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似曾相识
马上有钱2015-10-22 16:112,591

  颜回的醉意,给消得七七八八了。有时,这啤酒刚刚入肚,那种舒爽的感觉,是神来之笔。可是饮久了,这酒水,成了潲水,催人呕吐。这就是啤酒的乐趣呀,也是啤酒的痛苦之处。

  颜回回去后,反倒是酒量大增。划拳、赌钱,他都能轻而易举地,将别人灌醉,自个儿没事。

  他不由地觉得,若是将啤酒换成二锅头,他的酒量一样会千杯不醉的。这时,李大海不免投降了,他坐在沙发上,一边儿喘气,一边儿咳嗽,鼻孔里时而打出呼噜来。他说,不行了。要是再耍下去,兴许明日不用起身了!颜回说:急屁哩!我刚上头!淡华说:颜回欺负人啊!

  就这样,颜回大获全胜,今黑他终于在一次呕吐中,摸索出了吃酒不吐的法子。都说酒壮怂人胆,颜回的兴头一起来,平时儒弱烟消云散。他居然敢拿起了话筒,随着一群女人一块儿,唱起了歌曲来,他还敢同美女一块儿,划拳,十五十五二十,十五二十十五。就这样。

  颜回,今黑,快成酒吧皇帝。但是,在颜回耍得尽兴,没得罪人的时候,一看表,已经是晚上的三点钟。他心念,这心野一回,足够了,若是将它当成主旋律,那颜回的生活可不能要了。于是,颜回转好了衣服,将剩下的啤酒,已经不冻了的一饮而尽,便晕沉沉地离去了。

  可是,正当他离去之时,在酒吧的长廊那儿,寻到了一女子。女子身材姣好,梳着一头及腰发。她背对着颜回,穿着高跟鞋同牛仔裤,腿长得有点儿离谱。她不如颜回高,可是朝颜回站一块儿的话,她当然是多显眼的一分子。颜回见他晕沉沉,索性上去搭讪吧,问怎的了?

  姑娘一转头,两手正掐着自己的太阳穴。她说:我,头晕!颜回望着她,仿佛在哪儿见过,可是你要是说切确的印象,颜回却一点儿都记不起。难不成是自己喝醉了产生的幻觉么?可是,女人说,扶我。颜回上前去,抓住了女子的手,这不抓不要紧,一抓颜回的脑袋絮乱了。

  他分明地感觉,二人肌肤血管仿佛是相通的,正在刚才,二十分钟以前。一个穿着三叶草外套的男子,同女子搭讪哩。男子说:呀,我仿似在哪儿见过你?!女子说:是吗?!好多人都这么说。可是这搭讪术过时了吧?三叶草说:没,没。你独个儿一人来?女子说单身么!

  三叶草十分兴奋,他说:哎,茫茫人海,看来大家是同道中人嘛。要是家里真有个牵挂,还出来喝酒作甚?!那既然大家了无牵挂,痛痛快快喝酒么?!我请你!话毕,三叶草点了一杯威士忌。酒保看着三叶草,给了他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三叶草向酒保来了一个飞吻呢。

  酒保是位女子,她说:成,我给你最好的!话毕,三叶草将一长杯威士忌递给了女子,女子接过,喝下,他们继续唠嗑。而过了约莫二十分钟,女子觉得头晕,说,我上个厕所先么?!就这样,女子一转身,离去,三叶草的心里却有了别的念头,他打了电话,不久便来了数人。

  颜回说:你给人下药啦?!女子说:你真聪明。颜回一惊,这酒保和三叶草是串通的么?!他说:你信得过我吗?女子勉强露出了一丝微笑,她点点头,颜回把心一横,抓住了女子的手,他心念,这儿不是有淡华罩着么?!可是淡华去了哪儿呀?颜回的心儿扑腾扑腾直跳呢。

  他一出去,便碰到了三叶草。三叶草说:呀,姑娘!你出来啦?!咱继续喝,不醉不归么?颜回揪着她的手,仿佛英雄一样,要给她出头。他说:你朝她酒里下药是不?三叶草笑笑,耸耸肩,说:下,下,下你妈。颜回说:你怎的说话呢你?男人老狗,学人家下药,吃屎罢。

  三叶草说:你滚开,她跟你熟多,还是跟我熟多?咱们还得交流人生呢。三叶草推向了颜回的胸口,颜回说:扯淡吧你。这时,李大海突然惊醒,发觉气氛不对。他过来,对三叶草说:呀,是太子炳么?今儿我生日,你给我面子罢!太子炳说:给给,给,我天天给人面子!

  颜回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想离去,可是太子炳又揪住了他的手,说:给面子成,这女子留下,要么你甭走了。颜回说:你是太子?有钱你不如叫鸡吧!太子说:妈的,哥要干×,我立马找人扒你裤子,日你尻子去!颜回说:扯淡!这时,颜回一怒,撞了人家一下。

  颜回用的是肩膀,可是太子炳的气焰更足呀!他随手抄起了一个酒瓶,说砸,就砸了。砰的一声,酒瓶落在了颜回的脑袋那儿,然后分成了数块茬子洒落地上,庆幸的是,颜回觉得一阵剧痛后,没有发觉碎片插在了他的头皮上。可是,这一摔,颜回是疼得够呛,他立马跑!

  颜回几乎是不顾疼,太子炳以为颜回要还手,要么则是打架。可是颜回好比一条小老鼠,拉着女子,便朝门口那儿奔去。太子炳动手后,这摄像头是记录得一清二楚。颜回没错呀,太子炳朝人下药,那是事实。于是,李大海说:干你娘!于是,他抄起了一根棍子飞了过去。

  突然,太子炳的脑袋开了花。太子炳带了约莫十来人,个个倒是膘肥体壮。而在酒吧那儿看场的人,至少有三十个,说打,就打了。噼里啪啦的破碎声,从淡村菜市那儿传出。颜回呢?她拉着女子的手,穿过一条条小巷子,这淡村小时候颜回来得多,幸亏这地道可没有变。

  颜回的确跟一条小老鼠一般,拉着女子的手,穿回了叱头街。他好容易才从腰间里取出了一串钥匙,然后开了门,女子随即跟着进去,他也拉上了门。颜回觉得,这人生在世,活着才是大事。幸亏这一砸,没有砸出脑震荡来。他立马找出水来,对着镜子先洗出流淌的鲜血。

  尔后,颜回上了棉花,将头上的污血给去除。最后,颜回找到了一条伤口,正犹豫着要不要缝针呢,但是血已经止住了,他就朝那儿上了碘酒和酒精,终于,在一片腥红的纸巾和棉花球中,颜回的心儿才止住了狂跳,他的背脊已经给舞出了湿漉漉的汗水来,衣衫里透肌肉。

  女子站起来,朝诊所那儿走了一圈。她说:装修得不错么?!颜回说:你没事吧?现在。女子说:还是有点儿头晕,你有水吗?颜回走到了桶装水旁,给女子盛了一杯热水,说,看来你中了迷幻剂。女子说:可能吧。我现在是没力气可是又不想睡觉。我清醒着哩!你瞧。

  颜回说:我受了一瓶子,倒是想睡觉的很。女子说:不妨我今黑留在你诊所过夜?颜回说:随你吧。这儿有一次性手巾和一次性睡衣,你若想在这儿过夜你可以过。明日叫人再送衣服来也行。女子说:叫人送衣服?颜回说:你家境不挺好么?我看你穿的,浑身都是牌子货哩!

  女子笑说:你还真有洞察力么!颜回这时,看着女子的脸,他愈来愈确信,到底在哪儿见过她了。若不是街上,则是网络上。总有一处地儿,是见过这个女子的样儿。他注视着女子的脸,说深情也深情。这时,他的脑海中,浮现的,竟然是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和尊贵轿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