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街头斗殴
马上有钱2016-11-08 09:323,599

  却说颜回回到了无畏城以后,开始堆积起了几块肚腩。因为俗话说得好,人的胃是给撑大的。这颜回自从经历了那次发烧以后,他的人生却有着几分向着发烧的味儿靠拢。因为需要他的人愈来愈多,他给人排忧解难快从解闷,转变到副业,再准备是要转变到正当行业了。

  虽然他没有心理医生的执照,但是人们舍得掏钱舍得找寻他舍得听他讲解,这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表现。一连几天,颜回没咋见崔史元。干过了一段日子后,颜回突发奇想,他在想要不然我也向上流社会靠拢吧!他想了想,咱们市的名人太多了,中国的名人更是数不胜数。

  于是他开始觉着,在这个无畏城里头待了快俩月份了,总不能跟个过客游客一样匆匆而过。他开始研究地方特色了。这无畏城是什么时候起来的,哪个皇帝到过这儿,这儿的方言和这儿的遍布特色,颜回觉着是非常有考究价值的。虽然颜回不是什么考古学家也不是哲学家。

  颜回找来了三婶,三婶开始教颜回说无畏国的村话,比如男人的×,发音像是汉语的“戳”。女人的×,跟广东话的发音有点儿相似,汉字读作“嗨。”狗,读作“妈。”老鼠,近似英文里头的“No。”香蕉读作“马狗。”西瓜读作“瓜西。”婴孩读作“农哎!”

  颜回通通记录了下来,往一本小册子那儿专门记着。他心里思量着,要花差不多两万块钱,出一本书,要是小说,才合适。他想,首先是印刷两千册,一千册自个儿搞掂,另外一千册放网络上要么是商家来销售。反正自个儿不缺这两万块,东拼西凑一年到头也还得七七八八。

  颜回做好了计划后,牛土改却告了颜回一事儿,说这不安分的儿子,快要闯祸了。颜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牛土改火急火燎的表情,告诉颜回:这事儿兴许是真不正常了呢!牛土改说:颜回!快呀,我带你去一地儿!颜回道:啥事?牛土改道:这事儿我不好说了!

  颜回没怎么犹豫便上了这牛土改的摩托车,这摩托车嘟嘟嘟地发动起来便往这市区那儿飞奔去。颜回瞅着这牛土改的脖子上头全是稀里哗啦的汗水,看来他急得是无可奈何。颜回唯有环顾四周,瞧着这街道上两旁的绿化树和站牌,他明白了这牛土改原来要载自个往广场去。

  一阵刹车声停下了以后呢,颜回先是下了车,然后在附近的一处杂货店那儿买了两瓶矿泉水。牛土改仿若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在空荡荡的广场那儿想找寻什么却又找不着,人来人往搅得他快头晕脑胀了。颜回道:牛叔!你到底想找个啥子咧?!牛土改叹气道:我那侄女!

  颜回问:侄女儿?!牛土改道:是呀,我弟他女儿么!今儿有人告我说,她在广场这头给别人揍了!我弟他现儿不在这呀!在珠海那儿做生意!颜回道:牛叔您别急,有话好好讲!这话是谁给你学的?靠谱不?!是谁要打你侄女儿呀?!牛土改脸一红道:说来真不害臊!

  正当牛土改脸红脖子粗不知所措的时候,天公又打雷了乌云再次蒙蔽了天空。但这声惊雷响声倒是吸引到了牛土改的注意,他往广场的天台那儿定睛一瞅:哎呀!娘亲!颜回同时往那儿也瞅了一眼,不禁惊讶十分,那儿不正是一群人围着一人在那儿群殴的姿态么?!是呀!

  牛土改跟发了疯似的老牛,二话不说便撒起了腿往天台那儿跑去。在上头已经嘈烘烘的一片了,颜回却突然起了一个念头,不是经常说什么所谓的乱世出英雄么?!啥叫乱世?!这兴许就叫乱世?!颜回跟在牛土改的后头,料不到这牛土改年过半百了居然跑得比自个儿快!

  呼,呼,呼!牛土改扶着俩膝头,好不容易站在了天台上,他大喘一气,道:你们!全都给我住手!只见上头那群人瞅了一眼牛土改,没大说话,继续演自个儿的戏份。牛土改实在没劲儿跑了,刚刚从广场下头跑到天台上来少说都狂奔了两百多米路程,这对谁都是疲累!

  倒是颜回瞅着这群无畏之人,看得是津津有味。领头的不是一男人居然是一女人,她踩着一双高翘的人字拖还有一条中裤配一件背心,长得十分俊俏但是却凶神恶煞。她指着牛土改的侄女牛丽道:你知不知道咧?!我这辈子最恨啥,恨的是小三!说罢,她挥了一拳头过去!

  牛丽的两只鼻孔跟开了水龙头一般涌出了鲜血,然后两只眼睛跟着红了起来,她定定站在那儿腿有点儿发抖但是没有说话。因为站在她后头的人非常多,少说站着二十多个人。二十多人里头有十个男人十个女人,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看起来长相都是非常俊秀的没有几个丑角。

  牛土改觉着这事儿他自己独木难支了,他唯有咬咬牙,忍着泪水问了颜回一句:侄儿嘞,这,这,这小三是啥意思?颜回道:这是时髦词儿,年轻人都知道。就是第三者,专门插足人家婚姻婚恋里头的,搞锄头挖墙脚的。牛土改两眼一瞪,道:这闺女才十六岁呀!插足?!

  颜回说:瞅不准这男朋友中意了她然后给要了呢?然后她原配可不服气了!牛土改气得直冒汗豆,他说:活该!年纪轻轻这书不读好不去学好居然学人搞拍拖抢对象?!颜回道:爷,这时代不同了!牛土改说: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呼!呵!呼!呵!他呼吸有点局促。

  但牛丽却站在那儿,任由人家数落。穿人字拖的女子,颜回本不记得可仔细一看又记起了点儿端倪,哦,原来这人是以前学校的校花,名叫佳欣。佳欣很高挑,少说有一米八,比颜回还高出了俩头。佳欣从人群中揪出了一名约莫二五岁的男子,这男子畏畏缩缩,像只乌龟。

  兴许就是这人就是其中的“原配”吧?但当事人还没出来呢,谁都不好说话。只见四五个女人一哄而上,她们连形象都不顾了直接把拖鞋凉鞋一块儿甩地上然后拾起往这闺女的头上扔!这鞋子的根可是不留情的,而有的凉鞋上的铆钉是能给人扎出鲜血来的,颜回看得惊心!

  这不,当事人终于站了出来,她身高不高,约一米五五这般,留一浓短发刘海遮过了眉毛。这下坏了,人们全都站这牛丽面前净把手指当成了子弹一般数落她,你要当小三是么?!我看你还不知这“死”字怎么写!待会儿我要你给我跪着,舔这脚指头!你才知道承认错误?!

  颜回听着她这话,眼神随着她吐出的话语瞅向了她的脚指头那儿,她光着脚踩地上上头全是积水覆没。这牛丽真是给逼得低下头来舔人家脚指头的话,那估计得拉上三五天的肚子要么是把胃里的东西给吐个七七八八了。牛丽道:我,我哪里,有,呜呜!牛丽的啜泣很凄凉。

  当事人道:呀!你,没有?!牛丽道:分明,是,是,他告我,他没有女友!还给我钱,花!所以,我怎么知情?!佳欣觉着这话不对耳于是冲上前去踹了人家小腹一脚,牛丽瞬间倒退了几步,佳欣吼出了句:没必要跟畜生讲道理!姊妹们上呀!说罢,姊妹们一哄而上!

  往下的片段颜回是瞅得惊呆了,他先前只是见过男人同男人之间的群架要么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单挑,可这下是一群女人围着一个女人在那儿使劲捶打揪头发压根儿不讲理!牛土改任凭他再淡然再阅历丰富,遇着这事儿同样束手无策了!只见牛土改的脸愈来愈黑。

  恍铛一声,牛土改倒在了地上,他是给气的站不起身子来了。牛叔!颜回使劲叫道,可是这殴打的声儿和欢呼的声儿太杂太闹,牛土改原本已经神志不清现儿更听不清了!没辙!颜回现在才真实地体会到啥叫两头不靠岸了。他本儿是随着牛土改来解决牛丽的情感矛盾纠纷。

  现在反倒是牛土改先倒了地上!颜回这下怒了,他立马从牛土改的口袋那儿掏出了手机,然后他马上拨打给了牛二。嘟嘟嘟,过了两三下牛二接过了电话,他的语气里头带着几分醉醺醺的样子。颜回道:牛二!你爹晕倒了,在市广场那儿!牛二一惊:晕倒啦?!咋晕的?!

  颜回道:这我咋知道!你堂妹,年纪至小那个,他现在正给人揍哩!牛二道:颜回!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日他娘×的!今儿看来是乱得不成样子了!我堂妹在外头搞搞阵我就不吱声了,轮到我爹倒地喽!于是牛二挂断了电话,至于后来颜回等了多久他全然忘记了。

  可颜回有一件事儿是非常记忆犹新的!就是这群女人虐待牛丽的法儿是变本加厉了,很快,地上布满了一堆散乱的头发,男人们举着相机是愈拍愈高兴。颜回没咋想,先是打电话给了牛二后然后立马报警。幸亏这儿隔着那头有几个栏杆,要不然他们发现颜回是迟早的问题了。

  顿时,颜回有点儿惊讶,这理甭管怎么说都不成体统!哪有一群女人去打一个女人的呢?!旁边这么多男人看起来都是正经人呀!没人劝架没人报警没人觉得不妥,难不成这无畏全是成了犯傻的无畏?!颜回先是惊讶,然后又觉着这群女人像一头头疯狗似满头脏话唾液横飞。

  他觉得这天貌似又给变味儿了,不知咋的颜回首次感觉到自个儿的软弱,他觉得单薄的四肢要是跟这群人干起来的话,他们一人啐一口唾沫兴许都能把颜回给淹死,更别提这三十人合伙起来揍颜回一顿了。这事儿反正颜回在别的地儿是绝对没见过,但是一来这儿接二连三!

  颜回有点儿懵了!他觉着这天又给乌云笼罩,乌云又幻化成了一只红眼睛的蝙蝠,然后扑向自己来。他揉揉眼,觉得不对劲,因为不像是下雨的味儿。只见滴嘟滴嘟的响声飞来,期间有个洪良的声音大喊道:警察!全都给我住手!颜回这下终于心安了不少,来的人是崔史元。

  颜回道:这儿有人晕厥过去啦!警察们三步并两步,一下子便飞向了广场天台那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