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执笔写作
马上有钱2020-01-19 19:403,590

  李静搀扶着颜回,像搀扶着一条死狗一般,从淡村一直拖一直拖,好容易才打了的开回了叱头村,花了整整一个多钟头。期间,颜回整整将垢物呕了约三回,他的衣服每一处是好的,但李静竟也不嫌弃,给他擦了衣服,过后还搀扶他到了沙发上,叫他独个儿一边睡一边解。

  待颜回清醒的时候,他的脑袋像灌了铅一般,又重又晕,眼前,是李静。他捂着头,看表,啊,四点多钟了!他对李静说:你扶我归家的?李静点头,她看起来没有困意,正低头摸索着手机,不知作甚。颜回自个儿从冰箱里取了一瓶冰水,饮入喉中,方才清醒了几分。

  他开始回想起,怎么醉的怎么喝酒的又怎么给扶回来的,当他一摸口袋的时候,发觉钱都没了,这时他才摸着头,懊恼道:天,这年头!老同学都给骗!不成,这口气我咽不下!李静没搭理他,倒也没有睡意。过了片刻,她好像才觉察出,颜回有同她讲话,她点了一根烟。

  她说道:咽不下?那你做何打算?颜回道:那分明是讹诈么?那是黑酒吧!你看看,那儿的女人,都是光着身的,一杯鸡尾酒,要八百多!娘×嘞!李静竟噗哧一笑,道:呵!你想法不天真么?!你看看人家这架势,这人数,你身单力薄,你想拿你这手术刀去跟人砍?!

  这几声嘲笑,令颜回不悦。不过,还好,颜回是医生,什么场面都给见过。他才说:好吧。你赢了!李静继续埋头,一边摸手机,一边抽烟。这时颜回望着李静,跟一头狼,望着一头羊一样,他饮下冰水,又吐出了一句,李静,我刚刚,好像见你了吧?在里头,我见你了!

  李静抬头,有点儿不屑,道:然后呢?颜回道:没,我就说说。你不高兴?李静道:高兴?我不知道什么叫高兴,如果能挣钱的话,我就高兴。不能挣钱,我干什么都不高兴。颜回道:好吧。他说完了以后,又觉得仿佛遗漏了什么没有问她,又说:你干那活,有多久了呢?嗯?

  李静这时不悦了,她大口吸了一根烟,对颜回道:你是不是,给讹诈了,又给窃钱了,现在拿我撒气?揭伤疤哩!颜回道:没,这意思我没有。李静道:娘亲的,我爱做什么做什么,你是我爹是我娘还是我老公啊?!中国恁大,你全管了算了!颜回冤枉道:我没有怨你呀!

  李静道:那我不明了,你明知道我干这活,见不得光,你还问我。颜回道:好吧,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签合同?李静道:签合同?!你以为,我是在日本拍×片呢?!难不成你给我拟定个合同,这不是合同了,这叫犯罪证据!

  颜回道:好吧,可是万一人家讹你呢?李静道:回,我得这么和你说!颜回道:啥?李静说:你对这世道,了解太少了。你还是,老老实实,拿你的手术刀吧,有本事就进区医院,市医院,当个领导大夫。颜回道:你想同我讲啥?李静道:我说,这社会,很黑,懂了没?

  颜回道:我当然知道很黑啊,可是你这是什么意思呢?李静道:我意思是,这活,我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你不用担心我,因为我的事,不关你的事,你明白没?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呢,我看在,咱俩好过的份儿上。我告你,我这条件,多少老板追,我都不同意。

  颜回道:然后呢?李静说:那老板,我认识,而且还是我叔,给介绍的。至于淡华,李大海什么的,我倒不认识。做完这一季,我可能就不做了。颜回道:你是图财么?还是图什么呢?李静说:图财?我告你,我叔,咱们这儿是叱头村么,永宁区,我叔,就是区长了。

  颜回一惊,你叔是区长?!意思是,你叔就是李成才?!李静道:嗯。颜回这时有点儿虚了的感觉,因为他不明白,这李静,心里寻思什么呢。李静说:明白吗?其实我叔在,只要我不犯法,我横着走,都没事,可是你不同呀,所以我觉着,看你人还好么,所以昨夜我救。

  颜回这时叹了口气,他分明地觉得,这李静,已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了。他继续饮水,想抽烟,喉咙却不舒服,他问李静,道:这酒水,怎么那么好喝的?李静说:你不明白,他们用罂粟壳煮玻璃杯,洗杯的时候。颜回道:吓!现在不是都用,一次性塑料杯么?!

  李静道:工程我就不说了,说到这。就行了,包括特饮,也是。不过啤酒,倒是没什么问题。回,我走先了。这话说到这儿,就行了。以后有时间再见吧!颜回说:那你为什么现在不能走呢?李静说:老板占了我便宜,要挟我吧。这话,颜回听了,不怎么舒服,虽然他也懂,李静已经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是他不悦呀!

  李静转身离去后,没带走点儿什么,却给颜回支付了上千块,给他暂时解了围。他很生气,而脑海里,却想起了别的事。不就昨天,这牛土改呢,领了一群受伤的农民工,带给了颜回看。颜回看了以后,心里的滋味是不好受的,这牛土改叫自己写文章,用笔杆子告诉世人。

  他心念,若是这笔杆子,真有效果的话,那何不如,用笔杆子复仇么?可是转头一想,鲁迅都没解决的问题,自己不是徒劳?他没多想,趁这时吧,他不困,就将办公桌上的杂物,全都给堆在了一块儿,取出了稿纸,同圆珠笔,然后便开始了他的写文计划,一个通宵下来。

  他快将一半的稿纸给花光了,剩下的,是一篇不算激烈,但是文笔和内容,都过得去的文章。短短一夜,他用自个儿的写文天赋,将酒吧里的光景,全给写了下来,往下,他要投稿了。次日,颜回没有休息,一如既往地,在那儿看店,若是有病人来,他依然,尽自己本分。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四婶却来了。四婶来的时候,带着一黄花闺女,看上去,约莫有二十多的年纪。四婶对颜回说:回呀,你给人家看病吧!颜回看着这姑娘,她皮肤有点儿泛白,气色不大好,看起来有点虚,是脱水了么?他对姑娘说,坐。姑娘坐下,对着颜回莞尔一笑。

  颜回问:啥名?姑娘道:彩蝶,胡彩蝶。颜回说:哦,好。什么问题?胡彩蝶说:没,昨晚屙烂稀。颜回道:烂稀?胡彩蝶道:就是屙烂屎,肠胃不舒服,今早起来,蹲得我脚都麻了。我吃了保济丸,不见有什么好转。颜回看着她的气色,又看了她的腿,这腿可是长得很。

  颜回说:好吧。这时,颜回一转身,从药柜那儿,取出了一瓶止泻宁,还有一瓶黄连素。他说:按要求吃吧,实在不行,你就去医院打针。这儿缓缓还行,你也可以,喝点姜汤,辛辣的和冷藏的就不要吃了,还有海鲜。胡彩蝶这时,竟噗哧一笑,道:谢谢。几钱呢?

  颜回清点了下,道:不收贵了,五十。胡彩蝶没犹豫,递给了颜回五十块。她成了颜回开门发市的对象。不久,她问颜回点七七八八的东西,说诊所开了多久呀,你是哪儿毕业的呀,原来是本地人呀云云。颜回当是普通谈话,有一说一,说完后,姑娘随即走了,挺高兴的。

  四婶对颜回说道:阿回,你觉着这人怎样?颜回这才抬起头,不知是睡不够,所以才昏昏沉沉,对人家的印象反倒不深。颜回说:哦,还行。长得倒是白白嫩嫩,好高呀!兴许比我都高!四婶问道:你米几?颜回道:米七,正正米七。四婶捂嘴笑笑,说:她才一米六五咧!

  颜回道:四婶,这是什么人呀?四婶道:我就说么,贵人多忘事。你瞧瞧,你现在不火了吗?市里面有头有脸了,你就把人给忘了。四婶一边说,有点儿不悦,但是心里又仿佛怀揣着期待,她朝垃圾桶啐了口痰水,抓过了一个苹果,在那儿啃。颜回说:四婶你揭谜底吧!

  四婶道:你真不认识啦?!以前你还读小学那会儿,她就是红花呀!她爹可是当时咱们村的村长么!颜回一惊,道:咹?!她就是红花呀?!现在都成黄花闺女了,竟长这副光景了!四婶道:是呀,所以说么,现在不都说时髦么,说浪漫!这话我听不懂,可是人家真好咧!

  颜回道:四婶,你该不会,现儿,就想做媒么?!四婶道:我不明喽,你们后生的事儿,一代不同一代,可是这女人呀,好比,过了这村,没这店儿,过后你怨谁去?这么着,四婶待你好,从小就抱你咧!这是她的电话号码,她爹是退休干部,一个月领七八千,不愁了!

  颜回道:这!四婶道:未来是你们的啦!说罢,四婶一转身,拖着肥胖的身子,颠簸颠簸走去。颜回叹了口气,四婶尿酸高,本不该吃太多肉,可是她现在颠簸着,兴许四叔又给吃肉了吧。他看着四婶留给他的电话,纸张上还残留一片菜叶,他的心却没有丝毫的涟漪起伏。

  反倒是,他有点儿挂念着李静了,李静在哪儿呀?他投稿上去后,过了一个礼拜,无畏杂志的编辑,倒是拨打了电话,给颜回。他对颜回说道:颜老师,这文章,写得不错,文笔优美,而且内容充实。可是颜老师呀,你的文章,倒也太阴暗了,真的,我觉得发表在报刊,不大合适。

  颜回道:不合适,这是为什么呢?编辑道:你的文章,有点儿偏激的观点,而且思想过于阴暗,极有可能,造成不良影响么,颜老师。所以这篇文章,我就不打算递交啦。不好意思啊,颜老师。颜回道:好吧,没关系,我体谅你。说罢,编辑挂断了电话,颜回却无限惆怅。

  他心想,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呢?颜回看着自己的稿子,这才叫做报告文学么!可是没办法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谁都想好好活,不是么?颜回这时,把心一横,做了一个决定。他觉得,这文章,在无畏市里头,兴许不能发表,可是到了省城,也许这光景就不一样了么。

  一不做,二不休,颜回立马联系了编辑部的白编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