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读心神术
马上有钱2020-01-19 19:413,504

  他望见一名妙龄女子,裹着浴袍,将头发散落,分明地,是刚洗澡出来。她坐在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手机,摸索着什么。颜回看不清,她在作甚。可是,这时,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拨通没多久,楼梯那儿便传来了响声。女子一开门,入来的,竟是颜回所熟悉的脸。

  李丽!颜回一惊,李丽进来后,先是,很怜爱地,摸了女子的脸。然后,她仿佛,怕弄脏地板,所以进来之前,先是拿着抹布,擦拭了自个儿的脚,再进来。颜回很努力,想通过稍显絮乱的头发,看清这女子的脸蛋,到底是一副怎样的光景。这时,女子先是来到了床柜前。

  她拉开了柜子,然后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李丽。李丽的脸蛋,从开心,转到了疑惑。她说:这是什么?女子这时,抿抿嘴唇,说:汤药费。她说话那时,拨动了遮挡着额头的头发,用手抚成了分发。颜回一瞅,天,这不是颜紫婳吗?!那是大明星,才对呀!他悸动了。

  李丽继续盘问,汤药费?怎的,你伤人啦?!颜紫婳不语,先是,从自个儿的床上,递给了李丽一份无畏日报。颜紫婳翻到了娱乐版,她递给了李丽一看,李丽戴上了老花镜,仔细一看,颜回同时能看到,天!这是周传海,给颜回写的半自传文章呀!李丽说:哈,是他呀?

  颜紫婳说:是呀,我的保镖,看到了这玩意儿,他们觉着,是媒体炒作,又要讹诈么,所以就把那主人公,给揍了。李丽这时,扑哧一笑,说:揍他?真劳民伤财!颜紫婳说:虽然我是公众人物,可是良心是有吧。这人好歹是个文化人,大家认得,他要是再写,我损失大!

  李丽说:成,我给你送去。还有啊,我要安排你们见面吗?颜紫婳道:见面?为什么呢?李丽说:这文化人,都有点儿小清高!万一,人家要你道歉,要个名头,不要银子,你看看,这好吗?颜紫婳说:哈!现儿还有这般文化人!看情况吧,我接了一部情景剧,得空再讲!

  话毕,李丽走出了门,往下,颜紫婳竟从书桌上,找到了一本颜回的作品。那,正是颜回的《无畏城》呀!颜回一惊,想不到,这读者,竟是这般神人!他的小清高,让他的小自豪,又来了。可是,颜紫婳看了片刻,她的卧室里,竟传出了拍门声。这拍门而入的人是谁呢?

  这时,颜紫婳出去开门,她一拉过把手,入来的,是一个衣着西服的男子。颜回看不清他的脸蛋,可是看样子,这人,高,很高,兴许,是有一米八五。颜紫婳的身高,才一米六五,二人同在,这男子的身高很明显。他抓着颜紫婳的手,叫颜紫婳坐下,他猫下了腰同她讲话。

  忽然,男子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样东西,颜回想看,但是又看不到,天,这是什么呀?!而他的脸蛋,又凑近了颜紫婳的脸蛋,颜回的心,仿佛给一把钢爪,揪了一下。可是这时,偏偏这世道又给颜回折了路。一阵扰耳的闹铃声,叫颜回从幻境,很快又归到了现实里来。

  他又恼了,是谁呀?!好几次,偏偏这时,搅乱了颜回的心机!可是一看手机闹铃,这来电话的人不是他人,却是李静。李静是有多久,没有找自己啦?!颜回有点儿欣喜,他瞬时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是想,从一个女人里给挣脱出来,最好的法子是给别的女人吸引注意力。

  颜回有点儿慌忙,他囫囵囵地放下钱币,然后接过了电话,道:喂!李静那头,没有颜回这般激动,她说:喂,你最近缺钱花不?颜回说:缺钱花?什么意思?李静说:没,有好事情益你,就问你缺不缺钱花?颜回说:看你怎么定义了,如果要买房买车的钱,我肯定不能。

  李静叹了口气,道:好吧,长话短说。你家的铺面,不挺大的么?再往里弄弄,还是很有空间的。颜回说:我的铺面,怎么了?你有什么念头?李静说:我认识一人,他和你一样,同是医生,不过他是五官科。近儿,他没出可去,水平不够,区医院是不要的,想去你那儿。

  颜回说:五官科?那要干嘛来了?李静说:给人整牙齿吧,挺挣钱的。你可以跟他商量,四六分账。我发他的电话号码给你吧,同样的,我也把你电话给了人家,就这样,跟你打声招呼,你有兴趣你今晚就拟合同。话毕,李静挂断了电话,然后,来了一条短信,那是号码。

  颜回想拨电话给李静,可是李静的那头,却已经成了人工服务。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颜回有点无奈,随即,困意跟洪水一样,倾泻了他的触觉。他好想睡觉。他看表,对,这一天,终归是要结束的么,所以,甭管你水平多高,这是自然,你再牛都耍不过。

  颜回上了卧室,然后睡下,这燥热的天气叫人难以入睡。

  最后,自尊战胜了想法,颜回睡去,睡前,他吼道一声,娘×的,我不信我颜回娶不到媳妇!迎着这般念头,颜回眯眯眼,也就睡了下去。次日一早,牛土改跟往常一般,叫颜回起来晨练,二人在河堤上走了约莫四十分钟,之后又朝淡村菜市那儿吃了一顿早饭,一天开始。

  这时,颜回回到诊所,本想开业,可是一看这地上,纸皮箱竟多出了好多个。他回来了以后,纸皮箱一直没有卖给收废旧,那是因为地空,所以踩过去,还是很宽。可是现在的光景不同,什么都买了,电脑、电视、洗衣机、平底锅、热水器云云,这纸皮箱多出来那也不怪。

  他这时,又怀念起了,平时胡说八道的废旧佬。可是这时,又哪是人家上班的时间呢?人家娇气得很哩!偏偏,是三更半夜,才来扰人睡觉,敲响个铃铛。无奈,颜回心念,恁多纸皮箱恁多灰尘恁多脏东西,里头还有泡沫同塑料袋呢!颜回这时成了名,娇气也不小,卖掉!

  颜回的想法,很明确。于是他几乎是独个儿一人,讲纸皮箱,全给抡到了一辆三轮车里,之后给了五块钱,送去废品收购站。不一会儿,这颜回,就从叱头街,入了叱头村里。废品收购站的老板,骨瘦如柴,但是人却精明得很!他一年四季,全都叼着一杆烟枪,人称猴子。

  他认得颜回,颜回却认不得他。但是颜回要卖废品的,这猴子你还得拜托。颜回说:哎!猴子!猴子打赤膊,一边穿着拖鞋,朝外头弓着腰走来。他说:哟,大作家卖废旧呢?!买恁多东西,你发财啦?!瞧瞧,这还是韩国货,三星哩!颜回说:瞎扯淡,你开个价给我吧。

  猴子说:好嘞。说罢,他吼一声:大板!于是,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破旧的皮钱包,给颜回点钱。这大板,原来是个人,他同猴子一样,骨瘦如柴。但是他的头发,却几乎将他整个脸,给盖住了。而他的身子,站在颜回面前,那是一股叫人作呕的汗酸味儿,叫人难受。

  颜回捂着鼻子,说:你干嘛叫人家大板呀?猴子说:嘿!说你养尊处优,外行了吧?拉废旧不得带个大板去,你徒手拿回来?这人,作用,就跟大板一样,他连轮子都不用装,力气大过老二!这时,颜回望着大板,大板出来,面无表情,又带着一股酸臭味,他说:两百。

  猴子说:你称好啦?!万一多给的话,小心我扣你人工!大板说:称好了,不信你去!猴子说:你敢骗我试试!说罢,他瞪了大板一眼,讲银子,递给了大板,这大板又讲银子,递给了颜回。可正当,颜回触碰到钱的那一刹,他望着大板的手,大板发育得好,手背起了毛。

  这时,他望着大板的手,脑袋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这次,他想到的,却是无畏中学的无畏塔。颜回收钱后,大板一转身,又朝一堆破烂那儿,绑起了绳子。颜回对猴子说:猴子,我进去瞅瞅。成不?猴子说:吓?!这是垃圾地,你不应该在家里埋头写文章寻女人伺候?!

  颜回说:我感受生活么!猴子说:成,我拍马屁拍马腿上喽!他也没拒绝颜回,而是自个儿拿起了一把吉他,弹着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歌曲,哦!我们这般打工仔呀,一生一世为钱币,做奴隶!揾到些少到月底,怎么够使?奀过鬼,确是认真湿滞!颜回进去,这儿果真挺臭。

  这大板蹲下来,一直在摸索着。颜回望着硕大的废品收购站,这大板原来就住在收购站里,连村里的平房都没有住上。一张吊床,或者,一块泡沫板,就是大板的床了。而被子,是一张破破烂烂的毛巾被,上边儿起满了霉点,还是人家丢弃不要的。颜回捂着鼻子,这儿真臭!

  可是,颜回瞅着这吊床,突然发觉,自个儿的脑袋,仿佛起了反应。他上前一瞅,天,在吊床上,有一摊乳白色的垢甲。他撇着嘴,回头一瞅,这大板看来年纪不是很大,这个人问题要解决的话,一下子恁穷,讨个老婆那是难事,所以在这儿,泄了一滩垢甲,那也不奇怪。

  颜回望着,猩猩浓浓,跟一口痰水一样。大板的精力,是有多旺盛?可是一下子,这滩垢甲,仿佛成了一面镜子,或者一块屏幕。颜回仿佛从那儿,看出了什么事儿来。他看到,又是夜晚,哗啦啦的,打雷下雨。又是一样的场景呀!一个女孩,在急急忙忙地跑,光着脚丫。

  她跑得太匆忙,鞋子给飞掉了,脸上分不清是眼泪水还是雨水,浑身湿得透明,跟没穿衣服,没什么两样。她一直朝山上跑,朝山上跑,他要躲呀!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小腿肚那儿扎满了荆棘,时不时冒血。眼前,是一口井,她心念,该不该跳进去?!躲一时都好啊!

  突然,她摔倒了,摔了一身泥巴,撒在身子上,仿佛一坨牛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