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听戏
霹雳婉儿2020-08-02 15:41985

  魏无羡以前很喜欢唱歌,自从肚子越来越大,就不方便使用胸腹式呼吸了,更无法用上头腔共鸣发高音了。生活中没有音乐是一件很枯燥的事。

  有时候蓝忘机看见魏无羡背着他在小花园里搔首弄姿发出呜呜的哼鸣,他知道魏无羡馋什么了。

  过了几日,云深不知处来了一个戏班子,敲锣打鼓上山来,比迎亲嫁娶还热闹,这还是开了蓝氏之先河。

  戏台子搭上了,众小辈从来没赶过这样家门口的热闹,兴高采烈地搬来小凳子看。

  上演的是一出《西厢记》,莺莺娇羞,张生俊俏。坐在上座的是蓝启仁、蓝曦晨、蓝忘机和魏无羡。周围乌泱泱坐了一圈小的们。一色的白围和一点黑显得台上的艳丽更加耀眼。

  唱到“已故之女与在一见钟情”这个桥段时,蓝忘机眉毛一挑,魏无羡向他的手臂甜腻腻地靠过来,蓝忘机没有侧头,手却不自觉握紧了魏无羡的手,嘴角不自觉向上牵了牵。

  这副样子自然逃不过蓝启仁的眼睛,虽说众多小辈根本顾不上看他们两个秀恩爱,但大庭广众之下也太有碍观瞻了,蓝启仁不自觉地眼皮狂翻哼了一声。

  魏无羡闻声要起身,蓝忘机却把他的手按紧了些,微微摇了摇头。魏无羡只有又安心把头放到蓝忘机肩膀上。蓝启仁叹了口气转过头去。

  戏里唱道:莺莺母亲崔老夫人却嫌贫爱富,一再阻挠。蓝启仁的脸上心情变幻,索性站起身离开了座位回去休息了。

  魏无羡冲蓝忘机伸了一下舌头。蓝曦晨当没看到一般正襟危坐。

  小辈们看蓝启仁离场了,胆子大了些。偷偷瞄蓝忘机,看他正专注地侧脸看向魏无羡,也就敢偷偷议论了。

  “这个老妇人真是为富不仁,家有万贯家财就能换来幸福吗?钱财就是用来散得嘛有福同享。”

  “话不是这么说,不是财不财的问题,如果你一无所有嫁到女人家,你脸上有光吗?”

  “……”

  “……”

  话音虽轻,还是被五感清明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听到了。蓝忘机面露焦虑地看向魏无羡,魏无羡则蹭得一下坐起,脸上火辣辣得红。

  蓝曦晨看出端倪,借故躲开了。

  蓝忘机不好说什么,把魏无羡的手握得更紧了,他把手臂抬高,想把那个羞愤交加的人抱在怀里,岂料那人脸上红绿变换几次,终是手一抬,躲过蓝忘机的怀抱,站起身,嚷嚷道:“这本子选错了,应该唱董贤与汉哀帝的故事!”

  戏台上的人闻到这么大声的抗议,停了下来。小辈们又偷偷议论:“什么董贤与汉哀帝?什么故事啊?”

  “不知道呀。”

  “我也不知道。”

  再看向蓝忘机,这回变成蓝忘机的脸阴晴变换了。

  这本是蓝忘机在男男春宫图上做的释语评论:并非贪恋春色,而是如汉哀帝之于董贤倾心照顾,给他最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情令之忘羡二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陈情令之忘羡二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