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是初肆吗
煊烨2020-09-06 01:572,297

  巫医听闻“心毒”两个字,不禁心头一颤,惊呼:“竟然是‘心毒’!此毒罕见,解毒更是困难,大司命可是确认好了?”

  安昌浩长叹一声,攒紧了眉心,微微点头。

  巫医倒吸一口凉气,说:“在下曾在一本关于蛊毒的古籍上见过此毒,据说是巫妖族西海的一支分支世代相传的秘术,中毒者须在一月之内借助强大的灵力加之饮用西海之水方作为辅助才能将体内之毒气驱散出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否则一月后毒性发散至全身,后果不堪设想。”

  安昌浩微微颔首,看向巫医:“不错,确实是这样。紫阳中毒已有半月之久,体内毒性顽强,需借助极强的灵力方才能将毒性驱散。”

  “让我来!”安清歌自告奋勇地站出来,心怀愧疚十分诚恳地望着安昌浩,“紫阳会变成这样全都是我的错,就让我用灵力来给她解毒吧!”

  “不可!”安昌浩断然拒绝,“紫阳毒性之强,就是凭我的灵力也不敢断定能够完全解毒,你自己的灵力尚且还驾驭不稳,贸然行事,非但解不了毒,你也恐有性命之忧。”

  巫医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大司命,这西海之水是极珍贵之物,远在西海,取来恐怕耽误了时机。”

  “这倒不用担心,上次清明生病时候求来的西海之水还不曾用上,就存放在库房当中,只是没想到这时派上了用场。”安昌浩转头对安清歌说,“清歌,你现在便去取了过来,快去快回,少声张。”

  “好,好,我现在就去。”安清歌恍惚地答应着,转身一溜烟冲了出去,衣裙上的流苏就跟着她轻快的身姿来回跳动。

  “这丫头,总是这么冒失。”安昌浩看着安清歌冲出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心毒难解,更何况苏小姐中毒已久,还望大司命解毒时千万保重自己的身体,切莫过于‘拼命’啊。”巫医用上了“拼命”这个词,足以见得解毒的困难,即使是八荒之首的大司命,也得到了“拼命”的程度。

  安昌浩饶是那一副镇定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说:“你放心吧,这我自有分寸。”

  安昌浩的语气向来平稳,不太会有很大的起伏,总是让人听起来觉得十分安心。

  待安清歌取来西海之水,安昌浩命全部人等退下去,房间里只剩了他和躺在床上的沈紫阳。安清歌虽然万般担忧,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在门外乖乖等着,那个蛊医也陪着安清歌一同守在门外,伺机待命。用得着大司命亲自出马的事情算得上是大事,所有人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

  短短一个多月间,司命府前前后后经历了三次“大事件”,每回都让巫医束手无策。

  这次沈紫阳遭难,实属所有人意料之外。安清歌默默祈祷着,希望这次也能像前两次一样有惊无险。

  沈紫阳是安宅上下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灵力的普通人,要想排解体内的毒气,需要安昌浩发动全身的灵力,全部灌输到沈紫阳的身上,再藉由沈紫阳自身的力量将毒气驱逐。

  此时正是安昌浩最虚弱的时候,所有的步骤都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否则就连安昌浩自己的性命也可能不保。

  安昌浩尽全力将沈紫阳身上的毒气逼散了出去,沈紫阳脸色逐渐好转,慢慢恢复了血色,呼吸声也变得平稳下来,她没有立刻醒过来,而是继续昏睡着。安昌浩到床边将她慢慢扶起,拿出西海之水整瓶灌了下去,又重新扶她躺下。

  看着沈紫阳沉沉安睡的样子,安昌浩也终于松了口气,他静静地望着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望着她温柔皎白的面容,不知为何,心里渐渐出现了一个影子。

  是“她”?

  安昌浩看得不真切,他揉搓着眼睛,拼命想看清那个人的容颜,却越来越模糊。

  有那么一瞬间,安昌浩觉得眼前的沈紫阳像极了初肆。一股莫名的心痛从肌肉的深处被唤醒,席卷着身体的每一处,烙下一个伤疤。

  那是安昌浩心里永远忘不了的名字,是他永远无法割舍的旧伤痕。人死后灵魂有着不同的去向,安昌浩无法得知初肆到底去了哪里,是否已经转生为人,可他冥冥中总有一种感觉——初肆并没有走远,在梦里,他们常常幽会。

  一切都是旧时梧桐花开的样子,她穿着洁白的襦裙,在花下起舞,翩然若仙,动人心扉。第一眼就叫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

  安昌浩抬手拂去沈紫阳额前的几缕碎发,语气温柔,像是在对她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紫阳花是我们初次见面时我摘了送给你的,你还记得吗,初肆,是我对不起你。”

  安昌浩眼底满是辛酸和自责,恍惚中他错误地将眼前的沈紫阳当作了自己永恒的爱人初肆,回忆起了往事风尘。

  ······

  “老头儿,你怎么样了,你还行不行?不行换我来!你可别逞强啊!听到没有!”

  “大司命,切不可勉强啊,保重您的身体要紧啊。”

  门外是许久听不见动静的安清歌和巫医,正着急忙慌地拍着门。两人等的时间久了终于憋不住,扯着嗓子向房间里呼喊,一边喊着一边不忘找个小缝儿拼命往里面瞅。

  他们两个生怕里面静悄悄没了动静,而自己则像个木头一样等在外面毫不知情。

  安昌浩这才回过神来,看清面前的人并不是初肆,而是公主沈紫阳。他擦去眼角适才泛出的几颗泪珠,清了清嗓子,收拾好心情,走到门口。

  安昌浩没有事先预告就开了门,本来趴在门上的安清歌和巫医两个人也不出意外地伏倒在了地上。

  “臭老头儿,开门也不说一声。”安清歌从地上爬起来,右手扶着腰抱怨。

  巫医当然也心有怨言,不过碍于身份他不方面表达,起身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确认大司命有没有事儿,看到安昌浩气色尚好,他也就彻底安心,快速拂了拂衣服上的灰尘,站到一边,恭候大司命的差遣。

  安昌浩看着他们两个狼狈的样子,笑而不语。

  “紫阳怎么样了?”安清歌焦急地问安昌浩。

  “放心吧,毒气已经排出去了,只是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清歌,这几日你多费心照顾一下紫阳。”

  “这个不用你说,我自然知道。”

  “嗯,那就好,紫阳这几天就拜托你了,要是再有什么不好的迹象,一定要早些叫巫医来瞧瞧。”安昌浩不厌其烦地说。

  “哎呀,知道了,婆婆妈妈的,我全都记住了,你就放心吧。”安清歌有些不耐烦地说。

  安昌浩笑着微微点头,转身看了一眼床上安睡的苏紫阳,转身和巫医一同出门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装大佬是迷弟(纯爱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