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白本白2020-08-23 22:201,308

  在距离杂志社三条街的地方是老城墙,在街边有一排墙上爬满爬山虎的老规划房,是特批的花鸟市场。

  在一堆卖鹦鹉和金鱼的中间有一家花店,花店的老板叫莫娜,喜欢写诗歌,她的每一束花都有自己的诗,她最喜欢做的就是在牛皮纸里装束干花,她会在上面打上独有的“莫娜结”(就是两根不同颜色的小纸条搓成两根小麻花条,在扎花束的时候合起来穿好绳子只打一个蝴蝶结,偏偏有两根绳子),纸上有她用簪花小楷写的小诗,如果客人没有备注贺卡内容,她会在包扎好的花束上也会有一张写了一两行俳句的小贺卡。

  如果不是阿白那天托我去给他的小乌龟买饲料,我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家花店,也不会认识这个热爱生活的花店老板。莫娜很好客,也很文静,我还记得第一次踏进她的花店是因为门口的两盆向日葵,是真的种在门口的小院子里,在一排鱼缸和鸟笼子里生机勃勃的向日葵自然是十分惹人注目的。踏进去的时候仿佛整个人都明朗起来了,左边是一株梅树,右边是一株桃花,在盆栽里种着牡丹玫瑰之类的娇贵花种,入门见到的是满满的插在花瓶里的满天星干花,旁边有很多可爱的小花架摆放着多肉,让人忍不住想蹲下来把玩一番,我也确实那么做了。往上是苍翠可爱的富贵竹,还有花苞的百合、矢车菊,还有翠绿的文竹,再往上是绿萝吊兰……正对的墙上是一排排的花种,中间是一个圆形状的花架陈列,都是包扎好的花束,一只鹦鹉从头顶飞过,“来人啦,来人啦。”然后钻入吊兰枝叶藏着的鸟架子上。

  “欢迎光临。”很清脆的声音,伴随着轮椅转动的咯吱声,我抬眼望去,在包扎好的花束中间窥见了花店主人的真容。

  她很秀气,眼里藏着温柔,嘴角挂着和善的笑,“您是来买花的吗?”

  我连忙放下手里的生石花,“不是不是,我就好奇进来看看。”

  “没事,只是我行动不便,还要喂金鱼;如果您想喝茶的话,还需要您亲自动手了。”

  我脱口而出“有客来,汲清泉,自煮茶芽。”随即羞赧,答得驴唇不对马嘴,自觉失态,“我可以看一下您养的金鱼吗?”

  她笑得很明朗,“当然可以,蒿翁先生请。”

  我站起来,嘴角一弯,竟遇一有缘人。

  谁能想到花种旁边的工作台是一方小池塘,“我之前找了专门的木工,要求把桌子和鱼缸合为一体,又可以在鱼缸上面养一些水生植物,工作台上可以供我涂涂画画。”

  “这个构思甚为精巧,小小地方竟实践了初高中课本里的桑基鱼塘。”

  “哈哈,先生过誉,这可是金鱼,不能吃,也要每日换水,可做不到养稻米和鸭子。”

  相视一笑。

  “巧的不是这个,倒像是有些齐白石老先生的味道,桌面上铺着宣纸,对着鱼儿发一天的呆……”

  “哈哈,李大娘常说我呆,未料今日竟有痴似我者。”

  我疑惑。

  “齐白石老先生养虾画虾,我是养鱼画鱼,与齐老有半分像;李大娘不大懂这些,倒是您一来便知道,可谓有缘。”

  我笑,“那李大娘是何人?”

  “李婶婶可好了,对我像自己的亲生女儿,她的女儿也是被人贩子带走,今年才刚刚找回来,可是人已经半痴傻。可惜我之前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的时候,被打成残疾,李婶婶那么好的人,却没有齐人之福。”

  “那为什么叫大娘?”

  “因为婶婶有时候可凶啦。”她扮了一个鬼脸。“可凶啦,可凶啦。”那只鹦鹉偷偷探出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

  “八哥又在乱搭腔,别理它,它只会说这两句。”“这两句,这两句。”

  “噗嗤。”我笑出了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缪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缪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