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生意人
马上有钱2018-03-29 15:493,659

  说了不孝子以后,这苏海城的气焰才消退了几分。李大海笑笑,说:苏老师,颜老师来了。苏海城的光景很悠闲,他穿着一套睡衣,踩着一双拖鞋,倒是挺有几分气势。李大海对颜回曾说过,这苏海城的来头是不小,像他是全国政协委员,市人大代表,你说他有没有水平呢?

  苏海城坐下来,示意说,妇人你回避吧。妇人说:我择菜去。这时,苏海城递给了一根香烟给颜回,说,颜老师,年少有为,我欣赏呀!颜回说:哪里,您才是有本事的,我是小打小闹罢了。苏海城说:颜老师,话不多讲,我是这么想的,你看看这家,怎样?这屋子气派。

  颜回转了一圈,说,大呀!有两百平米吗?苏海城说:嗯,差不多。你觉得这屋子,还行吧?坐南朝北,面朝大海。颜回说:成呀,这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达不成的目标呢?!苏海城说:再给你看看。话毕,苏海城拉开窗布帘,下边儿是一辆十分气派的黑色斯巴鲁越野车。

  颜回说:厉害呀!苏老师您才是神人!苏海城说:哪里,我也就,前几年,跟我娘要了差不多四十万,包了一个林场,一卖出去,我咸鱼翻身。明白吧?颜回说:厉害。那您现在的意思是?苏海城说:不是说,小说家,都是现实贫困的先知,对吗?作家,都看得远点儿呢!

  颜回说:您这意思是?李大海将颜回,从窗口那儿拉到了茶几前,说,直入主题吧。苏海城说:颜老师,你知道,无畏城,什么最挣钱吗?颜回数数手指,一头雾水,说:不知道,我都住村里。苏海城吸了口气,颇觉一股对牛弹琴的味儿,可是他还是沉住了气,慢慢解释。

  苏海城说:无畏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对吧?有仨,是上等人玩的。第一,地产。动动手指头,一群建筑队前赴后继,你这银行账户又给添了几个零。第二,股票。它一上去,银子跟下雨一样,哗啦啦地下来,一点儿都不含糊!第三,餐饮,你要是开一家给领导吃的店。

  这时,苏海城说到了一半儿,他觉得喉咙里卡住了什么东西似的,许久才咳了出来,那是一口痰水。他说:咽喉炎,老了,病多。他继续说:你要是开一家有领导光顾的店,那你这日子过得跟领导是没什么差别了。颜回一听,说,有道理。然后他摸摸胡茬抽了一口烟入肺。

  顿时,颜回说:苏老师,我觉得这活儿,离我们都忒远了呢?!苏海城说:聪明。果然是作家!所以说,咱们能做啥?农药厂。我觉得,这笔投资,挺实在。李大海说:对,无畏城周边,我数数,总共有几个村。那鸡村,那乐村,雍勒村,叱头村,大塘村……我数都数不过!

  苏海城说:瞧见没,毛主席才是最厉害的先知。什么叫农村包围城市,这就叫,农村包围城市!颜回说:我明了,所以您就打算建个农药厂。是吧?苏海城说:不,不是建。是已经有了,我现在,就是厂长。颜回一惊,说:哇,我真佩服您!你一边儿是文化人一边是商人!

  苏海城说:时代不同了,单单靠这手艺,写个字儿赚个名儿,没有银子,什么水平都是扯淡!颜老师,说您吧,这是啥?我老婆天天看,说好看得不行。可我不妨直说,这本书,卖三十五块,销出去一本,您能赚十块钱,已经是万幸了。所以说,您不会太富裕,我说对吗?

  颜回一惊,这读心术的本领,仿似给苏海城给学会了,自个儿倒读不透他的念头。周传海说:对呀,颜老师。你看看,这可以不?咱们合伙,二三一得六,您赚三分,我赚三分,这苏老师挣四分,他是厂长,当然是最大的股东么。颜回说:我得投资吗?苏海城说:是的。

  颜回说:那往后会有变动吗?苏海城说:哎,您甭怕。这待遇,已经是多少人都享受不到了的。万一销量好,跟上头的关系又好疏通,你想想,说不定你能跟我平分秋色,这小周挣的两成都能发财了呢。颜回心痒痒,说:这银子,倒是不缺。我啥时,能去那儿参观一下呢?

  苏海城说:等你这话了。话毕,苏海城换好了衣服,带着二人,来到了206化学农药厂。这儿规模颇大,里边儿工人正忙碌得很,一直在生产农药。苏海城说:怎样,规模还可以吧?颜回说:这都能跟国企一块儿肩并肩了!苏海城说:颜老师,你看看,咱们做个生意,多好?

  颜回说:是呀!苏海城说:这人的嘴里么,其实,最喜欢讲个名。你要是去糊弄人,去打交道,吹牛×,人们听这名气,真以为你牛×,所以这交道场,名比利大。可是这有利可图的人,有时候缺个名气,但有名气的人,又未必能图利。所以一比,这利,又比名气大一截。

  颜回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社会授课呀,他说:您继续。苏海城说:有名有利了,还不行。有利可图,你没有权。这利,你要得两成,还得看人脸色,明白吧?所以这仨样,咱都不能缺。可是咱们,没钱没权的,能干啥?就这样,小本生意,白手起家。颜回说:我认识您值了!

  当晚,颜回归家后,真心地投资了一大笔钱,入了苏海城的农药厂。二人一见如故,一见面,说是忽悠也是忽悠,说是实话也是实话,反正凭着这三寸舌头,将颜回的银子,砸入了农药厂里。李大海的目的给达到了,这老同学交情,可是没有白费,二人熟得跟孖生的一般。

  回到家后,颜回彻底地明白什么是上流社会了,回到无畏城了以后,他一直在叱头村这儿蹲守着,仿佛一头石狮子,或者成了秦琼关羽,原来这小地儿真不是他的舞台呀。这无畏城恁大,对他来说,恁多神秘的地儿,你说,颜回他回来,不成一番大事他能对得起无畏城么?

  颜回的无畏之心,不怕失败,叫他投资了不少钱进去。能有回报吗?颜回的信心十足,他心念,这一定能的。因为这是合法企业呀,而且距离上市,又无非,是两个多月的事儿。而当晚,颜回归家后,心念,今黑这陈瑜还来补习吧?!他一想,心就给痒痒了,他期盼她来!

  可是,当晚,陈瑜到了十点多,依旧没来。这颜回的心儿,已经歪得跟歪脖子树一样,他仿佛图的不是人家学习的热情,而是人家的肉身。但是,周传海却打了一通电话给颜回,他问颜回,在么?颜回说:我在。陈瑜怎的不来?周传海说:陈瑜睡我旁边呢!咱们刚干累死!

  颜回一惊,后来周传海说:今黑陈瑜有两节舞蹈课,总共蹦达了四个多钟头,一个钟头五十块,四个钟头可是两百多块呀!你说她能不去吗?对了,咱们说点有用的。颜回起初一听,心有不甘,可是后来又成了害怕,因为陈瑜再怎的说也是人家周传海的女朋友呀,他说:好。

  周传海说:颜老师,我觉得你的创作生涯,应该是趁热打铁,不应该是急流勇退。您看看,这次,无心插柳柳成荫。您看看,可不可以,再过段时间,出个散文集?颜回一惊,说:散文集?周传海说:对,是散文集。颜回打开了电脑,再看看平时写的笔记,倒是没写过散文。

  周传海说:颜老师,我叫您写这个,不是空穴来风。您当日记写写,成吗?颜回说:这是为何?我倒是一天能打几千字一万字。周传海说:您看看,现儿的小说家,质量都不高。好容易蹦出您这等水平的,又鲜有耳闻。但是,颜老师,一个小说家,最多能兴五年三年都长!

  颜回说:吓!是么?!周传海说:是呀,我要把您彻底培养成一个当代大家。这样,我才能上去呀,这编辑部的主任,我是想当定了。颜回说:那您继续。周传海说:小说家,混不久。但是散文家,混得特别久。甭管您是感触社会,还是指桑骂槐的,兴许能芳流百世才对!

  颜回说:散文家?周传海说:是。是这样,我决定了,想给您约个搞。题目叫做,无畏的人,更容易成功。您看看,成吗?颜回一惊,说:这不是成功学么?!周传海说:别,成功学,十有八九,是糊弄人的。要是牛人,不看成功学,一样能成功。但是这散文是考究质量!

  颜回说:好吧。我试试看吧,尽量符题。周传海说:那就这样吧,我累死毬了,日后再说。哎哟,你醒啦?!啥?!你还想要?!我看看能不能起来,哎哟,起来了。你别急呀!你这猴急!周传海没给挂上电话,听筒里打情骂俏的声儿,传入了颜回的耳朵,叫他不是个滋味。

  他挂断了电话,躺在了沙发上。今儿他累了,正如同周传海所说的一样,累死毬了。一看表,十点二十分,说迟不迟,说晚不晚,他回来后,开始发觉了无畏城市民的不少细节。他发觉,这儿真是国民众生相呀。他发觉,一打开互联网,在大半夜十二点在线的竟比中午多!

  他在读医科大的时候,是十分在意睡眠的,可是一回来,仿佛感染了瘟疫一样,大半夜大半夜不睡,次日困得如同一条死狗。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是一个睡不够的职业。可是颜回现儿,倒是强迫自己不睡觉,患得患失快成了抑郁症一般。他躺床上,总是辗转腾挪不行。

  会不会,是因为,这儿的气焰太浮躁,这黑夜不像黑夜,白天不像白天,大半夜的这天空给霓虹灯点成了白夜,所以他才睡不着么?他上阳台一看,有可能。这时,两只斑鸠鸟飞了过来,颜回想拿出棍子将他们打下,明日煲汤也好呀!可是斑鸠鸟飞太快太高颜回又无力了。

  他站在阳台上,蹲了下来,仿佛屙屎的姿势。他突然有了个念头,他想去淡村了。在那儿,可是有一条街的酒吧呀!那儿,专门供夜生活消遣的人呐!若是颜回去的话,那他得又遇见淡华。去不去呢?他的犹豫又给来了,这时,收破烂的老头,来到这儿仿佛先知又开始吆喝。

  爱情,亲情,友情,它是个瞎子,它必须找到位置,才能讲话。

  银子,金子,孔子,老子,女子,干了一辈子,等于拉了泡屎。

  你看,这世道,总而言之,就是一句,我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