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快发财了
马上有钱2020-01-19 18:413,558

  自从那人同颜回扯了“种金土”和万人坑的事儿后,颜回几乎两天两夜没有睡着。他惦记的倒不是这种金土是否能将所有种下的钱都翻了一倍,他也不是惦记这万人坑里头的泥土到底沾着多少人的鲜血会不会鬼神来抓魂。他惦记着的呢,却是这无畏城的人,咋都奇奇怪怪?

  他觉得成日坐在这叱头村那儿,日复一日对着办公桌和一瓶瓶药剂,还有一位位相差不远的病人,这原本东奔西跑的颜回给憋得要紧了。于是他打算停止营业一日,到无畏城那儿转悠转悠,瞅瞅这世道到底是长哪副模样了?颜回借了这毛土改的自行车,踩了约四十分钟。

  这无畏城到了呀!可是仔细瞅瞅,这无畏城那儿,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几乎一样的大商场大街道,两旁大多数是卖衣服卖手机卖饮食的,这跟广州城倒有几分相似之处。无奈,他转转几圈,除了瞅着美女的大白腿粗细不一以外,你要说这是浓缩型的广州城,其实没人在乎的。

  这么着,颜回觉着,这不是无畏城这儿的人“无畏”的根据,好吧,那就去旅游区!颜回乘着单车,来到了无畏城临近郊区的公园处。这儿和市中心,果然大不一样!颜回一呼吸,这污染似乎都少了,剩下的是几分清香味儿。而颜回这个“异乡人”,开始往纪念品店游走。

  绕了两条街道,吃了几串豆腐鱼丸后,他入了一处看起来较为奢侈的纪念品店。在一楼那儿,颜回随处抓了一把铜镜。这铜镜有点儿重,貌似不是塑料的而是真铜,与三块五块的纪念品一比较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么!他一翻过来瞅瞅,然后立马惊呆了,上头是春宫图。

  这春宫图,显然是经过精细雕刻的。而上头的繁体汉子扭扭捏捏,看起来像是汉朝,又类似唐朝的产物。一翻过来后,他有点儿春心荡漾,再看看周围,游客们四处看看没大理会已经害臊的颜回。颜回再转过铜镜来,瞅着自己的脸的时候,他恍若入了一个仙境里头飘飘然。

  颜回一醒觉过来,瞅着这铜镜上的自己不禁吓了一跳,因为镜子那儿的颜回不是颜回了,成了一堆白骨,而且还是腐迹斑斑的。

  天,难不成自个儿亏空死了么?!颜回左顾右盼,没人看出他的尴尬,售货员的脸红成了猴屁股,他说:啊,啊,不好意思啊。我刚刚不是无意的,我想,顾客您瞅着这玩意儿恁久,是不是打算买啦?颜回道:哦,买!几多银?女售货员咬咬牙,抿抿嘴唇,道:嗯……八百块。

  一面铜镜值八百块?不能吧。但颜回却屁颠屁颠拿出了银行卡,在那儿刷了。他拿着背后印着春宫图的铜镜,售货员在背后扯了句:就要这种人啦!怪不得咱们市老发展旅游咧!看看,这最多值八块钱!另外一名售货员道:哎,你太没良心了吧!咋老在背后讲人坏话咧!

  话毕,颜回再次瞅着铜镜的时候,已经不是刚刚的尊容。而是泛着陈旧黄光的自己。一瞅天,这天已经很阴暗了,乌云像是一只大蝙蝠,张开大大的翅膀,笼罩着整个无畏城。

  颜回觉得眼涩涩,一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好像确实有一只蝙蝠!正朝自个儿飞过来,他快要吞噬自己了。颜回能清晰地瞅见这只蝙蝠的俩只红眼睛两片大翅膀以及一股狂风袭来。这下,他心砰砰砰砰直跳,恍若给招了魂魄一般。当他狠狠一闭眼,再睁开那会儿才发觉—

  哎唷喂!下大雨啦!快躲呀!原来这狂风不是蝙蝠的翅膀,是骤雨的信号。哗啦啦,这雷公乱吼了起来,无畏城瞬间划过条条闪电,豆大的雨点全扑了下来,谁的面子都没给。颜回冒着雨,骑着车,往叱头村那儿飞奔回去,花了约莫四十分钟,这雨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好不容易洗了澡,但是觉得头重脚轻,咳血呕痰。这下好了,感冒发烧了吧?还是湿热的夏季!颜回有点儿后悔,早该在那儿躲雨不好么?他擦拭了下铜镜, 看看还没有当初的端倪,但甭管他怎么看,刚刚那群四散的裸体美女已经烟消云散了。但这时,他却想起别人。

  话说拿着种金土来寻颜回的人,叫过周传海。周传海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对别人说,我在这儿快活了三十年!咱们市的一点儿变动,一只蚂蚁,一只苍蝇,一只蟑螂,一只老鼠在哪儿我全都知道!这决不是吹牛!我哪儿都去过,在咱们市!包括以前防空洞的位置我全懂!

  人们一开始觉得这人是说相声讲笑话的材料,后来才发觉周传海是个疯子。他白天无所事事,换了一份又一份的短工。但是爷爷却打扮得身光颈靓,非要跑去夜店酒吧KTV那儿混一宿,然后带着一身酒味儿回到出租屋那儿扑一个早晨,中午醒来的时候从来没清醒过几回。

  周传海长得非常秀气,人们总觉得哎哟你这长相你这口才你这身材你不去做演员可惜喽!看看电视上的吴彦祖,刘德华,哪有你帅咧!可周传海净不受,他非要在夜晚才能寻到他觉着的存在感,尤其和一群穿着袒露的美女一块共舞饮酒,此乃周传海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啦!

  有时房东非常嫌弃周传海,因为他总是带着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到出租屋那儿度夜。然后第二天房间里总会散发出一股接一股的异味儿和恶臭味,要么则是酒精味儿。但周传海任凭他再没有出息,可是他泡妞的绝活是他人学不到的。在上个礼拜的星期天,他重回了一趟母校。

  母校的前头,开了一家奶茶店。这家奶茶店可谓是生意兴隆了。每每放学,总是有一群学生们冲出来,然后直奔奶茶店,点上一杯又一杯的丝滑奶茶。周传海最近觉着这钱快不够使了,他突然有了个妙计,他在想万一他贷款入股这奶茶店里头,会不会从此咸鱼翻身大赚?

  想到就去做,这是周传海的人生座右铭。于是他上前去,瞅了卖奶茶的老板,哟!是个美女咧。周传海是头狼,眼珠子发绿,交裆那儿撑伞,他坐在奶茶店的椅子上,静候学生们购买,摆出一副西洋绅士的姿态,等着这群学生们买光。直到中午的一点半,奶茶店才消停。

  卖奶茶的老板,长得十分端庄,白白净净,梳中分发,勾着一对丹凤眼和一双薄薄的嘴唇。她一张嘴,两排牙齿整齐得很,巧夺天工。周传海一惊,道:老板,我有个念头,我想入股这处连锁。老板道:哦,这儿,是我老公的店。他开了差不多五家,在咱们市那儿,我问他。

  周传海一听,呀!这人结婚了么?然后他就潮退了。但过了几日,周传海刚想把这事儿太监了一番,做到一半又不做的时候,在大半夜十点半的时候美女却约他出去一块儿跳迪斯科。周传海受宠若惊,这美女决不是喝醉了或者发什么神经?她随时可以找个有钱的主儿陪她。

  但周传海捕猎的手段高,今宵有酒今宵醉么?于是她陪美女去跳了一整晚的迪斯科,待她出来擦好了鼻涕后,美女却抱着他说要去他那儿住上一宿。周传海义不容辞,他说:我先洗个澡。待周传海出来那会儿,美女已经祛光了衣服,周传海没怎么客气。

  事毕,美女道:周传海。周传海道:咋了?美女道:你知不知道我恨死你了?我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我都在恨你。周传海道:恨我作甚?一不有财二没有地你杀了我也不值几个钱。美女道:不,我恨你是因为其实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可是你的不出现,和你的软弱我恨!

  周传海道:我软弱吗?你老公雇人打残我也区区几千块的事儿。我是冒着生命危险随你偷情!美女道:嘁!你听流行歌么?周传海道:听。咋了?美女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别人都知道我火爆,直行直冲不守礼貌,若决心跟了你就不计较,要和谁人绝了交。若情感……”

  周传海道:这歌叫啥名?美女道:咬唇。周传海道:谁唱的?美女道:杨千嬅。周传海道:哦,好吧,香港人。睡吧。明儿还得干活。说什么就做什么,美女养成了周传海的习惯。她从那日起,没再回过家。她来周传海那处地儿的时候,已经带好了银行卡身份证和户口簿。

  这么一来,她老公的房产证上还有着她的名字,美女却颇有高枕无忧的样儿。都说,过年好过,过月子好过,除了这日子,啥都好过。美女跟周传海在一块儿差不多一个礼拜,周传海才晓得这美女原来姓陈,名叫陈瑜。父母给她取这名字,想的就是这女儿要沉鱼落雁。

  可是这话说得好呀,再美丽的爱情都得落实到生活上。周传海觉着一个月领两千多工资,给这陈瑜这么大的开销,迟早得玩完么!于是周传海换了很多份工作,他先是在网吧那儿坐网管,之后呢又当了半个月的学徒替人修手机,最后来到了几处黑酒吧当起了看场子的弟兄。

  再高的薪水,无非三千,再低的薪水一千来块都有。周传海同陈瑜同居了约一年后,他们俩快穷死了。于是周传海练了偏门,他开始去学气功,入了本市的无畏寺那儿找了师太学起了气功。因为电视电影上的气功师,都是非常厉害,是斗转星移扭转乾坤的,周传海信着。

  于是周传海听闻着这市里头的北郊,曾经是万人坑,里头是阴湿的土,专门养偏门的钱。他叫来师太,陪自个儿发功,这土给浇了水又上了火最后烧了纸,看起来没有啥变化,但周传海却乐此不疲,他立马从银行那儿取出了五千块,道:成败在此一举!

  陈瑜觉着,这周传海一没关系二没背景三没本事,要靠他给自个儿过上好日子是天方夜谭了吧?于是陈瑜为了不让周传海失望,于是便从自个儿的银行卡那拿出了自己的唯一积蓄,丢了五千块到那堆土里头。周传海一翻,摇着陈瑜的臂膀大声叫嚷:老婆!咱快发财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