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女博弈
马上有钱2016-11-08 09:303,603

  颜回先是看见了陈瑜,之后又见了胡彩蝶,她们二人相视一笑,便入了诊所里。这时,四叔从厨房那儿出来,道:阿回啊,你吃白切鸡,放紫苏的么?!颜回说:放,你放吧。你觉得好就成。刚刚四婶一来,四叔从后头尾随来了,他做菜是一绝的,颜回从小便开始吃到大。

  颜回看了看手表,还有约莫十分钟,菜式便上好了。这时,周传海出来,给颜回一根玉溪烟。他说:颜老师,这样吧,想问你个事儿,这次我来就是图这事儿的。颜回呼出了口气,无功不受禄,你把事儿挑明,这才叫人舒心点儿么。这时,周传海却将陈瑜从屋内给叫出来。

  陈瑜对颜回莞尔一笑,道:颜老师。颜回问:有什么事吗?周传海说:是这样的,陈瑜么,今年恰好二十四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再过两年这样,该是谈婚论嫁了。所以她想自考本科,到时一边工作,一边读书,这样结婚生子的名分也好些。颜回说:哦,是这样。那好啊。

  周传海说:那这样,您看看,成不成?就是,你不是作家么?!咱们市的师范学院老师都准备拿你的书去研究。你可不可以给陈瑜补习个半年这样,让她参加自考本科?颜回一惊,道:补习?!周传海说:是呀,价格好商量么!你叫陈瑜在这儿打杂都没问题,真的颜老师。

  颜回这时望着陈瑜,一下子语塞,不知说甚好。陈瑜倒有几分害羞的意思,一直朝水泥地那儿磨鞋底,百无聊赖的样子。这时,四叔开始吆喝了,回啊!你想喝酒或者喝饮料么?!你现在去买吧,待会儿商铺关门那就麻烦了。给我买两斤烧酒,还有,一瓶二锅头,就成了。

  颜回这时从诊所外头透过里边儿看着四叔,他对四叔给他的无意解围是十分感激的。颜回说:我先去买饮料吧!陈瑜说:嗯!颜老师,你考虑下吧。话毕,颜回便转身离去,连回头一瞅的想法,都是没有的,或许说他不敢那也是很恰当。就这样,颜回来到了叱头街商铺那。

  他买了五瓶饮品,两瓶“粒粒橙”,一瓶雪碧,两斤烧酒,一瓶二锅头,还有一副扑克牌。待他转身提着饮料刚想回诊所的时候,叮铃铃的手机铃声朝他的大腿那儿又弹起。他好容易才在街边放下了饮料,拍拍手上的灰尘给接上,打电话来的竟是崔史元。他说:喂,老崔么?!

  崔史元这时略感兴奋,说:是呀!颜回问:有什么事吗?崔史元说:没,打电话给你庆贺一下。咱们这儿是终于破案了。今晚我上司梁培青给请客,你去吗?阿回。颜回说:不了,我这儿有饭局。以后我再通知你吧。对了,老崔。我和你说个事儿。崔史元说:嗯,什么事?

  颜回问:你总共,不是发现了三起命案吗?从骷髅头那儿算起。崔史元说:我快累成毬了。是,是三起。颜回说:后来的两起,同头一起,不是同一个凶手。崔史元说:什么?!这怎可能?!颜回说:是,碎尸案的主谋,另有其人。崔史元说:那是谁呀?!颜回说:不知道。

  崔史元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颜回说:不客气。这时,颜回舒了一口气。他自个儿也很惊讶,因为在抓到了小张后,他重新翻阅了当时的报纸新闻。当时的确有一起震惊全国的碎尸案,也就是崔史元刚刚发现的头颅骨主角。死者姓刁,刁蛮的刁,他俗称刁小姐吧。

  当初警方判定死者是刁小姐,是因为DNA的缘故。但是奇怪的,在硕大的无畏城里,却没有发现骨骼。而是发现了零零散散的皮肉,而这堆皮肉,一直出现在各个角落,被人发觉。颜回没有见过,可是崔史元说起,他却听得是触目惊心。想到这儿,颜回的鸡皮又给起了呢。

  他得回去,人们该等急了。他一进门,许多目光投向他。颜回有点儿惊慌失措的样子,但很快,又给坐了下来。陈瑜同胡彩蝶二人,话是最少的,只是时不时给大家伙斟上一两杯饮料或者酒水,要么则是自个儿夹菜,说这菜真好吃,然后四叔问真好吃吧,她们都说嗯好吃。

  颜回坐下后,笑笑,夹了一只白切鸭腿,自个儿在那嚼起。他看着陈瑜,陈瑜一定是今晚最引入注目的女子了。她很自信,因为她肤白,腿长,还烫了一个时髦的蓬松卷发,涂着两条浓厚的口红。她的漂亮在凡世里显得太过妩媚,这种美丽应该在大银幕或者电视机前才对。

  她优越感好强,这种优越感是比出来的,是从胡彩蝶的身上汲取出来的。如果眼水足够的人,今黑但凡都能看出点儿端倪来。胡彩蝶来之前也是打扮过的,可是这儿又哪里公平呢?陈瑜是从省城那儿下来的,好比轻量级遇上了重量级,胡彩蝶的自信给汲取了以后只剩自卑。

  她也是很漂亮的呀,只是尘世间最实在的油盐酱醋,怎么可能单单可以通过眼球去吸引到世俗人的眼球呀?!人们喜欢看虚幻的,仿佛看到了陈瑜一样,她脸上真是一点儿瑕疵都没有。反倒是,肤色较黑的胡彩蝶一下子给比了下去,她也不时地遮挡着额头上的一块小胎记。

  这是女人之间的博弈呀,是不公平博弈。这种博弈又是怀揣着不一样的心思,胡彩蝶的心儿一下子仿佛给颜回拴住了。其实二人都是为了吸引,胡彩蝶的吸引是希望成为颜回的挂念,陈瑜的吸引是想成为这儿的焦点。无奈,这颜回的眼珠子,是从来没有从陈瑜的身子上移开。

  而陈瑜莫名的坦然接受,时而自信的笑容,向所有人澄清了她的存在。所有人都可以在那儿敷衍,可是四娘是老江湖呀!她心里是明白的,颜回的心是二十出头的心,而不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心。她说:哎,阿回。你知道,这人生的四大喜是什么吗?!颜回说:四大喜吗?

  四婶说:嗯,四大喜。金榜题名,他乡遇故,久旱逢雨,洞房花烛哩!四婶这一出声,倒是将众人看起来各怀心机的脸,都给牵起了笑容。周传海的眼睛很锋利,他立马说道:难不成,咱们叱头村,出了一个颜老师。原来这儿,全都是文人呐!出口成章,颜老师是熏出来哩!

  四婶说:可不吗?!春江绿水鸭先知,咱们这儿穷惯了,这天什么时候下雨,政府颁布什么政策下来,还是这世道怎么变,咱们这儿是先知!四叔这时饮下一口白酒,颜回立马劝道,说四叔你刚做手术不久,还不宜喝酒哩!四叔说:嘁,老婆子你是患了老年痴呆你吹牛吧!

  四婶说:咱们家丑还来后辈这儿扬啦?!四叔说:成,你嘴利!我沉默是金。四婶这时又给年轻人说教了,她将目光投降了陈瑜,她说:姑娘,你长得好稀!陈瑜听到这话,望着四婶的笑容,脸蛋一怔,仿佛不明白,这长得稀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个稀字不是汉字是村话?

  胡彩蝶看着陈瑜,将省城的劣势给带了下来,咱们这儿的土话你始终不懂么,她说:长得稀是说你的脸蛋招人稀罕,说你漂亮哩!陈瑜一听,脸上倒浮现了不喜不悲欣然接受的笑容,说:是吗?哪里的。姑娘你也好漂亮。然后一桌人又在那儿笑,颜回倒是在一旁擦了把汗水。

  四婶说:回呀,你现在,回来了,成了角儿。回来的时候,是金榜题名。现在你二十有四,你可切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呢。四叔这时又不悦,说:你是咒人家哩还是警告人家哩!现在人们都说恋爱自由了,你还想着古板那一套呀?!四叔说:你吃你的酒水!我同啊回讲!

  颜回笑笑,说:四婶您继续。四婶说:你看看,彩蝶这条件很好啦。五官端正,人长得挺高的。万一你俩有了孩子,兴许长到一米八,都是绰绰有余的。胡彩蝶一听,仿佛四婶将自己默许给了颜回,她脸一羞,说:四婶您瞎说啥哩?!四婶说:哟,这又不是背地说坏话呢!

  颜回听着这话,仿佛是学给陈瑜看的。他又看了一眼陈瑜,他倒希望陈瑜不要入戏呀,可是陈瑜是真淡然,她的确当成一场戏来看,这场戏还是一场戏剧。颜回这时有点儿失望,但是又庆幸陈瑜的理性没有让这里的饭局变僵。他开始朝自个儿心里打问号,他是稀罕陈瑜吗?

  四婶说:来,阿回你喝酒吧!替四叔喝。就这样,四叔给颜回斟酒,二人一边喝酒一边儿划拳,划的是土拳。这周传海时而搀和,时而又输得一败涂地。因为土拳里是不能出现零和五的,所以叫没有数,或者五魁首都是犯规。平常周传海在省城划拳已经习惯了在这儿吃亏。

  饭局吃完后,颜回勉勉强强给答应了周传海的补习要求。他明白呀,这陈瑜是周传海的女朋友。他再怎的稀罕,兴许自个儿的灵魂和身子只能是属于油盐酱醋而不是属于大银幕的光辉。他答应了陈瑜后,陈瑜说:颜老师我真谢谢你了。学费很好商量的,小周绝不会拖欠的。

  颜回说:你们甭着急,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一天工作八小时多了是没有的。所以晚上我才无端端开了一个“树洞”随人一块儿唠嗑解闷,让我过得有意义些。陈瑜笑说:嗯!颜回说:啊,小陈。我送你一样东西吧。颜回这时急匆匆地从诊所大门跑上了家里的卧室那儿取东西。

  他取出了一面铜镜,铜镜的背后装饰是双龙戏珠。乍一看,铜镜的年份很久远,而且它的历史价值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颜回他怕这面铜镜呀,因为他看着铜镜里的自个儿最后是给交媾而亡,这女子们蜂拥而至扑在了他的身上。可是他仔细一瞅,这镜子是古代女人照的才对。

  所以,颜回送给了陈瑜。陈瑜对着铜镜一照,说:哇,谢谢你颜老师,很漂亮,这镜子。颜回说:不客气。周传海说:那这事儿就给定了。他们一走,颜回回头一瞅,这四叔四婶已经二人肩并肩走在了一块儿,开始朝叱头村里散晚步。而颜回回过头一看,他不免震惊几分。

  在收拾碗筷和餐具的,竟然是刚刚其貌不扬的胡彩蝶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