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四大才子
马上有钱2020-01-19 19:463,411

  仿佛做了一场梦,次日醒来,颜回仍然嗅到房间里,一股似有还无的香味儿。他睁开眼后,怀里一空,不免心惊了一下,然后发疯了似朝楼顶那儿奔去。他在楼顶那儿往下看,现在是六点五十,叱头街还没有成圩,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再过半个小时,这儿应该是热闹了。

  颜回的心儿给勾住,不知作甚。他蹲了下来,看着几只蚂蚁来来去去地,竟可以沿着墙边从楼顶那儿爬到楼底,他们进不去屋内,只好在楼顶那儿叼了颜回平时晒得龙眼干和红枣。颜回心念,这女人没了,日子终归得过吧?这不,一大清早的,颜回开了门面,顺便吃早餐。

  来往的人不少,有的还等着钟师傅的到来,因为这牙医真是忒有用了。腿好跑,手好用,可是,不如动动牙齿嚼嚼肉!民以食为天,牙齿动动,再嚼嚼,咽下去精气神全都给来了。所以整牙齿的人,甭管在哪儿,都是挺吃香的,即便你是个江湖郎中,只要有两把刷子就成。

  八点,钟师傅来了。颜回说:钟师傅,那儿有人排队等您好久了!钟师傅说:是吗?我来晚了。成,我给他们补补。话毕,钟师傅穿上了白大褂,脚牙齿有问题的人,睡到了矫牙床上。一张口,钟师傅从矫牙床上取出了水枪,朝人家嘴里喷了水,叫他们将水给吐到水池处。

  随着人一多,颜回的心思,又给提到了工作上。这才是生存之道么?!约莫十点钟的时候,牛土改来了。牛土改退休后,没有别的乐趣,随人下下棋,逢人吹吹牛,时而逛逛街,牛土改的日子,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这银子是不缺了。牛土改一来,揭开了衣服,露出了肚腩来。

  牛土改说:回啊,胃疼。有药吗?颜回心念,胃疼吗?颜回不敢开太烈的药,他知道牛土改不仅胃不好,连肝脏也不是很好。于是颜回开了一副膏药,叫牛土改贴到肚脐那儿。牛土改笑笑,说,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哩!颜回说:哪有!牛土改贴上去后,说,嗯,很好热热的!

  颜回说:牛叔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有什么事吗?牛土改说:有。我弟给回来了。颜回听到这消息,本无太大反应。可是颜回的脑海,逐渐地浮现出牛土改弟弟的容貌时,不免一惊,牛土改的弟弟,可是牛丽的爹呀!牛丽在外所受的光景,颜回那次所见所闻,千万不给知道!

  颜回问,你弟弟,回来干啥来了?牛土改说:说脖颈不好,给你看看来了。加上按辈分,你叫他叔,也不过嘛。颜回说:没,不计较。话毕,牛土改离去。要了一副膏药,开了十来块,跟要了一副跌打肿伤的,没有二样。不久,约莫十一点的光景时,胡彩蝶倒是来了诊所。

  胡彩蝶来了诊所后,先是坐坐,颜回叫她喝茶,她说不喝啦。颜回说:你下班啦?胡彩蝶说:嗯!她来这儿,朝颜回说话,平时没事儿,她也会来这儿坐坐,能见到颜回几眼,她心里都乐滋滋的。她有时来,颜回会看看她,在颜回的眼中,她不能说漂亮,也不能说不漂亮。

  可是,钟师傅在里头吃饱了饭后,一出来,胡彩蝶倒是一惊,她先是木住了两秒,然后扑哧一笑,说:表哥!钟师傅说:呀,是你呀彩蝶!颜回一惊,原来二人是认识的。颜回问:你是彩蝶表哥呀?!钟师傅说:嗯,我爹是她娘的哥。胡彩蝶说:你们怎的认识的呀?说说!

  颜回说:只是拖了朋友介绍,然后他恰好是弄五官科的嘛?!叱头街这儿还没有牙医诊所,我这地大,合并在一块儿,对大家都好点儿。胡彩蝶笑笑,说:那你们须通知我才对呀!颜回说:你甭担心,这是缘分。话毕,胡彩蝶说:下回,你们俩,得尝尝我做的饭菜,醉鸭!

  胡彩蝶做醉鸭,是有一手的,颜回尝过。他说:嗯,没问题。说毕,胡彩蝶离开了诊所那儿。

  小曾一来,春光满面。他的脸蛋上,有一个唇印。他当作炫耀,满大街认识他的人,他都要寻个招呼,还故意将脸蛋给凑上前,给人瞅瞅唇印有多大,唇印的味儿有多香。颜回问:你怎的挨扭了?小曾说:受撵了。颜回瞅着小曾,小曾穿得是非常好的,所以他生活水平高。

  颜回问:谁敢撵你。小曾刚坐下,用热水淋了自个儿的茶杯当消毒后,朝外头一看,他仿佛尿道一缩,那是给吓的,差点儿喷出尿水来,然后他立马飞奔出去,犹如一条受惊的犬。颜回觉得好笑,可是门外,的确来了一个打赤膊的大汉,颜回一睁眼,那不是牛二吗?哎!

  颜回一叫,牛二望过来,他气喘吁吁,虽入了秋,可是他的身子仿佛永远都是汗水。颜回说:你去哪儿了?牛二瞪着他,睁大了双目,说:我刚刚撵狼去了!颜回他望着牛二,心念,该不会他刚刚是把小曾给撵开了了吧?可是,牛二喘了口气后,又说了别的话题,他对颜回讲—

  回啊,我开了一家酒楼,跟朋友合伙开的。叫大海碗。颜回一惊,你竟恁快便弄了酒楼呀?!牛二说:是呀!我也觉得挺快的,以往给人骂没出息。现儿轮到我给人家做酒楼了!颜回说:恭喜你呢。牛二说:哪里,你要想入股按咱俩的交情是分分钟的事情。颜回说:等我有钱先!

  不久,颜回看见一辆轿车,从不远处开到了叱头街上。一停车,下车的是陆德峰,他急忙忙地朝乡政府那儿奔去,他的脸色有点儿难看。牛二说:哟,陆村长,忙得很。颜回说:你认识陆德峰吗?牛二说:怎的能不认识?我那处酒楼,要了好位子,是摆在街上还得靠他呢。

  颜回说:哦,是这样。牛二说:我来就通知你个事儿。今黑七点半,不见不散。你得捧我场,明白吗?回?颜回说:那是没问题的。话毕,牛二走了,留下了颜回独个儿在诊所那。颜回看表,原来一天也无非恁快,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多钟,颜回的诊所超过七点钟关门。

  他寻思,李静怎的叫道胡彩蝶的表哥来呢?是巧合还是别的意思?颜回无奈,拨电话给了李静,可是李静那边儿没出声。颜回一无奈,不久,倒是别人打了电话来,那是李大海。李大海说:回,你今黑有空吗?颜回说:怎的,个个都在今黑约我哩!李大海说:白天睡觉嘛!

  颜回说:我现在就挺有空,下午没什么人了。李大海说:那我去接你吧,你在诊所那儿等我。颜回说:去哪儿?没等他说完,李大海火急火燎地,开了一辆摩托车从淡村那儿接了颜回。颜回上了摩托车,说:去哪儿?李大海颇有气势地说道:上流社会!话毕,车子嘟嘟响。

  留下了独个儿看门的钟师傅。

  颜回乘着摩托车,这李大海连安全帽都不戴了,直接飞奔。颜回说:咱们会不会给交警揽下呀?!李大海说:交警?!他管毬你戴不戴冒!可是万一你干×的时候没有戴套,那你患艾滋人家才管你!颜回一笑,这李大海的心思,真是叫颜回琢磨不透。不久,车子开到郊区。

  郊区这处,两旁都是别墅。颜回心念,这才是上流社会。一转身,那是无畏桥,往下,堆满了船只,有私人的有公家的,再出去那是广州。这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李大海说:是苏老师叫你来的!颜回心想,哦,那是无畏城的四大才子,他的名气跟当时的祝枝山一样。

  颜回说:祝枝山呀?!李大海说:机灵!你忒机灵。颜回说:那我还是唐伯虎哩!李大海摇摇头,说,你不是唐伯虎。你最多,是西门庆!二人进去了,越过一处草坪和游泳池,然后上去,敲门。打开门的,不是苏海城,倒是令郎。令郎的脸色不大好,开门后,转身回去。

  苏海城问公子,小苏,你爹在吧?小苏说:在。说完,他有点儿虚弱,躺在沙发上,像是中毒一般难受。颜回是医生呀,他上前去,本想探探人家的脑袋,但是李大海见状,立马阻止了颜回的想法,说,人家的脑袋是镶金镶银的!你给一摸,待会儿给摸坏了怎么办呢!咹!

  这下,客人来了,苏海城的老婆先出来了。妇人说:你们先做,他刚起身哩!颜回望着妇人,妇人年过四旬,风韵犹存,光着脚踩着拖鞋,腿像棉花那样白。妇人沏茶,二人坐下,一块儿饮茶来。说,你们是来说,农药厂开张的事儿吗?颜回说:嗯,是这样。是农药厂。

  妇人出来前,还画了个淡妆,她穿得很好,虽然身材略显臃肿,但是给包得不漏庸俗。她说:大海,这位老师是?李大海说:嫂子,您最近忒忙了,没看电视吧?他您都不认识,那您真是孤陋寡闻了。李大海在屋内转转,然后从茶几下取出了一本书来,那正是颜回的著作。

  李大海说:瞧见没,颜回。作者名。他就是颜回了。妇人看着颜回,她本以为颜回是一个老成之人,要么则是四五十岁的光景,可是颜回仿佛调皮地跟她开了一个玩笑,他的年纪才二十出头呀!妇人说:您就是颜老师呀!我一直想拜访您去,你写得书,真是入了女人心!

  颜回说:是吗?小打小闹罢了。您丈夫才是文化人。我是咋咋呼呼的。说毕,苏海城出来,他出来后,也是饮下一口茶。说:哦,大海。来啦?颜回的到来,苏海城显得略微平静。但是苏海城没有直接过来,而是上前去,抽了小苏的屁股,说:你昨晚又去哪儿鬼混?败家子!

  小苏说:嘁,好过你,整天拍人马屁看人脸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