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光辉过后
马上有钱2018-03-29 15:493,616

  颜回瞅见了李大海后,不免后退了几步,他给吓得不清。就因为颜回见了人家的脸孔,颜回的心儿跟提了七八桶水一样,扑腾扑腾七上八下的。为什么呀?!因为颜回这笔杆子,快跟公安局的枪杆子有得一拼了,正因为这李大海坑了颜回的银子,使得颜回一怒之下写了文。

  这时,颜回虽然成了破案英雄,可是面对这李大海,他的内疚之心又叫他惊慌失措了。自从他文章发表后,这公安局真是兵贵神速,他时不时朝淡村那儿左瞅瞅右瞧瞧,淡华所在的酒吧已经给熄灯好久了看起来说是濒临倒闭人们都会相信的。颜回说:大,大海,你来,啦?!

  李大海说:我总算寻到你了!我白日忙么,晚上事儿又多,你体谅我下吧!你终于在家嘞!颜回瞅着李大海,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时髦,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裤,身上的T恤挂着一只骷髅头的图案,戴着一顶棒球帽同样招眼。颜回说:成,那你寻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儿?

  李大海说:我进去坐坐么!话毕,颜回招呼人家,给人家沏茶顺势拿起了瓜子来,二人就在那儿一边喝茶一边儿侃侃。李大海说:哥们,你真“仗义”,因为你,我给熄灯了快一个月,这天儿快转凉了,熟客快一个多月没地儿消遣,我老婆快饿得准备卖×去了,你真狠!

  颜回说:嗐,对不起么,老哥!当初我真不知,他说讹我真讹我来了。李大海说:成,这没事儿。对了,你看看,这玩意儿怎样?!这时,李大海从背包那儿,取出了两幅字画来,首先一副是用毛笔字所写的四大字,“医者仁心,医者父母心。”提子的左下角是一个大红印。

  另外一副,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雪》。颜回一散开,背景还是风景画。同样的,俩副字画,都有异曲同工的地儿。那正是下边儿,都是一个一模一样的大红印。颜回说:这是谁提的?李大海先是伸出手指头来,挡在了自个儿的嘴唇边,意思是,你甭急,我还有话要讲。

  李大海说:你看看,这字儿咋样,草书!龙飞凤舞的,一挂上去,那简直是招牌。颜回对字的兴趣不大,但是对那俩大红印,倒是很有兴趣。大红印上的字儿,是行书字。上头刻着的是:苏海城提。颜回问:苏海城?!李大海说:对头,正是苏海城提的。你看看,好不呢?

  颜回一摸这字儿,手指头还渗上了丝丝的墨水来。颜回说:成,很棒!你要是拿去全国字画作协委员代表大会那儿,兴许还有个名次。李大海说:对头。这苏海城,可是咱们无畏城的四大才子之一呢,你可别不认识吧?颜回说:我当然听过呀,可是你说他的样子我就生疏。

  李大海说:这没关系,这字儿,是人家送你的见面礼。其实你们俩,在一块待过哩!颜回这时,收下了画,没客气。他知道,这李大海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既然他送了颜回没理由回绝。他说:见过,在哪儿?李大海说:当晚我寻你去消遣那会儿,左边那个,其实就是呀!

  颜回一惊,左边儿?哎哟,我这记性,忒糊涂了。你有图片吗?李大海一摸大腿,道:坏了。没带手机,算了。下次,人家还寻你来。其实,他这意思,是这样的。他想成立个作协,咱们无畏城什么都上去了,就跟新闻上说的一样,经济腾飞但是大众的素质和修养跟不上步。

  颜回说:哦,这样一来,他就想成立作协,一块儿写作,给市民普及普及素质去,是这个意思吧?李大海说:对头。果然是明白人,作家眼尖。颜回说:甭拍马屁了,我还得谢你放我一马呢。对了,大海。李大海回答道:咋了?颜回说:你就因为这事儿,就给我送画来了?

  李大海说:高,一眼看穿人。其实,是这样的。你看,自古诗人,十有九穷,现在国家都在鼓励搞经济呢,尤其是咱们这儿沿海地区,个体户和民企是特别发达的。这苏海城,苏老师,他想开个农药厂。你明白我意思不?我入股了。这苏海城,还是咱们淡村那儿出来的龙。

  颜回一惊,淡村呀?!李大海说:那可不?以前还没分区的时候,咱们无畏城哪儿最有名,当然是咱们淡村同你们叱头村了么?当初县政府还设立在叱头街,离我家无非二三百米。好了,阿回,就这样,咱们回见吧。一时间,李大海一回头,说离开,便离开,头也不回地走。

  颜回的手,还捧着医者仁心四个大字。这时他的脑袋里,有点儿飘飘然,他突然想搞个镜框,将这俩字给挂在墙壁上,或许真如这李大海所说,是龙飞凤舞。可是这时,他又转变了一个念头。他出了诊所,踩着拖鞋朝着嘈烘烘的叱头街街口那儿寻找牛土改,他平时都在那。

  过了片刻,颜回便找到了牛土改。牛土改在街口那儿,一颗黄梁树下,同一群老头们在那儿下象棋。一群人围着,好不热闹。颜回探头过去,牛土改上了炮,隔着一匹马,说:将军!对手上了仕,堵着马腿儿。牛土改说:哎!看清楚,马后炮。我隔着你这仕,就飞你将军喽。

  对手一脸懊恼,额头上起了汗豆,说:不算不算,悔棋!牛土改说:哎,我这人有原则,睡觉不过七时,悔棋不过三步。重摆!这时,颜回讲手指头,戳了牛土改的臂膀,牛土改说:咹!颜回,有事儿?颜回说:嗯,想找你谈谈。牛土改放下了象棋,说:我去去就来别散!

  话毕,颜回将牛土改,引入了诊所里头。颜回将苏海城提字的《沁园春·雪》给牛土改看了几眼,牛土改抓住纸的两边,眯着眼看了片刻,说:好字呀!颜回说:这字咋样,若是你觉得好呢,我就给你吧。你将这儿,贴到你们两委会那儿去,贴到乡政府的办公室里头多好!

  牛土改这时放下了字,说:阿回呀,你是想求人办事还是想谋个一官半职呀?!送礼了都?!颜回道:没这意思,你看这提字的人你也认识吧?牛土改看了大红印,说:哦,认识!苏海城么?!时常做形象大使来了。颜回说:那就成了,我这诊所,挂个医者仁心就成别的受不了。太矜贵!

  牛土改这时说:哦,你意思是,送这副恁有气势的字儿,给我壮壮气势来了。颜回点头。可是,牛土改却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根香烟,背朝墙壁上蹭痒痒,顺便饮下一口茶吐了一口唾沫,说:哎,回呀,我这两委会主任,做到头啦。往后,可是陆德峰替我的位子,老啦!

  颜回说:吓!恁快,陆德峰上来啦?!牛土改说:人不服老不行呀。你要是有心,我替你送他罢。颜回想想,饮下一口茶,朝着牛土改两指间弥漫的烟雾说:好吧!这下,颜回的礼物,算是借花献佛一样,送了出去。起初他送礼的心思还挺单纯,可是一来二去,味儿也变。

  颜回处理好了一堆事儿,肚子都饿了起来。于是他朝叱头菜市那儿,买了一斤鸡蛋,花了近两百块钱买了几只塘角鱼回来,又顺便买了一斤空心菜。就这样,随随便便,颜回大吃特吃起来。迎着日头,这天的光景,也有下午的两点多了。他洗了个澡,睡了个甜甜的中觉。

  颜回起身的时候,诊所那儿又响起了拍门声。他下去,开门,入门的人竟是周传海。周传海寻颜回,说近儿出版社选题,要给他选个文章,同样是历史系的,给市民普及普及下无畏城的历史。颜回说:还写历史系呀?!我上回儿写那个,真心那么好卖?周传海点点头说是。

  颜回说:我努力吧。这时,颜回又突然起了一个念头,若是要把给黄泽佳的字传,写成了小说的形式,再突显一下时代背景,那这也不失一门造诣。颜回说:成,下个月我交稿。话毕,周传海这时来,同样是拿了东西。他说:颜老师,今黑我就朝你家这儿吃饭吧!加菜吗?!

  颜回一惊,你朝这儿吃饭?!颜回起先的念头是你到底来这儿吃饭的呢还是来这儿蹭饭的?可是,周传海这时却又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仿佛是特意给颜回看,说我平时混归混可是正经事儿上我还是不耽搁的。就这样,颜回恍恍惚惚过了一个下午,开了点药治了点儿伤。

  下午,刚要吃饭那会儿,令颜回未想到的事儿先来了。不知是不是颜回的名气大,所以人们时而找他侃侃,这话儿传到了颜回的四婶里头,说今黑要加菜,来的还是出版社的编辑。四娘的心儿可是一意要给颜回寻个老婆,这样才对得起颜回给四叔临时做的心膜炎手术去。

  四婶的胸口有时会背一个电话,她觉得真是太合时候了。她打电话给了胡彩蝶,叫胡彩蝶今黑要来颜回家那儿吃饭。她拍了颜回肩膀,笑笑,露出了两口银牙来,说:咱们添一双筷子不给你丢脸吧阿回,虽然咱们以前是村子里出来的。可是我听着是人家请客不是你掏钱呀!

  颜回说:哪里,四婶你想多了。而颜回这时又尴尬万分,因为周传海对颜回说:上次我们寻你不见了,这次我带女友来啦!话毕,不到了二十分钟,这周传海的女友陈瑜便打了的士朝叱头街那儿走去。颜回看见了陈瑜,竟给惊得朝喉咙里直吞唾沫,因为这哪儿是陈瑜呢?!

  这分明是明星都说不过去呀!陈瑜来之前,将蓄在脖颈上的头发给剪了,顺便烫了一个屎黄色的短发,脸蛋显得特别白。她穿着一件白衬衫,黑西裤,踩着一双高跟鞋,说:颜老师好久不见。颜回朝他握握手,心里头想的这哪儿是女人手呢,这分明是水做的棉花才对呀?!

  这时颜回又明白了周传海的意图来了,原来这周传海花了几百块钱买了好菜好酒来招待颜回,他是想图陈瑜的便宜呀。虽然颜回还不知道周传海的念想是什么,可是十有八九跟陈瑜脱不了干系才对。正当颜回跟周传海寒暄的时候,这时,四婶给介绍的对象来了,是胡彩蝶。

  胡彩蝶的打扮其实挺光线的,夜黑开始刮风她还舍得穿上一条短裤,露出两条大白腿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