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读心神术
马上有钱2015-10-22 16:113,642

  颜回一个喷嚏,这几个混混便从摩托车下摔了下来,这不禁让颜回大为震惊!不过这群混混们,命倒是挺硬,摔了下来后,除了胳膊肘,受了点儿轻微的擦伤以外,大的伤口伤筋动骨是没有的,颜回想想,罢了,还是往前走吧,他们撵中了的是西瓜皮,那可以说自作自受。

  但颜回刚迈步向前那会儿,只见一个混混,瘦得像一块木柴一般,走到了颜回的跟前。颜回一开始没大注意,只是看着他,想,无非一次简单的擦进而过么?不过颜回刚走过去那会儿,这混混便抓住了他的手臂,道:兄弟,有钱吗?你看我,多惨,若是方便,借个几千吧?

  颜回道:几千?我何来的几千?混混不悦,道:弟兄们,来。三两下,卫民就给夹住了。当卫民给混混夹住不知所措的时候卫民才发觉一个问题,这群混混们摔了一个趔趄但是又没有什么大概,而且街上那块西瓜皮又十分鲜嫩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原来这是混混们设的局呢!

  这时,一个女人,手脚都搽满了艳红色的指甲油,散发着一股香精味儿。他拨了颜回的肩膀,道:小哥,我看你,挺有钱么?我们现在都伤了,你看看,先借我们,这个,没什么问题吧?颜回这时觉得,头有点儿晕,因为一股股乌烟瘴气,正从附近的工厂那儿排放出来。

  颜回哎唷一声,倒退两步,道:没钱,这是真没钱,你们要讹诈么?突然,这时一个混混头,怒气冲冲上前,手臂上还淌血呢。他对颜回道:小子!我知道你有钱,你以为,我不认得你?!你姓颜,对么?颜料的颜,回家的颜,现儿在这地道,不认识你的人,才怪咧!

  颜回道:那你们图啥?混混头儿道:我刚刚跟你,很久了!咱们不妨把话摊明白,你去黄泽佳那地儿要了他钱,是不?他找你替你写书,是不?颜回一惊,此人怎知?他呵呵一笑,道:你以为我不懂?!我告你,黄泽佳同我,果真是太熟了,你知道他是谁不?是我老板。

  颜回道:然后呢?黄泽佳道:还有,我姐夫。我姐嫁给他,一分钱没汇给家里过。你看看,这是什么世道?!他找你写字儿,不是一日二日了吧?我看着,你们兴许相识很久了,什么屁玩意儿?!公道都哪儿去了?你看看你看看,这是啥?!突然,黄泽佳掀起了裤脚,卫民一惊!

  这分明地是一条蜈蚣,这个伤口是非常深的,而看这凸起来的小腿肚,显然,里头是装了钢钉的。折了,这腿,快废了。混混头儿道:你瞅着,我不是卖可怜,我今天就讹你了,你看看怎么样?颜回瞅着这混混,咽下了一口唾沫,但是又忽然觉得喉咙黏黏的十分恶心呢。

  突然,他觉着这天,又屙了一屁,刮起了凉风。难不成,又要下雨吗?他想着,但是突然,他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他的脑海里头,跟翻书一样,翻到了自个儿想看到的那页。原来这人,叫做李子刚。李子刚他真的腿折了,但不是因为工伤,却是因为赌博,没钱还,给打折。

  颜回道:哎,你这是敲诈呢!这李子刚道了,嗐!我怎的敲诈了?!你们说说这是什么理儿?!颜回道:你是赌钱,给赌没了的吧?李子刚先是眼一瞪,本想大怒,但是却给缩了回去,很奇怪的表情。颜回道,你是说假话了吧?咱们有话好好说。李子刚道:说你娘×咧!

  一句话下来,这李子刚二话不说,一伸手,要给颜回上拳头的架势,颜回不怕呀!可是人多势众,势单力薄。三两下,这群混混一哄而上,倒是有抢劫的念头。不过颜回这时惊了,他竟然知道,这李子刚,要抢劫的,居然是哪只手先出拳头,颜回一惊,于是一个躲闪过了!

  李子刚觉着,这拳头出得已经够快了,颜回居然能躲闪过去,这不是谬论么?!不一会儿,颜回躲闪了几拳之后,就给撵着打了,颜回一边跑,一边啐唾沫,因为这边儿的空气,太污染,太糟。他今儿也长见识了,原来讹诈的方式,是这般多元化的,居然有人故意摔跤讹诈!

  其实颜回心里念叨么,你摔就摔了,我站在桥头那儿看风景,关你×事儿咧?!不过颜回没法,人家拳头硬,拳头多,一冲上来,追着颜回跑,没商量。这颜回今儿可是有优势了,因为他穿的是布鞋,人家穿的那叫拖鞋,还是人字拖。就这样,夕阳下,一群混混追一作家。

  追了约莫半公里,追不动了。尤其是李子刚,跑两百米都跑不来。可颜回可给害惨,落到了一处,鸟不拉屎的地儿。这处地,往前靠,是沙场;往后靠,则是农村。颜回先是向前走了几步,无奈,除了被两只花蚊子咬了一口大包,别的收获,是几乎没有的。他开始懊恼了。

  天,这处是什么地儿?他看看表,已经指向了八点钟。除了机器开机运作的声音,颜回站在这儿,只有吃灰尘吃泥土的份儿。这情况再坏,手机是有信号吧?一拿开手机,得!这处地儿,连个信号,都没有。信号格,瞬间成了空瓶子。他懊恼着,唯有吐痰的份儿,他难受。

  但过了片刻,他才明白,什么叫天无绝人之路。嘟嘟的一声长响,是货车喇叭的声儿吧?颜回感觉看到了救星,他浑身狼狈,满是晚风刮起的泥沙,落入了衣衫那儿。他拦住了货车,货车也识趣,停靠在了一旁。咯吱一声,开了车门,颜回一看,哟,是个女司机,然后他没客气。

  一脚搭上去,一手扶着车门,一个胯部,颜回上去了。颜回道:您真是救星。女司机道:是么?你是村里儿的?要出省城?颜回道:省城?咱们就在省城呀!女司机道:呵,你外地人吧,咱们管市区叫省城了,这是地方语。颜回道:这个倒没,你看完口音,是本地人吧。

  女司机点头道:好吧。你出去的话,得交钱,咱们这地儿可不比“省城”,这出行,你坐我车受我恩惠,得交钱。颜回道:好吧,几钱?女司机道:五块,不图你多。颜回道:成,颜回递给了她五块钱。于是他坐起了这颠簸颠簸的大货车。颜回的头一直晃,跟吃了药一般。

  一开始聊聊家常,颜回觉得这女司机人还蛮好嘛。但聊久了,味儿就给去了。为什么呀?因为无聊啊,他住市区么,人家就觉着,你是城市人;我住农村久了,我是农村人。虽说在同一城里,大伙儿都是无畏城里边儿的人。但是这个隔阂,很快便出来了,大家伙心里都明。

  过了片刻,颜回困了,想眯会儿。这种车运载着将近两顿的沙石,假使没有四十分钟的夜路车程,颜回是到不回市区里的,更别提到叱头村了。他饮下了一口矿泉水,女司机平时必备的,然后躺着要睡了过去。颜回刚躺下去,还没闭眼睛,他就觉察出,咦?女司机没穿鞋?

  颜回问道:司机,你不穿鞋么?女司机道:哦,没。这儿干净,我觉得光脚就成了。这儿热么!颜回道:是,是挺热的。女司机道:你睡吧,你觉着困了的话,不嫌脏。颜回一躺下后,觉得背脊逐渐渗出了汗液,睡不好睡,坐不好坐,不久,他满头大汗,坐在副驾驶那儿。

  兴许,是颜回太闲了,他看看周围的事物,一如既往地烟、草、树,所以就懒得看了。他本想同女司机继续唠嗑,可是这女司机,开车挺专心的,过了几个收费站,老老实实交了票子。卫民也就罢了,不过卫民,却把注意力,观察到女司机那儿。他分明的看见,女司机的耳朵前,竟多出了一条癞子。这条癞子有点儿像壁虎,不过颜回仔细一看的时候,却惊了。

  他的脑海又跟翻书似的,好像对这个女司机的秘密,知道得一清二楚。这条癞子怎么来的呢?竟是被她的丈夫打的!女司机原来不是本地的,是住在另外的村子那儿,但是自从女司机的丈夫,跟他的一朋友,承包了一沙场了以后,女司机居然去偷汉子!她丈夫知道了以后,勃然大怒,道:你,你竟然!背着我,偷汉子?!你吃屎去吧!

  她怒道:你,你!若不是你,我穿得再怎么艳丽,你都举不起么,所以我才!哪里是我偷汉子!是他,那司机,占我便宜!我!丈夫道:你还有话说?!若不是我承包下来,给你这司机开开,你现儿干嘛?!种田!弯腰举着尻子,在田地里头插秧,你哪儿能穿新衣服呢?!

  女司机道:我不和你讲!我回娘家!丈夫道:哼!你去偷吧,去啊,不要脸!说罢,丈夫一巴掌,扇到了女司机的脸蛋上。丈夫有个小习惯,他是左撇子么,在左手的小拇指那儿,刻意留得长长的,以示好看。但这回,却勾出了女司机的一层皮,女司机坐在地上,两只手搂着膝头,在那儿哭泣。

  哭着哭着,女司机竟头也不回地,离去。她来到了占她便宜的司机,就是沙场那儿的宿舍。她对他说道:你占我便宜罢!今儿我就睡给他看!男司机道:吓!上次我饮醉,你这是怎般回事?!男司机指着女司机的脸蛋,上头的一道口子,一直向外溢出血来,怎的也止不住。

  女司机道:我老公,就一疯狗么!你得养我,若是他不要我了!他知道,我在背地里,给人做了,其实我觉得,他才是偷腥的哩!凭什么?!有钱了,对着我,举不起来么!刚刚结婚那会儿,就是一条疯狗!这夜,女司机百般挑逗,一边同这男司机云雨,一边儿骂尽了她所觉得难听的脏话。她很舒畅,但男司机却累得跟条死狗一般,躺在床上,浑身跟淋了雨。

  颜回看着这条疤,竟看出了这般是非!他不免一惊,难不成,他会读心术么?!何以一看到混混的伤口,便能看到了他的动机。何以看到了司机的疮疤,居然能看到了她的丑事!女司机这会儿累了,来到了一处加油站那儿,停车,加油。颜回在车上,心里却仿佛提着一桶桶满水,然后石子不停地打下去,水面七上八下的摇晃。

  不一会儿,女司机上了来,朝加油站那儿又买了一瓶矿泉水。她对颜回说道:怎的,你这么热呀?!你早说么,车上有空调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