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见死不救
马上有钱2015-10-22 16:113,699

  颜回起初听到这般话语的时候,先是不明,但转念一想又想起了少时的好友,似乎真有这么一人。红花,红花,这名儿又熟悉又疏远的样子。四婶道:怎样?想通了没?颜回道:哦,我到时再考虑考虑,您别急。成不?四婶道:好,到时候给你爹再办回丧事时,你俩碰个头。

  颜回本想看着四娘脸上的老人斑,看看有无端倪,他还能不能看出四娘想些什么。不过这次,颜回的超能力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收获。他有点儿失落,不过还是敷药道:成,四婶,那我就先感谢你。四婶道:甭客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颜回笑笑,关上门,熄灯睡了。

  次日,颜回醒来的时候,手机铃声却扰得他很烦躁。他一看表,七点整,平时诊所都是在八点半种开门。他拉开窗户,艳阳高照,但是诊所门前倒是没有什么人来看急诊。无奈,颜回心念,谁这般急忙非要早早打电话来呢?医生可是很辛苦的职业好么?!颜回划屏接过电话。

  喂,颜回一讲话,脸色给变了。他问道:哪儿?!这时,颜回立马换掉睡衣,随意地着上了一双鞋子,刷牙洗脸后饮下几口白开水便朝叱头村的篮球场那儿跑去。叱头村的篮球场那儿堆满了人,约莫十来个,他们的脸色很暗淡,有的身上满是伤痕,鲜血还染在了水泥地上。

  颜回道:这是什么情况?叫颜回来的,不是别人,而是牛土改。牛土改擦拭了额头的汗水,甩下一把,道:抽烟不?颜回没拒绝,接过了一包哈德门。他看了下这群村民们的伤势,村民里头有男有女,有的女村民手里抱着孩子。牛土改道:回啊你看看他们,用不用进医院吧。

  颜回先挑拣了一个看起来伤势较重的村民,他的小腿肚那儿开了一个口子,鲜血一直向外涌。他一咬牙,从急救箱那儿取出了针线,拿起打火机和酒精做简单的清理后,问村民需不需用麻药来?村民一咬牙,道:别,我不怕疼。我怕银子不到手喽!讲罢,颜回开始缝针。

  颜回先是拿着针头,穿过了村民的口子那儿,这下又溢出了酱油般的黑鲜血,而不是红色的。村民一直咬着牙坚忍,受着颜回的治疗。几乎缝了快十四针,村民才歇了一口气,地上的鲜血快干涸了。其它村民们的伤情,倒是没怎么大碍,万幸的是,伤到器官的,倒是少有。

  颜回问村民道:大伙儿,怎么弄的?料不到,刚刚给缝针的村民道:怎么弄的?给黑心商给弄喽!呵!省城什么事儿都有,我真是开了眼界了。我教你们甭去甭去,你们非去不可!你们图什么?!一日两百么?!咱们今儿口袋还剩多少?!你们也不瞅瞅,给谁干活来着?

  颜回道:啥意思?村民道:呵,最近在省城那儿,我们去了一趟造纸厂,领了十来个村民么。那儿招临时工,待遇真高,跟政府开发一样,日结两百块,你瞅瞅,一天两百,一个礼拜多少?二七一十四,一千四百块喽一个月!我在那儿整整干了三个月,起初这银子还行么。

  颜回道:后来呢?村民道:呵!后来?!后来成了打水漂。起初么,是一个老板带着我们,广州的。带着一两个月,先是日结了两个礼拜,后来改成月结。我们挣了三千多么,当民工一个月是很正常的。可后来这个老板,竟然死了,他娘的嘞!颜回道:他死了就没钱了吗?

  农民道:问题是我们没有签合同呀!不然还需要日结么?!我们以为还是月结,可是料不到,这个新来的老板承诺了,说月结。可是拖了一个月,再拖了一个月,甭说月结了,我给带去的农民工,就昨儿,我们想着,亏就亏吧!干了几个月,每人得了三千多算是亏本买卖!

  颜回道:继续。农民工道:因为我们都住搭棚宿舍那儿,所以钱都在柜桶里么,没想到昨晚那新来的老板,寻人揍了我们一顿,还不成!将我们的钱,全给窃了!整整三四万块呀!先前还是我们自个儿掏钱买米买菜的,吃的跟狗一般,累得跟驴一样!瞧瞧,这天理去哪儿!

  颜回听罢,不禁感叹,这世道,果然阴险。但颜回没辙呀,他唯有做自个儿本分,这治疗的能不收钱就尽不收钱吧!颜回道:你,转身过去,给你扎一支屁股针。村民道:干啥?颜回道:破伤风感染。村民道:哦。他一转身,露出一边尻子蛋儿来,颜回消毒后一扎进去。

  这农民工疼得嗷嗷叫,这才将满脸颓然的村民们提起了笑容。但这笑容也持续不了几会儿,过阵,颜回快用完了三瓶碘酒,还有一瓶酒精,开了几盒消炎药,还有一包板蓝根。有的村民在干活那会儿,已经给发烧了,所以颜回唯有暂时给他们缓缓,能送医院还是得送医院的。

  办完后,村民们陆续回家,篮球场那儿已经堆满了染血的纱布,还有药品的塑料包装袋。牛土改独个儿拿着一把笤帚,再寻来一个垃圾桶,他对颜回道:回啊,这得谢谢你。颜回道:别,甭客气。当初政府没给征地开发那会儿,咱家穷,还是村民们筹钱一块儿才给我读书呢。

  牛土改道:你知恩图报就行。扫着扫着,扫入了垃圾篓,篮球场上才恢复了原有的干净。但血水药水脓水给染过的痕迹,却是很难消除了,这药味儿也颇难闻。回到了诊所门口,牛土改又递给了颜回一根香烟,之后呢,又让颜回沏上一壶茶水,他掸掸颜回,擦拭了汗水。

  牛土改寻思了许久,对颜回说道:回啊,你不是认识出版社,报社那些编辑么,你出了书,少说有点儿人脉的。颜回道:咹!是。怎的?牛土改道:既然你写文章出了名,要不这样吧,你就写一篇,关于这破事儿的报道,你看看,能不能登载无畏日报上。颜回道:写文章?

  牛土改道:对,就跟我们写报告给镇政府一样。你如实写写,看看这事成不成?颜回道:这报告,我还没写过呢,手生。牛土改道:嗐,我以为你说啥,抓鳖摸鱼都是下水,你会抓鳖的话,抓鱼不也一样么?难不成说你会朝河岸那儿抓鳖,但是下水游泳你就不会么?甭怕嘛!

  颜回道:成,那我尽量试试。不过这老板是什么派头,你知道吗?牛土改道:还不知道,不过经村民说,貌似是我们邻村的。因为是邻村的张三,给他们寻的这活。颜回想,这附近的确有个村,念作淡村。淡村同叱头村一般,相邻,而且政府征地,几年内,就成了城中村。

  颜回道:嗯,那若是没什么事儿的话,那你先回罢,我寻思看看咋写,若是有什么阻碍的话,我再叫您出面,跟市政府那边儿的人吱一声。牛土改道:那阿回我得谢谢你了。说罢,这牛土改转身离去,弓着背,不知心底挂念着什么,出了魂儿的样子。不过他过后没多久,他儿子便来了。

  颜回还在构思着,这文章该写或者不该写,该写又该怎么启笔,这牛二便进了诊所那儿。颜回瞅着这牛二的面容,对牛二道:啊,牛二,你来啦?牛二道:咹,是。颜回道:有什么事儿吗?牛二道:咹,没。我不是听讲你出书了么?所以我想来看看么,你现在还保留着吗?

  颜回道:哦,有。你不想去买我就送你一本吧。颜回从抽屉那儿,取出了自己的小说,递给了牛二。牛二是个粗人,不爱书,也不懂书。一抓起,他便拿指甲刮破了塑料包装,然后随便翻阅两下,觉得这字儿太小,看不下,也看不清楚,他年纪大了,眼水倒是不怎么够。

  牛二道:高,能出书,又写得秒,你看看这评语,这就是给你的,阿回。颜回道:嗯,呵呵,小打小闹,也没挣几个钱。牛二思量了许久,终于同颜回讲出了他憋着好久的话来,牛二道:阿回啊,我想同你商量个事儿,你看看成吗?颜回道:啥事儿?牛二道:你能借钱么?

  颜回道:借钱?成,你讲吧。你要三五百还是三五千?颜回一语出去,有点儿蔑视的味道。因为这牛二十有八九,是拿去赌博的。颜回这随意拔出三五千,三五百这样,有去无回,面子也给足,以后兴许你就别骚扰我了吧!料不到,这牛二,却狮子大开口,道:有,三万么?

  颜回道:三万?!我出了书差不多就这个数,现儿才好容易回本呢。你要三万作甚呢?牛二道:我觉着我这一辈子没什么出息,不过你看看,我带了点儿东西予你,你觉得好的话你就点头吧。说罢,牛二居然带来了一个饭盒,他一打开,是香喷喷的酸甜猪头肉,是干捞的。

  颜回道:这是啥意思?牛二道:你吃罢!颜回不知道这牛二心里头写的是什么文章,这时他想读也读不出。但牛二待他还好,准备了一次性筷子,还有纸巾来擦嘴。颜回没客气,拿起筷子便吃了起来。他这时眼睛一瞪,颇有灵光一闪的味道。这牛二做菜居然还有一手哩!

  牛二道:阿回你还满意吧?颜回道:成,我满意。我放冰箱里头了,你该不会拿着这碗猪头肉来讹我钱吧?嘿嘿!牛二道:别,我哪有这么坏呢!我就想跟你商量,若是你觉得我信得过呢,你就借我点儿钱,我想跟老同学一齐,合作生意么!我觉得我对自己还蛮自信的!

  颜回道:合作生意?牛二道:是啊,我不愿去做厨师,一不挣钱二太下贱,但是我想跟别人一齐搞点饮食什么的,大排档这些。这不是咱们这儿的优势么?不影响交通,也不影响市容,城市人爱来就来,不来的话那我也没法子。颜回道:有道理,那你有这计划,多久了呢?

  牛二道:没多久,我就觉得我一把年纪没什么水平,要银子没银子,快跟上啃老大队了。但我力气大哩,能吃苦,这是为啥我爹一直没踹我出去的原因,这么说吧,我老婆嫌弃我,但是我床上猛咧!我爹嫌弃我,我做菜好咧!肯做!这手艺,有时候真是聚宝盆,是通行证!

  颜回道:哦,那好。那好。你好好做吧。牛二道:阿回啊,你借我钱,这成吗?颜回道:我考虑下吧,若是我经济宽裕的话,借点儿,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这时,牛二脸色不对了,他对颜回道:阿回,你见死不救?!这时,地板上,居然冒出了一股血腥味儿,牛二的脸颊变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