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令牌一亮,比比谁凉
煊烨2020-08-18 22:363,037

  山岚悄悄瞥了安清明一眼,还是平时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下没了主意,不知该如何回复。

  可他转念又一想早些上台也好,早日找到他的琴,也好早点解除这个让人觉得心烦意乱的“陶姑娘”身份。

  他轻轻点了点头,便跟着沁羽一同到后院去了。

  厅堂里剩下了安清明和刚才的守卫两个人,安清明彬彬有礼,询问自己能否在这舞坊内走动走动。

  “请陶公子自便就是了。”守卫说完便退回到了门口,脸色一变,又回到了平时那个盛气凌人的模样。

  安清明看着他可笑又滑稽的样子,轻声笑笑,转身向前堂客房走去。

  这落羽舞坊虽说地处一处狭小的巷子,可地方却不小,除却舞坊本身的这处院子,又打通了旁边的几处院子,所以横向长度十分可观。也正是因此,地形就更加复杂,各处错落相通,小径错综复杂,保不齐走两步就有几处暗室和几扇暗门,确实是个不错的藏污纳垢之处。

  安清明走到一个凉亭,见四下无人,便从衣袖里拿出一把精致的小银镜。他闭上眼睛,尽力把全身的灵力集中起来,运转到手上的这面小镜子。

  这小镜子并非是玄玉镜一类的灵器,只不过是一般平常的物件儿,所以运作起来稍稍费力些。

  因为携带不方便,玄玉镜就被安清明放在了客栈里,他又从小市买了把普通姑娘家梳妆用的小镜子,为此他还遭了一回摊主老板的上下打量,最后含笑啧啧把镜子交到安清明手上去。

  安清明知道这老板定是多想了些有的没的,但他也不置理会。

  安清明尽力把自己的灵力传输到手上的小镜子里,嘴里低声念着几句零零碎碎的咒语。

  只见镜子里的物象逐渐模糊扭曲,慢慢变成了一个方位图,在正西方向有个小红点忽明忽暗,不一会儿就又消失了。

  普通的镜子毕竟没有灵力。况且上次安清明用过死灵石之后他的灵力便一直不稳定,单单是依靠自己的灵力御镜对他来说不免有些二吃力。

  他循着正西方向,来到正厅旁的一处小院子。上下打量了几下,倒还算得上是景致别雅的复式小楼,可一个个房间紧闭着门,时不时有小厮上上下下,想必这就是舞坊的客房所在之地了。

  此时已接近正午该用餐的时辰,除了个别要求送餐服务的客人,大多数都是下楼去外面酒楼吃饭的。毕竟虽然舞坊的歌舞好看,饭菜却算不上一顶一。

  住在这里的客人们有些三两成群,结伴一起去吃酒,他们大多都互相熟识,极少有落单的客人。单是看他们身上的衣着,就可知道并不是普通寻常人家。

  安清明这才明白,那守卫口中的“贵客”并不是所谓达官显贵,而是这些“特殊职业”者。

  安清明自小在司命府没少见这些来来往往的人。而这些人一般从服饰上就可以分辨出所属派门,大多是八荒之外的小家族里的生徒,不附属在某一个具体的大家族,往往来去自由,从事些鬼灵之类的各项委托执行。

  安氏一族虽说是个大家族,族下人口众多,但毕竟好钢用在刀刃上,有些小事儿就还是需要委派这些旁门左道的小族去解决。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这舞坊的坊主到底是何身份,为何会专门结交这些特殊身份的人。

  临近傍晚,山岚和舞女们的节目也已经排练成型,只待时机一到,便可登台表演。

  山岚不能说话便极不方便,只能在后台候场的时候悄悄溜出来。一整天没见安清明,这会儿看见他就像是八百年没见的亲人一样,死命抓着安清明的衣袖不放开,就差两行热泪盈眶了。

  “一会儿开场之后我就在台底下的宾客席里,我想那盗贼也许今晚就会来了,你在台上多留意,发现有不对劲就向我使眼色,可是记住了?”安清明细心地说着。

  “记住了记住了,这一天不能说话,可是憋死小爷我了,那个挨千刀的最好是今晚就得来,看小爷不宰了他!等拿回我的琴小爷可再也不扮成这样了,简直是要了小爷的命。”山岚总算是有机会能说话了,受了一天的“压迫”,这会儿总算是能释放出来,一口一个“小爷”。

  安清明见他这副模样,不免觉得十分好笑,竟像个孩子不顾周围大笑起来,全然不是平日里那副温柔沉稳的样子。

  “你一口一个小爷,配上你现在这个一步一仙的样子,实在让人觉得好笑。”

  反观山岚,整个人倒是显得淡定得多。

  他还是头一次见安清明这个样子,完全不是他印象里那个成熟老练的样子,反倒是十分符合十七岁少年的这个形象。

  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甚是欣慰,便也跟着一起笑着。

  ······

  几声笙瑟齐鸣,演出开始。

  山岚踏着极其不情愿的沉重的步伐走向了后台,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真的是“久违了”。

  他熟练的样子让人心疼······

  山岚的节目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作为压轴。自打他上台,那飘飘欲仙的姿态就把底下的客人迷得神魂颠倒,台下顿时鸦雀无声,屏气凝神,全程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甚至在他落座的时候,就已经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声。

  果然山岚的琴艺超凡脱俗,台下的客人全部摆出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痴痴地盯着山岚,一秒钟也不肯移开目光。

  山岚心里其实很无奈,暗暗鄙视极了这群好色的男人,可又不便显露出来。

  他一边弹奏着,一边闭上眼睛,把灵力汇聚到眼部。忽然,他看见了台下不远处有一个火焰闪烁着——那是他古琴的灵力!

  他猛然睁开眼,激动地转头看向台下的安清明,向他摆出了一个自己慌乱之中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表情,大概是激动到无以复加了吧。

  安清明在台下观众席里端坐着,察觉到山岚脸上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奇奇怪怪的表情,忽然想起了什么,起身到一旁,顺着山岚的目光往观众席看去。果然见到一个身着火红色便衣的男子身旁随身戴着一个小瓷瓶,想来那里面应当就是山岚的古琴了。

  安清明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径直向着那人走去,身上冷冽的气场就连舞台上的山岚都不寒而栗。

  “你拿了你不该拿的东西。”安清明以一种极其冷酷的语气居高临下一字一句说着。

  “你说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那人看得正尽兴,冷不丁被打断了,实在是气急败坏,拍桌而起,举起拳头向安清明挥去。

  此时场面已经有些混乱,不过这是个人恩怨,其他道上的客人自然是不会自找麻烦,只是三言两语看着戏。

  山岚见势不对,立刻起身,一个箭步飞下舞台,挡住那人已经停在半空中的拳头,又一个十分华丽的转身,从安清明前面转过去,夺过那人别在腰间的小瓷瓶。他拆开外面的包装,果然露出来的是他的古琴的灵力,幽幽散发着红光。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既然已经找到了他的古琴,那么山岚也不必再继续扮下去,索性摘了脸上的面纱,开口说道。

  四下的人显然是被山岚这个举动给震惊到了,场面一下子变得不可控制,有人吃惊,也有人生气,更有甚者吹口哨起哄。舞坊的人也无一不震惊,落羽坊主一下反应不过来,慌忙中哑口无言,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控制这个场面。

  在场的很多人,也包括沁羽,还是生平第一次见男扮女装。

  更何况是扮成这么美的人,美得不可一世,美得不可方物,美得让人不愿相信他是男儿身······

  那盗贼已经被抓了现行却还是不肯示弱,面目狰狞,十足十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沁羽见状赶忙上前制止,虽说这打架跟她没什么关系,但是打起来总不免是要搞得舞坊一团乱。

  “二位公子不看僧面看佛面,都给我个面子,有什么误会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这打起来动了和气实在也是不妥。”沁羽好言相劝着。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人赃俱获,还想抵赖不成?打架就打架,小爷从小打架就没怕过谁!就怕你不敢。让你不长眼偷了小爷我的东西,今日就让你看看小爷我的厉害。”山岚已是沉不住气了,卷子袖子就要挥拳过去。

  他这口气实在已经憋了几天了,这会儿终于忍不住要爆发出来了。

  安清明本来没想打架,只想低调地拿回山岚的灵力,可如今拜山岚所赐,这架不打不行了。

  眼看局面愈发不可收拾,安清明只好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牌展示在众人面前,上面刻着大大的“司命”二字。

  在座的都是懂规矩的人,见牌如见人,八荒之内,任凭谁也得给八荒各族一个面子,更何况是八荒之首的司命一族。

  令牌一出,瞬间安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