眼睛,勉为其难也干了三大碗酒。山岚这才肯罢休,继续自顾自啃烧鸡。

  安清明比不得山岚,毕竟是中规中矩勤勤恳恳的少司命,平日里八成时间都用在练功上,酒量自然不怎么好。喝完这三大碗女儿红,起初还不觉有什么,谁知这酒后劲实在是大,他眼前逐渐模糊起来。

  眼皮越发沉重,安清明摇了摇脑袋,搓了搓眼睛,嘴里不知嘟囔了几个字,直直地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

  睡觉的时候身上的衣服一件没脱,所以睡得极度不舒服。不过,最让他没睡舒服的原因,还是因为他醒过来发现山岚的一条腿横在自己身上,压得他动弹不得。

  他小心翼翼地把山岚的腿从自己身上搬下去放好,慢慢坐起身来,看着旁边还在熟睡的山岚。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山岚的脸,白皙的肤色,深邃的眼廓,薄薄的嘴唇,竟让他一时间看出了神。

  他忍不住伸手撩去山岚头上的碎发,脑海中又出现了那晚醉花楼的情景,心里好像有一汪溪水缓缓流过。他从未说过,在他心里,那是他十七年来见过的最美的景象。

  他慢慢回过神来,起身,脱去上衣,露出瘦瘦的却很紧实的上身,盘腿坐到旁边的躺椅上。昨晚的酒劲太大,到现在头还有点胀痛,他得要运用体内的灵力把这股残留的酒气逼散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山岚也醒了过来,他安静地躺在床上看着不远处安清明。

  美好的肉体,让他心里暗暗赞叹着,认真欣赏着,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狡黠的笑,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

  真是“温饱思淫欲”,这话一点没错。

  门外一阵敲门声,是店小二来送饭。

  安清明匆匆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转身对上床上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看的山岚,突然一阵羞耻意涌上心头,匆忙避开了山岚的目光,走到房门旁开门。

  店小二把饭放到桌子上,又上下打量了他们两个人一番,恭恭敬敬退出去了。

  简单洗漱过后,安清明拿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一杯热茶,推到山岚面前,示意他喝下去醒酒。山岚接过茶杯,想也不想地一口喝下去。

  茶水太烫,他一口咽下去,只觉得从嘴里到胃里像是着了火一般,拼命张着嘴哈气。

  “茶这么烫也不跟我说一声,你要谋财害命啊!”茶水太烫,山岚被烫成了大舌头。

  “谁叫你喝那么快,店小二刚刚才端上来,这茶水可不就是热的么。”安清明不紧不慢,端起茶杯细细品味着自己的那杯茶,又故意吹了吹,抬眼看了山岚一眼,慢慢喝下去。

  “不过说起来,你觉不觉得刚刚来送饭的那个店小二有些可疑?”

  山岚回想了一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好像还真是,那个店小二贼眉鼠眼的,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我跟你说,以前在醉花楼的时候我见的人多了去了,是好人坏人,我一打眼就能看出来。仔细想想,那个店小二确实不像是个好人。”

  安清明蹙着眉头说:“打从到这儿我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吃完这顿饭,我们就出发,不能在这儿久留。”

  山岚十分赞同他的话,开始往嘴里胡吃海塞,以风卷残云之势席卷了桌上的各类糕点后起身收拾行李。

  拿起他的行李,顿时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山岚将行李在手上掂了掂,一阵心梗,急忙拆开行李查看。

  安清明注意到山岚面色难看,急忙起身到山岚旁边询问情况。

  “糟了,我的古琴被调包了。”山岚心若死灰,懵然无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