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e
晓白本白2020-08-22 10:331,960

  确实是被轰了,被工作人员。爆米花都被摇的到处都是,差点把我们当成扰乱秩序的违法分子抓起来,还好我们机智地大喊“魏先生”,才被刚巧从洗手间出来的魏先生带进休息室。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老人的半生回忆?半生似梦境,归来皆是梦。

  “我的半生就在清清走失的那年开始,我这一生都是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二十五岁结婚,二十八岁得到两个宝贝女儿,三十六岁失去其中一个孩子,三十八岁偶得一个孩子。五十八岁看着红红出嫁,五十九岁是送走了我的老伴,六十岁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我们可以问一下您,魏红女士的婚嫁幸福吗?”

  “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老人的浑浊的眼镜闪过一丝光芒,“红红的死不是意外。”

  我和阿白对视了一眼。

  “我看你们都是年轻小伙子,都没有结过婚,成过家。呵,毛头小子也挺好的。”老人的背靠在了椅背上,他抬头看着休息室上的壁灯,“我有三个孩子,老二像我,老大和老三都像她们的妈妈。我负了我的夫人,那天若是我抱着清清去买糖葫芦,就不会让清清和我们走丢,一丢就是几十年,红红其实很讨厌木偶戏,和她妈妈一样,因为如果不是木偶戏,清清就不会看那么着迷,也就不会丢了。”

  “但实际上木偶戏是无辜的对吗?如果孩子一定会走丢,那木偶戏只能算上是一个契机,不是木偶戏还会有杂耍之类的,魏清小姐也会走丢。”

  “不错,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过了两年,我们搬家的时候,红红在房间里整出来清清在田字本上写写画画的小木头人还有对话,我才知道这孩子其实很喜欢木偶戏,于是我想用我毕生的能力能够找回她,即使她回不来或者不想回来,只要她在看木偶戏的时候能够想到这是她爸爸写的或者是改编的就够了。”

  “魏先生很爱魏清小姐吧?”

  “我爱我三个女儿,但对她们我都是亏欠。因为我自己对戏剧的执著,让红红在乐团里这么忙的时候还要见缝插针往剧场里跑;思关是个敏感的孩子,我和我夫人因为清清的走失不和多年,她是那么的无辜。三个孩子,对红红的要求是最高的,因为她是家里的长女,她要安抚她的母亲,同她的父亲一起寻找妹妹,还要照顾因为父母感情不和而受创的小妹。”

  “魏红小姐确实很优秀。”

  “可是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生活逼得那么紧的吧?被磨砺出来的成长未必就是好的。她和她母亲几乎一样的刚烈。一年前,阿玉看了电视那期节目,见有了些清清的消息,太激动了,没有坐住,立马查了电视台的位置,就出门去找,结果在路上被一辆车给撞了,送至医院抢救无效。她走了啊,找女儿丢了老伴,我这辈子真是活得没出息。”

  “您请节哀。”

  老人抬了抬手,“我到现在还记得红红出嫁那天,她可真漂亮,白色的婚纱,和我们当年结婚相比,好看太多。她和她母亲一样的好看,脸蛋红红的,很害羞。红红嫁的是同乐团里的小提琴手,那个男孩子我一看就很喜欢,很放心地把红红交给他。婚后他们两个果然伉俪情深,他们两人共同合作了那一首《我亲爱的缪斯》。”

  “新闻上面说她去世时手里还握着那一份乐谱?”

  “都是孽缘,”老人开始激动,“阿玉走后,红红被查出患有抑郁症,每天靠吃解百忧才能正常生活,晚上都靠安眠药入睡,好孩子可真都是好孩子,全都瞒着我,红红这样,思关也不说,阿睿也瞒着我。”老人的手紧攥,“乐团外出演出的巴士在路上遇到了山体滑坡,全员丧生,这事我还是从电视新闻上知道的,我的两个好女儿也瞒着!直到接到电话才知道阿睿正好接到这个外派的活动,丧生了。也是在认领处我见到了突然昏倒的红红,在医院里拿到她的体检报告才知道红红有了抑郁症。一年啊,整整一年,我才知道这孩子有多么自责,小时候她在想那天要是她拉着妹妹一起在家包饺子,妹妹就不会丢了;阿玉走的时候,她自责为什么不早些和妈妈说她去参加了那个寻亲节目,却因为没有明确妹妹的下落而不敢说。从医院回来以后,红红的精神状态更加恶劣,经常长时间盯着家里的俄罗斯套娃,有时候在家会听到她痴痴地哼唱《我亲爱的缪斯》。治疗完全是束手无措,无从下手。只有在剧场演出木偶戏的时候,她才会振奋一些。但没想到,只半年,她竟去了。你们说她到底是下了多狠的心啊,吃了一大把的安眠药,就那么一声不响地走了。”

  老人掩面哭泣,我们听到后台的略微骚动,《孤独的牧羊人》结束了。

  我们在向老人递上纸巾后悄悄离开。

  “阿白,我有些难受。”声音闷闷的。

  “嗯?”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可以去‘color’坐坐。”

  “真的?”“嗯。”

  照旧是“蓝桥春雪”和“枫桥夜泊”。

  阿白没有再把玩枫叶,“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个故事太悲哀了。”他抬头看着我,目光一贯的温和,“一连串的悲剧下面,不过是伤痛而已。”

  店里音乐刚好切换到《我亲爱的缪斯》。“你们觉得这首歌好听吗?我超级喜欢这首歌,能够加音乐的时候我高兴了好久。何睿和魏红是我见过最有才情、最般配的一对,真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幸福。”店员阿萨说,她是印度人,虔诚的佛教徒。

  我和阿白碰杯,或许吧,上穷碧落下黄泉,命盘里的事情有谁说的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缪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缪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