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家妹名叫陶瑶
煊烨2020-08-15 21:233,051

  白天的落羽舞坊十分安静,比起晚上的歌舞升平,彩旗招展,白天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几近倒闭的小破客栈,加上地处偏僻,深居在一条小巷子里,来往的人少之又少。

  山岚跟在安清明后面拖着重重的身子极不情愿地又重新踏进了这个巷子,走到门口看到昨儿个为难他们的那个守卫,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真是恨不得给他来几拳,看他还敢不敢摆出这副气焰嚣张的样子。

  可无奈他现在是“女儿身”,又答应了安清明要时刻记得端庄文雅,浑身的怒火都集中到了面纱挡着的嘴里,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守卫。

  守卫显然没有识认出面前的女子这就是昨天那个蛮横无礼的小子,甚至已经被眼前这个白衣飘飘的“仙女”给迷惑住了,就连山岚眼中的怒气,在他看来,也似乎是在向自己发射“爱的信号”,拼命挤眉弄眼,向这位美女暗送秋波。

  守卫在美女面前,瞬间就没了身上那股嚣张跋扈的气焰,愣是装出了一副谁也能看得出来是伪装的气宇轩昂的样子,挺直了胸脯直勾勾地盯着山岚,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山岚实在是受不了门卫这副傻兮兮的样子,让他觉得有些反胃,早饭都险些吐出来,他立刻把头偏过去,顺便比下了一个鄙视厌恶的眼神。

  守卫好像接收到了山岚传过来的极大的恶意,脸上瞬间显现出窘迫,偏摆出一副十分讨好的样子,上赶着笑嘻嘻看着山岚:“请问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方才守卫的一举一动都被安清明尽收眼底,他只是默默地笑着。不等山岚开口说话,他便挡到山岚面前,答道:“是这样的,这位是我妹妹,我们想来应试贵舞坊的乐师,可否请您传达一声?”

  尽管安清明还是一如既往拿出那副他最擅长的温文尔雅的样子待人,可山岚就是隐约觉得安清明刚才的一番动作,像极了家犬护食的做派,而他自己,就是被护在碗里的狗食。

  守卫一听是来应试的,一下来了精神,赶忙请了二位进入店里面上座,又差了人去请坊主,自己退到一旁静静地等候坊主来。

  山岚看到这副场景,不仅啧啧感叹道:这货虽然是好色,可这礼数和规矩倒是一样不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

  他不知道这样用成语到底是对还是错,可他实在也想不出别的什么修辞。

  当然这是他心里想的,现在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更别说是说话了。说实话他渴极了,可他面前的那杯上好的茶水他可望不可及,他生怕自己的举动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因此格外小心。就只好看着眼前的茶水望茶止渴,兀自小心翼翼地咽着口水。

  过了片刻,不远处传来几句咯咯的笑声,清脆响亮得很,有道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便是如此。不过这笑声听得山岚有些发麻,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

  也许这是他行走江湖多年的“直觉”。

  “哟,让二位久等了,我是这落羽舞坊的坊主沁羽。”

  来者是一个年岁大概二十八九的女子,身着时下女子最流行的流珠简裙,外袍也是肉眼可见的极好的绸缎面料制成,其华美程度不亚于京城里达官显贵家的女眷,而她头上的发饰,更是白玉黄金,珍珠白银,随着她摇曳的身姿在空气里摇晃,散发着贵气,这一幕尽收满目,直让人觉得晃眼。

  沁羽一进来,目光便被一旁一身素衣飘然的山岚给吸引了,始终不肯转移目光,来回上下打量着他,嘴里不停发出啧啧的惊叹声,拍手称奇:“果真是惊如天人啊,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直叫人忘却了尘世。”

  山岚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无奈又不能逃避,如坐针毡。

  安清明神情尴尬地咳了两声,这才把坊主的目光从山岚身上拉回来。

  “哎哟,你看我,失态了,姑娘实在是美如仙子,竟未曾注意到旁边的这位公子,请问公子是?”

  山岚好歹松了一口气,默默往安清明身边靠了靠。

  “久闻坊主大名,在下陶慕,这是家妹陶瑶,前段时间陶某家道中落,苦于没有一技之长,没了生计,又久闻落羽舞坊大名,故有意来投奔坊主,还望坊主能够接纳我们兄妹二人。”

  山岚在一旁听着,心想这假名字听起来怪怪的,反复在心里默念着:陶瑶,陶瑶······

  啊!他记起来了!他在醉花楼的艺名是桃夭!他差点一口老血就吐出来,恨不得吐到安清明身上去。

  在那里是桃夭,在这里是陶瑶,怎么他就是摆脱不了这个事儿了。

  “这倒是好说,单看陶姑娘的长相,便知道定是美若天仙,只是不知这位陶瑶姑娘是否善歌舞啊?”沁羽意味深长地看着安清明身后的山岚,那笑容像是要把他吃了一样,让他不寒而栗。

  “家妹小时生了场重病,从那以后便失了声,也未曾精通舞艺,不过天生琴艺超绝,抚得了一手好琴,相信贵坊的舞姿配上家妹的琴音,定是人间绝配。”

  “哦?那不妨就请陶姑娘演奏一曲如何?”

  一旁的守卫倒是极有眼力见,早就注意到安清明二人只身单薄,并无随身的其他物件,自然这琴也并没有配在身旁,早在安清明说琴艺超绝的时候,他便差了一旁的小厮去后院搬了一把琴,放在厅堂当中,并无多言。

  果然是精明的坊主调教出来的精明能干的下人,倒是叫人舒心。

  沁羽微微转身,眉眼含笑,眼底是说不尽的妩媚娇柔,轻轻张开她的红唇,吐出一个“请”字。

  山岚微微屈身,行过一个安清明临时交给他的极其简单的礼,绕过安清明径直向厅堂中间走去,整理好他的衣裙,正襟危坐在琴旁,又从长且飘逸的衣袖里伸出他纤白修长的手,轻抚在琴上面。他修长的手指慢慢抚过琴弦的每一处,轻闭着双眼,像是面对久违的老友一般,脸上有着说不出的亲切和感动。

  且不说山岚尚未开始弹奏,光是这一行一动,安静地坐在琴旁,此时门外又刚好刮过一阵穿堂风,吹动着他的发丝和衣襟在空中静静飘着,就足以让人觉得实在是赏心悦目。

  山岚抬头,望了安清明和沁羽一眼,便开始了弹奏,纵使这把琴并不是山岚的那把古琴,他依然琴艺不减,琴弦缓缓拨动着,琴音与风在厅堂中纠缠厮舞纷飞,闻音者仿佛置身于高山之中,闻听着溪水的流动,十分安详。

  一曲终毕,众人皆徘徊在刚才的世外仙境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甚至更有掩面哭泣者,一时间无法平复胸中之情。

  安清明看向山岚,看着面前这个拨动着世外仙音的少年,觉得恍如隔世,不仅又想起那日醉花楼初遇,谁能料想到那如仙子般的人竟是个男子,竟然与他朝夕相处,竟然还留在他心中无法消失。

  山岚和安清明四目相对,隔着素白的面纱互相报以一个欣慰的笑容。

  只是安清明并不知道,山岚此时心中所想,竟也是那日醉花楼的情形。舞台上的山岚,于人群中一眼便被这个青衣翩翩少年吸引,当他们四目相对,他的心竟像是要跳出来一般。

  “真可谓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哪!陶姑娘果然好琴艺。你们二人,我落羽舞坊收下了。”沁羽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空气的寂静,不禁啧啧拍手称绝,一旁的守卫和小厮也赶紧跟着一起拍手叫好。

  “多谢坊主。”安清明微笑着拱手。

  反倒是山岚,在这一群人当中显得尤为安静,甚至内心毫无波澜。他那时候被困在醉花楼里被迫卖艺,每日里这种喝彩叫好自然是络绎不绝,他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虽然嘴上没法开口,可心里没少嘟囔着“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不过幸好他脸上戴着的白色面纱纱质够厚,才不至于让人看到他那一副鄙视众人的样子。

  沁羽脸上洋溢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立刻站起身来拉着山岚的衣袖就往后院走,迫不及待要给后院练舞的姑娘们介绍这个新来的女伴,还不忘嘱咐下人马上收拾出一处空床位给这位陶姑娘住。

  山岚一听便傻了眼,才欲开口推脱,话到嘴边又想起来自己不能说话,赶紧向安清明发射了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求助。

  安清明急忙上前阻止,拦住沁羽的去路,解释道:“住处就不劳坊主费心了,我们兄妹二人在此处有个远房亲戚,住的地方已经找好了。”

  沁羽一听这话顿时有些尴尬,拉着山岚的手还停在半空中,半晌才悻悻收回手。

  “好吧,那就请陶姑娘随我去后院一同排练如何,刚好最近新排了一出大戏,但是反响平平,若是加入陶姑娘的琴音,我想定能好评如潮,打响我落羽舞坊的名声。咱们啊,趁热打铁,今晚就安排陶姑娘上台。陶姑娘意下如何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