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来龙去脉
马上有钱2016-11-08 09:303,608

  关老师,一边讲,眼睛一边是红着的。颜回听她讲了细节后,一边惊讶,一边又对自己的能力,感到自豪了。天,难不成,他的脑袋,真的长了一副天眼?!可以洞察,这天下的世态炎凉?!可是,后来的事儿,颜回给拍醒后,一无所知。这话,还得由,当事人来说清楚。

  关老师说道:后,后来!这个,小张,就抱着尸体,不知去那儿了。颜回讲:不能好好想想吗?他抱走后,有没有上班?关老师说:上,上了俩礼拜后,就辞职了。说,在老家起房,回家,当个农民,实在点儿。颜回说:回老家?!天。他老家在哪儿啊?关老师说:我不懂。

  颜回这时无奈,他有点儿恼这关老师偏偏在这等时候,来吵醒他。他对关老师讲:关老师,你大半夜来这儿,干嘛来了?这话说的,颜回一吐出口,倒是有几分利剑的味道。关老师觉得有点儿不妥,难不成,她自个儿成了嫌疑人?她看着颜回,二人相差虽小了十岁,可是她的可怜样,却如同三岁婴孩。

  关老师说:你看吧!这时,关老师从睡裙哪儿,竟拿出了一个红色塑料袋。她一打开,上头是一把香,一堆纸钱,还有折叠好的纸房子、纸车子、纸奴才、关公像。颜回说:你弄这些干啥?!关老师说:今儿,是她头七的日子么!我想祭拜,哎,到现在,还不知凶手?!

  颜回说:祭拜?关老师讲,你要看么?!颜回点头。关老师走到了无畏塔下,从底下,竟翻出了一块松土,取出了一块红砖。红砖的光景,很旧。砖眼里,插满了一堆燃尽的香蒂。关老师这时,拿出了打火机,讲一把香,点燃,在无畏塔上祭拜,尔后,又插入砖眼那儿去。

  插好了香,她又在无畏塔前,踩踩泥,给松松,之后,确保不会发生火灾后,关老师取出了冥物,开始在那儿,逐张逐张点燃。这火苗像是一面镜子,照在她脸上,又是一副怜像。她一边烧,两腿是跪着,跪在一小片儿草地上,不会太脏,嘴里开始念叨着一堆经文,很杂。

  做好了首尾,关老师又讲烧完的灰烬,扫入了垃圾桶内,她的心,才终于安稳下来。颜回问:你这是,干嘛呢?关老师拿出手机,擦擦手上的泥,道:祈福吧!我内疚,当初没教好她!颜回说:咱们共产党还是无神论呢!这能行吗?咹?关老师说:那你也得清明扫墓尽孝呀!

  颜回说:好吧。这时,他们俩,又坐在了一块儿,关老师说:虽然我不知道,这小张后来去了哪头,可是起初我们也怀疑他。但是怎办,这没法子处理。你知道这事儿后来怎样了不?颜回摇头。关老师说:后来,我们通知人家父亲,父亲的态度,很强硬,但是,他要求不高。

  颜回说:要求不高?啥意思?关老师说:哎,若是她还活着,年纪,跟你一般大吧!她父亲,说,我不要利息,你给我养了十几年的本钱,我就放你们一马!后来,学校乖乖的,给了二十万。这事儿,才算私了。颜回叹了口气,说:所以,现在这无畏中学,才成全国重点?

  关老师点点头。颜回说:好吧我体谅。说小张吧,你真的,没有一点儿消息,知道他后来去了哪儿?或者他在无畏城有什么亲戚朋友呢?关老师说:我不清楚,可是后来,这世道,哪有不透风的墙?这学生里,跟一堆苍蝇一样,一传十,十转百,人们懂得,比老师都多!

  颜回说:学生们讲啥?关老师说:他们说,这小张,后来有可能,去了叱头村那儿!真不知是谁,给传开的!颜回惊讶,叱头村?!岂不是自个儿所住的地头么?!难不成,自个儿归家以后,邪门怪事接踵不断!原来呐,自个儿的所在的地,有冤魂!这冤屈,还未伸冤!

  颜回说:哪个位置,有具体的吗?!关老师说:没,就到这儿了。你可以问问看,何叔吧!何叔兴许懂点儿。颜回说:谢你了,关老师。说罢,颜回匆匆地,离开了这是非地。他看表,过了约莫四十分钟,还有十分钟,到十一点半,还好!他回到了校警室,这何叔要准备归家。

  颜回问:何,何叔!当初同你一块儿来这的,不是还有一个叫小张的吗?何叔说:小,小张?好像有!颜回说:你,你琢磨下!他是哪儿人,住哪儿的呀?!何叔这时,挠挠头,一边思考,一边儿拉上校警室的门,关上电脑,启动了自个儿的摩托车。他想了片刻,无头绪。

  颜回说:再想想,好吗?!何叔这时,伸出手指头,倒有如梦中醒的味道。他说:我明了,这小张,先头,在我们宿舍,住了一段时间,他辞职后。颜回说:往下呢?何叔说:往下,嗐!当初我们住的,那是平房。现在这政策上来了,不得拆?现在宿舍都是小户型了!嘿!

  颜回继续问:好吧,那他住哪儿!现在?何叔说:哎,你要这么问,是难倒我了。前几天,我还见他。他是住在,可能住到城西都有,从这儿过去,一个半钟头。颜回说:城西?哪个位置?何叔伸出了手指头,又缩回去,伸出另外一个,嘴唇一直动,跟喃经,没有什么区别。

  这时,他说:我明了!那鸡村!一定在那鸡村!颜回说:那鸡村?!颜回起先一听,这明儿,说熟不熟,说生不生。他仿似在那儿听过还是见过,但是一下子,记忆给沉淀下来,他捞不着。何叔说:你问这事儿干嘛?颜回说:没,我不是作家么?!想调查一下咱们城历史!

  何叔说:哈哈,你不说,我都给忘了。你现儿,有出息呀!报纸新闻,都登你的广告!颜回说:你是长辈么,甭须恁客气啦!何叔说:成,我先行一步。这时,留给颜回的,是一阵浓雾。颜回无奈,但是关于这事儿,他已经懂了许多了,虽没有七八,但四五,还是有的。

  一看表,这天空给城市的霓虹灯,点起了白昼,这天空不是黑夜是白夜,搅得颜回一点儿困意都无。无奈,没有公车,他唯好掏二十块钱,朝叱头村哪儿开去。颜回一归家,如释重负,他沏茶,一边叹,一边琢磨。这小张,真的,是将尸首,埋在叱头村那儿?这不能把?!

  颜回朝后边窗口,讲窗帘拉上,再往后探,那是村子了。随处一看,还有不少村民,在那儿自己种青菜吃。颜回上楼顶,继续往后看,那儿,就是山了。他不禁感叹,哇,虽然,这无畏城,是几个钟头的车程,可以逛完闹事的。可是里头的文章,这村子,要逛完,可不是易事。

  无奈,他的眼睛,终归不是天眼,没办法洞悉,哪处地方埋了尸首哪处地方埋了黄金。可是,这时,颜回却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颜回这时心念,难不成,是牛土改,来这儿寻自己谈心下棋叹茶?他下去,拉开门,可是,映入眼帘的,竟不是牛土改,也不是四叔四婶。

  那是,李丽。李丽跟往常一般,虽年过五张,但是那成熟的韵味,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那是历练,颜回望着人家,这李丽,真是不一般的瘦,手上的骨头,都给透着白皮,看得清楚。李丽讲:啊,阿回,不好意思啊。颜回说:不好意思?这时,李丽拿出了一信封。

  颜回望着她,她莞尔一笑,露出两排白牙来,叫人看不懂深浅。颜回一打开信封,天神,那儿是一沓红太阳!颜回一清点,少说,有一万元整!颜回说:婶,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李丽这时,探出了手,冰凉的手镯,给触碰了颜回的下巴一下,她的手指,戳了他眼角。

  颜回道:哎哟!李丽说:这是医药费啦!颜回这时,明了一切。这是马后炮呀!李丽说:我们那群保镖,不懂事,在报纸上看了点儿新闻,就把你给动了。颜回这时又明了,原来李丽,是颜紫婳的家仆呀!可是他不戳破,由她说,即便,李丽知道,颜回的心儿,长了眼睛。

  李丽说:怎么样,有动静吗?权当,这些钱,是我捐给医疗部买医疗器材吧!颜回说:成。我跟你说。颜回将这事儿,彻头彻尾地,同这李丽说了一番,李丽听着,纤瘦的手,一直揪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的表情,同样委屈难受。颜回漏说了一处,那正是,尸体到底藏在哪儿。

  李丽说:这么说,她是给人杀死的?颜回说:是。你以为,她是投井,给摔死的?李丽说:没,我瞎猜。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吧!李丽刚想拿着手包,转身离去,可是颜回,却抓住了她的手腕,他说:哎!我医者仁心,天地良心!这无功不受禄,我倒想问问你干嘛那么在乎?

  李丽说:我在乎啥?颜回说:你不在乎,你又要给相片给我,又叫我去查。我是开私人诊所的,可没有开私家侦探呀!李丽说:那你觉得,这笔收入,可观不?颜回说:很可观。李丽说:那是,你开私人诊所,没人给你钱,你都免费医好他们?那你吃什么,喝西北风去么?

  颜回说:那医生也要吃饭呀!李丽说:那万一病人患了梅毒,你总不能问他,干嘛患了吧?颜回这时一惊,道:说的也是!李丽说:所以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也是好的吧?颜回说:好吧。这时,颜回松手,差点儿,给抓伤了李丽的手腕。李丽一缩手,说:我走了!

  颜回目送她,上了一辆路虎越野轿车,消失在了颇为热闹的叱头街。颜回抓着李丽的手,这李丽的手腕,真是太瘦了!可是这种瘦,却是矜贵的,而不是穷的饿的病的。这时,颜回伸手,入了那信封里,抓出了一沓银子。他对着电灯管,看了许久,嗯,对,这银子是真的。

  可是呀,颜回却纳闷了,她是何以知道,颜回挨了揍呢?这时,颜回将手,伸到了这人民币的毛主席头像那儿,闭上了眼睛,开始试试,自个儿的法术,生效吗?他发觉,是生效的!他开始激动了。他的天眼,看见了一栋别墅,而这天,是黑夜,难不成,是昨天晚上吗?!

  他的眼睛,又朝别墅那儿,慢慢地,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