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遭遇危险
婆娑宠2017-04-06 03:162,165

  “砰。”

  一声巨响,林肯车剧烈地抖动了一下,随即,便失控地在原地转着圈儿。被晃得头晕目眩的鲁荣慌忙转动着方向盘,努力控制着轿车的方向,避开周围的树木,路面传来车胎刺耳的摩擦、打滑声。

  燕楚弦揉了揉被撞的脑门,一手扶着椅背,一手撑着车顶,稳着自己的身子,蹙眉问道,“怎么了?”

  “好象是车胎被刺破了。”好不容易控制住汽车的鲁荣轻轻吁出一口气。

  “算了,马上就要到市里了,先就这样开着吧。”燕楚弦收好文件,打开车窗,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夏季沉闷的空气拂在皮肤上,带着黏糊糊的湿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叹了口气,燕楚弦复又关上了窗户,闭上眼睛假寐。

  鲁荣点了点头,调整好紊乱的呼吸,开着颠簸的林肯车继续朝市区驶去。

  黑夜中,几辆疾速行驶的轿车关着车灯,静悄悄地从左右两侧包围了林肯车,而跟在林肯车屁股后面的那辆轿车,突然打开车前灯,两道刺眼的光束直直地照在林肯车上,仿佛定格一般,不再挪动。

  指令一发出,两侧的几辆轿车突然猛烈地朝林肯车上撞去,一下、一下……带着不要命的狠劲儿,使劲撞击着、挤压着,车身摩擦出来的点点火花,在夜色里格外耀眼,刹车声和碰撞的刺耳声,打破了寂静的夜色。先前藏匿起来的乌鸦,受了惊吓,拍着翅膀,鼓噪地盘旋在夜空,似乎很兴奋地在等待着什么。

  鲁荣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只觉得车子再次被剧烈的撞了几下,车身左右摇晃着,车轮再次打滑,无法控制,在并不宽敞的路上以“S”形的路线前进着。

  “怎么回事?”察觉到不对劲的燕楚弦危险地紧了紧眼,难道是……

  林肯车已经无法控制方向,被两侧的轿车挟持着,渐渐脱离了正道,朝偏远的小径驶去。

  鲁荣使劲扳着方向盘,可任凭他怎么转动,林肯都没有改变前进的方向,鲁荣转过脑袋,冲燕楚弦吼道,“少爷,我们被袭击了!”

  燕楚弦试图打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外面的轿车顶得死死的,只能推开手掌厚的缝隙,无法再打开更多。慌乱中,燕楚弦掏出手机,按下了熟悉的号码,电话还未接通,车子猛得一震,手里的手机滑落,在颠簸的车里荡来晃去。

  鲁荣仍旧努力地转动着方向盘,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少爷,恐怕……恐怕撑不了了,您跳车吧。”做着最后努力的鲁荣,使劲踩着刹车,对身后的燕楚弦说道。

  使劲推了推车门,燕楚弦气急败坏地吼道,“打不开,门被抵上了!”

  已经被踩上刹车的林肯,在两侧轿车的挟持下,慢慢朝前滑去,小径的尽头是处陡峭的悬崖,下面是波涛滚滚的大河,离这里不远,有处水库,现在,正是他们放水的时候,河面的水位达到最高。

  鲁荣死死踩着刹车,僵硬的右脚已经撑得快没了知觉,在两侧挟持着林肯车的四辆轿车终于把它带到了小径的尽头,在悬崖边停了下来。

  几秒钟,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林肯车内的燕楚弦和鲁荣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两侧的轿车同时转动方向盘,各自朝左右两边偏了几厘米,一直尾随在林肯车后的深色轿车突然加速,开足马力,一头撞向了林肯车车尾,巨大的撞击力,把林肯车撞下了悬崖,车头直直地插进了河里,河水打了个旋儿,林肯车便被吞噬,没了踪迹。

  深色轿车停稳后,从车上下来两名男子,借着月光,仔细查看着河水里的情况,翻滚的波涛愤怒地咆哮着,肆虐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黑色的夜幕里,除了寂静,还是寂静。两名男子对视一眼,交换了眼色后,右边的男子随即从裤兜里掏出手里,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是的,已经搞定,他活不了。”

  挂断电话,两名男子重新上了深色轿车,静悄悄地离开小径,其余四辆车紧随其后,有条不紊地朝市区驶去,车后,寂静的夜色渐渐沉寂。

  ……

  颜妃郁闷地睁开双眼,看了看闹钟,凌晨三点,自己竟然在凌晨三点这大好时光失眠!重重叹了口气,颜妃起身,换好衣服,坐在客厅发呆,等着天亮。

  “啊!”几分钟后,颜妃大叫一声,脑袋重重地砸在了茶几上。(这孩子,一想不开,就用脑袋砸桌子)

  揉了揉红肿的额头,颜妃背上背包,朝楼下走去,郁闷事小,肚子事大,现在肚子饿了,到麦当劳去坐坐。

  凌晨的街道并没有想象中的冷清,仍旧车来人往,虽然人少了点,但是在闹市,还是不时地看到扎堆的人群,或高声喧哗着什么,或低声讨论着什么。

  通宵营业的麦当劳大门站着一名年轻男子,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外套早就不见了踪迹,像是才从泥沼里爬起来一样,全身上下裹满了黑泥,肮脏不堪。男子半埋着脑袋,滴水的头发垂在脑前,遮住了大半张脸,不过即使是这样,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息,还是让来往的人忍不住驻足观看,偶尔有个胆大的女生,红着脸上前搭讪,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尖叫着,慌忙跑开了。

  颜妃撇了撇嘴,小小地朝外迈了半步,准备从男子身边绕过,男子突然伸手抓住了颜妃的手臂,死死拽着。

  颜妃心里一惊,吓了一跳,尖声吼道,“你要干嘛!”

  男子微微抬起脑袋,低声说道,“可以借我一百块吗,我饿了。”男子的声音有着好听的磁性,即使是求人,也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

  “嗯?”颜妃狐疑地看眼前行径古怪的男子,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鄙夷地撇了撇嘴,这年头,要饭的都这么强硬了,什么世道!

  “要饭的,一边去,一边去!”从麦当劳里走出来一工作人员,像赶苍蝇似的,对男子厌恶地甩了甩手,把他朝一旁推了两下。

  晃了晃身子,男子固执地站在颜妃身侧,丝毫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