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鬼火
煊烨2020-08-03 21:152,333

  初四是日,后院又飘起了阵阵琴笛和鸣的乐声,引来翩跹蝴蝶,流连在清晨刚开的紫阳花上。

  有一点颇为奇怪,每逢初四,满院子里开出的紫阳花一水儿全是白紫色,映衬之下,连平日里最艳的牡丹,也黯淡了不少。

  曲终,粉衣少女的手还放在古琴上无处安放,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不远处的紫阳花。

  初四的紫阳花,总是开的格外的好。

  安清歌瞥见了紫阳这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坏笑,打趣说道:“怎么了,这怕是得了相思病?”

  沈紫阳自知她话里有话,倏地红了双颊,默然低下了头,两只手放在衣裙上相互“厮打”。

  “我没有······你别瞎说······”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很快便有小厮来打破了这奇妙的氛围。

  安清歌和沈紫阳一同到了大厅,一齐走到正在品茶的安昌浩面前。

  “什么事啊,老头儿。”安清歌饶是一副大大咧咧的做派,全然不像大户人家的小姐。

  安昌浩放下手中的茶杯,开始了碎碎念:“你这丫头,怎么比你哥还不懂事,你瞧瞧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语气吗,可怜我一个人把你俩从小拉扯到大,没有功劳也有苦······”

  安清歌平日里听这话听得多了,耳朵里生茧便不耐烦,连忙打断了安昌浩的话:“你叫我们来就是为了看你装可怜的?”

  “咳咳,你这孩子。”安昌浩讪讪地停了嘴里的说教,满是无奈。再一说,安清歌这样子谁也赖不得,谁让他自己也是个这么不拘礼数的人。

  孙不教,爷之过啊,想到这,安昌浩不禁摇了摇头。

  “想来过几日,就是紫阳父母亲的忌日了,紫阳来我们家多年,每年都是清明陪着紫阳去扫墓,今年他不在,就由你陪着紫阳去吧。你自小不如清明稳重,叫你去总归也还是不放心,我安排了几个得力的人陪你们一同前往,路上可不要惹祸。”

  安清歌细数了一下,确实再过十日便是紫阳父母的忌日,因为每年安昌浩总不许自己前去一同扫墓,所以对这日子便也不敏感,今日这么一说,倒也想起这么一回事。

  一旁的沈紫阳依旧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劳大司命烦心了,紫阳不胜感激。”总归还是有距离感,平日里接触也不多,沈紫阳甚是恭敬。

  “紫阳,你这样说可就疏远了,虽说你是九岁时才来这里,可这几年来,我也视你如清歌一般的亲孙女,对自己的亲孙女怎么好也都不为过,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呢,以后就不要再这么客气了。”安昌浩倒是对沈紫阳这副安安静静的样子十分受用,觉得这才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还不忘对着安清歌旁敲侧击几下:“再说了,你这么乖巧伶俐,也可说是大家典范呢,我又怎么能不疼爱。”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着安清歌轻笑了两声,颇有点“指桑骂槐”的味道。

  紫阳含笑点头,并不言语。

  安清歌哼唧了两声,拉着紫阳直往外走。

  安清歌和沈紫阳隔日便出发,沈紫阳父母的墓地距离首阳还有一段距离,考虑到沈紫阳只是一个没有灵力的普通娇弱小姐,于是忌日前几天就动身。

  ······

  至此,安家大院人去楼空。

  安昌浩特意把安清明和安清歌都支开,借机参加朝廷议事,实则独自上了首阳山。

  首阳山经过上次的重挫,灵力尚未完全修复,封印也时好时坏,因此不少居心不纯之人以及异族异类趁虚而入,首阳山上空盘旋的灵力封界也呈现混沌之气,乃是大不祥之兆。

  安昌浩一路披靳斩棘,所到之处,恶灵无不闻风丧胆。这些恶灵中,大多是想要夺取灵力登上捷径成仙的小妖,早在安昌浩来之前,就已经经历了不少厮杀和争夺,死伤惨重,倒也为安昌浩省了不少力气。

  他沿着山路,一路杀上了山,途中遇到几个小妖王,与之一战,却弄得自己有些狼狈,身上也出现了几处伤痕。

  这到底,还是老了。

  他自知这些小妖不会无端出现在首阳山,更像是被聚集在这里,如此这样厮打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从腰间取出那把镶玉的扇子,拿出自身三成的功力注入扇身,随即便幻化出数以十计的小人,一个个整齐排列。

  “你们去把这山上的小妖都清干净。”话音刚落,小人们就化作烟雾消失了,分别去往了不同的地方执行任务。

  安昌浩摆脱了纠缠着的小妖,加快了上山的速度。越往山顶走去,心里就越发觉得闷,空气也越发恶臭难闻。他始终眉头紧锁,这股恶臭有种熟悉的气息,让他想到了那年的浩劫。他心里盘算着些什么,越发觉得不对劲,突然心里一惊,循着远处的黑烟快步走去。

  在靠近的那一霎那,他看见了什么,再走两步,依稀看清了远处黑烟源地的景象。

  那是火祭!

  十几个小妖族的首领,全然忘我,拼尽了全力化出了一团鬼火,又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像是沐浴一般“享受着”引火烧身的快感。

  鬼火是极其刚烈的火,素日里小妖族更是对此趋之避之。鬼火致烈致毒,足以将所有靠近的小妖们灰飞烟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即使是妖力再强大的妖族首领也十分畏惧这鬼火。

  而眼前的这些妖族首领们居然甘愿引火自焚!

  安昌浩对于眼前的景象十分吃惊,忽然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奋不顾身地靠近鬼火,取出身上带的西海水,用御风之术将水送到火源初,想扑灭鬼火。只可惜晚了一步,小妖族的首领以及全部燃烧完了自己,化成了一堆奇臭无比的灰烬。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哈哈哈,待我出世之日已不久矣。老头儿,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还是考虑考虑怎么逃命吧。”像是从山中传来的回音,放荡狂放。

  终究还是阻止不了吗?

  如果这就是天命,注定又是一场浩劫吗?

  方才的西海水化作了一片云彩,飘到首阳山的山顶,降下甘霖。

  首阳山似乎是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可他拼了命要守住的东西还是守不住了。

  安昌浩回到司命府,找了线人询问几日来安清明的近况。

  司命府的眼线遍布全国各地,渗透进各个势力范围,想打探安清明的消息简直易如反掌。

  线人带来一封书信,上面写着近几天安清明发生的事情,安昌浩快速浏览完毕后,松了一口气,低声念到:“这样也好,行路中途也好有个伴,否则只有他自己我多少还是不放心。只是,这祁澜族人又怎么会沦落到那里?去查查。”说罢,他挥手吩咐线人退下。

  安昌浩小心地从书案上取出一沓成色有些暗黄的信纸,动笔给其余七荒的掌门人写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