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心毒难解
煊烨2020-08-23 15:171,468

  自从上回在墓地遇难,回到安宅后,沈紫阳精神一直不大好,夜里时常睡不安稳,常被梦魇所困,白天时也提不起精神。

  起初只当是她舟车劳顿又加上受了惊吓所致,休养几日便应该无大碍。可一连半个月过去,不仅并未见起色,甚至精神更加恍惚,食欲大减,就连弹奏最熟悉的琴曲时也常常出错。

  “紫阳,我看你最近状态好像不是很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安清歌终于察觉了沈紫阳的不对劲。

  “没什么的,可能是这几日天气转凉,夜里没睡好,所以白天精神就不大好。”沈紫阳不想说实话,虽然她已经在府上住了几年,安宅上下也早就拿她当自己家的大小姐看待,可她自己终究觉得寄人篱下,又怎么好因为自己的一点小事儿就去麻烦他们。

  “不行,我看你自从扫墓回来就一直恍恍惚惚的,这样下去肯定,必须找巫医来看看,不然老头儿还以为是我办事不利,连送你去扫墓这种小事儿都办不好,以后大小事儿就都不交给我了。”安清歌态度十分坚决。

  “真的不用了,我休息几日应当就好了,不必惊动巫医。别去了,清歌。”

  安清歌方才注意到沈紫阳面色极差,形容十分憔悴,本来肤色就白皙的沈紫阳现在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说得不好听一点儿,活像是个游历在人间的女鬼。

  安清歌不禁大惊,不顾沈紫阳的阻拦要去寻了巫医来给她瞧瞧。

  “真的,真的不用了。”沈紫阳伸手去阻拦安清歌,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安清歌方才跑出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异响,回头一看竟然是沈紫阳晕倒在地,便赶紧叫了下人来将沈紫阳放到床上,又差人去请巫医来这儿,自己便守在床边看护沈紫阳。

  巫医听闻是沈小姐身有不适,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活儿就往这边赶来,到房间时已是大汗淋漓,他也顾不得体面不体面,匆匆见过安清歌就给沈紫阳诊断起来。

  巫医诊断了许久,面露难色,那脸都快拧成了一个包子,也不见说一两句话。安清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开口问又怕打扰巫医诊治,只好在一旁焦急等待。

  “巫医大人,紫阳她到底是怎么了,您倒是快给个话儿啊。”安清歌终于忍不住了。

  巫医轻叹了一口气,又四处检查了苏紫阳身上是否有伤口一类的创面,终于在左手手腕处发现了一处针孔大小的红点,方才稍微安下心来,转头对安清歌说道:“请大小姐放心,沈小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

  “只是什么呀,您快点说啊。”安清歌急得满头大汗,恨不得扒开巫医的嘴看看他到底要说什么。

  “只是,依在下所看,沈小姐怕是中了什么蛊毒,所以近日来身体才这般虚弱,精神不好加之睡眠不足,方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安清歌听闻巫医一番话,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终于放下来。

  她忽然想起那日扫墓时的情形,推测沈紫阳的蛊毒应当是她不在的那段时间里遭人暗算。说到底还是安清歌自己的错,那个时候就不该放心沈紫阳一人在那里。

  安清歌看着床上沈紫阳虚弱的脸,更加自责不已。

  “那么请问巫医大人,这毒该如何去解呢?”

  “这······请大小姐恕罪,在下行医数十年,还从未见过这种奇毒,解毒的办法,恐怕还得请大司命看过方才定夺。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如若此毒不尽快解除,沈小姐恐有性命之忧。”

  听到“性命之忧”这几个字时,安清歌彻底乱了方寸,忍不住胡思乱想。

  正巧这时安昌浩闻讯赶来。

  自从上次一事之后安昌浩便整日安心修练,整个司命府如若不是重大事件,一般见不到他的踪影。而这次他匆匆前来,也足以说明这次事态严峻。

  “老头儿,你来得正好,快看看紫阳这是怎么了?”安清歌看到安昌浩进来,方才无力的精神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安昌浩身上。

  安昌浩查看了苏紫阳手腕处的伤口,又询问过安清歌苏紫阳最近的精神状态,思索片刻便豁然开朗。

  “紫阳中的是‘心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