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沉重打击
婆娑宠2018-03-27 17:042,162

  “你是很漂亮。”代号B接过颜妃的话茬,肯定地说道,“在艺能界,你这张脸也算是数一数二的精致,只可惜……我已经有了他……”B含情脉脉地转过目光,深情款款地看着A。

  看着A和B辗转缠绵的眼神,感觉到休息室里暧昧的气氛,被无视的颜妃怒了,“蹭”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指着两人的鼻子,嚎叫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你们两大男人在我眼皮底下勾勾搭搭,卿卿我我,当我是死的啊,你们这样,让我这个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

  “感情的事情,谁也无法勉强。”代号A幽幽地看着颜妃,不温不火地说道。

  “哇呀呀!”颜妃是真的生气了,仰天长啸一声,双手叉腰,颇有泼妇骂街的架势,“你、还有你,你们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不好好替我工作,竟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勾搭上了,你们……你们……”颜妃气结,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是我们不对,所以,这个月的薪水我们不要了。”A和B站起来,对颜妃深深鞠了一躬,必恭必敬地说道,“大师,谢谢您照顾了我们这么久,剩下的路,我们会好好走下去,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厚望!”说完,两人互相搀扶着,带着一身凛冽,走出休息室。

  看着被关上的房门,颜妃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忿忿地说道,“我辛辛苦苦把你们养肥了,你们就撒着脚丫子跑了。好,我玄灵子诅咒你们:生儿子没屁眼,喝水塞牙,出门被雷劈死!”

  “他们生不出儿子,不过,可以考虑领养一个。”一直在一旁静静涂着指甲油的宫嘉梦吹了吹手指,终于说话了。

  “表姐,你舍得说话了?”颜妃撒娇的时候,通常都会在宫嘉梦面前自动降下自己的辈分。

  “那是你的家事,我不方便插手。”宫嘉梦摊开双手,翻来覆去地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这颜色不错,等会再做两朵花上去。

  “什么叫我的家事,他们也是‘玄魔社’的职员,也是你的手下,当初他们还是你面试的呢,你应该出面制止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颜妃愤恨地瞪着宫嘉梦,“这种事情,怎么能发生在我眼皮子底下,太无视我的存在了。”

  “这只能说,你的YY本事太强,硬生生地把那两人促成了一对儿,感情还这么深厚,我估计啊,他们早就有一腿儿了。”宫嘉梦吊着眼角,戏谑地瞄了一眼颜妃,继续不遗余力地打击着她。

  “啊!!!”颜妃子仰天长啸,双手抱着脑袋,郁闷地蹲在地上,“我就纳闷了,你说,我,”颜妃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宫嘉梦,用不可思议的口气说道,“我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人,天天在他们眼前蹿来蹿去,他们的世界里到处都是我的脚丫子,他们怎么就不对我动心呢?”

  “这就是缘分,你们有那个‘缘’,没那个‘分’。”宫嘉梦拖着长长的鼻音,说着高深莫测的玄机。

  “……”颜妃蹲在地上,抬起脑袋,哀怨地看着宫嘉梦。

  “即使你摆出委屈的模样,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玄灵子,恭喜你,功力大增,能把不可能的事情,通过你的灵力,转换成牢不可破的关系,可见,你老的修炼已经到家,是时候圆满了。”宫嘉梦笑眯眯地看着颜妃。

  “蹭”的一下,颜妃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朝屋外走去。

  “妃子,你干嘛?”宫嘉梦朝黑衣男子努了努嘴,男子会意,挡在了房门处。

  “放心,我不会想不开,我回家,继续睡觉。”颜妃垮着一张小脸,恶狠狠地瞪着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点点头,让出通道。

  ……

  半夜,郊外,某处丛林。

  四周寂静的可怕,昏黄的月亮似乎预见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静悄悄地躲进了云层,遮住了双眼,漆黑的夜空中偶尔飞过一、两只乌鸦,鼓噪地叫了两声,随即也不知所踪。

  十几个衣着统一,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仍旧专业地戴着墨镜的魁梧男子站在丛林里不大的平地上,双手背在身后,整齐地列好队伍,透过依稀的月光,似乎能看见从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飘渺杀气。

  停在平地角落里的一辆深色轿车,后窗缓缓落下,队伍中的一名男子弓着身子,必恭必敬地跑到车窗前,俯首,站立。

  “都准备好了吗?”轿车里的男子声音低沉,不带一丝情绪。

  “都准备好了。”车外的男子埋着脑袋,恭敬地说道,“还有十分钟,他的车就会经过这里,到时……”

  “我知道了,”车内的男子打断了车外男子的话,“干净、利落,我不希望留下任何需要善后的把柄。”

  “是,您放心。”车外的男子弓着身子,盯着自己的脚尖,态度十分卑微。

  车内的男子阴戾地紧了紧眼,车窗缓缓摇了上去,打了个响指,轿车缓缓开动,朝市区的方向驶去。

  车外的男子回到队伍中,对众人挥了挥手,那十几个人或两人一组,或三人一群,各自上了自己的车,静静准备着。月光下,这处丛林中的平地竟然升起一丝诡异气息。

  ……

  燕楚弦坐在林肯加长车的后坐上,翻着手里的文件,眉头紧锁,这些人,也太肆无忌惮了,这么明目张胆地……他们就不怕我有所察觉?难道……燕楚弦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鲁荣,还有多久到市里?”燕楚弦微微抬头,问着司机。

  “还有二十分钟,少爷。”鲁荣看了看路,估摸着时间。

  “先到老宅,我……”话说了一半,燕楚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是半夜,老爷子睡得正熟,去也是白去,“算了,先回公寓吧。”燕楚弦改口道。

  “是,少爷。”鲁荣稳稳地开着车朝前驶去。

  空旷的郊外,汽车在月光的笼罩下,裹在一层薄薄的雾气里,疾速朝前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高仿神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